刘永好:民营经济发展需要“阳光、空气、土壤”

2018-11-14 08:57 · 投资界  Rica   
   
刘永好表示,我们民营经济发展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首先是阳光,第二,空气,各个地方政府、中央部门出台了措施、办法来支持,这是空气。第三,土壤,我们13亿人,老百姓的肯定、支持、帮助和消费升级带来巨大的市场。

  2018年11月13日-14日,由财经杂志主办的“《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举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民营企业的挑战与未来”环节中发表了主题演讲。

  刘永好表示,我们民营经济发展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首先是阳光,这次一系列的讲话,我们认为是拨云见日。第二,空气,各个地方政府、中央部门出台了措施、办法来支持,这是空气,没有这个空气是不可能的。第三,土壤,我们13亿人,老百姓的肯定、支持、帮助和消费升级带来巨大的市场,这是土壤。当有了阳光、空气和土壤的时候,最后做得怎么样?还得靠我们企业自身的勤奋、努力、转型和升级。

  刘永好还强调,我们也希望川商总会的会员要抓住这样的历史机遇期,为在新格局下、新一轮的发展中树立信心,克服困难,争取走得更好。

  以下为演讲实录,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编辑如下:

  刘永好:各位企业家朋友,大家好!

  今天在这儿跟大家一块聊一聊关于民营企业的话题,最近确实民营企业话题比较多,中央一系列的讲话谈到了两个毫不动摇,谈到了六项举措,谈到了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大门还必须进一步的打开,越来越开,绝不会关等等。这些都给广大的民营企业家很大的鼓励。确实过去一段时间,民营企业家有很多忧虑的,我作为一个民营企业的从业者,作为一个在民营领域干了36年的一个企业家,我想结合我自己的一些体会,谈谈改革开放40年,一代民营企业的成长、进步和困惑、问题。

  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不久,我和我的几个兄弟刚好大学毕业,我们选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出生了,生在红旗下,我是1951年出生的,解放不久就出生了,长在新社会,这是以前的说法,更重要的是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刚好是大学毕业了,能够做一点事儿,我们几个兄弟开始了我们的创业。我记得第一次1980年的时候,我们是无线电发烧友,我们几个兄弟装收音机、电视机、电子管电视机,30几个电子管,比这个柜子还要大,那么小一个示波管来做显示器,我们居然把它装出来了,确实很早,有人说四川第一台个人装的电视管电视机,以至于到我们家来看,全县不说轰动,确实非常有影响,我们就是这样的无线电的发烧友。

  我毕业以后分配在中专学校当老师,我装了一个音响,花钱不多,声音很好,买不到,所以说很多老师同学让我装,我就装了好几台,我们生产队的队长说,你必须给我装一台,我就帮他装了一台,觉得非常好,他就给我提建议,他说那么好的东西,我们生产队大概几十个小伙子,打过去打过来,一年赚不了多少钱,赚一两千块钱,他说你这个音响成本才几块钱,拿去卖十几块钱,一点问题没有。他说要是你在我们生产队来做,不是能够赚不少钱吗?当几百个小伙子打草绳,他建议我们办一个工厂,我说好啊,我说没钱,不说我们把草绳机卖了,一万块钱,那个时候很多的,没有地方,我们打草绳,库房腾出来用行不行?我说那儿没电,同时交通也不通,那个地方要到生产队库房里面去的话,有很多地方是田坎路,很多地方自行车过不了,要走过去的。后边我们克服了困难,没有电,我们用电瓶,没有路,我们走过去,小伙子不懂,我们教他,居然我们装出了一台样机,小伙子们很高兴,生产队长很高兴,正准备批量生产,有很多人要,都是一些老师和同学。结果生产队后边一想,不行,这个事儿还得请示一下公社书记,结果到了公社那儿,公社书记一听,说什么?你们生产队要跟个人做音响,这个个人是谁呀?就说是我们几个兄弟,他说不行。没办法,我们只好把音响作为校办工厂实习的产品,居然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假如说那个时候开始做企业,或许有几个企业,第一,以后中央的研究动不动个体户的时候,就不是动不动傻子(瓜子)的问题了,是动不动刘氏音响的问题了。第二,到今天可能那些做电脑的做电视的,至少我们比他们早好多年,或许我们做得比他大、比他好,有可能的,这是第一件事儿。

  第二件事儿,又过了两年,到1982年,那个时候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了,农村可以搞专业户了,我们几兄弟没死心,音响不让搞,我们做什么呢?我们几个兄弟商量农村可以做,我们到农村去,农村做什么呢?农村只能做蔬菜、水果、养鸡、养鸭、养猪,后边我们找到县委书记,我说我们下乡去当专业户去,我们把我们学的科学技术带到农村去,帮助农民提高技术的能力和水平,县委书记一听说好啊,专业户、科技兴农,你们去,我支持你们,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们要帮助十个专业户的发展,我们领着这样的任务到农村去养鸡、养猪、养鹌鹑、种蔬菜,这一搞就搞到了今天36个年头。

  第三件事儿,我们在农村通过养鹌鹑,一养养了个世界第一,确实赚了一些钱,这个鹌鹑始终是小产业,不可能做得特别大,我们发现养猪是个大事儿,四川养猪第一大省,中国人喜欢吃猪肉。于是我们就开始搞猪饲料,搞猪饲料当时正大来了,我们在市场上跟正大竞争,那个时候还是双轨制,中国有一批饲料厂,至少有几家,多数都是粮食局办的,我们跟他们竞争,难啊,因为他是国家投资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粮票,买的玉米、黄豆,这些是有票的,便宜好多,我们没有票,在自由市场去采购,这个价格双轨制高很多,高两倍、三倍,我怎么竞争啊?于是乎,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我们养鹌鹑,把鹌鹑蛋拿去换鸡蛋,鸡蛋卖了以后,凭鸡蛋票,去粮食局买饲料粮,我们这样搞起来了。我们就这样折腾了一下,总算小批量买到了一定的计划内的粮食,再买一部分市场的粮食,高价和中价搭配,由于我们的质量好,仍然受欢迎,那个时候只要你敢做,想做,一定能做得好。居然我们很快就超过了当地的线上的饲料厂,成都市的饲料厂,四川省的饲料厂,成为当地最大的企业,我们在饲料行业红红火火的干下去了。干到1989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一千多万的销售,大概有好几百员工,在中国、在四川肯定是第一位了,在全国有可能也是地区第一位,不但是饲料界第一位,有可能是民营企业第一位。

  我们就兴高采烈,雄赳赳,气昂昂迈步扩展的时候突然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媒体报道有争论,到处都说我们搞资本主义,事情没办法做了,甚至经常给我们停电,我们买发动机,也没有,买油也不行,实在没办法办了,我们就找到公社县委书记。县委书记想了半天,他说,当时我是支持你们下海的,搞专业户嘛,他说现在不好说,不过我还没有接到正式的文件,在没有接到正式文件,收你的工厂的时候,我暂时不收你的,不过你回去悄悄的不要声张,让我回去悄悄的,我就说悄悄的干吧。

  结果我们又折腾了一年多、两年,到1992年突然一天看到光明日报《东方风来满眼春》,发展才是硬道理,我们太高兴了,几个兄弟拿着报纸连夜学习,组织讨论,弄到晚上三点钟,那个时候光明日报不好买,找不到,我们也没订,有人告诉我们,县政府办公室有,我们到县政府办公室托熟人找到一张报纸,我们一直在学习。1992年以后,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一个新的格局,发展是硬道理,我们乘胜前进,1993年我们开始在全国布局,通过新建、通过收购、通过兼并,到1994年的时候我们在全国有30多家工厂,组建了中国第一家私营企业集团。1995年的时候,国家工商局第一次评选中国私营企业500强,就评过那次,以后再没评了,把我们评过中国私营企业500强的第一位。我们从做饲料,从成都做到了全省、做到了全国,后边我们做到了全球,现在在全球30多个国家有好几十个加工厂,在全球有几百家工厂,成为中国最大的饲料和生产企业,以后我们开始做食品、做养殖,养猪、养鸡、养鸭、食品加工,我们的鸡、鸭、养殖和屠宰、加工现在在中国也做到名列前茅,每年有十多亿只。

  在这个领域,我们脚踏实地的去干,到今年上半年早些时候,去年下半年的时候确实又感到一些困难,这个困难是什么呢?原料价格上涨,用工成本上涨了,环保压力增大了,社保开支增大了,但是我们的最终产品没涨价,为什么没涨价呢?市场过剩了,你一降,你一涨,人家不涨,你就死路一条,你不涨,人家不涨,那么我们所有的这些企业都不赚钱,问题就在这儿了,市场变了,以前叫做供需是平衡的或者是叫做销大于供,现在供大于销,我们这个行业是充分竞争的,原来各个地方都是国有企业,最开始的时候,现在国有的饲料企业几乎没有了,全国有人说只有三家、五家,民营的有几千家,99%都是民营的或者外企的,在充分竞争的格局下,当然我们不敢涨,不单单饲料,我发现我们做纺织的、做汽车的、做电子的、做电视的,几乎所有产品、产业都过剩了,都不涨价,利润率都低,不是我一个人叫困难,一家企业叫困难,实体经济的民营企业都在叫困难,因为刚才讲的这些成本刚性增长,这是所有企业都有的,而市场竞争的原因过剩了,多数企业都是这样的。

  今年比较好过的是什么呢?是钢铁企业好过,是重化工企业好过,以前过剩的,国家调控以后,价格涨了,钢铁从4000多降到了2000多,我有些朋友做钢铁的,亏了好几年,说一斤钢材才一块多钱,跟白菜一个价,那当然亏的,现在高兴了,因为从2000多又涨到了4000多。所以说我们现在的供给侧结构改革取得阶段性重大的成就,有人是这样讲的,去表现为我们的这些供给侧,这些大型的企业,这些钢铁、化工、水泥、电解铝、有色,价格大幅的增长,因为供给侧改革取得了成就。所以说价格上涨了,他们的利润都很高了,我记得中铝集团连续亏损了好几年,多的时候亏一百多亿、两百多亿,现在赚钱了,去年、今年都赚钱了,因为铝价涨了,为什么涨了?不是生产少了,是调控把一些该关的关了,不准生产了,所以价格上涨。

  当然,我们的一些大型企业重化工产品或者基础原料产品的企业,得益于供给侧改革,价格上来了,他们赚钱了,今年上半年国有企业的效益是过去这十来年最好的,赚钱是最多的。所以说媒体有说法,你看看国有企业是一定做得好的,你看看今年形势不够好,但是他们赚钱那么多,我们也承认,他们做得好,赚钱了。但是我们再看一看整个市场的中游、下游呢,多数民营企业、多数实体企业感觉困难大、压力大,因为你的钢材涨价了,钢材造出来的汽车没涨价呀,汽车在降,摩托车没涨,自行车没涨,你的机器设备没涨,电饭煲、电视机都没涨,还在降,这就是说谁消化了这个成本呢?以前说靠规模,规模在做,已经过剩了,亏损的更多,也不靠规模了。所以说我们这些广大的实体民营企业压力很大。

  在这个时候国家提出了一些政策,本身是挺好的,叫做三个大政策,防金融风险,金融风险确实该防,过去这几年金融行业有些野蛮成长,各种通道、各种管道,现金贷、P2P,那个时候信托牌照价格多高啊,只要有信托牌照就是挣钱的万能钥匙,都赚钱,所以国家下大力气在整治,降通道、砍负债、降杠杆,大家都觉得很对,一段时间内,监管部门在很短的时间内,陆续出台了好多政策,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人民银行方方面面都在出政策,有一段时间大概每一个月要出十几份、二十几份甚至三十几份不同的文件,都是在去杠杆。从国家金融安全的角度这样做,对不对?对,但是问题就慢慢来了,我记得6月份的时候,这个问题到了一个临界点了,很多民营企业都感觉到有压力。

  我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作为川商总会的会长,又作为全国工商联最早的一个副主席,所以说我还有这样的一个情怀,又作为政协委员,到处去做一些调研,我去做调研发现,多数民营企业压力特别大,特别是中小微民营企业压力最大的是什么呢?他们说的很直白,以前小微企业贷款难,好不容易政府支持,银行开恩,给我们贷来一部分,但不够。比方说,我要贷100万,我要用100万,银行好说歹说给50万,利率上浮一些,可以,再多不可能了,剩下一半怎么办呢?通过信托、通过资管渠道,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拿的钱,这些渠道拿的钱通常都贵,大概12%、11%、10%,10%到12%之间,不管10%也好、12%也好,把国家拿到6%的中间一平衡,总共18除以2是9,9的利率可以接受,问题是去杠杆以后,各个通道都没了,银行这50%还给你收一点,就只有40%了,60%就没着落了,没着落了,各个通道都管了,信托没了、资管计划没了、P2P没了、现金贷没了,这些都没了,新的东西又没接上,很多民营企业压力就大了,还的多,来的少,现金流为负数,而没有现金流生意怎么做呢,压力特别大。

  关键的时候,我们中央统战部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我们刘部长和徐洛江工商联的党组书记,找了几个企业家座谈,当前民营企业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意见要反映的,我就讲了一通,我说确实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好,去杠杆降风险对,但是是不是太猛了一点,有些政策的出台是不是多征求一下相关当事人的意见,不知道征求过工商联没有?征求过行业协会没有?征求过主要的民营企业家的意见没有?我说这样的话,现在多数实体产业的民营企业家压力比较大,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候能够给一些支持,这是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那个时候刚刚颁布,我们的社保要交给税务来收,并且有所下降,大家一开始都觉得很高兴,后边一想,问题大了,某个地方搞试点,问题很大,因为以前社保是各个地方政府收的,各个地方政府为了支持企业的发展,往往都让利,社保的基数缴纳标准按照比较低的基数来收的,对于优势发展的企业往往收的不够多,没有那么硬,后边我看了材料,全国平均收了25%左右,社保交了25%左右。某些地方搞试点,他要求全收,应收尽收,百分之百的收,从25%变到百分之百,增加75%了,以前没交完,给我补,有的说补3年、有的说补5年,究竟3年、5年、10年,这一交、这一补,不把企业弄垮才怪,压力特别大。当时我们在汇报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些领导同志不太清楚,确实不怪人家,原来地方政府收,现在都是税务收,没有什么大变化嘛,而且还适当的减少一些,但是实质就在这儿,地方政府是软性的,是扶持性的,有些地方没收,没交够或者低收,多数地方政府都是这样的常态。而税务局收,他是按税务的标准来执行是刚性的,这一刚一柔,很多企业压力就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家就有担心,日子比较难过,这个企业运营出现一些困难,这里边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企业,比方说钢铁行业、水泥行业、电解铝行业,有国有也有民营,而民营这部分日子特别好过,我有好几个朋友做钢铁的,说日子特别好过,今年赚了不少钱,有的说今年赚几十亿,有的说今年赚一百亿,他说过去一年亏十几个亿,几十个亿,好几年了,他们很高兴,有的很高兴,有的压力比较大,但是多数中后端的产业压力很大。在全国工商联的座谈会上,我做过发言,就谈这件事儿,比今天谈的更直接一些、更具体一些、更到位一些,因为今天的时间关系,我没有说的那么多。后来中财办又组织一期座谈,也请了几个企业家,那次请了六个企业家,都是行业里面有代表性的,中财办又组织几个企业家座谈,类似的情况我们也有讲一讲。

  从6月份以后,6月中下旬非常高兴的是,我们这些意见也好、建议也好,反映的问题也好,逐步的得到了体现,关于社保的问题,国家出台政策了,第一,绝对不准强制补交以前的,以前的没有交,现在不能补交,其实这个政策救了不少企业,否则一补的话,不补死好多啊。第二,给税务部门交的时候,原则上不要增加企业的负担,跟往年相比,这又是一个政策。第三,国家要研究税收新的征管措施、办法和一些标准,要适度的降低社保和降低税收。这几个政策相继出来了,更高兴的是看到,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都出台政策了,非常快,要从稳健的货币政策变成积极的货币政策,要稳增长,稳民企、稳发展。从那个时候开始,政策就做了一些调整,各个金融机构也冻结了,我很高兴的是,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和工商银行邀请了一批100个民营企业家给予直接的总行的协议,总行授信,以前工商银行不得了,世界第一大行,以前拿到工商银行授信的,只有国企、央企,没有民营企业,易董事长讲了,不但服务国企、央企,还要服务民企,100家民营企业签订授信,并且也提出债转股,不但给国有企业债转股,给民营企业也可以债转股。不但工商银行,工农中建、股份制银行都纷纷的有所动作,来支持民营企业。我也注意到,在这样的大格局下有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才刚刚开始,很多企业都还没有享受到这样的一个政策。

  我回顾了一下,过去我从业36年,我们按第一次算的话,已经第38个年头了,刚好和国家改革开放时机同步,我就讲我们民营企业是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参与者和积极的推动者,但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不可能有民营企业,也不可能有我们集团的今天。今天我们国家提出了将毫不动摇的鼓励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和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大格局、大策略、大政策,我觉得非常得好,而且最近我也看见,不管是财政部,各个部委金融监管机构和各个省都在出台政策文件。山东、四川、上海、广州、广东、浙江、重庆,好多个省都动起来了,中央动起来了,各个省动起来了,各个市地县也动起来了,要推动民营经济的发展。

  我们民营经济发展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首先是阳光,这次一系列的讲话,我们认为是拨云见日。第二,空气,各个地方政府、中央部门出台了措施、办法来支持,这是空气,没有这个空气是不可能的。第三,土壤,我们13亿人,老百姓的肯定、支持、帮助和消费升级带来巨大的市场,这是土壤。当有了阳光、空气和土壤的时候,最后做得怎么样?还得靠我们企业自身的勤奋、努力、转型和升级,在这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在新的格局下继续转型升级,推动企业自身的发展。同时我们也希望川商总会的会员要抓住这样的历史机遇期,为在新格局下、新一轮的发展中树立信心,克服困难,争取走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