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们,这盘“生意”黄了:38家影视公司扎堆摘牌新三板,多家公司终止IPO

2018-11-18 12:34· 铅笔道  张潇予 
   
为何原先跟风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如今纷纷“逃亡”?业内人士称,其主要原因为新三板相对鸡肋,股票流动性差,几乎等同于“死股”。

  “文娱资本市场突遇寒流,新三板影视公司摘牌潮袭来。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正处于阵痛期,众多明星股东不得不主动或被动离场。这其中不乏在唐人影视持股的知名艺人胡歌、古力娜扎,在嘉行传媒持股的杨幂,在乐华娱乐持股的韩庚、周笔畅,在光彩传媒持股的李小冉、文章,在盛天传媒持股的葛优...... 

  两年前,影视公司蜂拥杀入新三板。其背后站着大量“娱乐圈前辈”股东,高圆圆、黄磊、刘震云、许晴、陈建斌、陈鲁豫、周立波、孙红雷......好景不长,如今,众多影视公司及明星股东开始驻足观望,紧缩手脚,甚至退出了这场资本争夺战以求“自保”。 

  截至目前,今年已有38家影视公司陆续从新三板摘牌,与去年同期的15家相比,翻了不止一番。继乐华娱乐、嘉行传媒、大地院线等知名传媒公司相继退出新三板后,老牌玩家唐人影视也于两周前宣布从新三板摘牌,新三板面临影视公司逃亡潮。 

  业内人士解读,究其原因,一是由于一些公司盲目跟风登陆新三板,但挂牌后的融资现状并不能满足公司的发展进程与资金需求;二是由于有关部门的政策监管趋于严厉,披露的运营信息容易遭到市场过度解读,“霍尔果斯逃亡潮”引发了蝴蝶效应。 

  此外,开心麻花新丽传媒等知名影视公司也陆续终止IPO。在此境况下,新生“科创板”的甬道挤压,是否会进一步加快新三板影视公司“逃亡”的步伐?

影视公司摘牌新三板动因

  曾几何时,影视公司明星资本化还是香饽饽,业内知名的明星IP公司数不胜数。这些公司通常会因旗下艺人的身价而大幅溢价,远高于市场一般值。影星范冰冰初入唐德影视时,投资金额仅为85.6万,随着唐德影视的市值攀升,范冰冰的持股价飙至13亿,翻了152倍。

  本一路看涨的趋势,在愈加严厉的市场环境下,使资本对影视行业的判断渐回理性。从赵薇夫妇试图借力高杠杆入主万家文化被罚,到黄晓明涉嫌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再到崔永元揭露演艺圈阴阳合同,查处偷税漏税、颁布限薪令等举措的推进,都将影视圈推向了风口浪尖。范冰冰似乎成了这场海啸的蝴蝶,见微知著,明星背后的资本运作正备受关注,影视圈的资金动态也不免受到波及。

  唐人影视就未能幸免,自2015年申请挂牌新三板至今,三年来并未融资。8月3日,公司发布换届公告,任命王一为董事长,蔡艺侬为总经理。10月23日,再次公告其股票自2018年10月24日起,终止在新三板挂牌,摘牌缘由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及在资本市场上市的战略规划,同时提高公司对外融资的决策效率”。铅笔道记者拨打了官网留下的电话进一步探求摘牌原因,电话虽可接通,但无法转接。

唐人影视发布终止挂牌公告

  以《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等爆款作品建立江湖地位的唐人影视成立于1998年,由胡歌、刘诗诗、古力娜扎领衔的艺人阵容一直以来颇受关注。2015年,胡歌凭借《琅琊榜》再次成为大热艺人,他通过上海艺立间接持有唐人影视2.48%的股份。当时蔡艺侬曾公开表示,唐人影视已完成上市的必要准备,IPO水到渠成。

2015年,胡歌在唐人影视中持股占比

唐人影视2018年半年报中的主要股东

  于是,2016年4月,唐人影视却选择挂牌新三板,此举让业内人士不解。蔡艺侬对此曾做出回应,“资本介入后,影视行业会陷入抢资源、抢人才的状态,若不想被别人打掉或收掉,就必须往上发展。”

  然而,挂牌新三板的两年间,唐人影视并未获得融资,部分股权被浙数文化、刘诗诗和古力娜扎清空。据半年报数据显示,唐人影视今年上半年营收近2.19亿元,同比增长67.74%;净利润4290万元,同比增长15.32%;毛利率28.24%,创历史新低;扣非净利润近1978万元,同比下降43.16%。据悉,今年上半年,唐人影视获政府补助3027.19万元,而前两年均未超过1000万元。

唐人影视2018年上半年营收数据

  唐人影视怎么了?去年12月,刘诗诗的经纪约到期,她选择不再续约;胡歌选择暂退娱乐圈,出国深造;袁弘、林更新相继“出走”;蒋劲夫引解约风波,最终与唐人分道扬镳。今年7月12日,唐人影视发布声明,开除胡歌经纪人姚瑶。

  此外,唐人影视去年上半年在职员工减少了39人,减幅23%,其公告解释裁员原因为动画部门人员整合。同时,其资产负债率不断报攀升。去年上半年,负债总计2.53亿元,同比增长138.97%;今年同期负债总计2.62亿元。

  或许由于监管重压、资金紧张,唐人影视开始有了IPO的动作。3月23日,公司公告称,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目前正接受中信建设上市辅导。

  实际上,继吴奇隆和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范冰冰的爱美神影视登陆A股以失败告终后,影视公司的上市之路一直举步维艰,今年的资本热度更是降至冰点。业内人士认为,唐人影视在年盈利不稳定时选择冲击A股上市,并非明智之举。

  证监会已明确规定,拟IPO企业近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能少于1亿元。依目前唐人影视主营业务的持续盈利能力来看,今年下半年难以达成扣非净利润8000万元的目标。

霍尔果斯引集体逃亡?

  过去几个月,范冰冰逃税案引发影视行业地震,行业外力加大,税收秩序被严格规范。此前跟风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依然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影视寒冬年已接近尾声,A股市场仍未有新三板影视公司的身影。自2016年8月至今,也未有影视公司独立上市成功,并购、借壳等方式未见成效。

  2014~2016年,时值影视行业的野蛮生长期,明星资本化公司屡见不鲜,由杨幂控股的嘉行传媒就是典型代表。此举不仅可提高公司的曝光率,提升估值,还可绑定明星资源,降低影视项目的演员成本。一时间,多位明星参股。乐视网计划并购乐视影业时,有张艺谋、孙俪、黄晓明、李小璐、刘涛、郭敬明、高晓松等19位明星股东,合计投资1.58亿元。

  因阴阳合同案东窗事发,巨额罚款让众星的资本算盘成为泡沫,持股公司立马变成烫手山芋。屡屡尝试IPO的新丽传媒,有张嘉译、胡军、海清、陈凯歌、于正等明星股东,随后作价155亿卖身阅文集团,投靠了腾讯。

  挂牌于新三板的明星股东影视公司,日子同样不好过。因股票流动性较低,融资成本较高,资本红利不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38家新三板影视公司逃离,其中包括名气较大的嘉行传媒和乐华娱乐。

  因爆款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受到关注的乐华娱乐,于2015年9月在新三板挂牌。韩庚、周笔畅、黄征等明星,通过参股乐华第四大股东西藏华果果间接持股。去年上半年,乐华娱乐营收7967万元,净利润1873万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滑71.18%和66.55%。此前,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宣布,以23.2亿元收购乐华全部股权,但收购事宜在2017年2月以失败告终。彼时,乐华董事长杜华表示,希望公司单独IPO。盈利大幅下滑、融资困难,迫使乐华娱乐于今年1月在新三板摘牌。

  据悉,乐华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并于今年2月正式接受了招商证券的上市辅导,10月已完成第三期,目前正在启动新一轮融资。业内人士并不看好乐华此时冲击IPO,认为乐华还处于辅导期,最乐观的情况是明年年底完成IPO。

  去年,嘉行传媒也传出IPO的消息。2015年9月,该公司通过借壳西安同大挂牌新三板。随后,尚世影业东方明珠子公司)、君毅云扬(完美世界子公司)分别斥资2.25亿和5亿入股,公司估值从借壳之初的0.25亿涨至50亿。这些资金帮助嘉行制作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翻译官》《漂亮的李慧珍》等热剧。

  成立于2014年的嘉行传媒,前身为杨幂工作室。其控股股东为西藏嘉行四方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曾嘉,负责杨幂的经纪业务。杨幂持有西藏嘉行18.75%的股份,间接持有嘉行传媒股权。得益于杨幂自身的商业价值及其带火的热播IP剧和旗下新人,嘉行的发展还算顺利。

  11月5日,东方明珠公告称,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以不低于嘉行传媒全部股权估值40.5亿元为定价基础,重新公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嘉行传媒9.5%的股权。相较于完美世界2017年3月入股时给出的估值,已缩水近10亿元。

  在影视圈资本遇冷的风口,嘉行难以再依靠艺人经纪获取更多资本青睐。今年4月,其以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目前融资周期较长和信息披露成本较高”为由,宣布从新三板摘牌。

  此外,不少影视公司发生重大股权变动。今年8月16日,吴奇隆任艺术总监、刘诗诗持股20%、赵丽颖持股1%的稻草熊影业投资人信息变更,海南阿里巴巴影业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企业退出。9月8日,长城影视公告称,董事会决定终止对蒋雯丽、顾长卫、马思纯控股的首映时代传媒进行收购。

  与此同时,明星们也急于从资本市场中撤退。自6月起,已有100余家注册于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徐静蕾任监事的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申请注销;赵文卓与张丹露全资持股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申请注销;赵薇为合伙人的普霖投资开始清算备案;任重为法人并持股10%的霍尔果斯星禾影业申请注销;许晴、陈建斌、蒋勤勤所在的嘉博文化持股的霍尔果斯大乐传媒申请注销;冯小刚、王忠军和马云持股的霍尔果斯美拉成立清算组......一些新三板影视公司也相继注销了在霍尔果斯的子公司。据悉,自7月以来,已有26家新三板影视公司发布了公告。

  业内普遍认为,在监管趋严之下,新三板影视公司的IPO之路会愈加艰难。虽不久前“新三板+H”模式落地,新三板公司无需摘牌即可申请在港交所上市,在境外发行股票。但港交所也规定,公司上市前三年合计盈利须达5000万港元,上市时市值须达5亿港元,约合4.4亿元人民币,且影视公司只能选择创业板。这于体量小的影视公司而言,赴港上市的难度较大。

科创板分流新三板?

  为何原先跟风挂牌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如今纷纷“逃亡”?业内人士称,其主要原因为新三板相对鸡肋,股票流动性差,几乎等同于“死股”。挂牌新三板在融资上并没有更多便利,同样有着融资难的问题。因此,早日撤离、另寻活路,不失为一种及时止损的方式。

  当然,还有一些影视公司是由于被其他公司收购,或正规划着在A股上市,如唐人影视、乐华娱乐和嘉行传媒。离开新三板后,操作更为便利,财务无需再公开,监管也没那么严了。此外,还有一些公司是由于自身的经营状况不佳,甚至无法按时公布财报,被清退或主动离开。

  2016年7月登录新三板的盛天传媒,就因自身经营状况,最终选择了离开。旗下有葛优、于冬等明星股东。因多部影视作品无法上映,盛天传媒挂牌不久就陷入了资金断裂危机。2015年,公司以最大一笔投资3500万美元,投拍了电影《奇迹:追逐彩虹》,但电影已杀青3年,至今还未上映。

  去年8月,盛天传媒的主办券商东北证券发布公告,称盛天传媒存在高额债务违约、主要股东股权被冻结、上亿资金提前转走等风险问题。由于2016年的年报未能如期披露等原因,去年6月,盛天传媒宣布将终止挂牌,直到今年6月,才完成摘牌工作。

  不仅影视行业,各行业都在加速摘牌。据统计,去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共有11630家,截至目前,挂牌企业还剩10828家,已摘牌802家。当前,新三板还有开心麻花、和力辰光、长江文化、中广影视等十余家影视公司挂牌,但它们均已宣布进入IPO辅导期,未来摘牌的几率极大,留存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可谓前景堪忧。

  11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成为热点新闻。消息一出,随即引起资本市场的关注。科创板和注册制的设立,对创业者而言,上市更快,门槛更低;对投资机构而言,则提供了新的退出渠道。据悉,科创板可能明年上半年落地,投资门槛为50万元,远低于新三板的500万元。

  新出炉的科创板,可让企业在新增的板块上尝试注册制改革,减少对存量IPO的影响,更易获得市场认可。其对于新三板的影响,有较大的观点分歧。

  部分观点称,如今挂牌新三板的公司陆续撤离,此时推出科创板无疑是一个利空。优质的科技创新型企业会从新三板转投更具吸引力的科创板。更有甚者认为,科创板宣布了新三板的死亡。

  但也有观点认为,两者定位不同,可以互补,科创板将刺激新三板加速改革。新三板量大面广,是服务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主阵地;科创板则定位于服务科技创新企业、实践交易所注册制试点,并非为了扩大企业覆盖面、服务中小微企业发展。

  猎鹰创投总经理李圆峰认为,科创板的设立会吸引更多投资者关注科技创新领域,资本的注意力会全部或部分转移至该领域。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科创板除了能为创新型企业多增加一个国内上市渠道,还可通过增量改革,弥补创业板和新三板的部分缺陷。

  业内普遍认为,科创板正式落地后,一定会对新三板产生影响。若新三板精选层能尽快推出,就可与科创板形成闭环,激活VC市场。如此一来,对于留存于新三板的影视公司,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