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8岁开始创业,开面粉厂办银行,缔造了菲律宾华商传奇

2018-11-30 11:22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毕亚军   
   
“我在菲律宾政界有很多朋友,从总统到部长省长,我会跟他们合作,但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我只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我可以接近政治,但不能和政治贴在一起。”

菲华商业巨子、首都银行创始人郑少坚于2018年11月23日去世,享年86岁。

这位重要到可以影响菲律宾金融秩序的大企业家,曾在接受华商韬略专访时感叹:在这个位置上,我永远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18岁创业,开创菲律宾多个第一

在菲律宾,郑少坚已经做了几十年的关键先生。生于福建永春的他,8岁迁居菲律宾,18岁创业,不到10年就干出全菲最大的面粉厂,独占菲律宾20%左右的面粉市场。

发展面粉厂期间,郑少坚曾遇到一个大挑战:工厂盖到80%时没钱了,四处借贷无门,最终在国有开发银行的帮助下才度过难关。这刺激他产生了新想法——

自己去办一家银行。

“我深深感到,银行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业,可以说是万商之商,做什么生意都离不开它。所以面粉厂一成功,我就做这个梦了。”

他还从自己的境遇设定目标:“要办一家普惠的银行,不像其他银行那样高高在上,而是真正帮助企业发展,服务大众的银行。”

1960年,郑少坚放弃面粉厂事业转身创立了首都银行,并以长达两年的执著争取获得银行牌照,于1962年9月5日正式开业。

起步困难到郑少坚连银行董事都做不了。当时的菲律宾规定,中国人不能办银行,“而我那时还是中国人,不是菲律宾身份。”

郑少坚也无所谓。他给自己安了个秘书职位,然后就壮志雄心地开始了。“秘不秘书都无所谓,因为董事长都要听我这个秘书的。”

要实在,不要虚名,这是他的哲学。

靠着真心实意服务的精神,没有“银行身段”的首都银行很快打开局面。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首都银行已是全菲最大金融财团,并且也是东南亚最大金融财团之一。

此后至今30多年,除捍卫银行业龙头地位不动摇之外,郑少坚还相继进入地产、汽车制造、旅游、甚至电力等领域。

他与日本丰田合资成立的丰田汽车(菲律宾)公司,是菲律宾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其汽车销量连续20多年稳居菲律宾市场第一,市场占有率最高达40%-50%。

他在房地产业的成就比汽车业还要大。甚至有人说,与房地产比,他的银行业都只能算副业,其地产旗舰联邦地产(Federal Land Inc)一直引领着行业风骚。

多元化的同时,郑少坚还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大举推动国际化战略。如今的首都银行集团在全球21个国家经营业务,也是第一家在中国大陆设立分行的菲律宾银行。

郑少坚个人也晋身到菲律宾顶尖富豪行列,并获得菲律宾华人与华裔最高荣誉奖——“黎萨杰出华裔菲人奖”等众多殊荣。

君子当自强不息

自强不能只靠自己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是郑少坚最喜欢的一句话。他说:

追求成功首先要有志气。别人可以看轻你,但自己不要看轻自己。越是有人看轻你,你越要振奋,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首都银行初创时,他曾找一些老银行合作。“他们不合作,甚至打压我,我就发誓,有一天,我要做得比他们都大。”

但郑少坚做大的法宝却是:要懂得靠别人。

他从不把生意、事业看成是自己一个人的,分名、分利,集众人之力拉起一驾大车蹦腾不息,是他快速做大的重要原因。

“我始终是很开放的心态去做,把公司当成大家一起实现自己的平台,假如我用自己把这个事业围起来,就不是一件好事。”他说。

当年拜访他时,我曾提问:“你的精力主要都用在什么地方?”他认真地思考了半晌,然后拍拍陪同在场的高管,笑眯眯的回应:

除了思考大方向,就是收买人心。

郑少坚的“收买”,主要面向两类人。

一是有关系、背景的人。这种人,能力低一点都没有关系;一是专业能力超群的人。这种人,没关系没背景最好。如果又有关系又有专业,那他更是求之不得。

而他所谓的收买,不是交易,而是交心:互惠互利,利国利民利己,长远共赢。

首都银行成立之初,还是中国人身份的郑少坚指挥的全是菲律宾本地人,其中包括3个退休部长,以及几家大企业的高级职员。

之后,菲律宾高等法院最高法官退休,被他请到银行担任董事。几位退休的总统、最高法官也被他“收买”过来做银行顾问。

首都银行还是菲律宾有史以来第一家用退休中央银行行长担任行长的商业银行。

“他跟我做了15年,退下来时才60岁,跟我做到70多岁。有他的帮助,我只负责制定大的发展战略就可以,业务上的事情基本上不用操心,而且他们比我自己去做还要做得好,因为我本人并不是金融出身。”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舍得给,给钱,给名。“最重要的,我给他们充分施展自己的空间和舞台,给他们不是给我打工,而是我们一起干的成功感和自主感。”

郑少坚喜欢“收买”人,也注重培养人,塑造人。他用了很多从国家岗位退下来的人,也为国家培养了很多可担重任的人才。

接受访谈时,他很自豪的一个成就是:在菲律宾当时的24名内阁成员中,有5个最重要岗位的人都是首都银行培养出来的。他们掌管着菲律宾的财政、外交、工业、金融和教育等要害部门,可谓是菲律宾的国家栋梁。

管理上,郑少坚始终强调“恩威并施”四个字。他说:“管理你不要把它弄得太烦了,最重要两点:第一,建好组织体系;第二:自己要做一个榜样,并恩威并施。”

如何恩威并施?第一,最大限度关照员工、同事的利益与发展机会。第二,最高标准地给他们制定目标并严格管理。

风趣幽默的郑少坚在工作中有极其严肃的一面。他笑起来会春风化雨,但板上脸也会让人感受到冬天般的严寒。

创业初期他就要求银行内所有办公桌必须排列整齐,而到今天,吃晚餐这样的事,他还坚持亲自安排座位。

“无论何时何地,让每个人都清楚自己该坐在什么位子非常重要。”

做银行的郑少坚,始终强调两个字,他从说真话开始落实这两个字。

“我的第一条要求就是,说真话。我常常劝导我们的领导和下属,你在我面前一定要说真话,因为说假话,你有一天一定会讲错。”

“收买”人,培养人,靠别人的郑少坚,把最多的精力都用在了人上。他30来岁就给自己一个规定,并且将其贯穿自己的一生——

“超过一定时间,我是不做事的,也不去想,虽然这不容易做到。我靠这个逼迫自己去分工、授权、领导别人,也靠这个让自己摆脱繁琐事务,张弛有道,头脑清晰,进而看得宽,想得透,望得远,谋得准。”

要敢于打破传统,走自己的路

首都银行成立时,当地的华人银行业依然是陈旧的店铺式经营。郑少坚第一个打破了这个局限,他不断开分行,建网络。

这是他快速崛起的重点。

更大的突破是,他让自己的银行不只是服务华人,而是服务整个菲律宾社会。

“我既然成立银行,就要参与到整个菲律宾的生意。我就不信,中国人的银行只能服务中国人,我下决心打进菲律宾主流社会。”

郑少坚还率先打破华人银行一般只经营商业银行的传统,相继成立投资银行、财务公司、证券公司、信用卡公司、汇兑公司、保险公司、租赁公司等金融类公司,让首都银行几乎可以提供所有金融服务和产品。

同时,他还将银行在菲律宾股票市场公开上市,并发展成一个大型的银行金融集团。

和老一辈大多闷声发财,不敢出头不同的是,郑少坚极其注重自己的形象,以及企业形象的维护,包括适当的包装自己。

60年代,银行刚创办时,他还没有什么钱,但却给自己买了“美国总统乘坐的汽车” 凯迪拉克。他说,这不是为了自己享受——

“身为一个银行家,我必须保持良好形象。有时我并不谦逊,但做生意必须这样。”

郑少坚对追求成功的执著令人叹服,这让他更能将创新创意变成现实。从他对两个儿子的要求,可以看出他对工作的态度。

“他们视我为独裁者,我要求他们必须非常努力地工作,这是真的。为了家族能够持续成功,你必须有所牺牲。在我一生中,我想我是付出了代价才达到我的目标的。”

不办私人企业 办社会企业

郑少坚说,企业的价值在于服务社会。

“我非常看重对社会的贡献力,这是赚钱之外的更重要成就,也是赚钱本身的必须。我追求‘荣誉地赚钱’(Profit with Honor)。”

20年前,他就创立首都银行基金会,捐助菲律宾教育、医疗等社会公益事业。两个儿子结婚时,他还分别个人掏钱,但以首都银行的名义捐出5000万美元壮大基金会的财力。

“结婚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希望他们能在这一天记住,一个人一生还需要做很重要的事情——回馈社会。”

为什么要以银行的名义,而不是个人的名义捐款?郑少坚的回答是:“因为我出名没用,首都银行出名才有用。”

发展和贡献慈善事业,也的确对树立首都银行的公众形象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由首都银行发起、赞助举办的每年一届的“菲律宾最优秀十大教师”、“菲律宾最优秀十大警察”、“菲律宾最优秀十大军人”等评选活动的开展,都有很大的影响,对首都银行赢得这些领域的支持起到了助益。

与很多强调把慈善和经营刻意分开的企业家不同,郑少坚坦陈,这是不可能完全分开的。他说:“即使我不是为了得到好处去做好事,做好事也总会让我得到好处,特别是让首都银行的名誉变得很好。”

首都银行进入中国发展后,也一直参与、支持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1994年以来,首都银行基金会已先后联合教育部、外交部、民政部、美国HOPE基金会向中国的教育、医疗以及赈灾屡屡捐款。

在南京,郑少坚还捐出一亿披索(约1400万人民币),兴建了一座天主教堂,他认为,那是全中国最漂亮的教堂。

有人喜欢你就是你的力量

被问到,你认为一个人最大的力量是什么时,郑少坚给出让人有些意外的回答:

“有人喜欢你就是你的力量。”

他说,很多人都太强调自己怎样,其实最重要的是别人认为你怎么样,愿不愿帮助你。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你最大的力量就是让别人喜欢你。”郑少坚说,如果人家喜欢你,不该他做的事情他也可能帮你做。反之,该他做的他也不一定给你做。

如何让人喜欢,郑少坚最重要的一条是,尊重别人。“我从来不看不起人。”他说:“扫地的,当总统的,你可以,也应该有区别地对待他们,但都应该在尊重的基础上。”

让得人,是郑少坚让合作伙伴喜欢的秘诀。

他在不少领域有合作伙伴,而且与他们是永远的利益,永远的朋友。别人问他这是为什么,他基本都是一句话:你要让得人一点。

“我很想得开,有得赚就好,不会和人去争为什么你拿六,我拿四。年轻时,我连董事长、总裁都给人当,让人让得习惯了。

在商只言商,绝不参与政治

不少人曾经对郑少坚开玩笑说,对菲律宾而言,他比总统还重要。总统不在了,可以再选;但首都银行破产了,钱就找不回来了。

一个银行占据到一个国家20%的银行业务,这在全世界都是极其少有,甚至绝无仅有。而且首都银行还是一家私人财团企业。

如何与政府和政治相处因此格外重要。

郑少坚始终对此保持清醒。他说,在这个可以影响国家经济命脉的特殊位置上,自己永远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步步为营。

“我在菲律宾政界有很多朋友,从总统到部长省长,我会跟他们合作,但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我只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我可以接近政治,但不能和政治贴在一起。”

与很多崇尚节俭的企业家不同,郑少坚是享乐型的企业家,他住豪宅,坐名车,收藏名画,自认是海外华商中最会享受的人。

“我认为这是不过分的,我自己有一个怎么处理财富的算盘。我跟太太说,我挣到的钱,花一块,捐一块,这个比例很好,控制我花钱,也鼓励我捐钱。”

读书时郑少坚就坚持游泳,还参加游泳比赛,虽然从来没有赢过。接受访问时,还他曾幽默地表示,自己一件西装已经穿了20年,但这不是节约,而是为了证明自己仍然保持良好的身材。

为了清静,郑少坚给自己定了一个纪律,也是对朋友们的宣言:不应酬。

“如果我要应酬,一个礼拜70天也不够用。”所以,为了避免得罪人,他干脆“跟所有朋友及客户说,非常抱歉,我不接受邀请,但我会做好每件份内之事。”

郑少坚已有40多年的收藏历史,甚至引来苏富比“像追女孩子一样追求我。”

他把大部分藏品放在香港的豪宅里,偶尔也出售一些,以便换取“新欢”。他说,自己是一名商人,收藏也会有买有卖。

收藏遇到不顺的时候,他会失眠,事业上遇到问题,他则会沉醉在收藏里——

“暂时忘掉工作的烦恼。”

郑少坚谦虚地说,自己属于杂而不精的人,谈不上专家型的企业家,但他有一个优点,就是“我不会放弃。”

他是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崇拜者。

“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屈服。不要屈服。不要屈服。不要屈服。”

郑少坚说,这也是他的信念:“我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追求做得最好。”

还有一件事是,他曾花相当的时间跟我分享他对中国的观察。印象深刻的是,他说:钱在中国真是好用,但钱在中国也真是没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