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他们甘愿成了“娃奴”

2018-12-02 09:42·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张津京 
   
在一次同事聚会上,小刘姐姐跟别人聊起了孩子教育问题,结果,大家全都打开了话匣子。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1

小郑夫妇最近很高兴。

少年夫妻老来伴。结婚十年来俩人关系很好,就是一直没孩子。其间试了很多办法,甚至去做过几次试管。就在已经放弃的时候,小郑爱人怀上了。

这个没出世的孩子,一下子成了全家人关注的核心。

转眼孩子降生,满百日的时候,小郑夫妇为宝宝办了场百日宴。亲朋好友来了整一百人,为的就是给宝宝凑个吉祥的总数。

就在这个宴会上,小郑第一次感受到了孩子教育的紧迫感。

来参加百日宴的小郑爱人闺蜜、两年前生完孩子的小李,除礼金外,还送了小郑夫妇一套早教课本。

对于收到课本这件事,小郑感到很懵。他觉得孩子才3个多月,离上学还早。

但小李却说,如果不重视早教,孩子神经和脑部发育会赶不上同龄人,到了上学的时候就会看到差距。

她说:“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可怕,可怕的是孩子会输在摇篮里。”

小郑夫妇有点将信将疑。

不查不知道,早教的流派纷繁复杂,蒙特梭利、华德福、感统训练、多元智能、杜曼、七田真……光名字列出来都让人发晕,更别说一套套理论了。

早教班价格也不一样,费用从一年几千到十万都有。

小郑夫妇迅速患上了“选择恐惧症”。

真正促使他们下决心的,是后来小李告诉他们,自己家孩子通过早教老师的培训,3个半月就会翻身了。小郑看着还在胡乱挥舞胳膊的儿子,有了送孩子去上早教的冲动。

在小李介绍下,他们来到一家比较知名的早教中心,上了一堂体验课。

课上,小李惊讶地发现,老师只是简单帮着摆了个姿势,之前根本不会翻身的孩子就第一次主动翻过身来。看到这一幕的夫妻俩,对视一眼下定了在这里上早教班的决心。

三年十万,是孩子第一阶段的学费。不过小郑觉得,只要对孩子有好处钱不是问题。

他们对这个早教中心很满意这里有专门的医疗护理人员,有专业的讲座,有每周一次的例行课程,还有每日预约的培训老师……

但有一点让小郑觉得很难受,早教中心大厅每天都摆满了摊位。从奶粉到婴儿辅食;从早教教材到玩具;从音乐器材到早教机器人……几乎婴幼儿用品都齐全了。

小郑总觉得,每次带孩子来上课,穿过大厅的时候像在逛菜市场。让他最不舒服的,是那些摊主们看他和孩子贪婪的眼神。

2

一家人知道一家事。

指导小郑给孩子报早教班的小李,其实现在也在发愁。

李一直觉得,在孩子的问题上规划在前很有必要。现在孩子已经两岁,根据小李提前做好的功课,是到了该为孩子上幼儿园准备的时候。

于是,小李的先生用10天走遍了自家周边所有的幼儿园。

周围有3所公立幼儿园,但一般只招收特定区域的学生,其中一家与开发商有关系,不买特定小区的房子无法入园。

另外两家能公开报名的公立幼儿园,今年都是提前三天就基本招满了,据说有的家长提前一周来排队也没能报上名。当然,那些手握“条子”的家长除外。

附近的私立幼儿园,在红黄蓝虐童事件后,小李并不想去。

因此,孩子入园只能在两家公立幼儿园中选择,而且也只能凭关系想办法。可看今年报名的情况,小李觉得托到人的希望很渺茫。

正纠结间,小李姐姐来访,带来一个好消息。

小李姐夫在部队,因此她姐姐的孩子顺理成章上了部队幼儿园。最近部队很多产业脱钩,幼儿园也要交给地方。今年为了适应新的招生形势,这家幼儿园破天荒拿出一半新入园名额招收地方生源。

而作为已经入学的幼儿家长,小李姐姐探听到的消息是,这家幼儿园将在2个月后,每周末有一天开办“亲子班”,拟招收附近适龄儿童提前熟悉幼儿园情况。

据老师介绍,下一年差不多有3/4新入园的地方适龄儿童,将从“亲子班”中产生。

抢占先机的小李夫妇为孩子拼命了。为了顺利报名,小李的先生愣是在一周跑了7个部门办完了各种手续。而小李那几天为这件事弄得牙龈上火,腮帮子肿得几乎吃不下东西。

两个月后,小李的孩子顺利上了这个“亲子班”。“亲子班”只招收60名儿童,据说报名现场到了近400位家长。

不管如何,孩子最终还是进去了。小李松了口气,接下来是半年后怎么让孩子留下的问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李暂时解决了自己孩子的问题,小李姐姐又坐不住了。

小李姐姐的孩子在这家幼儿园该上大班了。可大班第一天送孩子入园,小李姐姐发现,同班的孩子少了一大半。

问老师,她得到一个惊讶的回答——那些孩子退园了。

老师进一步解释,这些孩子家长认为幼儿园大班应该教授小学一二年级知识,但他们幼儿园觉得这样不利于孩子成长,因此这些家长就退园了。

小李姐姐开始还觉得挺好,毕竟少了那么多孩子,自己孩子玩玩具就没有那么多人抢,老师也能多分些精力照顾他。在单位,她还将这件事当作笑话讲给同事听。

结果,收到的是几个孩子已经上学的同事诧异的眼神。

有个跟她关系好的同事告诉她,那些家长不是傻。因为现在小学一二年级,老师一般都会在授课前就讲课内容问学生,如果大部分学生回答学过,老师就会跳过讲其他的。“因此,孩子在幼儿园没学过的话,会跟不上老师进度”。

这位同事还介绍,给幼儿园大班的孩子讲授小学一二年级知识,已经是大部分家长的刚需。而提供这样教育服务的机构,叫做“幼升小衔接班”。

“那些家长不是简单退园,而是让孩子去上衔接班了。”

小李姐姐如梦方醒,当天就翘班回家,赶紧跟先生商量了下。三天后小李姐姐紧急给孩子办了退园手续,报了个据说是由北京市特级教师授课的“衔接班”。

这件事最不高兴的是孩子的奶奶。作为一名研究教育的资深专家,她觉得这么“拔苗助长”会出大问题。但小李姐姐一句话,就让孩子奶奶哑口无言。

“如果没能力就算了,有能力的话,我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3

孩子奶奶很郁闷,晚上跳广场舞的时候,跟邻居刘大爷多聊了几句。

哪知道刘大爷却说,我们家孙女上学才算郁闷。

刘大爷儿女双全,姐弟俩工作都很稳定,也在两年中纷纷组建了家庭有了孩子。本来一切都好,但到孩子们上学的时候,出问题了。

北京现在对小学采取“划片派位”,每个小学都有固定的“学区”。而为了控制学区房买卖,北京部分区县教委有规定,一户“六年一学位”,即一个家庭户满6年才能有一个适龄孩子参加所属学区小学的划片派位。

让刘大爷难受的就是这个“六年一学位”。

因为女儿和儿子两家人都跟自己住在一起,户口也在一起。刘大爷的外孙比孙女大两岁,所以外孙上学后,孙女上小学就成问题了。

刘大爷找居委会咨询,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其他办法,只不过要到区教委办手续。

但儿子小刘看不上划片的这所小学,他们夫妻一合计,准备在附近看上的小学买学区房。

那段时间刘大爷天天接完外孙接孙女,给小刘夫妻留出时间,让他们去看房。

终于,小刘夫妇挑上了一套四环附近所谓的“老破小”,40平方米面积,房主要价500万。

刘大爷本来不愿意,可小刘夫妻看重的不是房子本身,而是房子属于他们青睐的那所小学片区;而且小刘打听清楚了,连续三年这所小学都在扩招。

虽说自己买房有点晚,据孩子参与派位只有一年半,会影响孩子的排名。但根据小刘托人从派出所得到的消息,这个片区适龄儿童数量再怎么排名,也差不多能保证自己的孩子正好被这所小学派上。

于是刘大爷拿出毕生积蓄,小刘姐姐也资助了一部分,他们夫妻俩好不容易凑齐了首付,背上了每月近万元的房贷,换来了一个心仪的学位。

谁承想,就是这个看似手拿把攥的小学派位,最后仍是竹篮打水。

这所小学按照惯例,提前两周公布了适龄儿童报名排序情况。小刘的孩子排名在倒数51位。根据去年招生数量,这个排名还是比较稳妥的。

但家长们觉得不对劲的是,学校公布最后派位入学名单比较晚。当看到这个足足晚了三天才公布的名单时,小刘爱人差点昏了过去。今年学校不仅没有扩招,还缩减了招生规模,因此,小刘的孩子被划在录取名单之外。

落选孩子的家长自发建立了个微信群,找到区教委要求解决孩子入学问题。

区教委给出的解决办法是调剂到附近一家小学,并已为这些没派上位的孩子留了名额。而这家留出名额的小学,就是原来小刘不想让孩子去的那家。

然而最终,所有没入选的孩子家长虽然不甘心也还是接受了调剂,包括小刘。

刘大爷郁闷到家,东拼西凑花了500万,结果自己的孙女还是上了门口这家小学。

刘大爷郁闷是孙女的上学过程,小刘姐姐郁闷的是被小学班主任“请家长”。

当然孩子没犯错误,而是上三年级的儿子,在老师看来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长。

老师告诉小刘姐姐,孩子在班里学习成绩排在中间。由于这所小学不是区里非常拔尖的学校,因此对应学区选择的初中也没什么比较理想的重点中学。

老师轻描淡写问了问小刘姐姐家庭情况,问她是否有关系能调剂孩子升学,小刘姐姐的表情很难看。

于是老师说:还有一条路。要想孩子上个好初中,就必须想办法在剩下3年小学时间内,最大限度丰富孩子的经历,增加孩子的特长。

小刘姐姐表示很不懂。老师只是给了一个网址,让她回去好好研究。

她回家跟老公一起打开一看,原来是区里“小升初”的官网,里面一份有关优秀小学毕业生(特长生)调剂的文件引起了他们的关注。文件中提及,小学六年级学生可以在重点中学开放期间向学校递交简历自荐特长,学校通过后会上报教委调剂。

这就是所谓“小升初简历”。

而参考网上提供的简历模板,小刘姐姐惊讶地发现,参加各种专业比赛,甚至参加国际夏令营都是加分项。

夫妻对视一眼,默契地清点起存款。

之后,她的孩子就成了海淀黄庄那条“课外辅导”街上的常客。

在一次同事聚会上,小刘姐姐跟别人聊起了孩子教育问题,结果,大家全都打开了话匣子。

有北京同事羡慕外地小学不用划片派位;有外地同事苦笑介绍替换划片派位的其他办法;有同事抱怨现在在北京上小学就要花钱让孩子去上“辅导班”;有同事表示小学辅导班“没什么新奇,来试试初中生的作业辅导”;有同事喝多了痛哭流涕,谈起带初二的孩子去补习班的艰难;还有上高中的家长一个劲鄙视他们初中和小学家长受到的压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没了说话的兴致。散场后的黑夜中,隐约传来一声叹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