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基金最青睐的GP:可以形式新,但底子不能新

2018-12-07 15:18· 投资界  zoewang 
   
12月6日举行的《政府引导基金如何选择GP》圆桌论坛上,来自浙江、西安、苏州等全国六个省区的政府引导基金负责人汇聚一堂,畅谈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近年的发展历程。论坛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12月6日举行的《政府引导基金如何选择GP》圆桌论坛上,来自浙江、西安、苏州等全国六个省区的政府引导基金负责人汇聚一堂,畅谈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近年的发展历程。论坛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主持人:

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清科研究中心总经理符星华

嘉宾:

浙江金控投资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范慧川

西安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董事长、总经理 韩迪

苏州市创新产业发展引导基金 业务合伙人 刘豫莎

深圳市创新投集团 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总部 总经理 申少军

重庆产业引导基金 董事长 杨文

吉林省股权基金投资有限公司 总经理 张继东

政府引导基金最青睐的GP:可以形式新,但底子不能新

喜忧参半,好的GP肯定会留下来

符星华:非常感谢各位嘉宾一直捧场。今天讨论的是大家最关注的政府引导基金专场,最近两三年整个LP市场超过半壁江山都是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的钱大家特别爱,但是不好拿也不好投。请各位客观介绍一下,今年整个子基金设立包括募资、投资、退出情况,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和特点。

范慧川:资管新规对私募的影响确实非常大,浙江整体受影响面比较大,特别是P2P。前几年注册受限的情况下,浙江关闭两个礼拜非常快就打开了,但是今年整个注册受限,主要就是受P2P影响。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基本上是一支独大,但是政府的基金一支独大没有用。政府母基金做法是集中市场化管理人的专业优势和市场化资金,把政府的钱放心交给GP管理。但是今年政府有意加大了投资的比重,单项基金资金比重在逐渐放大,引起的一个结果是政府引导基金没有像前几年市场化了。

我非常认可私募股权对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也一直非常支持专业化强的GP团队,但是在目前的形势对GP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不是特别有利。金子总会发光,熬过了冬天,好的GP也会迎来春天。

韩迪:今年是三难,投资难、募资难、退出难。募资难还是少的,前三四年大家做了大量的一些规划。还有一个融资难,在这种情况下要把基金做小做专做精,不要摊大饼。跟前几年一样,我们做创业投资,两三个亿就可以了,很快把它募起来投完再去募。

刘豫莎:我们去年11月份完成了基金的注册,相当于12月底完成了基金备案,正好在产品设立到产品备案过程中出了这个资管新规,算是碰到一个行业从最高点往下走的时间点。一开始募集的时候,我们错过了一些比较好的GP,去年下半年整个募资情况非常不错,很多基金在一个月就完成了账期的关闭。

今年募集期普遍都拖长了,也有更多的时间能够冷静下来看看GP过往的一些项目、业绩以及投资逻辑。这是一个正常行业洗牌,你能够接触了解到真正好的GP,而不像之前大家都盲投。

市场上面资金的来源基本上分为三块,一块来自于政府,一块来自于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第三块其实是以上市公司的股东为代表的高净值个人。今年受资管新规的影响,去杠杆导致了很多上市公司股东资金流发生了很大问题,影响到他们已经许诺出资的这些子基金的运作。对于基金来讲,其实也需要看好自己的现金流,不是说你这个钱募来了,只要没有到实际的账上,这一块可能都会出一些风险。

2018年内外部的环境对行业产生了非常多的影响。喜忧参半,好的GP肯定会留下来,而且资金会越来越向他们集中,项目越来越向他们集中,这是一个很好的行业洗牌的机会。

申少军:政府引导基金确实是政府来主导,但是是用市场化的方式来使用,其实体现了有效的资源配置。大家会觉得,现在外面隆寒风阵阵,其实我们现在是在主动调结构加杠杆,这是一次凤凰涅磐的过程。怎么能够让这个环境更温暖一些,度过调整的阶段,其实这是两个事情。这里面一定会产生镇痛,同时又叠加不利因素,叠加到一起大家会感觉到寒冬更加寒冷。

我们提前三个月就开始做了一个布局,打造一个新的有利于股权投资发展的生态环境,其实这个生态环境是要大家一起来建立。

一个基金的周期相当于7+2,今年清科数据统计上市的数量又大幅下降,这么多基金到期怎么办,我们在做份额,把资产可以收回来。这个事情就相当于我们自己建立一个很好的生态环境,你退不掉的资产你可以给我。 面对着这样一个资本严冬,大家要抱团取暖,可以做一些事情,给整个股权投资营造一个很好的环境。大家都过得很好,才能真正支持到实体经济。

大数据这一块是对我们一个巨大的商机,我们可以跟产业阶层合作。新的退出通道打通以后,可以带来一些新的升级,度过难关以后,我们的经济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不可能在泡沫上一直增长

杨文利:今年的资金比较难募集,比较寒冬,这个看怎么讲。如果放到近四年看,或者放到近二十年来看,今年的募投情况在二十年里面排在前三前四,并不是直接腰斩了,可能只是比2015、2016年加杠杆加的腰斩了。要分析它当年很高的时候合理成分到底有多少,是不是理性的规模,不可能在泡沫上一直增长,。

市场三足鼎立,政府、银行、金融资本的钱,加上实业资本,包括高净值客户的钱。现在银行的钱资管新规关注了,经济下行以来,包括现在上市大股东出资又出现问题。它下降的合理性在哪里,我们怎么做,怎么样能够摸到钱,还是要深耕行业,把行业的研究建设做好。

张继东:广大的LP对政府引导基金不是非常了解,一方面觉得这是政府的钱不好用,可能受限比较多,大家不太敢尝试。实际上政府引导基金长周期、低成本,跟市场化的母基金合作机制上没有特殊的差别,已经完全按市场化标准合作,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唯一的一个特殊要求就是地域的投资比例问题。

大家可能有一个误解,投资比例的地域要求是不是实打实就是这个钱在这,这个项目从头做起来,其实不是。有很多方式都可以计算在内,实际上各地的引导基金在这方面差不太多,基本上细研究起来不是那么死。

在投资方面,我们感受最深的是吉林省的项目不是很多。我们引导基金最近拿出一部分钱设立了一个创投基金,专门做科技成果的孵化。实际上是帮助参股的基金打造一个闭环生态。

符星华:大家顾虑的就是两个东西:第一就是注册地,管理公司和基金注册地必须在本地。第二就是反投,也在这里澄清一下,大多数地方政府的反投,除了投本地的项目算反投,你投外地的项目在本地的子公司的投资也是算的,或者是引入其他类型的专项的钱,有些地方更松,招商引资政府确认的投资也算进去。

今年数据我们自己也吓一跳,今年募资的前20名募的钱占到整个市场的30%也多。退出IPO账面的回报,第一家800多亿,第二家500多亿,退出的账面金额前20家占了整个市场上面退出金额的小一半,这就是我们看到2018年一个最大的对比,强者愈强,分化特别严重。

最后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开放一些问题,有提问的吗?

提问:对一些比较年轻的基金或者VC、PE,有什么能够帮助他们可以得到你们的投资呢?什么要素是吸引你们的点?

申少军: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投资来讲的,它面临一个问题,选白马还是黑马。清科排名前50的GP我们投了43家。也有一些隐形冠军,需要时间的积累,但是能表现出非常好的潜质,一般有几个因素。

你要对这个行业有很好的一个理解和把握,你要有一个行业投资逻辑,要很清晰地知道整个社会发展的形态,你还能够支援项目给他帮助,这其实就是说你的团队组合能力。

作为GP的领袖,你一定要有格局、家国情怀、严厉的内控措施和内控的机制。钱散人聚的内在激励和约束机制,能够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就算没有过往的历史业绩,也要证明辉煌的工作经历和能力给大家看。

范慧川:新的基金只是在形式上是新的,但是人在这个行业真正成为投资人的行业,你的履历肯定不能是新人。没有一个LP会冒然把钱给一张白纸,所谓的新就是组合上的新,但是对你产业的理解把握是要求非常高的,尤其是私募发展到今天,对产业的理解和对产业资源的整合能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募资募的最快的是有产业背景的GP,尤其本身就是一个成功企业家,又投身到私募领域去。所有的新一定是形式新,底子不能新。如果底子都新,最好还是加强练内功。

符星华:机构分白马黑马,但是投资人绝对是白马,因为你没有历史业绩的投资人所有的LP都不敢投。

清科母基金这两三年我们也投了四五十支基金,这四五十支基金里面有一半是新人,有一半是老人新基金。在大环境里面有很多的机构非常有特色,可能他非常的低调,但是LP会非常关注和追捧这样的团队。希望政府引导基金未来几年依旧是我们LP里面最重要的一方,给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更大的支持。谢谢各位。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