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2018:资本寒冬侵袭,消失的风口或在2020年到来

2018-12-15 16:34· 微信公众号:读娱  小读娱儿 
   
对于2018年,大多从事动漫行业的人都会认为这是特殊的一年。

2018年初,二次元似乎刮起了“停止”风,之后动漫行业无前景,资本寒冬何时终止等舆论纷飞——围绕这些问题,读娱君采访动漫行业数十位人士,试着从平台方、动漫公司、以及从事漫画动画的行业人士的聊天中去寻找答案。

1

外来者,造成了行业遗留问题

自从2012年《十万个冷笑话》走红,并带动二次元崛起,以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漫改手游《不良人》连续月收入破5000万的成功后,曾经缓慢爬行的动漫行业一下子受到了各方的关注,资本涌动、IP生态、影游联动等故事纷纷开始在行业中上演。

踩着行业爆发的“尾巴”,老王和在动漫行业深耕的哥们小A,毅然决然在2017年3月15日杀了进来。

读娱君是在2008年认识老王的,起初他还在做媒体记者,后来辗转干了公关,而做动漫用他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外来户杀手。”

称自己为“外来户杀手”,是因为老王相信他的哥们,相信小A在动漫公司的资深经验和对行业的判断;同时,他们也有受到一名投资人的怂恿:“迅速上项目,刷高数据,融资、拉高估值、套现,再融资……”,以及投资人的120万投资款推动。

对于老王这样的创业人员而言,投资人说哪个行业有光,那就肯定有光。于是,老王、小A分别各凑了四十万之后,一家注册两百万的动漫公司在四惠一线国际小区成立了。

公司成立后,小A负责项目运营管理、人事招聘,老王负责对外合作、营销和资本讲故事。在奋斗了三月后,他们的公司终于人员配齐,除了两个创始人和人事财务后勤一名,动漫的相关工作人员一共招了十五人,分为漫画和编剧组,漫画三个组,编剧一个组。

边招人的时候他们也边筹备项目,不过直到人员配齐时,项目都一直在被否定——否定他们的是平台方,“题材不够丰富,内容同质化,而且画风也过于老套。”老王回忆道。

由于动漫行业的注意力经济发展过快,曾经创业前的设想和以为都不符合当下的地气。而后,老王和小A又不得不去和各大平台的负责人吃饭取经:“用了一周时间,我们俩跑遍了北京所有的动漫平台。”最后,综合各平台的意见,他们起步三个项目,选择了女性向、耽美作品:“有卵个法,创业都三月了还没作品,很焦人,所以先出项目再说。”老王无奈道。

吃饭取经还是有作用的,一是认识了人,熟络起来,二是找对了方向。没用一月,两部漫画就上线了,一部纯耽美的在可米酷上线,一部女性向+奇幻的作品上线了网易漫画。而一月过后,另一部改了十几版的漫画作品也登陆腾讯动漫。前面两部的成绩也还不错,网易漫画上的作品已突破了两千万点击量。

“看着作品的成绩很开心,但我的结局也在此时被‘注定’了。”万万没想到,刚上线项目,老王就遭遇到了行业收缩:“创业之初,投资人答应项目一上线就去联络新的资方,然而跑了一圈下来,没人接盘。”

如今,老王还依稀记得投资人回他的话:“我也没辙,谁能想到基金公司也钱荒,资本寒冬被我遇到了呢!”

行业的光没有了,现在的状态是:资本不够,创业老板拿生命来凑。

外部环境带来的压力就像龙卷风,逼着老王和小A不得不着手调整,与平台方谈判,看是否能调高稿费,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不行”——一条路不通就换另一条路,老王开始忙碌着与以前的关系,视频平台和一些制作公司接洽,以期把三部漫画作品的IP(签约作品,平台占版权大头,老王公司仅有作品的小部分版权)商业化,结果,得到也是“作品才初期,没知名度。”“作品太过女性向,我们在看看”等拒绝之言。

小A当时也提出另一条路,就是找一些外包项目来加工,但平台和很多公司多以“公司较初期,没有案例”为由,都看不太上。“那时候,公司每天都是人心惶惶,离职书乱飞......”想起去年的艰难,小A也唏嘘不已。

老王同样焦虑、恐慌,“公司每月要亏超过十五万,眼看就熬不住几月了。”要知道,公司三个项目每月稿费加起来最高时5万元,而公司的运营成本(房租、人工等)要花20万+,完全是入不敷出。

在坚持了几月后,依然无人接盘、无新出路,钱也花完了,而且还欠下20多万的债。最终,老王的老婆把陪嫁首饰卖了给他凑钱,小A把车卖了,才把欠款还完——匆匆而来的公司匆匆倒闭,人去楼空,“很可笑,想不到我竟然也成了2018年初倒闭潮中的一员。”

“当初还豪言外来户杀手,结果却被杀出局,而且还是如此的凄惨。”回想起去年十个月的冲动、败绩,刚满四十岁的老王对自己除了鄙视就是吐槽,这其中也包含了对哥们小A的恨铁不成钢。

“这几年我看了很多外来户入圈子搞动漫,根本不考虑变现问题。就是击鼓传花的新噱头,刷数据、融资、套现走人。我问他们怎么赚钱盈利,他们就说不考虑,这是最后接盘子的人考虑的问题。”对于老王这样怀着“赌博”心态的外来户、十月倒闭,这在漫画家刘冲看来是意料之中的结局。

有时候,资本的疯狂介入会为行业铺好路,但有的时候就会把路压垮。

从2013年到2017年底,资本催生下,疯狂入局的漫画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超过150家,“其中有80%不赚钱,都怀有赌博心态,剩下的10%在苦苦挣扎,另外10%可能是真赚钱的。”老王说道。

老王的数据正确与否不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行业就在洗牌,而刘冲把这次洗牌称之为“2018分水岭”,即指对外来户在2018年之前造成的“遗留问题”进行优胜劣汰——不仅涉及漫画、动画公司和人,还有相关的平台。

“很多新进的漫画平台为了扩张,所以需要大量的内容来充实库存,故此之前涌入者把作品都带到了平台上,然而平台也有消耗不了的时刻。”老王说道。

2

阵痛之下,伴生着机遇

进入2018以来,一些漫画平台的确被内容吃撑住了,开始相继传出不好消息:


  • 6月,曾融资2000万美元的可米酷停止了微博运营,被网友称“快凉了”;

  • 7月初漫画作者5Choon在微博控诉咪咕动漫拖欠稿费已经超过6个月;

  • 一个月之后,微博主千秋叶漫画爆料大角虫漫画平台欠薪四百万;

  • 中秋节期间微博漫画博主沙金舔舔舔也曾爆料左岸卡漫欠薪;


  • 大角虫平台漫画作者维权

    这些负面声音沸沸扬扬,聚焦在2018年,由此加重了市场的悲观情绪——截至目前,咪咕动漫拖欠的稿费由母公司中移动兜底。左岸卡漫、大角虫漫画均对上述欠薪事件没有官方回复,稿费一分钱没给。而可米酷漫画一直在拖稿费,没给全。

    这些平台之所以出现资金危机,在读娱君看来:一是内容扩充太快,日益高涨的内容成本压力加大;二是IP无法快速商业化变现;三是没有新的资本来护盘,从而导致平台崩了。

    以大角虫为例,App于2015年3月上线,上线之际火力全开,签约了孙渣、兔B等国内独家作者和工作室近500家,日更作品近千部。作品越多,耗费的成本就越高,最主要的是这些作品的商业化开发跟不上作品的更新和上新速度。

    据悉,2015年先后上线该平台的《困病之笼》、《迷域行者》、《星梦偶像计划》等漫画作品,在一年后被大角虫宣布开始IP化,启动动画化、网剧等开发。不过,直到目前为止,除却《迷域行者》顺利动画化,《困病之笼》公布了一段PV之外,大部分项目都难产了——这期间,大角虫漫画也四处在上影节等平台上路演,但目前也基本没信儿了。

    如此环境也倒逼着行业巨头调整策略,网易漫画把主要资产出售给了B站,且B站也官宣已签署了收购协议。据读娱君了解,此次交易的主要资产包括应用程序、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不过,本次收购不影响漫威和网易的超英漫画作品项目。而针对此次交易,网易对读娱君回应:“我们看好B站与网易漫画的这次交易,未来网易公司将继续探索二次元领域,也将继续营运漫威及其他合作授权的漫画作品。同时,网易与B站也将在二次元领域展开更多深度合作。”

    腾讯动漫也成立了新的部门“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开始对内容做出调整,把部分作品转入付费,由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

    对于作品转入付费,一时间确实众议汹汹,但是包括刘冲在内的很多资深漫画从业人士其实早已预料到,且都表以支持的态度。

    今年6月获得快看漫画A轮投资(600万)的月蚀动漫,其创始人贺小桐就表示:“对于作品转付费,很早我们就预料肯定迟早会来,首先是市场上还不需要这么多的漫画作品。因为现在看漫画都是只去争抢用户的碎片时间,而用户每天看的漫画也就一两部,均都是头部。其次加上经济下行,中小平台的资金装备也不是很好,所以平台调整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两年前我就认为应该逐步去做这件事,现在一刀切了,也很好,该花钱的总要花钱,用户的付费习惯不养成,对平台和作者都不公平,这是行业进步。”ASK动画公司创始人于沺也表示支持态度。

    而作为调整的主角,腾讯动漫对于当下也看得极其深刻:“这是一种理性的回归或者说内容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趋势。腾讯动漫的策略是由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并将整合资源,给以优质内容更大力度的扶持。”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对读娱君详说道。

    截止目前,腾讯动漫正稳定推进此策略,“我们也会不断与合作伙伴进行沟通,会对已有内容结构造成影响,但不会有大的影响。”邹正宇强调。

    中小平台崩盘,大平台调整策略,动漫行业进入阵痛期,这对小公司来说打击特别大,再加上帮助漫画IP变现的一些行业,现在都过的不好,所以内因外因加起来就会让这个行业,看起来特别艰难——此处所言的“帮助漫画IP变现的一些行业”是指 “地产、游戏、影视、互联网”,而恰恰这四方今年都在震荡,2018年地产行业依然寒风凛冽,而且更甚;3月底游戏版号停发,8月影视税务危机来临,再加上互联网中的漫画平台正阶段性调整。

    不过,对于目前所谓的“危”而言,一些有实力的企业看到的却是伴“危”而同时存在的机遇,并着手加速布局。这些企业大多也都是互联网中的行业,其中包括头部平台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以及新进漫画业务的阿里文学、阅文等文学平台;和B站、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等视频巨头,他们势气不减,锐意十足。

    阿里文学书旗小说漫画板块

    阅文集团起点小说漫画板块

    “越是到行业低谷,越是到调整的寒冬期,有能力的企业越是面临更好的时机和机会。对于动漫有热情、有创作天赋的创作者来说,现在才是优势能被更明显突出的时候。 ”在行业回归冷静的时候,邹正宇鼓励头部创作者以及具备一定基础的创作者,依然坚持走下去,抓住这个机遇。

    快看漫画就抓住这个机遇,保持原有签约节奏的同时,也加大了对内容的投入。 “市场上的动漫内容还远远不够,好内容太少,这是制约中国动漫发展的核心因素。所以我们从上中下游去深耕,其中产业链上游,将加大作品的签约力度,提升产能,打造作者的职业保障体系;中游努力扩大市场,打造国内最活跃的漫画兴趣社区。而下游则努力延伸,持续IP开发商业化。”快看漫画创始人兼CEO安妮对此说道。

    作为文学平台的新晋者阿里文学,选择进军漫画业务版块,是因为“阿里文学做漫画主要是围绕小说漫改这块考虑的,从用户角度看,小说漫改后能够很好地从图和文多角度满足不同用户群的需求,提升产品的用户粘性;从IP培育的角度看,文漫联动能够从多维度验证IP的价值,将文字角色图形化,方便后续向影视的深度转化。”阿里文学副总裁、总编辑周运对读娱君谈道。

    以自身小说IP为基础进行漫改,阿里文学的策略是找漫画制作公司合作承制,而这一策略的实施确实让很多动漫公司(此处特指漫画公司)看到了新的希望,并给他们添加了新的燃动力。“截止目前, 与我们合作的动漫公司有数十家,至今已经自制上线了35部漫改作品。”阿里文学漫画负责人真页透露。

    不过,阿里文学选择合作动漫公司的机制相当严苛,也包括作品考核:“合作的作品数据维度(包含点击、收藏、付费),一旦项目不达标,合作则会过渡停止。”真页提醒道。

    从小说到漫画化,阿里文学也初步尝到了甜头,出现了如《圣祖》、《诸天纪》、《家兄又在作死》等爆款作品,点击过10亿,收藏过50万——这也使得数十家动漫公司在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能活下去,且活得还不错。

    最主要的是,明年阿里文学也将持续发力,用周运的话说:“2019年一定是行业优胜劣汰的一年,只有静下心来扎实做内容的公司才能更好生存下来,我们会一如既往加强对文漫转化的投入。对我们来说,优质内容不管在任何时期都属于稀缺产品,找到一个持续创造优质内容的联动机制更重要。”

    那么,危险与机遇共生的当下,漫画公司又是否能先扛过艰难期,又能否真的抓住呢?

    3

    寒冬侵袭,动画电影裸露在外

    2014年创业的刘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他现在最急迫的是还债。

    刘华是专业的动画导演出身,在动漫行业已经摸爬滚打有十五年时间。他为了动画梦想,在行业最受宠的前期,也就是2014年,与一名资深编剧朋友在上海创立了新公司真影动画(公司化名),专注于IP和原创动画的开发,重点围绕动画电影。

    “因为我和哥们的行业名气,所以一创立公司我们就融资了,天使轮就达到千万。”说起融资,坐在读娱君对面的刘华还是有些骄傲的。

    拿着天使轮的钱,刘华加速了项目的开发,第一部就是一个知名游戏的改编。用尽6个半月时间,他们的动画电影终于在暑期档的尾巴上线了。不过,原预期过五亿的票房,最终收获不足六千万,除去院线方和其他费用,以及与另外的出品方分账,他们能到手差不多在1200万。刨去成本,小赚近一百万。

    “这样的成绩是不满意的,但投资人却认为还行,也拿着这个案例,在外边帮我们讲故事,进一步融资。”对于第一部作品,刘华心有愧疚,但眼看投资人都没有责怪,反而还帮着继续融资,扩大项目投入,所以又加大了他的信心。

    很快,因为投资人所讲的动画IP产业生态链的故事,公司在2015年先后融资了A轮和B轮,A轮融资3000万,B轮具体金额没有详细披露。“没想到,资本的进入会加速我的梦想……”不过,刘华对我们说,新加入的投资是有要求的,在2015年到2018年四年间,业绩对赌(具体详情未披露)。

    眼见行业的势头火爆,各家公司如火如荼,刘华在天使投资人的“肯定”下,以及追求动画梦想,他和创始人都签下了协议。“现在想想,我当时过于看好市场,没有对未来进行一个好的预判。”刘华苦诉道。

    2015年下半年资本到位,公司进入高潮期,真影动画公司的团队规模达到了400人,项目持续扩大到四部动画电影和一个线下主题公园的建设。

    然而,寒冬比想象中来的快,要更冷——如此环境下,真影动画投资高达近亿元的两部动画电影,分别在2016年、2017年先后上映,只不过因为内容不够接地气,无法打动用户,纷纷扑街。同时,线下的主题游乐园也因为投入扩大,长时间无法获益而加大了公司的亏损。

    这时,投资人让刘华急速刹车,想办法止损。但这在刘华看来是已经无法停止脚步了。“走到这一步,我还能怎么回头?唯一走下去的路就是专注后续项目,博一把高票房,然后在资本圈树立信心,再融资.....”刘华试图说服投资人,但投资人却强硬要求他们收缩。

    不怪投资人,因为在2017年,动画电影确实遭遇了滑铁卢,数据显示,相比2012年-2016年动画电影数量、票房的不断增长,2017年是个转折点,电影数量、票房均出现了下滑,2017年动画电影总票房为47.17亿元,相比2016年减少了22.87亿元,同比下滑32.7%。

    与投资人意见相左,同时投资人也把对赌协议拍在了桌子上,给刘华施压——“看着对赌协议,我能有什么法子,只能调整策略,停止项目,先接外包的工作做。”刘华想着凭借此前的一些案例,与视频平台进行合作,帮他们做定制。

    “资本加速了泡沫的破灭,到了2017年,动画电影在大环境下裸露在外,这个环境包括资本环境,动画市场大环境以及用户的审美变化,这些就是刘华动画电影失利的原因。”某投资公司李红总结道。

    身在动漫不是仙,一群资本把命牵;若无梦想来牵绊,谁拿身家赌明天。

    类似刘华的戛然而止事件很多,在2018年几乎每月都会发生。有的甚至比刘华还惨,公司开着开着就解散了。“上月在我们公司楼上的成都魔法动画公司就解散了,据说资金链出问题了。”来自成都的动漫行业资深人士岳先生对读娱君爆料。

    读娱君通过成都魔法动画网上留下的一些线索进行了联络,但不管是合作QQ还是电话都无人回应,官网也变成了暗黑色。

    “成都倒闭的动漫公司还不少,我身边的一些小工作室,做着做着就倒闭了,主要是因为不赚钱,也没有新的资金来支撑。”贺小桐透露道。

    要知道,成都魔法公司可不是小工作室,它是行业的知名动画公司,由获奖无数的行业人士毛启超创立,并在2015年获得光线传媒投资,“融资据说在3000万左右,主要用作于新的动画电影开发。”岳先生透露——在企查查公司信息里面也查看到,光线传媒旗下的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出资120万,持股40%。

    据悉,光线与魔法动画合作开发的新动画电影为《凤凰》,预计将在2019年上映,但如今发生这么一档子事儿,不知《凤凰》的命运又将几何!

    不过,相比《凤凰》的命运,追光动画原定于12月21日上映的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疑似也撤档了,在淘票票、猫眼等票务平台上已经无法预售购票。原因可能是环境不好——截止发稿前,2018年动画电影呈现的的形势看来是很不利的,与2016、2017年还能产生两部过10亿元的动画影片不同,今年票房过亿的才仅有有五部,最高不过6亿,近50%票房不足千万。

    4

    破局,在于抱团取暖

    在动画电影、相关公司遭遇危机时,一些专注动画剧集的公司,不管是老牌还是新锐都在用“抱团取暖”来直面寒冬——所谓的抱团取暖,是指拥抱平台,多类型、多项目出口,共同取暖。

    “尽量铺满我们现有产能,让平台定制项目快速落地,已经落地的尽快推进,同时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提高视听质量,不要让冷空气蔓延到观众的眼睛和耳朵里,这样才是真的寒冬。对于原创,我们在积极的以低成本低能耗的方式推进,两条腿走路。而漫画也在快速进入付费验证,动画尽量以制作委员会形式出品,减轻资方和平台以及自身压力。”这是ASK动画公司创始人于沺当下制定的策略。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ASK动画,但是这家公司已是中国的老牌动画公司,于2004年成立,在2018年5月获得爱奇艺、杭州尚之诺A轮数千万元融资。其出品经典作品也较多,如今年爱奇艺热播的动画《万古仙穹第二季》等。

    与于沺有相同策略的还有老牌动画公司中影年年等——成立十年的中影年年,其创始人、董事长郭勇认为“虽然有寒冬、收缩,但也是市场给动漫行业的机遇和挑战。”故此,在发展定制业务和深耕原创这两条路时。中影年年也在试图找到更多破局的方法,“不管从制作还是运营,我们都在寻找突破点,也在做各种技术的创新和尝试。”

    “目前,我们有10个IP可以进行运营,与腾讯动漫、哔哩哔哩、爱奇艺深度合作,相信能够在现在相对偏冷的经济大环境下逆势上扬。”郭勇表示道——据悉,由中影年年制作的3D武侠动画《少年歌行》也将在本月26日登陆爱奇艺和B站。

    可以看到,寒冬、收缩对于ASK动画、中影年年这样的老牌公司,影响力还是较小的。毕竟老牌动画公司不仅资金、实力雄厚,且底蕴强大——同样,一些新锐公司因为“抱团取暖”也走出了不同的道路。

    如风头正盛之时创建的新星公司米粒影业,如今正在走出来。为何说它正走出来?是因为米粒影业和前文所提的真影动画的发展轨迹颇为相似——2014年,张青一创立米粒影业就颇受媒体、资本的关注,而后随着资本的不断青睐,一时间成为了动漫行业的宠儿,但也遇到过因为一部电影票房不佳带来的险象环生。

    但他们并没有像谣传说的那样倒下,米粒影业表现出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当读娱君问到张青是否有遭遇寒冬时,张青毅然回答道:“我不觉得进入了寒冬。”

    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是因为他的业务模式,张青介绍道:“米粒影业目前的业务一是定制内容,二是深耕少儿动画,尽可能的多出口内容。”其实,从2017年开始米粒影业就在调整业务,不再大IP、大资金、大制作投入。

    在调整策略后,2017年米粒影业与腾讯视频联合出品了动画《神契》;2018年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联合出品了小成本少儿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三只小猪2》,分别取得了7674万、2668万的票房,收益满满。同时,由米粒影业制作,企鹅影视出品的大IP动画《雪鹰领主》也将于本月20日独家登陆腾讯视频。可以说,2018年米粒活的不差。

    “抱团取暖”走出另一条的路还有新锐综合娱乐公司啊哈娱乐——它成立于2014年,起步阶段是以出品、监制电视剧《三八线》和电影《定军山》而出名。而之所以没有一成立就进军动漫行业,其创始人邹沙沙对我们解释道:“对于动漫,其实在风口未来之前我们就开始做了。2013年底开始接触腾讯动漫,接触的过程中不断学习、积累经验、找突破口。而这期间,我也在观望,然后在2015年正式启动动漫业务。”

    我们看到,在2016年10月20日腾讯动漫行业大会上,啊哈娱乐宣布与腾讯动漫、央视动画共同打造原创动画《足球英豪》,以及发布了与腾讯动漫、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枪娘》首支PV。

    不激进、不冒进,懂得借平台的势起步,这也使得啊哈娱乐的动漫一上线就获得了出圈的机会——2017、2018两年分别上线动画《枪娘!fire》、《刺客伍六七》,前者总播量超过三亿,后者被网民称为2018年经典国漫。而且动漫形象被涂装在商业卫星上,发射上太空,成为了全球第一支飞入太空的动漫形象。

    两部动画的出圈都是基于“抱团取暖”。尤其后者,用邹沙沙的话说:“《刺客伍六七》是我们主宣发的一次尝试,借助一个有优势的内容,然后拥抱各大平台。第一季首轮发行了四个平台,bilibili、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最后的成绩也达到了我们的预期。其实这个有点意思,我们亲自验证了内容、粉丝、平台三者的生态关系,以及总结了一些经验。”

    可以看出,啊哈娱乐和其他公司的差异不仅在于业务的类型,同时也包括了业务的执行层面。而且,邹沙沙也告诉我们:“我们只做自己的原创,不做任何的外包。因为我们不止是一个动画制作公司。”

    纵观ASK动画、中影年年等老牌动画公司,以及米粒影业和啊哈娱乐这样的新锐公司,他们在拥有制作优质内容的实力前提下,用不同方式拥抱平台,输出不同内容、项目,这在读娱君看来,给很多同行打出了不同且可借鉴的样板。

    当然,能够抱团取暖,这也基于产业链中的平台方的需求,包括腾讯视频、爱奇艺、B站、芒果TV等都提前重点布局、投资,且经过几年时间的深耕已逐渐成为了平台的重要业务组成部分,更为会员拉新起到了坚实的作用。

    爱奇艺动漫事业部运营负责人李菲就对读娱君表示道:“对于我们平台而言,没有考虑过寒冬,因为平台一直有需求,而2018年爱奇艺数量和质量都表现不错。虽然还是采购占比较大的一块,但自制已经占到很大的比例,且在内容上和在后端的开发上,效果更好。主要表现在会员的贡献和广告的贡献。目前,动漫内容在爱奇艺整体的占比正逐渐扩大。”

    同样,从腾讯视频动漫的发展和用户的需求变化,企鹅影视动漫工作室制作总监佘媛媛也认为:“动漫业务不仅助力会员拉新,也成为了腾讯视频的重要业务。所以我们的策略一直都没有变过,头部经典加上品类标杆,头部的经典就是要做长期像《斗罗大陆》这种,能够长期去在用户视野里面陪伴他们;品类标杆类即针对某一部分的特定的人群,如《盛世妆娘》或《白夜玲珑》等。”

    而作为后来者芒果TV,他们今年也特别感受到了动漫带来的效益:“从视频网站动漫用户的规模来看,国漫的市场需求也没有减少,二次元的用户群在成几何数字增长,他们的付费意愿日趋强烈。我们坚持差异化的内容运营策略,围绕“青春”定位,主打全球精品动漫。2018年独播及首发运营了《队长小翼》、《废柴王子》等上百部优质新番,用户规模连续4年实现高速增长。”芒果TV动漫频道主编戴玲透露道。

    5

    未来,如何抢夺2200亿大盘?

    虽然互联网平台在加速布局、护盘,也有公司在抱团取暖、积极破局,但围绕动漫行业还有前景否,二次元风停不停,资本寒冬还会侵袭行业多久时间等问题依然是悬在行业人士头上的一把刀。

    先说前景,包括邹正宇、佘媛媛、安妮、邹沙沙等在内的行业人士都一致认为前景很是可观。

    佘媛媛认为,“这两年用户量和动漫市场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转型期,它已经从原来的那种非常小众、不太成熟,开始变得更好,但还没有到完全像日美那样很成熟的阶段,所以接下来这几年还是青春期,成长,但有蓬勃的生命力。”

    安妮也表示:“我们坚信动漫的价值,这已经在成熟国家被证明。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只是动漫行业高速发展中经历的阵痛,国内的动漫行业仍处发展阶段,与日美发达国家相比整体产业链比较薄弱,差距较大,未来需要更多人才、资金等的投入,二次元风不会停,而会越来越受欢迎。”

    有分析机构预测,未来动漫行业的盘子很大。截止2017年底,我国动漫产业产值达到1500亿元,在文娱业总产值中占比24%;在2017年的基础上,分析机构预测到2020年动漫产业总值预计将达到2200亿,未来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8.1%;同样,动漫衍生品市场也在持续增长,预计2018年我国动漫衍生品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近650亿元,至2020年该行业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0亿元。

    要想真的做到未来那样的大盘,当下还有一个源头急需解决:动漫的产业链如何优化起来。

    对于动漫行业的现状,郭勇认为是存在问题的,“目前动漫产业基底建设、动漫人才培养和管理还是薄弱环节。”

    而针对这些,郭勇带领的中影年年则提出了相应的战略:“在2018年,我们提出了四大战略,大精品,大人才,大收入,大推广。2019年将持续延伸。”

    邹沙沙所创立的啊哈娱乐也采用实战策略来布局,“在创作《刺客伍六七》的过程中,我们不仅积累了丰富资源与跨国合作经验,更重要的是积累了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所以,邹沙沙未来也将用项目继续来建设基地、培养人才、管理等。“我们2019年还将布局《BUDOG》系列、《刺客伍六七》第二季、《足球英豪》、《王牌御史》等项目”

    平台方显然也深知基础设施的建设,所以他们除了不同内容布局之外,还用资本等方式扶持了产业链上的方方面面。

    快看漫画除了上述所言的持续签约新作,深耕产业链上中下游外,安妮还透露:“我们还将加大在业务层面与制作公司的合作力度。同时依靠平台的内容基因和数据化驱动,在内容创作上,快看漫画也会给予帮助和支持。另外在资本层面,快看漫画作为平台方会持续发掘市场上优秀的漫画团队,共同探索内容价值。”

    对于腾讯视频明年在动漫内容方面的布局,佘媛媛表示:“我们基于用户的洞察,明年将继续从三个维度出发,一是正能量,第二是要长情的陪伴,第三可能就是偏精品化。至于数量将保持,质量则稳中提升。同时,在品类标杆内容层面也将涉及更广,如科幻类、现代类、搞笑类、少女类等都将涉及到。”

    “2019年爱奇艺也将秉持走精品路线和全产业开发这两点,希望能够开放给合作方更多商业的价值,让整个和爱奇艺合作的伙伴能够不管公司上还是作品上,都能继续做得更好。”

    在谈到全产业链开发的时候,李菲分析了爱奇艺与其他平台的差异化:“我们与其他平台不同,主要精力在动漫IP的全产业链开发。以漫画、轻小说作为动漫IP的源头,然后通过苍穹计划,将这些优质的漫画改编成网大、网剧等内容形式。而且苍穹计划会比较的开放,对于优质的内容,都会囊括到苍穹计划里面,那么我们会和合作方一起来打造内容,从一开始IP选择,到后端影视开发,包括院线动画和游戏方面的开发,去做整体的衡量,我们会一个完整的流程和机制。自制动画方面,包括《四海鲸骑》、《万古仙穹》,我们从动画立项开始,然后规划做漫画、做剧……以及一些其它产业链开发,比如说像一些授权,向周边的衍生、舞台剧这方面都会有合作。” 

    同时,在资本层面李菲也透露,“爱奇艺也将对一些好的公司和项目进行资本扶持。” 

    芒果TV动漫主编戴玲也透露了他们明年的计划,将启动动漫自制及创投:“芒果TV成立了专业的动漫创投团队,将立足国漫,加大对精品国漫的创投力度。以期打造出更多明星作品,也欢迎行业各动漫公司向我们推荐优质项目。”

    而靠ACG内容起家的B站,他们认为ACG是满足用户需求的必要投资,将持续深耕。在动画制作方面,于9月初宣布收购日本公司Fun-Media的部分股权;在虚拟偶像领域,B站增持香港泽立仕的部分股份,成为虚拟偶像“洛天依”及Vsinger家族所属母公司控股股东;以及,B站还正式推出了独立应用“哔哩哔哩漫画”,并在日前官宣收购了网易漫画主要资产。

    看着动漫公司的努力、平台的投资和建设,以及对行业的判断,刘冲、贺小桐等行业人士都预测:“2019年将持续趋于理性,到2020动漫行业或将进入良性循环,迎来新的风口。”

    6

    不一样的尾声

    未来,无论是寒冬还是春天,都要积极应对。

    截止发稿前,外来户老王已经远离了动漫行业,去追逐新的风口去了。

    月前融资不久的月蚀动漫在布局精品漫画的同时,也深耕动态漫画,以期用动态漫画在抖音等不同风口平台给漫画带来反哺。

    刘华所带领的真影动画也正与视频平台接触,准备开启新的方向;ASK动画则在本月全面开启漫画付费,接受正规市场验证同时推进动画制作委员会,游戏已经开始制作,衍生品开发也已经开始回笼资金,同时,计划将《最后的召唤师》打造成五年期以上的长线IP。

    从2018年走出来的米粒影业正持续深耕少儿动画,快马加班制作《三只小猪》新动画,争取2019年6月1日上映。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动漫需争气——你,又找对方向了吗?

    最后,用于沺的一句话送给行业中的你:“有项目的把项目做好,原来抱着七十分做的调整心态在预算允许范围内做到80分,没有项目的尽快通过各种合作形式让公司转起来忙起来,如果还想正常的活下去而不是指望资本继续投喂的话。”

    (注:除各大公司高管之外,文中老王、小A、刘华三人均为化名)

    THE END


    更多年度行业文章:

    深度丨网大江湖,冰与火之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3月20日
        华大吉诺因
        华大吉诺因
        A轮 1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20日
        小熊U租
        小熊U租
        其他轮 15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20日
        视知
        视知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3月20日
        羊驼教育
        羊驼教育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