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后一匹黑马“音遇”,背后是2019年的哪些社交、音乐创业方向?

2018-12-31 13:49·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尹子璇 
   
音遇不是一款要讲“好好唱歌”的故事的音乐软件,也并非一款“重社交”的交友软件。

2018年底已至,一款名为“音遇”的社交软件成为了年底最后一款现象级产品。

音遇上线于11月,却已经超越小红书、微信等冲上了App store社交榜排行第一,并已经完成了由红杉资本和高榕资本共同领投的数千万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超 2 亿美元。

在音遇之前,该团队曾开发游戏聊天辅助应用“66键盘”,并获得过今日资本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和 Pre-A 轮融资。

音遇是一款音乐社交软件,模拟了一个多人参与的KTV场景,并增加了竞技游戏的娱乐性,将“唱歌+交友+娱乐”融合在一起。

而在试用后,猎云网发现,音遇不是一款要讲“好好唱歌”的故事的音乐软件,也并非一款“重社交”的交友软件,但是,这款产品却令人意外地爆红了。那么,从产品上看来,这款软件究竟有何特别之处?而一款音乐社交软件在此时崛起,能否给我们一些关于2019的创业思考呢?

新玩法:抢麦唱歌的音乐社交

音遇模拟了一个多人参与的KTV场景,并增加了竞技游戏的娱乐性,将“唱歌+交友+竞技游戏”融合在一起。

具体来说,用户匹配选择类目进入“房间”后,根据给出歌词的上半段,用户抢麦后,接出下半段,由AI识别是否成功。接歌成功则可以获得积分,接错则会扣分,积分越多,排名越高。

这款游戏的玩法其实类似曾经火热过的综艺《我爱记歌词》,并且出现的大部分歌词都来自耳熟能详的歌曲。不过,游戏会给出歌词提醒,AI识别重点识别的是在于曲调。

而给出的歌词上半段,则是来自于音遇的“全民领唱”功能,即用户通过搜歌、录制、上传的动作之后,被其他用户票选Pick,每周被选出的“领唱”将就会成为“劲歌抢唱”和“热歌接唱”的领唱。

每个房间共匹配6名玩家,会出现12首歌,经猎云网统计,玩完一局大概需要5-10分钟。

在游戏的过程中,音遇可以给玩家送礼、在房间中聊天,也可以互相关注,进入聊天界面聊天。但是整体而言,这个聊天的功能和界面做得非常的简洁,所以,这款软件与抖音相似的一点是,轻社交,重娱乐。

整体说来,一个新颖的抢麦接唱的玩法+UGC生产内容的全民领唱+较轻的社交属性撑起了这款软件。

然而,就是这个功能看起来较为简单的软件,11月份才正式上线,就已经撑起2亿美元的估值。不仅是App store社交榜第一的产品,还曾一度在总榜上位列第二。根据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截至12月16日,音遇的dau为85万,另有其他第三方数据显示,其dau峰值已经超过了140万。

围绕音乐的生意有多大?

12月12日晚,“中国在线音乐第一股”腾讯音乐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音乐撑起了腾讯音乐213亿美元的估值,让音乐产业一度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一领域有着巨大的市场和发展潜力,可是,蛋糕却并不好分。

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2018全球音乐报告》显示,最近10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的行业规模增加了10倍,突破150亿元,成为世界上最有潜力的音乐市场之一。可是,巨大的版权投入,使得音乐播放器早已成了头部企业的世界。除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以外,网易、阿里等玩家入局,早让普通玩家望洋兴叹。

与音乐相关的移动K歌领域也是如此,2018年3季度,移动K歌行业用户规模再创新高,达到2.55亿,环比增长8.5%。全民K歌稳坐行业头把交椅,3季度活跃用户数达2.07亿人,唱吧以6,560万活跃用户排名第二位,而排名第三和第四位的天籁K歌和K米APP活跃用户数继续下降,用户聚集上的规模效应愈发明显。

至于直播领域,无论是撑起上市公司的虎牙,还是为腾讯音乐变现的撑起半片天的酷狗直播、酷我聚星,直播平台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可是,直播在经历了5年的野蛮生长后已经进入了洗牌阶段,更多是作为平台的延展变现模式出现。

虽然蛋糕不好分,但是音乐的吸引流量的能力却不容小觑,如唱吧在上线第五天就曾一跃成为App Store总榜第一。

除此以外,随着抖音的崛起,音乐短视频在2018年也大放异彩值得我们关注。这一领域目前还处于红利阶段,也有不少入局者纷纷进入。首先,以音频起家的在线音乐平台们纷纷拥抱短视频,网易云音乐在今年3月份推出了“短视频现金激励计划”,QQ音乐自制的LIVE短视频节目《大象房间》最近上线;另一方面,垂直领域的音乐短视频平台开始进一步深化短视频与音乐的结合能力,并向整个音乐产业进军。

对于音遇来说,如果把音遇看作是一款对标全民K歌、唱吧的音乐社交产品,从音遇官方经常给出的运营素材可以看出,音遇却对“认真唱歌”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严格,而更期望打造一个语音娱乐为主的氛围。

但是,目前是以接歌词的语音交流为主,可是,可选择的摄像头功能也显示了音遇未来的可能方向。毕竟,一款与音乐相关的软件,无论是后期切入音乐短时频还是开通直播,都是十分顺其自然的事情。

新型社交的未来在哪里?

8月20日,子弹短信意外走红,一夜之间成为当红炸子鸡,单日最高下载量60万,一周内融资1.5亿,老罗甚至喊话微信产品经理:快来抄走。

不过数日,子弹短信下载量出现断崖式下滑,也再没有掀起波澜。

从2011年推出后,微信的用户呈现持续爆发式上涨态势,2013年1月,微信宣布其用户已经突破3亿。而在微信与QQ的夹击下,腾讯一举拿下了熟人社交的江山。根据腾讯2018年9月30日未经审核的第三季度财报,QQ月活跃用户为8.026亿,微信及WeChat月活跃账户达10.825亿。

子弹短信并非是第一个想要挑战腾讯地位的产品。早在2013年,便有网易和中国电信推出“易信”、阿里巴巴推出社交应用“来往”,但是均无法撼动腾讯的社交霸主地位,在随后的多年中,腾讯依靠微信和QQ的巨大流量,打造了一个巨大的帝国。

面对腾讯这个占据熟人社交的庞然大物,社交领域创业者们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陌生人社交。

根据钛媒体的报道,SUGAR创始人麦梓豪表示,用户此前从陌陌流向探探,是因为低质量用户大量涌入陌陌,高质量用户不堪其扰而寻求用户质量更好的社交平台。现在探探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2018年不过是到了这个周期,虽然用户量依然在涨,但用户质量已经开始加速下沉;而Sugar麦梓豪也认为,“陌生人社交的市场规模保守估计在3亿以上,用户量最大的陌陌MAU是1亿,排第二的探探MAU大约是陌陌的1/3,市场前两名的产品加起来都占不到一半的市场份额。这是不是意味着还有大量的用户没有被满足?”

目前市场上,主打一对一交友的软件中,探探注重根据用户喜好进行匹配,也是以黑马之姿冲出了陌陌、百合佳缘的围剿,而这一领域已经过了红利期,机会也将越来越少。

职场社交中,则是脉脉一家独大。今年4月,脉脉完成了2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DST、IDG资本、晨兴资本和DCM。虽然这一领域入局者甚少,可是脉脉创始人林凡认为这一领域还有很大的机会:“我们研究美国一些职场社交类公司在08年经济危机中反而发展更快。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用户确实在过去两年有十几二十倍的增长,我们明显发现服务跟不上,产品为用户提供的价值跟不上是很危险的事情,因此需要有特别大的投入,让大家把产品的体验打磨的更好。”

更多的创业者选择将目光投向了以95后和00后为主要用户的年轻人社交和多人社交。

因为这些新新人类的社交需求催生了更多样的社交软件。全天候媒体曾这样分析:进入工作岗位的95后和进入大学的00后,这些新新人类的社交需求催生了更多样的社交软件。追求小而美的社交产品也在近年涌现,Soul灵魂社交、一罐、Uki、积目、flow等风靡一时。

除此以外,从泛娱乐场景切入的社交软件也制造了一个个的爆款:一度大火的狼人杀试图通过桌游这种竞技性模式进行社交,可是,狼人杀的发展路径却更像一款游戏,用户在平台上做到的只是互动,而没有社交的需求;除此以外,今年3月1日发布的“捏脸” App ZEPETO 也从11月30日起连续8天占据中国区免费社交榜榜首。但是,这款打着社交名号的软件的社交功能却做得极弱,局限于用户之间的互相关注,如今热度也已经退去。

同时,这也成了不少平台的转型方向,随着动漫、轻小说、短视频等形式的火爆,目前不少平台都试图从内容出发,在社交领域切一块蛋糕。

而音遇的发展也更契合这一点,通过带有竞技性的娱乐获取流量。只是目前,音遇在社交关系上的尝试也与狼人杀、ZEPETO相似,仅局限于互动,而没有实现真正的社交。

那么,音遇究竟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现象级的产品,还是说如抖音一般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赛道呢?

这一切,还需要音遇自己去探索。

写在文末:有趣的头腾大战

在看到音遇的第一眼,你就会觉得无比的熟悉,因为音遇的logo与抖音的极其相似。

而音遇创始人任元也出身于今日头条,在此之前,任元曾带领团队曾开发过一款名为“66键盘”的游戏内聊天怼人应用。这款软件于2017年上线,如今也正在运营中,而2017年底,66键盘也曾上过总榜top10,不过如今遇冷,排行榜数据并不出彩。

音遇软件隶属于北京三个逗号科技有限公司,今年4月,公司成立初期获得数百万元天使投资,而据it桔子显示,投资方为今日头条。

与抖音相似的logo、来自今日头条的创始人,音遇似乎又是一款今日头条出品的爆款产品,许多人将音遇看作今日头条对抗腾讯的另一利器,可在口袋ASO的一篇文章中,直言:“「音遇」背后还有'腾讯系'的支持。”

而当一位音遇的员工在面对我们对于音遇属于腾讯系还是头条系的追问时,则给出了一个令人回味的答案:“那就算腾讯吧。”

进行查询后,我们发现,音遇的实际控股公司为一家名为66game HK Limited的香港企业,而其背后的资本关系则无从查找。

众所周知,今日头条所属的字节跳动早已不只是一个信息分发的 APP 公司,其旗下产品至少已覆盖新闻资讯、短视频、直播、股票资讯、电商、二次元等方面。而围绕流量的生意中,字节跳动多次与腾讯短兵相接。从今日头条VS天天快报,抖音VS微视,字节跳动与腾讯的战争早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至于音遇,是否已经卷入了二者的流量斗争当中呢?这一点也值得玩味。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