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英”战微信,张一鸣筹码多?

2019-01-16 07:24 ·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马程   
   
1月15日,王欣、张一鸣、罗永浩选择在同一天分别发布了“马桶MT”、“多闪”和“聊天宝”,他们随即全遭微信封杀。张一鸣被认为筹码最多,胜算最大。但短期看,这些社交产品还很难冲击微信的霸主地位。

熟人社交、亲密关系、聚焦年轻人,字节跳动今天推出旗下首款社交产品——多闪。

尽管发布会备受关注,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并未出现在现场,为“多闪”站台的是今日头条CEO陈林和抖音总裁张楠。而当天的主角却是“多闪”产品负责人徐璐冉,一位93年的小姑娘。

徐璐冉提到,整个产品团队,全部是90后的年轻人。而多闪要做的,是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无压且有温度的熟人社交产品,帮助用户缓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压力,找回日渐疏远的亲密关系。”

张楠提到,开发多闪,把抖音的“私信”功能独立,最初的原因是发现用户在视频记录之外,有了更多分享的需求。

就在“多闪”App开放内测不久,微信和腾讯后台屏蔽了相关下载链接,用户也无法通过分享到微信来添加好友。

陈林在现场提到,“微信没有必要防备心这么重,‘多闪’的定位完全不一样,主要针对熟人社交,也不会做成微信一样的IM。”

但他认为,多闪抓住了微信之外的产品痛点,“微信是一个让人倍感压力的大广场,人在其中难免拘束,多闪更像自家的客厅,邀请亲密的人进入,舒适交流。”

由此看来,字节跳动没有舆论想象中的“野心”,并没有做出一款正面对抗微信的IM(即时通讯)产品。

虽然没有硬碰硬的战争,但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多闪”发布当日,还有另外两款社交产品发布。分别是罗永浩站台的快如科技“聊天宝”和原快播王欣创立的云歌人工智能发布的“马桶MT”。

被微信禁锢多年的社交领域一池春水被搅动。

相比出狱不久的王欣,和深陷信誉危机的罗永浩,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字节跳动或许还是赢得这场争夺战的最佳人选。

1

一场吊足外界胃口的发布会

距离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发表了4小时超长演讲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抖音推出了这款新的社交产品。

“没想到这么快会上马。”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提到。

2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流媒体聚集在北京751D Park,每个人都严阵以待。

此前,媒体的传闻已经铺天盖地。早在2018年底,就有媒体爆出,字节跳动内部正在孵化社交产品“飞聊”,并将作为IM(即时通信)App独立推出,并传出头条挖角微信员工。今年1月,当抖音宣布要发布社交新品时,这个产品的名字又被传为和“微信”颇为类似的“抖信”。虽然字节跳动很快否认了相关产品的名称。

但头条正在筹划一个挑战微信的产品,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最后上线的“多闪”,不论从名称还是功能上看,都远没有此前传出的两款产品听上去有野心。从界面和功能上来看,更像抖音的延续,而非一款颠覆微信的产品。

“多闪”目前还处在测试阶段,可以通过抖音登录。但张楠和陈林都没有提到,具体会为“多闪“,提供哪些导流和支持。

“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未来,社交领域可能会有哪些发展或创新?”就在“多闪”发布前不久,1月11日,今日头条CEO陈林在悟空问答上发出了一个“灵魂提问”。

就如此前马化腾在知乎上关于产业互联网问题,这个提问也预示着字节跳动的下一步可能的走向和布局。

大多数参与回答的媒体人、投资人看来,社交远未走到终局。但即使微信无法满足熟人社交的所有需求,但是目前,很难想象一个可以匹敌微信的IM(即时通讯)产品。大多数社交产品仍需要另辟蹊径,精准找到用户需求。

“头条现有优势要转化为做IM的优势还是比较难,基于内容资讯和算法构建场景切入也许能做成大DAU,但真正IM部分有没有用户和价值要打个问号,算法能快速分发内容,但能不能分发关系、沉淀关系链没有被证明过。”云九资本合伙人沈文杰提到。

沈文杰也认为,如果国内还有一家公司,即拥有足够的流量矩阵,又能够拥有足够的实力和充沛资金,并且能够从战略上重视社交平台,字节跳动是不多的选择。

字节跳动对“多闪”的态度却很难捉摸;一方面,几乎没有花费大精力和阵容来发布一款还在测试期内的新产品;另一方面,对于“多闪”的推广也非常“佛系”。“既然要做亲密朋友之间的交流,希望通过很自然的方式,有口碑传播的方式来去推广。”陈林认为,多闪需要通过冷启动的方式来构建用户体系。

2

“多闪”的优势与差异

抖音巨大的流量优势,和在年轻人群中的口碑积累,无疑会为“多闪”带来不少初期用户。

1月15日,张楠宣布,截至上一周,抖音日活用户达到2.5亿月活用户突破5亿。而2018年11月份公布的数据中,抖音的日活用户约为2亿,月活用户4亿。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抖音的日活数量有获得了较大的提升,这也打破了外界关于抖音增长放缓的质疑。

张楠提到,很多抖音用户已经开始通过私信来交流,这正说明抖音已经具备了社交的需求。“用户调研发现,越来越多的抖音用户在拍摄完视频后,会发送给自己的好友。每天,都有大量的用户围绕抖音上的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讨论。当然,这些分享由于种种限制,并不是很顺畅。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单独做一款能方便用户交流的产品”

“多闪”背后的90后主力团队,是抖音进军社交的突破口。徐璐冉年仅25岁,而团队成员大多集中在95年-97年的年龄,且大部分为工程师。

徐璐冉承认,团队此前并没有做社交产品的经验,而“多闪”的出现,更多依赖于抖音在短视频等相关领域的积累。

“短视频是之前字节跳动花了很大精力做的事情。我们在短视频上的了解相对来说比较深。同时,我们对社交的理解是充分和足够的,整个团队在讨论社交这个话题,包括做一个决策的时候,都是从用户底层的需求出发考虑的。”徐璐冉说。

陈林则强调了多闪和抖音的不同。“多闪很聚焦,就是亲密好友之间的社交。而抖音的口号是记录美好生活,外延更加广阔,两个定位不一样的产品混在一起很难做。”

在陈林看来,微信发展到现在,有很多无法解决的用户痛点。他结合自己亲身经历了用微信的压力,“最近去印度出差,在路边的小馆里面吃饭,卫生情况不是很好,味道也很差,想发个图发在朋友圈,但有很多顾虑。通讯录里面有很多印度的友人在里面,如果发这个是不是代表不尊重他们的习惯?如果我的家人看到会不会担心我吃得这么差?我的同事会想去印度出差这么苦。思前想后,最后就发不出去了。”

徐璐冉提到,多闪聚焦的熟人社交,旨在形成和保持一种亲密关系。“亲密关系这件事情本身是要降低用户的分享生产交流的门槛,让他们能够和他们愿意去交流的人更方便地交流、更好地交流。”

同时,陈林提到,微信和目前市面上很多社交软件都是通过图文的形式,“图文为主注重效率,一天把好友的东西看完就好了,不是很深入地跟好友交流,你去点了一个赞。在我们这边你看到好友每天的生活状态拍下来,看到很有意思直接发一个评论发一个私信就可以进行深入的沟通交流,这个获得的社交反馈体验是很深入的,很不一样的。”

为了区分和传统“朋友圈”的区别,“多闪”没有设置点赞功能,更加鼓励用户之间的交流。

3

“多闪”的“小心机”

打开多闪界面,可以发现一种和抖音非常相似的青春和动感。

拍摄按钮仍然处在整个界面中心和显眼的位置,随时可以拍摄短视频并分享。“随拍”的内容只会停留72小时,也不设点赞。“随拍可以帮你发现周围有谁在关心你。”徐璐冉提到。

多闪对话框里面最突出的按钮是视频拍摄器,这一设计,是鼓励用户放弃文字或语音,在对话中更多使用视频进行交流。

此外,“多闪”里还有很多满足年轻人爱好和习惯的设计。如自带海量的表情包和斗图功能,两人聊天过程中,在对话框里输入文字,系统就会自动联想呈现相关的表情包,无需多余动作,用户可以选择喜欢的表情包直接发送,保持用表情包交流的状态。同时,App里也配置了各种独家特效和贴纸,随时变萌变丑变好看;设置了“红心按钮”,取代“在吗”,帮助用户更快速地开始一段对话,也迅速拉近两个用户之间的距离。

在保持私密的同时,“多闪”也非常开放,如陌生人之间,不加好友也可以直接私信交流,但陌生人无法观看“随拍”。同时,在“世界”的视频广场上,用户可以通过视频寻找新的好友。

此外,“多闪”还推出了“红包”和“钱包”功能,好友之间可以发互动红包,而收到的红包则变成钱包里的零钱,甚至可以直接在视频过程中发红包,多闪的用户则可以通过绑定银行卡进行提现。这一功能,可以窥见字节跳动在支付和金融方向的尝试。

可以说,从功能上看,多闪有微博故事、QQ、视频社交软件soul影子,和微信重叠度不高,甚至有媒体人提到,更像是陌陌的对手。但还在内测阶段的“多闪”已经足够复杂,也随处透露着利用抖音优势抓住年轻群体的“小心机”。

在徐璐然看来,5G时代马上要到来,视频将成为新的主流信息载体,视频社交将是一个大趋势。但发布会现场,也有不少人质疑,视频社交颠覆了很多人社交习惯,短时间内或许很难培养。

综合来看,“多闪”不是一款狙击微信的“野心”产品,却无处不体现着对抖音原有基础的发挥,长远看,或许不排除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4

值得铭记的一天

1月15日,是国内互联网社交领域值得铭记的一天。这一天,有三款社交产品王欣的“马桶MT”、张一鸣的“多闪”和罗永浩助力快如科技的“聊天宝”陆续上线,而国内最大的社交应用——微信却屏蔽了三款软件所有的下载和分享链接。

罗永浩在发布会演讲上直接喊话,“微信,我想和你聊聊”,并与当日新发布的三款社交产品合照,称“历史会记住今天”。

三家也都强调,和微信是完全不一样的产品,和微信没有直接竞争关系。其中,“马桶MT”主打匿名社交,属于陌生人社交范畴。“多闪”则把主要社交对象聚焦到亲密朋友这一范围内,主打视频社交。“聊天宝”则在此前“子弹短信”的基础上,增加了视频聊天、多设备传输、以及通过聊天、阅读、购物、玩游戏等赚钱的多样功能。

与微信的“收敛”不同,三款产品推出的功能都相对复杂。至于能否真正切中用户痛点,并留住用户,可能还要看上线之后的表现。至少目前来看,这些产品很难冲击微信的霸主地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