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缘何都有一个社交梦?

2019-01-17 12:49· 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  小新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在互联网行业,社交都是一个门槛低效果突出能赚钱的行业。加上这波汹涌澎湃的流量,通过IM社交来赚钱将是一块大蛋糕。

社交创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了国内互联网行业鄙视的中心,因为腾讯微信的存在,所有从业者都对踏入社交市场的团队抱以悲观态度。这次三款社交APP齐发,则直接将这种行业内的鄙视偏见发挥到了极致。

王欣马桶MT、头条多闪、罗永浩聊天宝还有偷偷改版成微信样式的微博私信,产品形态各异,但在各异的表象之下,都举出“天下苦微信久矣”大旗,想攻破IM社交领域。这被视为是“注定不会成功”“该洗洗睡了”的表现。

社交仿佛是互联网创业的一个bug,行业大佬们的病根。

但这样的结论是基于过往的惯性认知,有很多谬误之处。其实现在的社交已经不是一个独特的垂直行业,而是所有互联网产品通用的底层工具。

包括IM在内的社交产品,在用户面前它是一个互联网工具,在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面前,它也是一个基础的互联网工具。不同的是,对于用户来说,社交产品是一个聊天交友的工具;对于产品经理们来说,各种社交架构是提升用户粘性拉升留存率等产品数据表现的基础工具。

所以,在当下这个时代,互联网公司集体做社交没有什么意外。2018年,社区社交已经进入支付宝、淘宝、航旅纵横、大众点评、携程、马蜂窝等各种千奇百怪的APP中,航旅纵横、大众点评、马蜂窝为此还引发了大规模争议。2019年,只不过是再在APP中添加一套IM功能逻辑。

这种转变的背后是行业大背景的转变。

手机性能提升改变了APP形态

要知道跟上一轮社交创业大潮相比,现在的智能手机的性能已经出现了指数式的提升:

三四年前大部分用户的手机内存还是8G,三年后即便大爷大妈面对的手机也都提升到32G;

之前的手机连美颜都做不好,现在双摄实时瘦身,iOS、Android的AR平台都已经进入实用了;

网速资费上,大家也不再纠结500MB流量不够用,漫游费取消、流量不清零、携号转网都一一实现,一不小心,移动推广4.5G都是两年前的事;

……

手机性能的提升对互联网市场的改变是最直接的,现在的手机配置可以让一个APP整合进当下所有成熟的产品功能。

而过去的社交创业者,在APP里增加一套滤镜都会被投资方视为技术能力出众。就连微信都因为手机性能问题,在一开始上线短视频功能时,不得不将视频长度局限在6秒。而微信最新的时刻视频或者视频动态,不仅时长扩展到了15秒,还可以添加背景音乐、表情包贴纸、文字标签等等。

一个APP整合进大量成熟的产品功能,虽然不会迅速颠覆并占领原有市场,但这种策略确实有用。

今日头条是个很好的例子,今日头条APP一直面临信息茧房带来的劣质内容问题,还有长期的用户留存率难题。此前头条在运营上做出了大量投入也有收效,但未能带来根本性转变。直到2018年,头条重点扶持微头条、悟空问答两个项目。

微头条的微博产品形态带动了今日头条的社区讨论活跃度,形成了一套良性的优质内容筛选机制。悟空问答的问答产品形态,则成了社区氛围的调控器,擂台赛般的互动风格为大V们提供了大量展示空间,粉丝转化率远超其他功能。

虽然头条在2018年底将悟空问答并入微头条,战略放弃了悟空问答,但至今为止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想要在今日头条平台上高效吸粉,还是要靠针对问答进行运营。

不同类型的产品带来的体验和数据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整合各种产品功能就是整合背后特有的体验,提升自家APP的数据表现。通过验证,这是切实可行的。

用IM功能提高用户粘性是可行之路

既然微博、问答的产品形态都可以借用,传说中用户粘度表现最好的IM产品功能,为什么就不能借来一用呢?

即便这一领域已经被腾讯牢牢霸占,并被多次证明不可攻破,但用这样的产品形态来提升自家APP数据表现,没有什么不可。

这样的功能确实有使用场景。百度网盘上的资源分享群,支付宝中的转账交易确认等等,因为各种原因用户会偶尔使用其他产品的IM功能。当然小新的例子不够普遍,但他至少说明了为产品加入IM功能,确实有利于提升数据表现。

趣头条一直面临真实的用户粘度问题,聊天宝则用聊天返现的方式创造更多互动场景,来解决这一难题。

头条旗下的抖音虽然日活2.5亿、月活5亿,但还是被用户普遍吐槽浪费时间面临集体卸载风险。

小新是一个自控力不强的人,因此至今为止只敢拿着别人的手机体验抖音,即便如此也会出现一刷浪费半小时的罪恶感。

而小新的死党是一个自控力时间观念极强的人,也是朋友圈中过去一年内唯一一个保持规律使用抖音的人。他表示经常刷上一个小时抖音解决完生理需求就能完全摆脱成瘾困扰,也正好替代了现在各个APP中资源被封的问题。不过负面也很明显,现在的他周末不愿意出门社交,从不谈恋爱能死变成了独身主义,单身时长超过半年;通勤路上看到有人刷抖音都会产生奇怪的心理反应。最后他表示,是该老老实实谈场恋爱了。

当然这些只是孤例,抖音的活跃用户集中在有闲的学生用户二三线青年身上,不同用户的使用状态有本质区别。不过抖音偏向于单向信息传送的形态,不利于产品进一步发布。

这种情况下,抖音必须加入新功能来改善用户粘性问题。多闪就是在这一基础上,融入IM社交功能、大规模简化短视频信息流,以此来加强用户互动,帮助用户在体验短视频的同时进行有效社交,从而提高用户粘性。

总起来看,APP里内置IM功能已经是切实好用、用户可接受的功能。

超级APP微信也还在继续吸纳新功能

而这一切,还都是微信给互联网市场带来的启发。

月初的微信7.0更新,新增了一个视频动态功能,宣示着微信正式下场发力短视频社交。这是微信整合的又一个产品。

在此之前,微信已经在IM的基础上整合了图片社交、社区社交、社交媒体、金融服务等各种不同产品形态,打造了国内独有的超级APP风潮。

虽然现在还有大批人怀疑时刻视频的实用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确实能替代部分抖音快手的需求,至少在数据上能为腾讯的短视频社交之路带来不错的提升。

而微信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的成功,更不需要做过多介绍。

当然,微信在整合其他产品功能是做得更加精简实用,做出了不一样的体验。但总体上,采用的还是整合成熟产品功能的策略。

朋友圈之前已经有成熟的Instagram可借鉴,公众号之前Medium也刚刚发展起来,引起广泛讨论的好看功能,也借鉴了Google Reader、Quora的精华。

微信一直都在吸纳成熟好用的互联网产品。

强监管带来的用户空窗期

即便这是趋势,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今年突然出来这么多公司团队杀入社交市场。微信出走创业的几个产品经理,360六间房的合并重整,资本市场的蠢蠢欲动投向社交领域让人费解。

其实核心也很简单,2018年互联网产品迎来了一轮常态化的强监管。原本各大APP中的福利,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基于生理需求,用户需求寻找新的APP作为替代品。IM社交产品的封闭私密性和去中心化的特点,成为承接这些需求的最佳形态。

2018年,小新周边诸多朋友因为这个原因选择购买早已过时的硬盘产品。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早已消失的机械硬盘摊位,也因为市场的需求开始出现在各个楼层,就差直接占领一整个楼层来宣示自己的辉煌。去年火爆的比特币矿机标牌已经悉数换上了硬盘,成为新的风景。

当然,这种趋势也跟今年固态硬盘价格下滑有关。

这是一波巨大的流量,嗅觉敏感的投资人也就顺势将社交赛道推了出来。

吞下流量最重要,挂羊头卖狗肉是未来

不过,在当下的常态化监管形势下,这些所谓的用户福利能否回归,还要打一个问号。王欣的马桶MT现在正在面临这样的问题。

但这不妨碍,各大社交新品通过运营来吃掉这部分流量。

国内互联网的用户红利早已吃干抹净了,现在面前有这样一波廉价大流量,即便互联网公司们对IM社交市场没有任何企图心,也会为这批流量心动。

所以,要注意当下的互联网公司打着做IM社交的名义为其他产品导流,玩挂羊头卖狗肉策略。

用户其实需要的是这个

头条的多闪看起来做的是短视频IM,未来真正能成功的地方可能是粉丝社交、网综网剧宣发。

而在多闪发布背后值得关注的是,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正在打出出街广告力推自制网综《考不好没关系》。要知道头条所有产品的运营都归属于内部的用户增长组,如果头条2019年要发力自制网综网剧网大市场,那未来多闪的运营推广势必是要打通这些自制内容就行多矩阵推广。

这样的运营推广策略将彻底带偏多闪的产品特性。

王欣的马桶MT则是一款纯粹的匿名社交产品,为了规避监管问题,未来平台一定会为用户增加各种标签,也会加入更多成熟的产品功能。就像脉脉中的匿名社交功能一样,为用户加上公司标签,加入辟谣审核功能,来控制内容调性。

新功能加入之后,马桶MT将会偏离现在的道路。

罗永浩孵化的聊天宝就更不用说,产品核心就是趣头条和拼多多,IM社交功能更像是将微信中烦人的微商群发拼团签到等骚扰信息专门拆分出来,为电商广告变现服务。整个产品就是用返现补贴的方式,来换取用户对骚扰广告的容忍。

未来聊天宝到底是一个IM社交产品,还是微商专用产品?还是一个问题。

社交APP无门槛,黑产集体动手

其实,社交APP应该是当下互联网市场门槛最低的产品类型了!

搜索、Ai、AR乃至基础的工具应用都需要强悍的技术支撑,电商产品又需要供应链管理能力、有竞争力的货源品类。只有社交,只需要稳定的服务器和一两个技术研发就可以搞定。

做一款社交产品甚至还要更简单。

与其他互联网产品相比,社交领域因为经历过资本市场多轮大规模注资,催生了庞大的开发者服务市场。可以说,一个没什么经验能力的程序员,靠着市场上眼花缭乱的开发者服务公司提供的API模块,就能快速拼凑出一款款功能完善的社交APP。

当下国内的IM开发者服务,就有融云、天翼RTC、阿里百川云旺、网易云信、环信、极光IM、友盟IM、VTC微特喜等,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悉数布局。

仅开发者服务聚合平台都有DCloud、Appcan、iDataAPI、APICloud、API Shop等多家。可以说选择多多。

过去,开发者服务行业被视为坑人集中地,整个行业内也充斥着各种骂战,许多雄心壮志立志改变世界的创业者们被坑的欲哭无泪。不过APP推送、IM通讯、微博资讯等几个需求量最大的功能,快速崛起得到了用户的认可。

因为开发者服务太给力,2018年诸多网络黑产公司开始从原来的情色网站转向情色APP。大批应用界面出奇一致的APP,在资源分享群里刷屏。

媒体也多次爆出,有专攻网络黑产的公司,将根据点搬到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这些过于敏感,小新不再赘述。一般来说,黑产都开始上手的业务,流量价值相对更好。

可以说,当下的互联网市场,做一款社交APP是门槛最低的业务。而正好,因为各种原因,现在社交领域存在大规模自发的用户流量。

这种情况也打破了2018年流行的“创业精英化”的论调,互联网创业的门槛也再次被拉低。

捞钱才是硬道理

创业门槛再次走低,既有开发者服务市场成熟的原因,也跟用户集中产生的大量需求有关,还有大环境遇冷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选择创业融钱之路。但门槛再低,到了投资人面前也是有要求的。这个要求,就是不会让创业者再像过去一样无忧无虑的烧钱,甚至从一开始就有盈利要求。

这个问题在罗永浩孵化的聊天宝身上体现最为明显。聊天宝在融资前名字是子弹短信,主打高端高效社交,融资之后定位就上山下乡到二三四线城市,成为趣头条式的广告积分墙返现APP。

APP还没发展成功,商业变现模式都拿出来了。

再看头条的多闪,虽然名义上是一款IM社交产品,但底栏硕大的世界tab,却是头条最擅长的信息流产品,主页顶栏的随拍首推躲闪小助手ID,又是一个信息流入口。

头条这家公司最大的特色就是极度重视商业化。通过强运营快速收割一个流量池然后导入广告平台快速变现,是头条百试不爽的发展路线。到了多闪身上,也是一样。

王欣的马桶MT目前还不够成熟,但王欣在广告变现上也有着丰富的经验,现在这样的匿名信息流产品想变现更没有难度。

而当下这波自发的社交流量也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一旦用户发现无论什么样的新型社交APP都满足不了自己的生理需求之后,就会厌倦下去。

所以快速拿下流量导出去变现,才是最重要的。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在互联网行业,社交都是一个门槛低效果突出能赚钱的行业。加上这波汹涌澎湃的流量,通过IM社交来赚钱将是一块大蛋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