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停摆第34天,20家中国创业公司的生死一线

2019-01-25 15:55·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风间海色 
   
2018年的中国资本市场,一边是各类创业公司破产、倒闭,惨象还生;一边是扎堆上市,赴港赴美的全球 “大逃杀”。

请读者朋友们在开始阅读这篇文章之前,看看你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因为从你打开这篇文章开始,你要知道,你所经历的每一秒钟,都在见证特朗普政府创造一项新的历史。

这是美国政府关门的第34天。

纽约最大的非营利食物援助团体,纽约食品银行设在布鲁克林巴克莱中心的“援助点”还在派发生活必需品。因政府停摆而被迫“失业”的联邦雇员们排队领取食物,而其他被强制性无薪上班的部门雇员也开始利用午间休息时间来这里为自己“备货”。

有人花完了存款,有人搁置了自己买房甚至是结婚的人生计划,还有人去Uber开起了网约车;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交易机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一夜回到60年前,交易靠赌、消息靠猜。

甚至前两天,FBI还因为发不出工资召开了发布会,特工协会主席汤姆•奥康纳在会上呼吁政府开门拨款,他说,如果政府关门再继续下去,FBI特工们大概就要跳槽了……

而对于大洋彼岸的中国创投圈子来说,最直接也最要命的影响,是美国证监会SEC也不幸成为了“停摆”大潮中的一员。对于那些2019年Q1奔赴美国上市的中国创投企业来说,面前摆着的或许已经是生死的终局。

说关门就关门的美国政府

其实一开始“关门”,市场情绪是稳定的。

根据美国宪法,三权分立的之下,以总统为首的政府部门作为国家行政单位,与作为立法单位的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和作为司法单位的美国最高法院,相互独立,并相互制衡。特殊情况之下,总统有权停止政府部门的部分工作。

邦哥统计,美国政府历史上关门次数共有22次,足可见“经验丰富”。

根据统计,任上关门次数最多的总统是里根,任期内关门过9次,但这9次关门加起来一共也只有29天,特朗普政府一次就“停摆”了34天。

这次关门的起因是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修堵墙,以拦住墨西哥有事没事就跑来美国串门子的“非法移民”们。但修墙要钱,57亿美元的预算国会没有批准,脾气不怎么好的特朗普一拍桌子,就把政府部门给关了……

当然,也没全关。

根据公开信息,此次关闭了9个部门,数十个机构。全国210万联邦雇员中,约有80万人受到政府关门影响,38万人处于“技术失业”状态,另有42万人为了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正在被迫无薪上班。

不幸的是,美国证监会(SEC)、国税局等和资本市场以及经济密切相关等部门都在此列。而在排队中的企业来说,这一停摆,或许就已经是“生死两隔”。

20家中国企业的生死一线

关于赴美上市,对于创业公司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词。

根据Wind数据,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排队名单上,共有20家公司:

图片上有一半的中国公司来自金融行业,这些公司在国内的上市面临着相当大的制度障碍,另外的生物制药和文化传媒类,同样不属于现金流很好的行业类型。

上述等待IPO的企业中,曾有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原定好1月中下旬就可以敲钟,但美国政府的停摆使SEC原本1月初就可以出具的确认函现在遥遥无期:“没有确认函就没办法路演和正式招股,现在大家只能全员待命,公司相关人员都做好了不过年的打算。”

但其实,对于这些公司来说,他们自己过不过年,其实都决定不了事情的走向。

2018年的中国资本市场,一边是各类创业公司破产、倒闭,惨象还生;一边是扎堆上市,赴港赴美的全球 “大逃杀”。

市场行情不好,本不应该急着上市,免得估值暴跌,损伤股东利益。但一边流血还要一边上市,就只能证明一件事——它们是不得不上,不上可能就是死——拖着身后的资本和风投一起死。

一位国内顶尖投行的高层曾对邦哥说,坊间流传一句话,叫做“创业者总觉得这个市场上都是战略投资者,实际上市场里95%都是披着战略投资者羊皮的财务投资者”——在这个层面上讲,机构和散户之间的区别只是“钱多”和“钱少”,热点与风口都只是为了推高估值、生产泡沫的工具而已。

这就让上面20家赴美上市的中国创业公司的前途“凶险”得更加明朗了起来——卡在这样的时间点上市,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原本就是一场生死时速的“大逃杀”。拥有充足现金储备的大公司来说,这个问题是可以控制的。但是对于本身就已经在“逃命”的公司来说,一步赶不上,市场也就没有给你留下走下一步的余地了。

而与中国这20家企业“同病相怜”的还有很多美国知名的创业公司,包括Gossamer Bio、Alector和Alight Solutions等公司原本寻求在1月上市,但都已经开始着手寻找替代方案。“Propel风投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吉尔伯特认为,如果那些中小企业无法按时IPO,很可能彻底改变企业的发展轨迹。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绝大多数创业公司,甚至是风投,都不甚明白二级市场对于创业公司的重要意义。然而事实是,作为退出渠道,二级市场一定程度上对于一级市场的融资环境有着指导、甚至是决定性的意义。

几年前,邦哥在做“如何选择资本市场”的命题时收集了上百个案例,A股IPO历史上暂停过9次,每次都是证监会说暂停就暂停了,经常连个预兆都没有,不乏有公司一步错过、步步错过,最后被拖死在了路上。

那时,美国2-3个月左右的上市周期,相比A股动辄半年,一个不走运甚至要无限期暂停的排队周期,实在是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今天,和A股相比曾经“确定”得不能再“确定”的美股市场,会摊上政府停摆一个多月这种匪夷所思的黑天鹅。无论是创业公司本身,还是它们背后的风投,都实在有一点“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心痛。

要知道,商业竞争的本质,其实是“幸存者的游戏”。所有的行业都是从粗放到精细的,所有行业里的公司也都是从多到少,从小而多,走向大而少的。

如果你将行业的发展过程,理解为一个不断收缩的毒圈,你就会明白时间往往不只是金钱,而是生与死的距离,是一个公司的未来,过去,乃至一切。

在“关门”时长刚刚创纪录的时候,特朗普的心情看上去还很稳定。针对媒体“白宫陷入混乱状态”的报道,他是这样说的:

邦哥这里简单地做一下翻译:(我)刚刚看了亚马逊《华盛顿邮报》的一位假记者说,白宫“陷入了混乱状态,他们似乎没有解决政府关门问题的战略,白宫没有相关计划”。假记者们总是喜欢说混乱,其实根本没有混乱。实际上,白宫里除了我之外,几乎没有人了……

12天之后,特朗普原定1月29日的国情咨文,被79岁的众议院女议长佩洛西明确回函拒绝,佩洛西说:

不知道当美国政府恢复工作的那一天,会不会有些创业公司已经像1月14日的白宫一样“空空如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