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4000字长文反思“预亏10亿”,华谊能否走出“困局”?

2019-02-18 07:52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楼巴蒂   
   
相比起迅速崛起的电影新规开心麻花、屡中爆款的坏猴子、保持一两部爆款电影输出的光线、博纳等巨头,2018年的华谊兄弟或许是没能给公众留下印象。

2018年是华谊兄弟的“水逆”年,从“阴阳合同”到A股影视股崩坏、公司股东股权质押遭质疑、公司商誉过高引争议、重点电影项目的冷淡收场。更重磅的是,华谊新年年初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净利润亏损近10亿。

2019年1月底,华谊兄弟公布了业绩预告,宣布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归属上市股东亏损9.82亿至9.87亿,亏损的原因一方面主要是业务上的各类问题。

如《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以下简称《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电影票房成绩未达预期,电视剧项目未能在报告期内完成播出,2018年年度收益没有体现,同时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收入下降等;另一方面则是公司资产方面,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导致资产减值。

其实公众冥冥之中已经感知到了华谊兄弟这一年的坎坷,但曾经的龙头老大依旧有着余辉,而这份业绩预告的出现还是为华谊兄弟“至暗时刻”的标签盖上了认证章。业绩预告发布当天,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公司与投资机构、投资者的交流会上,坦诚了华谊面临的困境。

“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不管是从舆情还是我们的电影等等,而且也是上市以来的首次的净利润亏损,确实我自己做企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做到亏损。”

谷底已至,英雄故事中此刻也是绝地反弹的时机。

华谊的“自我反思”

从2014年华谊兄弟宣布去电影中心化之后,业界提到华谊业务时都注重其两大板块,一个依然是主要的电影业务,一个是实景娱乐业务。华谊兄弟的自我反思,也是从这两个方面着手。

2018年的上半年,华谊兄弟的电影业务靠着2017年留下的两部“余粮”《芳华》与《前任3》保持了表面的和平,而2018年下半年《四大天王》《找到你》《遇见你真好》《江湖儿女》等电影的上映,除了《四大天王》票房超过6亿,其他电影大部分在2亿左右,贺岁档出现的《云南虫谷》1.5亿冷淡收场,电影业务的账面上并不好看。

“2018年初,《芳华》和《前任3》计入了19亿票房,给全年打了一个好基础,但是后续其他项目表现都不理想,不仅没有扩大战果,反而锐减了已经有的成绩。”王中军说。

而他归结后续电影项目票房不理想的原因,提到了两个原因,“一是项目选择的精准度不达预期,开发项目能力发挥失常,导致2018储备匮乏;二是已有项目的市场定位和市场风险研判不足,导致执行力度不到位。”

从电影本身而言,华谊2018年的电影项目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四大天王》是华谊2018年上半年体量最大的电影,徐克的奇幻特效大片,试图在暑期档博得好彩头,但是未料想,暑期档《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戏》掀起的三波票房大潮,让《四大天王》泯于众片。

口碑上,电影豆瓣评分6.1分,维持了同系列一贯的口碑,但创造了系列最低评分;票房上,与同期热门电影动辄破十亿的票房成绩相比,平平无奇。

而这也基本体现了2018年华谊电影在整个电影市场上的处境,既没能创造票房声量,也没能在电影内容上留下烙印。

2017年华谊两部代表性的作品,仿佛电影工业中的两个极致。《芳华》获得14.22亿的票房,虽然营销上引起诸多争议,但是口碑获得认可,成为电影口碑发酵拔高票房的成功案例之一;《前任3》口碑上莫衷一是,但掀起了现象级的社会舆论,票房飙升至19.41亿。

2016年,华谊虽未出现票房爆款,但是《罗曼蒂克消亡史》备受影评人、电影爱好者认可,《我不是潘金莲》也完成了口碑发酵。彼时的华谊,要么口碑,要么票房,总有一个关键词值得被公众记住。

相比起迅速崛起的电影新规开心麻花、屡中爆款的坏猴子、保持一两部爆款电影输出的光线、博纳等巨头,2018年的华谊兄弟或许是没能给公众留下印象。

王中军或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交流会上他宣布将进一步把关电影业务,“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而且我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这其中带着一点“不忘初心”的意味,“一部戏为什么要拍?你要讲什么故事?你对市场的预期是什么?如果预期没有达到那制片人你有什么样的责任?这个就是回归主业。”而回归目的,则是希望每年能留下几部电影,在电影商业票房与内容品质之间有了偏重。“不是又赔钱又丢人,哪怕这个没有赚钱但是要有品质口碑。”

在实景娱乐方面,2018年华谊兄弟最大的举措是让华谊兄弟苏州电影世界正式落地,彼时影视市场各类风波正在发酵,华谊电影世界的出现仿佛是给大众的一个安抚。

国内影视产业里从光线、博纳、万达到长城影视、乐创文娱等,各大影视公司都试图扩大影视娱乐的红利场,以IP内容为基础构建出如迪士尼一般的帝国产业,但现状是蓝图晾晒一片,真正落地的项目寥寥可数,华谊兄弟是第一批让梦想照进现实的人。而国内实景娱乐产业的市场与项目本身所需的运转周期,都让这个电影世界具备的商业价值没能顺利展现。

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华谊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收入为1306万。官方数据公布,2018年十一期间入园游客连续三天日均人流量达到3万,7天共近20万游客入园。但或许消费人流并没有想象的多。

2019年实景娱乐依旧是华谊兄弟的重要发力点,“2019年,南京、郑州、济南等项目也将陆续建成开放,华谊兄弟在实景领域的先发优势和规模效应都会进一步体现。”

阿里影业7亿驰援,

华谊兄弟的资金腾挪术?

在华谊兄弟公布业绩报告之前,最引人瞩目的事件是华谊与阿里影业之间的7亿借款。阿里影业向华谊授予7亿借款,而华谊则承诺在5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同时合作期间阿里影业享有华谊项目优先投资权,同等核心商业条件下,阿里影业可优先作为联合方与华谊合作发行。

这次阿里影业与华谊的协议被视为阿里影业对华谊兄弟的雪中送炭。2018年年底,华谊兄弟两项债项的信用等级列入观察名单,公告显示,“16华谊兄弟MTN001”(22亿)和“18华谊兄弟CP001”(7亿)分别将于2019年1月29日和2019年4月11日到期,合计规模达29亿元。今年1月8日华谊通过申请银行授信,获得金额达到25亿元。在此基础上,有媒体猜测,华谊向阿里影业的7亿借款,疑似为了缓解公司的资金紧张。

但一次借款,公众已经看清了华谊手里并不充裕的筹码。华谊兄弟将持有的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70%的股权和华谊兄弟旗下投资公司合伙份额收益权都成为担保,王中军、王中磊及其伴侣也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华谊兄弟的负债依旧让公众感到忧虑。

王中军对于华谊的负债进行了解释,“华谊兄弟通过质押授信、引入战略投资等多种方式,已在逐步克服资金困点。实际上,自上市以来华谊兄弟的负债率一直控制在总资产的45%左右,比较稳定。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负债,长期投资占了几十亿的现金。其实我们公司资产状况还是很好的,但是流动性不太好。而且不可否认,企业在快速扩张阶段遗留的资金压力,确实在当下被放大了。”

并再次对针此前华谊兄弟减持的消息进行辟谣,“我和中磊一直在尽全力通过各种途径筹资,保障公司股权结构不变化,虽然外边各种声音谣传,但是其实从2014年至今我一分钱股票都没有减持过,而且我和忠磊还累计增持了近6亿的华谊股票。”

2019年华谊兄弟“电影+实景娱乐”的战略不变。主要出品电影包括《八佰》《手机2》等。王中军透露,目前田羽生导演监制的《伟大的愿望》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李蔚然导演的《阴阳师》也已经开机,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已经看过样片。

此前华谊兄弟在互动平台也曾表示,周星驰与田羽生共同执导的《美人鱼2》,泷田洋二郎指导的《闻烟》也已经开机。此前,华谊公布的冯小刚导演的建国70周念新片也在筹备中。此外手游IP改编、陈坤主演的电影《阴阳师》、陆川执导的电影《749局》等电影都有望于2019年陆续上映。

华谊的2018年过得并不顺遂,影视圈明星合同、税务地震、股市崩盘等风波,华谊都首当其冲,主营业务又受整体市场的影响显得低迷,华谊的市值与巅峰时期已经相去甚远,但这也许是华谊作为曾经的电影巨头的一个“转身”的过程,度过低迷期,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