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两声,李国庆迈上新的征程

2019-02-21 07:46 · 亿欧网  曹玥 肖玲燕   
   
一年前,海航伸过来的橄榄枝总算让李国庆给当当找了个好归宿,按照当时的设想,李国庆夫妇会在一年交接期结束并离开当当。无奈这笔交易最终并没有成功,李国庆的处境瞬时又变得尴尬起来。

每一次的告别都意味着新的开始,这句话适用于今天的李国庆。

李国庆发表公开信宣布离开由他一手创办的当当网,公司CEO将由他的妻子兼合伙创始人俞渝兼任。他怎么都不会预料到,当初在纽交所敲钟时,为迎合“当当”这一名称而执意敲钟两下,真的给当当带来了“噩运”。

公开信中李国庆不改往日的文青本色,他用“十九年风雨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披荆斩棘,处处话辉煌”总结了创办当当网19年中的心路历程,堪称互联网史上最文艺的公开信。李国庆还公布了自己的最新动向,将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在区块链领域将继续完成他未尽的文学使命。

与其说这份公开信是向当当告别,不如说是李国庆二次创业的宣言。

李国庆的中场战事

当当网作为中国B2C电商企业上市第一股,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很久了。但在十年之前,当当网最辉煌的时候市值曾高达23亿美元,而2018年4月,当海航科技以75亿美元收购当当时,公告披露显示当当网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仅为3178.93万元。

距离海航宣布终止收购当当网已经接近半年,不少人曾为这场无果的接盘大戏遗憾喟叹。当人们都还在猜测没落的当当网将何去何从,谁会是当当的下一个“冤大头”时,先上演的却是李国庆的出走。

都说大海航行靠舵手,而企业掌舵手的性格往往会影响到企业的命运,李国庆于当当网就是这样的存在。虽然告别来得突然,但在很多人看来,李国庆出走当当网实属意料之中。甚至有人说李国庆身上的文青特质影响了他在商业上有更大成就的可能。商业作家吴晓波曾评价李国庆:“创业数十载,也依然磨灭不了李国庆身上的书生意气与理想主义。”

微博上的李国庆,豪气有胆识,大至国际政治、社会话题,小至营商环境、竞争对手,无一例外被纳入他的批判范畴,网友戏称他为“李大胆”。

1983年,李国庆以北京市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八十年代中期的大学生对文化的追求达到了极致,他们视文学如生命一般,他们读世界各种小说、写评论、针砭时弊,内心充满理想主义信仰,李国庆的文学理想或许就是在那个时代被无限放大,甚至一度影响了后来当当网的商业战略。

北大文青的商业迷途

1989年,满怀文学理想的李国庆从体制内辞职下海经商,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图书出版领域。十年之后,他和妻子俞渝创立了当当网,开启了中国B2C电商企业的辉煌二十年。

2004年,亚马逊布局中国市场,提出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当当网,彼时李国庆俞渝夫妻俩不愿出让公司控制权。李国庆在拒绝亚马逊的收购之后,曾公开表示当当不做到100亿美元市值绝不会退出。回头看,这个决定无何厚非,假设交易告成,当当可能会成为第二个卓越。

2010年12月,当当美股上市,那是当当网创办十九年里最为高光的时刻,当当网的市值曾一度达到了23亿美元。

2014年腾讯提出入股当当,要求占股33%,并将好乐买作为嫁妆,但李国庆没同意,只愿意给25%,也是因为李国庆俞渝不愿让出公司控制权。最终,腾讯转投京东,促成了今日所看到的互联网电商新格局。当竞争对手在疯狂寻求资本以扩大市场规模时,李国庆夫妇非常谨慎地守着江山,甚至谨慎到躲避资本。

2016年,市值仅剩5.3亿美元的当当网宣布私有化从纽交所退市,李国庆夫妇合计持股当当控股有限公司的93.17%,当当网又变成了那个名副其实的“夫妻店”。

然而,夫妻二人的苦心经营并没有扭转当当网的颓势。一组数据显示,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仅为当当的75%;而到2015年当当最后一次对外公布财报时,京东的营收已是当当的18倍。

不得不承认,李国庆在当当的业务布局上一直采用保守战术。当京东从3C图书品类拓展到全品类,不断引入新的投资机构时,当当网的主营收入依然来自图书,2016年当当纸质书年销售量5亿多册,电子书用户超过4000万,在图书市场上一骑绝尘。但图书品类电商的进入门槛并不高,面对竞争对手的价格战、刷交易额、买流量、讲故事的围攻下,混战当中,当当网被逐渐边缘化。

当当网也不是没有做过业务上的转型,但主营业务依然离不开图书出版。2015年,李国庆宣布当当网进军线下图书市场,在三年内全国开设1000家线下门店。然而,2016年当当网仅有两家实体书店开张,没有资本的加持,三年1000家门店的目标已然渺茫。

一年前,海航伸过来的橄榄枝总算让李国庆给当当找了个好归宿,按照当时的设想,李国庆夫妇会在一年交接期结束并离开当当。无奈这笔交易最终并没有成功,李国庆的处境瞬时又变得尴尬起来。

新的征程:区块链+内容产业

2月11日,李国庆曾发布过这样一条微博内容:“继续探讨在我投资的CRYSTO生态下我提出的书友会的商业模式。”果不其然,文学梦不死的李国庆,在55岁这年开启了他新的征程。

“用3到5年达到年用户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

他在公开信中称接下来的工作依然围绕图书展开,他将创办书友会,不同领域的专家分享自己擅长的知识,每个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在接收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想直接连接读者。利用区块链可追踪溯源的特点,从版权确权、打击盗版开始;然后不仅仅可以版权登记、确认保护,还能够变成一个To C的平台,连接用户,让用户在平台上能消费。这样不但追踪保护了版权,还能够真正让每个作者拿到自己的收益。”

在过去几年当中,区块链技术已经发展成熟,中国一些主流企业,像小米、百度、360、阿里巴巴、腾讯等都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创投公司和投资机构也都争相进入这个领域。关于区块链技术,李国庆在媒体采访中也表示了,他对区块链技术已经观察了有近两年的时间,于是投资了区块链平台CRYSTO,致力于做内容垂直。

区块链有一个特点是无法篡改,通过技术将作品的数字版权记录在区块链上,从而证明原创作者是第一位拥有这个版权的人,甲乙双方在签订法律合同时通过区块链及时记录在案,随时可以查询,并且具备法律效应。这无疑是对整个内容产业的创作者来说是个利好的消息。

反过来看,跳出当当也许是李国庆的优势所在,思考如何在新的技术环境下将文化消费做到更加普世化是他的新课题。在出版图书行业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李国庆对图书出版行业的滞后深有体会,区块链技术或将改造整个内容产业生态,放大作者价值。

在亿欧看来,目前区块链技术在供应链溯源上做得较为成熟,但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知识领域,模式相对来讲较为新颖。众所周知,区块链技术门槛并不高,在内容产业中喜马拉雅、逻辑思维等这些头部企业,一旦想要进入区块链行业,对于李国庆的书友会来讲势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55岁的李国庆是否真的能做到“知天命”,有待时间的验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