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慈文传媒易主国资企业,看影视公司实控人变更的利与弊

2019-02-22 11:19·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庞李洁 
   
慈文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与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章投资”)商谈股权转让及相关事宜。

又一家影视公司宣布易主!

2月19日,慈文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与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章投资”)商谈股权转让及相关事宜。交易完成后,华章投资将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获得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女士、叶碧云女士、马中骅先生所持15.05%的股份,成为慈文传媒的控股股东。

慈文传媒变更实控人成为影视公司易主的又一案例,此前,华录百纳、骅威文化、当代东方等公司也都在2018年进行了股权变更。综合来看,这些影视公司之所以易主,主要是因为公司巨亏的业绩不能及时补充现金流,频频爆仓的股价又加重了实控人的股权质押程度,进而造成日益严重的资金压力。

在易主之后,不仅公司巨大的亏损缺口需要填补,交易双方也必然需要一定时间磨合,尤其是没有影视基因的公司入主,需要更长时间了解影视市场。但同时,交易完成后,转让方的资金困境能够快速得到缓解,在影视公司整体估值趋低的当下,受让方此时进入市场能够获得更大的增值空间,而双方的优质资源重组也能在原有基础上碰撞出新的火花。

原实控人股权质押超92%

引入国资背景以缓解资金压力

今天一早,慈文传媒因变更实控人已开始停牌。从此次交易的双方来看,股权转让方是一手将慈文传媒带至巅峰的马中骏,而“接盘者”则是有着国资背景的华章投资,两者走在一起并非没有预兆。

马中骏最初是编剧出身,90年代开始从话剧转向影视剧制作,与张纪中合作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作品成为一代经典,并掀起了内地的“武侠潮”,至今未衰。

1999年,马中骏成立慈文传媒。2004年,慈文传媒开始介入网络文学,将《华胥引》《花千骨》《楚乔传》等优质IP揽入麾下,为之后的影视作品改编蓄力。

2014年,慈文传媒借壳乔欣股份上市,作为对赌,公司承诺在2015年至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2.8亿 和3.3 亿元,合计8.3亿元。同年,慈文传媒开始了网文IP的影视化改编,并制作出《暗黑者》进入网剧市场,豆瓣评分高达8.1分。之后,《花千骨》《楚乔传》相继面世,慈文传媒在业内的影响力不断攀升。

在爆款作品的带动下,慈文传媒的股价一路高走,最高时曾达到79.48元/股,市值高达370亿以上。慈文传媒的业绩也相当亮眼,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99亿、2.9亿、4.08亿,累计超出对赌业绩达1亿元以上。

然而,2018年并没有那么好过,对此,业绩骤降的表现最为直观。根据慈文传媒的公告,2018年慈文传媒预亏9.5亿至11亿元。相较上年同期产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一部当代题材大剧和一档大型综艺节目播出时间和播出方式调整,未能在报告期末完成成本结算,预计可在2019年确认收入。

此外,股市动荡更加剧烈,在整个影视行业集体陷入寒冬之下,慈文传媒也未能免于股价狂跌的命运。面对不断跌破平仓线的股价,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只能一次次补充质押股份以解燃眉之急。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马中骏与王玫6次补充质押。截至目前,马中骏质押股份占比92.19%,而王玫的质押股份已经达到了100%。

由此可见,作为慈文传媒实控人的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没有太多空间持续加码补充质押,但公司股价下跌的情况并未有所好转,尤其是进入2019年之后,慈文传媒股价最低跌至6.96元/股,目前市值仅为42.75亿,较2018年年初累计下跌74.6%。然而即便如此,岌岌可危的平仓线还会随时发出预警。

雪上加霜的是,马中骏的妻弟以及其另一位一致行动人王丁在未事先披露的情况下,开始了减持套现。两人以12.23元/股的均价,累计减持40.54万股,套现约500万。

在这样的发展困境下,慈文传媒急需引入新的资金支持。慈文传媒也向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坦言:“本次控股权转让是为了解决股权质押之困,让马总和公司的经营不再受这个压力的困扰,可以专心致志的抓公司的发展和经营。”

此次的受让方华章投资是一家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为主的大型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是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华章投资不仅具备相当的资金实力,还有着国资背景。慈文传媒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认为“在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形势下,这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应该说是一件正面的事情。”

“马总在公司依然保留10%的股权,依然是公司决策和经营的核心。慈文传媒仍然由马总及旗下团队进行正常的影视及相关业务运营。”慈文传媒在影视作品孵化中的优势依然强劲。这也是华章投资在寒冬之下选择入主慈文的一大原因。

传媒公司实控人换届潮开启

业绩亏损、股价爆仓成主因

慈文传媒的易主现象并非个例,在去年影视行业整体趋冷的大环境下,有不少影视公司都发布了实控人变更的公告。

2018年3月,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人变更,由之前的华录文化转变为美的少主的控股公司盈峰集团。

2018年7月,已停牌两个月的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王春芳(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法人)欲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同在7月,华闻传媒变更了工商登记,将控股股东变更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后被证监会关注而未果。

2018年10月,阅文集团宣布正式完成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

2018年11月,骅威文化公布股权受让协议,公司实控人由郭祥彬转变为杭州鼎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此外,还有一些公司,尽管实控人没有发生变化,但公司的人事动荡剧烈。例如,电广传媒在2018年初高层几乎尽数出走。中南文化亦是如此,2018年8月,中南文化经历了两次高管人员职位变动,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和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先后辞职,二者均为中南文化核心人物。

8月27日,中南文化公告称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总额高达14.11亿元,占最近一期审计净资产的32.47%。同日,深交所连发两份问询函,质疑公司是否“易主”。截至目前,中南文化虽未易主,但已在10月底更名为ST中南,退出主板交易市场。

综合这些公司的发展情况来看,它们几乎都存在业绩由盈转亏,股价频频爆仓的现象。

首先,在业绩表现方面,这几家公司的净利润都在2018年出现了大幅度的亏损,其中,亏损最为严重的华闻传媒业绩预亏额在38亿至48亿之间。华录百纳的业绩亏损预计也达到33亿以上,而在公司易主之前,华录百纳的业绩已经有明显的下滑,2017年的净利润为1.1亿,较上年同期骤降70%。

其次,在A股市场,这些公司的股价表现几乎与慈文传媒如出一辙,爆仓危机之下,以实控人为首的股东们不得不持续补充质押股份。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统计,这几家公司实控人的股权质押比例都达到了90%以上。

而且,在影视行业整体表现低迷的当下,整个传媒股大盘的股价都在下跌,几乎每一家上市传媒公司都在2018年面临过爆仓危机。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传媒公司易主的现象预计还将持续下去,传媒公司实控人的换届潮已然开始。正如慈文传媒所预言:“我们预期传媒行业内,相关类似的操作有可能在其他控股股东质押比较较高的公司也可能出现,特别是一些本身基本面不错的公司。”

缓解资金压力、逢低进入市场

影视公司易主并非无利可言

从华录百纳到慈文传媒,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走上了易主的道路。

一般而言,影视公司易主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公司面临着巨大的发展困境。而且,从上述公司巨大的亏损缺口也可看出,受让方需要先行填补巨额亏损,才能逐步实现利益收割。

另外,在易主之后,交易双方必然面临一个融合的过程。新旧势力在磨合中双方资源若不能良好地协同共振,便会滋生出新的发展问题。

例如,骅威文化变更后的实控人杭州鼎龙企业和当代东方的受让方山东高速投资等,它们本身没有太多影视行业的基因。但在当下的市场,人们对影视内容的品质需求日益走高,“门外汉”企图进入影视行业快速圈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新的控股方需要一段时间了解并融入影视市场,才能更好地做出决策。

然而,尽管有诸多弊端,但率先尝试走出困境的影视公司和新的控股方并非无利可言。

对于转让方来说,亏损的业绩和不断扩大的质押股份不断加重公司的资金压力,选择易主不失为一个快速走出资金困境的途径。无论是接盘华录百纳的盈峰集团还是控股慈文传媒的华章投资,它们都有着相对雄厚的资金实力。

而且,在当下,步入寒冬期之后,影视行业的热钱不再,资金困境整体加剧。但是,与此同时,寒冬期也是休整期,能够率先获得稳定资金来源的公司也提前消除了日后现金流断裂的压力,这对影视公司未来的发展意义重大。

另外,若原控股方的某些行为使公司品牌陷入不利地位,选择变更实控人也是弱化公司负面影响的一个途径。

对于受让方而言,在当下选择进入影视市场后期的获利空间相对更大。当前,受大环境影响,大多影视公司市值受损,不少公司市值已跌至百亿以下。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曾公开表示:“目前国内影视行业中,不少公司的估值是被低估的。”

慈文传媒对此也持相同的态度,并向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透露:“国有相关资金凭借其充沛的现金流优势正不断抄底优质传媒资产,释放积极信号。”影视公司的估值整体趋低也是资本逢低进入的好时机。若能提前锁定在业内已经积聚起相当实力的优质公司,那么在未来的发展也必将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对交易双方整体而言,实控人变更可以看作是一次大型的资产重组,双方优质资源的再组合也可能碰撞出新的火花。例如,慈文传媒引入的华章投资有着国资背景,对政策风向的把控相对更加精准,这在监管日益趋严的当下,能够减弱慈文传媒在投资中的政策风险。

另外,新丽传媒在被阅文集团收购之后,前者曾输出过《我的前半生》《余罪》等优质影视作品,而阅文集团则有着强大的IP储备资源,两者优势叠加,也是一个强强联合的过程。同时,新丽传媒也通过完善腾讯系的影视制作链条,连接起阅文和腾讯视频,进一步打通从IP孵化到影视制作再到播出渠道的产业生态。

整体来看,影视公司易主有利有弊,易主之后也不能对公司未来的发展盖棺定论。如何调控双方发挥各自优势,进而实现优质资源重组后的协同共振,向市场输送更多优质作品,才是受让双方实现1+1>2的关键。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