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点名蔡徐坤数据造假:饭圈“low”文化又破壁?

2019-02-25 15:47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小星星   
   
粉丝破坏了规矩,同时也建立了规矩。看不惯这一切的人本来想反击,奈何却遭到了“反噬”。何为饭圈文化,何为大众文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继吴亦凡粉丝将偶像送上北美音乐榜单后,蔡徐坤的粉丝又凭借着惊人的力量将偶像送上了央视。

昨日,央视新闻报道自媒体人为操作数据,直指某明星新歌微博转发次数过亿,以3.37亿人的微博用户比例来看,相当于每3人中就有1人转发了该条微博。但相信普通路人绝对不愿意“背锅”,连蔡徐坤何时发行新歌都不知道,更别提转发微博。

被央视点名的ikun(蔡徐坤粉丝)嗅到危机后紧急集合,在微博广场怒刷蔡徐坤公益行为试图为偶像正名。刷数据行为并不假,但蔡徐坤粉丝只是冰山一角。随着饭圈文化的扩散,抡博、打投、集资、应援等粉丝行为并不特属某一位艺人,甚至也不再是某一类艺人的专属。

饭圈文明

微博就艺人数据异常一事发布了公告,表示自2月3日起,微博转评数据显示上限为100万+,防止数据造假。

点开蔡徐坤微博,可以看到他每条微博的转发数量都是100万+,不仅如此,热转前7位也同样是100万+。 而据艾漫昨日发布的艺人活跃粉丝数榜单来看,蔡徐坤的活跃粉丝数量只有15.57万,明显可见数据的掺水成分。

但与吴亦凡粉丝以平台并未规定“一人不能多次注册账号”为由不承认刷榜是造假相同,蔡徐坤的粉丝也不承认抡博是造假,因为微博平台的转评数据从来都是计算条数,而并非人数。潜台词就是:我们有精力有金钱一人贡献10万次转发,碍着谁了?

但这同时也是粉丝在环境与市场的影响下,自发创立的一套规矩。

为了向路人卖安利,粉丝成立了个站,发布精修现场图;为了吸引金主爸爸的注意,让偶像的事业更上一层楼,粉丝成立了打投组,手动或利用软件大量刷数据;为了维护偶像的名誉,粉丝成立了反黑小组,用美言控评,用举报消除恶语。

粉丝一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圈层文明,并沉浸在这样的文化世界中。在她们眼中,规矩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改变的。

微博诞生之时还只是社交平台,用着用着,它就被用户开发了一项鉴定艺人商业价值的功能。

打投组成员每日都有任务在身,新作品官宣、上线的时候尤其忙碌。如果被群主发现混在组织里却不干活,随时都会被移除群聊。

据加入过蔡徐坤打投组的成员描述,抡博并非手动,他们会使一款名为“星援”的APP,此款APP可以绑定10个小号,设置抡博频率、抡博数量与转发语。

当然,这并不是蔡徐坤粉丝的小秘密,而是所有打投组织的隐藏功能。起初,粉丝因虚荣心作祟,希望偶像的微博数据好看一些。后来微博有了热评热转功能,粉丝希望路人能够看到正向的言论,于是奋起为偶像成就一番盛世。

久而久之,抡博就行了圈内规矩。不仅是流量艺人,连林俊杰、蔡依林、赵薇这类的作品型艺人,热转数据也是粉丝打造的天下,但数量并没有年轻流量那么夸张。没有人觉得这行为有什么不妥,只是在顺应环境而已。

机场本没有前线,走的明星多了,也就成了前线聚集地。

不久前,屈楚萧小号怒怼私生饭非法获取其身份信息,其实这在饭圈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几乎每一位合格的前线粉丝,手中都握有一份明星证件号名单。

航空APP可以用来订机票,可以用来值机,也可以用来查询艺人行程。虽然后来许多APP被停用或修复了这个bug,但粉丝还是有办法知晓爱豆行程并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群众有需求,市场有供应。贩卖艺人行程的职业随之兴起,单次行程信息8元起价。365行,行行出“状元”。

粉丝并非不知道这是不妥的行为,就像学生在考场中作弊,眼前有一条能够达成目的的捷径,为了个人利益,他们舍弃了所谓的规矩。这并不是罪不可赦的行为,做的多了,也就忘记了本质。

追星还是一种十分圈层的行为。粉丝将前线信息发布在贴吧、官网这类的同好聚集地,和外界形成次元壁。直到2012年EXO横空出世。

一位追随EXO七年的粉丝解释道,四子的初代粉丝大多从韩圈爬来,往上数三代都饭过SJ、东神,甚至H.O.T。有前线经验的粉丝立刻就为他们在微博上建立了粉丝站。四子的个站紫瀚凡星、吴亦凡的光芒首站都产出过神图,在当时非常有人气。

起初站姐拍图的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分享和安利。后来,粉丝站的存在开始和利益挂钩,就越发令人困扰。

因站姐不能及时参与偶像所有行程,于是就找认识的朋友帮忙拍图,随便发点红包。久而久之,拍摄市场价就形成了,大家也从中发现了新的商机。代拍事业的成立,对粉丝而言有利有弊,至少亲临现场的粉丝又多了一批抢位的敌人。

而过去粉丝接送机还只停留在关外,自“帝国”(TFboys粉丝群体)时代开启,机场廊桥图就逐渐流传开来。粉丝刷票退票进关追星,扰了明星,扰了路人,也扰了航空公司。使得民航局在去年发布了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整治乱现象。

阻我追星者,虽远必诛。

绝地反击

于是在粉丝不顾一切的为爱发电的同时,路人已经自动抱成一团反对“邪恶势力”。

9年前著名的“69圣战”中,数千名未拿到门票的Super Junior粉丝聚集在世博演艺中心抗议,现场混乱不堪甚至发生踩踏。新闻曝光后,愤怒的网友以“魔兽世界吧”为发源地,采取大规模爆吧行动,在天涯、猫扑等网站发起反对Super Junior及其粉丝的活动,甚至波及到其他大量韩星。

去年,虎扑直男强烈反感粉丝上门大量发表维护吴亦凡的言论,愤怒的向追星女孩发起进攻。与此同时,粉丝北美刷榜一事也遭到欧美粉丝的严重抗议,甚至让吴亦凡成为了全网群嘲的对象。

这一次,蔡徐坤被央视点名批评,再一次激起了群众的怒气,抨击粉丝的不端正行为。当然在声讨的队伍之中,还存在着不少幸灾乐祸的“竞品”,伪装成正义者说着风凉话。每一句都像是在说:看,你们被发现了吧。

大众对所谓的饭圈文化始终嗤之以鼻,无论是当局者,还是局外人。粉丝首先无法做到整体的自我认可,更别提让别人认可。

对饭圈文化发起反击的类似事件过去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粉丝个体或许是励志、有梦想、有才华的女孩子,但粉丝群体始终是不理智、不冷静的。每一份绵薄之力,集结到一起就成了洪荒之力。

“反噬”大众文化

洪荒之力不仅能破坏环境,也能改变环境。

半个月前,春节档收获票房近40亿的沈腾喜提站姐一枚。名为“三冘一腾”的微博账号模仿饭圈粉丝个站的操作模式,为沈腾产出一组精修图,转赞评数量瞬间跌破十万,不输任何流量爱豆。

与此同时,王思聪也关注了自己的粉丝个站“限定热狗”。《流浪地球》的主演兼投资人吴京也一夜之间冒出了三个粉丝站,成为了“流量吴京”。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去年在《我不是药神》上映期间,46岁的徐峥凭借一组机场图,成为了网友口中的山争哥哥、奶峥、我崽,超话排行迅速挤进前十,和一众流量小鲜肉并列。

曾经被群嘲“畸形”的饭圈文化搭上了娱乐东风,正飞速穿越大众与小圈层之间厚厚的认知屏障。而随着壁垒的打破,大众甚至明星对此文化的态度也从抵制到不自觉被同化。但为沈腾、王思聪成立个站的人,他们又有几分真心。

沈腾的一位资深影迷告诉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粉丝站出图的目的是为了吸引颜粉,但我们并不是偶像的颜粉。”一针见血。只要网友愿意,他们随时都能将国民艺人“转型”为全民流量,而这类艺人真正的粉丝,却不甘与其为伍。

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饭圈文化扩散的脚步。

证明网络文化正逐渐被饭圈文化同化。即便最开始,反对的人只是将它当做贬义词。Skr skr最开始只针对吴亦凡,不知不觉中已章口就莱。

在2016-2018年的流行网络用语中,官宣、C位、彩虹屁、打call、ky等词汇都来源于饭圈。但当这些梗被频繁使用后,他们还属于圈层词汇吗?

不久前,某微博发起讨论:“真有某个圈是岁月静好的吗?”数万条评论聊的热火朝天。霸王龙和三角龙的粉丝争论谁更厉害,熊猫的粉丝因竹子咸甜而引发争执,连张家界和九寨沟的粉丝也争论的喋喋不休。

每个圈层都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而糊地穿心、zqsg(真情实感)、白嫖、捆绑等在饭圈发扬光大的词汇,在文化圈、宠物圈、游戏圈,乃至广场舞圈都同样适用。

为什么饭圈文化这么容易走向大众,因为它有着绝对的共通性。

粉丝破坏了规矩,同时也建立了规矩。看不惯这一切的人本来想反击,奈何却遭到了“反噬”。何为饭圈文化,何为大众文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