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不吐不快:拿屁股对着用户,是创业者的硬伤

2019-03-01 17:00 · 投资界     
   
“创业者第一个毛病就是屁股对着用户,追逐马上赚快钱与马上上市,追逐的这些都是面向结果。但其实创业者本质上面应该先面向用户,用屁股对着用户很可怕的。”

暌违2018年,创业与投资市场迎来了新的变革,在一番风起云涌之后,创投圈掀起了一场大洗牌浪潮。新的一年,面对新形势、新趋势,创投行业将面临哪些挑战?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3月1-2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投资界百人论坛”在三亚举行,以下为现场报道。

普华资本董事长兼头头是道基金创始人曹国熊、同创伟业管理合伙人丁宝玉、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李竹、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兼A8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兼CEO刘晓松围绕《不吐不快:这一年,投资界大瓜了解一下》展开了一场精彩对话,本场对话由华盖资本创始人、董事长许小林主持。   

投资人不吐不快:拿屁股对着用户,是创业者的硬伤

许小林刚才许小林说了这是吃瓜环节,我们要给吃瓜群众爆猛料,我们第一个话题投资圈过去一年里面你们了解的行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比较震惊比较大的事件,对于行业的影响,以及对个人的影响?

曹国熊:去年实际上是一个跌宕起伏的一年,一个好消息去年其实在香港上市,新经济上市创了新高,我们自己投的也有十家上市了,但是不好的消息上了之后交投非常不活跃,现在直观结论是真正的科技创新的公司还是应该去美国上市,香港整个容量还不够,或者韭菜也不多。我们现在把希望寄托在科创板上面了,可能今年可能会好一些。

许小林其实大家很想知道的,比如说你把我们的这个著名的财经作家某一位姓吴的财经作家从写作带到投资圈,最近接受采访说他最近有一点痛苦,他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但是对于投资了解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这个背后痛苦有没有跟你讲过?

曹国熊:他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写东西还是写的很多,他其实很享受写东西,其实投资上面他没有花什么太多的精力。

有一家很厉害的独角兽公司,它是海外拆到国内来,准备战略新兴板,去年拆出去融一大轮,但是由于一个原来创始股东,去年整个经济形势遇到了自己的资金链困难,他在卖老股直接影响到它的融资,把融资时间拖长搞整整半年的时间,第二融资也下降了,现在还没有完整的融完。这种事情已经现在其实越来越多,今年可能会变量最多的一年。

丁宝玉:去年比较有意思,大家比较困惑迷盲,2018年对于美元基金来说是空前绝后的一年,2018年有四个大的公司在美国香港上市,像腾讯音乐、拼多多、美团、小米四个,大约五百亿美金的市值虽然后来跌下来,再加上新加坡创新板一批医药企业上市,我本来想说说空前绝后,结果大家非常迷盲。本来以后要把投资做好只要有专业,只要勤奋可以了,突然发现我们现在还要有阅历。

许小林竹总我知道你们的八卦很多,因为他们说天使是一个汇集八卦的地方,多一点瓜给我们。

李竹去年印象最深的还是二级市场千股爆仓,我也算比较少的创业者,周围一批中关村的企业家实际上有很多上市公司,去年实际上就是爆仓一千多家,大股东变掉五百多家,周围企业家有爆仓的,基本上第二、第三大股东换成了国有的基金了,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个去年一年影响最大的事情。

我自己原来做天使投资,然后持有A股上市公司四五家公司的股票,但是一直没有动,我上次说看好中国的未来,但是实际上损失很大。去年幸亏是有一个美团的IPO可以对冲一下,要不然这个就是很难过了,这个里面提醒我们一个重要的事情,我们现在做投资,尤其中国做投资,最大的变量其实还是政策,未来的影响在这里,现在看到所有去年暴利行业受到影响,对于我们投资行业VC、PE的影响非常大的,比如说药厂,药厂去年也是一堆的跌停板,国家招标的方式变了。

另外还有棋牌游戏,原来也是暴利现在跑国外去了,原来私人办教育,尤其K12幼儿园还有影视娱乐圈一查,查了之后去年基本上不干活了,我认识的一些这个影视圈的人,他们去年基本上一年收入全部用来补税了,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整个的趋势政策所有的暴利的山头都会被削平,我们现在投资人也避免踩这些雷区里面去。

许小林2018年大家知道中国消灭了最多上市公司老板,股市二级市场基金排名最好的不赚钱,亏损20%可以排在前十名也是比较痛苦的一年,刚才说了政策风险是这个行业最大的风险,刘晓松兄我觉得你娱乐一点。

刘晓松:这个题目其实挺难搞成娱乐的,比起来爆仓的事,爆仓的这个事写一百部电影不少,以后变成娱乐的这个故事了,背后的瓜是什么呢?我想本质上面还是企业家的信心问题。    

做基金的本质还是企业好才可以,这个地方要就业,就业靠企业,企业靠新兴企业,所以我看现在的这个瓜在这里摆着。

第一轮的钱对于企业来说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这个钱要是看财务回报,看各种财务数据它没有,所以就在这么困难的时候深圳的政策我觉得很厉害,见到各地政府希望多干这个事,这样融资方便了。

第二,银行资管新规很愚蠢的事。本来银行不应该冒个风险,你逼着银行一定把钱给实体经济,银行凭什么给实体经济,新兴实体公司你投不进去只能买股票,银行怎么可能投没有办法投,要求银行把这个钱给实体经济就是一个空话。

许小林今年年初银行资管新规放松,这是我听到最新的消息。

刘晓松:我也是基本上跟政府银行打交道,我看财政部发改委一批官员非常清晰的,脑袋很清晰,他们也就觉得只有给基金才是最好的途径,把钱给了实体经济,因为基金都是用脚投票的,他们是用基本上无限责任来干这个事。

许小林腾讯的天使投资人,大家知道2018年投资圈过的很苦逼,但是腾讯在我们的苦逼投资人身上洒盐,公布了2018过去以来的投资业绩,投资业绩非常亮眼,这个背后两百多家马化腾参与最后的决策了吗?

刘晓松:腾讯基本上跟团队打交道,一个投资团队一个业务团队,有些听业务的意见,有些听财务投资部门的意见,所以这些项目大部分马化腾应该不会参与,但是业务团队跟投资团队有很大的参与性,这个跟杭州的马先生差别很大。

许小林我们下一个话题说一下,每天都在跟创业者打交道,我们有没有遇到过很奇葩的创业者?

李竹:创业者压力很大的,我们特别理解他,但是吃过不少亏。我们有一个项目,就是B轮融资的时候,正好要签字了,这个时候需要夫人签字(现在很多投资人要求实际控制人的夫人也要签字的),结果才知道这两个人闹离婚,后来实际上我去当了一个妇联主任一样去找他老婆谈心,好不容易劝两个人别离婚签字,最后还是离婚了。 

因为这个事之后,我还是想劝投资人,一旦成家在外面不要乱搞,外面泡妞我们现在不敢投了,风险太大,最后不知道股权是谁的,这个是我们碰到的一个事情。

第二,我们碰到一些创业者,他去跟你聊的时候说我这个是最好的,没有人可能超过我了,这种项目我们也投过,然后发现这个项目,其实这个创始人非常优秀确实很优秀很牛逼,但是最后效果不好。

后来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我发现一些很优秀的创业者,自认为已经做的很牛逼了,早期阶段有这个想法的创业者真不能投,投资人一定要看创业者对自己的认知情况,这类创业者很可能碰到了一个障碍之后就没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了。

许小林曹总我知道你一直推新工匠,新手艺人的创业,对于这一类的创业人,这些手艺人企业如何做大,创业者有什么不好的习惯?

曹国熊:还是人的上面分析,跟他从事行业没有什么关系,我碰到很多我也非常乐意跟创业者碰,我总结出来三类创业者,我总结出来三类创业者不能投资,第一,诚信出现问题不行;第二,这个创业的决心没有那么坚定,某种意义上他们是被旁边的人稍微刺激一下才创业的;第三种是总用老经验来解决新问题的创业者,结果总掉大坑里面,最终万劫不复。

许小林诚信坚持确实很多创业成功的共性,丁总能不能讲一下创业者究竟什么不好的东西你肯定的?

丁宝玉:特别是早期企业,我特别喜欢问创始人一个问题,碰到大事的时候能不能睡着觉,如果经常睡不着觉,如何扛过困难,只有领头人扛住困难才能带领大家乐观的心态把公司做好,就是如何把事放下,作为领军人非常重要的,否则可能只是一个小的企业家,很难做成一个大的事业,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

再一个就是执着,执着也是一个创业团队非常关键的地方,不仅要执着还应该有梦想,如果三者具备了,如果这个行业里面有一个长思想的思考跟积累,我相信投资的概率非常大的。

我们投资华大的时候分歧很大,因为华大其中有一块不符合我们选择的标准,最终我们还是选择投资了,投资这件事情很模糊的,怎么样具体的定每个人不同的风格,最终通向罗马或者希腊。

许小林老倪(倪正东)睡着睡不着比较好判断,因为他睡不着的时候会发朋友圈,刘晓松你有什么瓜可以披露一下。

刘晓松:创业者第一个毛病就是屁股对着用户,很多创业者一开始就说我有多少资源,我可以跟什么大品牌在一起,追逐马上赚快钱与马上上市,追逐的这些都是面向结果。但其实创业者本质上面应该先面向用户,用屁股对着用户很可怕的。

我现在花很多精力跟我们的被投企业做了一对一的辅导,或者我们小范围的私董会的形式,但还是会犯很多的常识性错误。

我想起像腾讯这样的公司很晚才开始跟政府有关系的,包括现在开始做2B的生意才知道花很多经历跟政府打交道,其实一直以来腾讯包括阿里非常面向用户的,阿里的这个文化第一条就是用户第一,这个是顶在所有人脑子上面的一个宗旨,所以这个上面创业者如果没有这个概念很麻烦的。

第二点就是屁股对着员工,屁股对着员工可能老板开始在A轮弄了之后开始布局战略了

,我经常跟被投企业的人说,大家都说培养一个骨干,然后或者说公司缺骨干要培养骨干,其实培养骨干比较容易难的是发现骨干。

你怎么样发现骨干,你这个屁股对着员工永远不可能发现骨干,好的这个创业者或者好的老板,一定是要不然面向用户要不然面向员工的,发现骨干比培养骨干要难,一旦发现再去培养其实还是比较清晰,怎么样培养你关注它了。

许小林最后一点时间,我们大家聊一聊过往的投资生涯里面,尤其最近这些年,就是哪些事情或者说过去2018哪些事件超出了你的预期,或者超出了你的现象?

倪正东讲去年清科排名讲了,今年是他18年以来觉得最难排名的一次,50名以后不知道怎么样排,很多机构没有募集没有投资没有退出不好排大家先后顺序,这个可能过去这么多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个过往什么事超出你的预期跟想象。

曹国熊:一个方面可能募资遇到困难,另外的一个方面去年很多的投资机构也募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基金,比如说美金基金,美金基金里面投中国的比例去年创了一个新高,我还是觉得这几年最大的,原因我认为是一级市场的上下空间变大了,因为大基金存在可以延缓上市。

我们也跌了很多我们中国国内的一些市场的坑,比如说新三板的虎头蛇尾。我们对科创板充满信心的,这个毕竟是顶层设计的。

丁宝玉:我觉得让我震惊的还是募资,高瓴资本募了106亿美金确实让人感到震惊,震惊的同时整个行业虽然说大家说四难:融资难、投资难、退出难、管理难。实际上这么多的资金砸向市场,砸出一片混乱,混乱带来大家的迷盲,所以我想送给大家两首歌名表达我的心态,第一《你知道我的迷盲》,第二是《我的未来不是梦》。

李竹:我觉得现在应该说环境的反弹超出了预期,最近出台了非常多的政策,这个政策远远超出了预期。我们现在还在金融危机当中,你要看看全世界其他国家货币贬值的情况,我是12月份到了美国去呆了一个多月,美国给的政策很好,它原来国外公司赚钱往回回收30%,后来川普一个政策去年回来15%,今年钱回来税率是零,其实全世界已经被美国在隔韭菜了。我一直觉得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还没有到来,最坏的时候还没有来,可能五年之内大家还是要有一个警惕,中国自己中国能不能做好自己改革开放,只要这个政策对路我觉得大家都有饭吃。

去年大家感到缺钱,其实只是大家谨慎不敢出手而已。其实,去年一级市场新增资金至少一万亿,二级市场新募集的资金一千亿,所以现在一级市场比二级市场钱多。大家不要指望二级市场套现,现在一级市场可以套现我们面临形势还是非常严峻的

有两个事在座各位肯定关注到的,第一个就是现在我们的所有这些在市场上投资的钱,一大半都是国有,我感觉60%跟国有有关系。第二,战略者占的比例越来越高,所以管理VC的,我们的玩家口袋里面筹码够不够,技巧怎么样了,这个对于我们影响非常大的,我是觉得要有敬畏之心,我们还是做早期不管谁来我们可以卖。

许小林刘晓松最后总结一下过去一年超出预判的事件。

刘晓松:第一,虽然很难预判但是还得预判,每家公司都得有一个预算,这是一个当然我们也得有预判。第二,做好基本功,然后坚持自己的原则,我们的投资原则是我们还是坚信价值投资,注重一万小时行研,不然我们坚决不投,这个是对自己的约束。

投的项目哪些起来不知道,但是这些项目加一起几个可以起来这个需要相当大的确定性,这个我们给自己的约束,另外加大多花时间辅导被投企业,让被投企业发展好,这个是我们的硬道理。

许小林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