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天才张亚勤的百度流浪之旅

2019-03-16 11:14 ·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相欣   
   
先后经历了陆奇时代和马东敏的回归,张亚勤一直是百度的重要人物,但又非最关键的那个。从移动互联网到人工智能,百度业务重心和组织架构数次大调整,张亚勤也辗转负责公关、国际化、智能云等多项事务。

从2014年到2019,张亚勤身为总裁跟随百度度过了多次转型和艰难时刻,却在百度即将步入正轨的时候,意外选择了退休离开。

先后经历了陆奇时代和马东敏的回归,张亚勤一直是百度的重要人物,但又非最关键的那个。从移动互联网到人工智能,百度业务重心和组织架构数次大调整,张亚勤也辗转负责公关、国际化、智能云等多项事务。

更多时候,张亚勤在百度内外夹缝中扮演着发言人和护航者的角色。

人才辈出的互联网行业里,张亚勤绝对算得上金字塔尖上的那个。

12岁成为当年中国最年轻的大学生,23岁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31岁成为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34岁执掌微软亚洲研究院,38岁成为微软全球副总裁,54岁任百度总裁负责多项核心业务。

作为一名科学家,张亚勤拥有60多项专利,并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和专著;作为一名企业管理者,张亚勤在相继任职微软和百度时,分别帮助两家公司在关键时期做出了变革。

就在昨天,百度宣布张亚勤将于6个月后退休,不再担任百度总裁的职务。

张亚勤随后在微信朋友圈对自己的变动作出回应,“现在的百度,从团队到业务都在最好的势头上。……百度正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刻,AI业务进入了发展黄金期。”

毋庸置疑,张亚勤过去在百度任职的5年,也是百度转型的关键节点。

李彦宏在内部信里表示:“在他的带领下,百度在智能云和AI to B业务的整合及商业化加速、Apollo生态的建设及产业合作、基础技术体系的夯实与建设、芯片和量子计算等前瞻技术的布局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同时,在吸引和锻炼人才方面,张亚勤也做出了重要贡献,为公司留下了丰厚的人才储备。”

在百度之后,张亚勤说要开启人生的3.0,将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教学、科研、中美澳学术交流,联合国慈善项目,以及与家人更多的陪伴。

少年神童

1966年,张亚勤出生于山西太原的一个教师家庭,幼年时就表现出惊人的记忆天赋。

1977年,十二岁的张亚勤跳级到初三。一年后,13岁的宁铂考上中国科技大学1978级少年班的故事被登上了《光明日报》,成为那个时代的“第一神童”。

看完宁铂的故事,少年张亚勤激动了整整一天,一晚上没能睡着觉。那时,小小年纪的张亚勤已经显现出异于同龄人的思考,“我要上大学,我要考中国科技大学”。

考入中科大的过程,也显现出少年张亚勤对某项决策执行的执着信念。

按照当时的规定,只有应届生才能参加高考。身为中学老师的母亲找到学校校长,想让他直接上高二——这是唯一能让他符合高考条件的办法。校长说:“亚勤很聪明,我也很乐意帮忙,但是他必须先考上高二的尖子班,那个班上师资力量强,才有上大学的机会。”

短短一个月内,张亚勤以惊人的学习速度完成了高中两年课程,并考入高二尖子班,拿到了高考的准入证。

在首次高考与中科大失之交臂后,中科大首创少年班为他提供了另一个渠道,这是一个独立于高考之外的招生考试。随后,张亚勤终于成为那届中科大少年班年纪最小的一个,同时也是那届学生中唯一一个数学满分获得者。

当时,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太原。多年过去,当外界谈起张亚勤时总会想起这个天才少年的成长故事。

校方提起知名校友也必有张亚勤,当时作为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长,张亚勤被视为中科大教育成功的标杆人物。少年班学院的二楼陈列着当年的照片,除了合影,张亚勤的名字作为校友代表,非常醒目。

此后,张亚勤一直在为自己的科学理想奋斗着。

23岁时,张亚勤在美国拿到了博士学位, 31岁成为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最年轻的院士,并成为这个协会成立100年以来获得这一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

那时的张亚勤,已经拥有60项美国专利,担任全球20所大学的客座或名誉教授。

张亚勤后来曾回忆,在中科大的八年学习生涯收获了很多:第一点是开拓了眼界,学了很多的东西;第二点是增强了自信;第三点是培养了一种理想主义的色彩,希望为科学和理想献身。

他始终认为,中科大少年班的教育方式让他在包容的同时保持着棱角和激情,这有一种理想主义色彩。同时,他也希望“生活有一点不确定性,有一点挑战,这样才有乐趣。” 

从科学家到企业管理者

在科研界闯出一片天地后,张亚勤没有就此止步。后来在微软、百度的从业经历让他成功历炼成为企业管理者。

不同于今日,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计算机无论是产业还是学术,在全球的影响力十分有限,对于IT厂商而言,这里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新型市场。

彼时,跨国企业纷纷入场,微软便是其中之一。1992年,微软在中关村设立了办公室,负责的主要任务是以市场、销售和售后技术支持为主;3年后,微软中国技术中心成立,从微软输入法的本地化逐渐扩展到Windows和Office本地化。

直到1997年底,比尔盖茨在刚刚完成的亚洲之行航班上,决定投资8000万美元在中国成立微软研究院,李开复任院长,张亚勤任副院长兼首席科学家。随后,张亚勤开始独立执掌微软中国研究院。

对于张亚勤来说,在加入微软的前五年更像是在完成一个科学家的工作,把全部精力放在技术研发上。而在随后的10年里,张亚勤的角色变得多重化,他不再仅仅是一位科研者和科学家,企业管理者成为他的新身份。

随后的10年,张亚勤帮助微软组建了新的研发组织;回国后成立了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构建一个涵盖基础研究、技术孵化、产品开发和产业合作立足本地的完整研发体系;主导投资建设了中关村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部大楼和上海紫竹园区。

除了组织架构之外,更重要的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张亚勤从2010年起在微软内部启动了云计算,并一直积极呼吁中国建立自己的云计算大数据发展战略。

直到后来加入百度时,张亚勤也在不遗余力的推行云计算即大势所趋的理念。

在微软的这16年,张亚勤像是一块磁石,持续吸纳了本地和海外的行业精英,培养了一批批人才,微软在北京中关村的研发团队俨然成为中国IT产业的黄埔军校。包括沈向洋、张宏江、林斌、张益肇、李世鹏等人全都汇集于此。

2014年9月8日,张亚勤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结束了这一段对他意义重大的人生旅程。

“我用了16年的时间,完成了加入微软时对公司的承诺,现在是听从心声、听从新的‘使命召唤’的时候。”张亚勤在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夹缝中的护航者

2014年9月3日,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张亚勤出现在现场,并和李彦宏等百度高管坐在一起,引起外界猜测。7天后,百度对外宣布,张亚勤加盟百度担任总裁。

彼时,百度在中国互联网仍是头部公司,但企业也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移动互联网大潮来袭,人工智能时代来临,创业新秀层出不穷,百度需要找到在搜索以外的长板增加壁垒。

张亚勤加入后,也卷入到百度的持续转型中。

张亚勤之于百度的意义,从百度过往频繁几次的架构调整权限变化中可以看出端倪。

2015年2月,百度业务经历了一次大幅调整,当时的业务群组和事业部整合为三大事业群组:移动服务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搜索业务群组。

由张亚勤负责的新兴业务群组担任着百度“开疆辟土”的任务,该群组由新业务群组、用户消费业务群组和国际化事业部合并而来。

2015年底,百度进行了又一次架构调整,这次调整中,除了新增金融事业群和成立百度搜索公司外,百度大市场、公关及政府关系团队向张亚勤汇报。

同时,李彦宏还表示将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互联网金融、无人车、人工智能等创新业务上。

对于当时的百度来说,人工智能和无人车还是投入阶段,是百度重要的“新大陆”。

2016年9月,继在同年4月成立百度搜索公司后,百度迎来了那一年的第二次调整。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统领人工智能研究团队,王劲统领自动驾驶事业部,专注于无人车技术的发展。

随着张亚勤将公关市场业务转手王路,构成百度互联网业务以及未来百度大脑业务基础设施的多个部门,都转向张亚勤汇报。

2017年1月,在经历了魏则西事件和血友病贴吧事件后,百度迎来了“救火队长”陆奇。百度各业务群组和负责人都要向陆奇汇报,百度正式进入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具体业务和日常运营的阶段。

至此,各体系业务负责人除了陆奇与张亚勤,全都是来自传统业务的百度老将:副总裁王海峰、高级副总裁朱光、高级副总裁向海龙。

在百度的这段时间,陆奇为百度确立了“主航道”和“护城河”转型策略,主航道(Feed流和AI)代表百度的未来;而后者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是百度的现在。

2018年5月,陆奇离职,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人重新向李彦宏汇报。

2018年12月,在全面to B的背景下,百度再次进行了技术体系架构大整合,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同时承载人工智能 to B 业务和云业务,由尹世明负责,向张亚勤汇报。张亚勤继续负责新兴业务群组和智能驾驶业务群组。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张亚勤在百度任职的近五年时间,负责了多个业务群组,包括技术体系、自动驾驶、云计算、5G、量子计算、芯片,还包括百度国际化发展、金融和教育业务的探索。

当然,要打破百度各部门之间的隔离推进新兴业务,张亚勤也面临不小的阻力。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士对腾讯《深网》表示,张亚勤在过去几年对百度的贡献,主要体现在2017年左右百度在转折期的关键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张亚勤为百度提出了“ABC”概念,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和Cloud Computing(云计算)三位一体,孤立的都没有价值,只有三位一体才能实现真正的AI。他认为,未来五年,这三大业务领域都有可能诞生超过百亿规模的新业务。

在去年举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张亚勤在接受腾讯《深网》专访时曾明确阐述过他对“云”的理解:“云已经到了新的阶段”。

张亚勤说,云的1.0时代,云是基础技术,是一种路网设施,是把计算、存储、网络变得像水电煤一样,变成一种服务;2.0时代,更重要的是云之上的,数字的服务,人工智能的能力,百度ABC智能云是人工智能到企业的载体。

张亚勤所主推的云业务在百度最近一次财报上首次得到了披露:2018年第四季度,百度云营收达到11亿元。

在人才引进上,张亚勤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张亚勤与李彦宏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人才,尤其是培养年轻人。

“很多年轻人可能对产品的体验比我们更清楚,60后坐在办公室做产品的决定其实是很困难的。所以对我来讲,我们要清楚这些局限,让一线的本身使用产品的人来做这些决定。”

如今百度在战略和业务上趋于稳定,张亚勤也选择了离开,“当我对某项工作驾轻就熟的时候,就意味着这段工作生涯即将要划上句号,我会主动寻找另一个能够让我兴奋的工作。我是个不停追逐下一个‘兴奋点’的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