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风骤起,减持潮又至

2019-03-19 08:23 · 微信公众号:棱镜  李超   
   
2019年3月份前18天,共计331家上市公司公告完成重要股东减持,参考减持金额总共194亿元。相比2018年整个3月份,减持公司数增加90家,减持总金额多出46亿元。

近一个多月,A股减持风云再起。

2019年3月份前18天,共计331家上市公司公告完成重要股东减持,参考减持金额总共194亿元。相比2018年整个3月份,减持公司数增加90家,减持总金额多出46亿元。

更大规模的减持潮正在路上。

截至2019年3月18日,A股在不到一个季度的时间内,共有254起重要股东拟减持公告发出,接近半数发生在最近一个月内,拟进行清仓式减持者多达27起。

减持潮又至,源于牛市起。

2019年2月1日开始,上证指数(000001)最高涨幅达到20%,创业板指数(399006)最高涨幅更是高达44%,大批公司在股价暴涨后宣布减持计划。

在这些目不暇接的减持中,有的为了资金需求,有的为了偿还债务,有的为了改善个人生活质量,更有股东在质押爆仓股份被法院冻结后,股价却遭暴力拉升,因此希望通过减持起死回生。

而大批散户,还在议论着3月13和3月14两个交易日的A股大跌,究竟是行情的戛然而止,还是短暂的技术性回调。

熊牛甫一切换,不少大股东已经套现离场。

从质押爆仓到减持清仓

猪肉企业新五丰(600975.SH)是2019年一季度这轮减持潮中的“明星”。

该公司3月11日晚间公告表示,公司二股东湖南高新创投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高新”)以“经营发展需要”为由,拟进行清仓减持。

湖南高新持有新五丰1.04亿股,持股比例15.96%,按照当天8.53元/股的收盘价计算,对应减持金额达到9亿元。

2015年,新五丰以推进生猪屠宰、冷链物流、 生猪交易市场和“公司+适当规模小农产”等项目需引入战略投资者为由,抛出一份总额5.22亿元的定增方案。

在这项方案中,湖南高新一次性获得新五丰15.96%的股权,交易对价3亿元,锁定期36个月。

三年多时间过去,湖南高新就以“大玩家”姿势,通过一级市场定增和二级市场减持的两步走,希望净赚6亿元走人,但未能如愿。

早在2015年4月,湖南高新刚刚参与完定增,持有的新五丰股份尚处锁定期,但已经开始通过满仓质押的方式进行套现。

此种买入股份再质押套现的高杠杆玩法,当年颇为流行,赵薇收购万家文化闹剧即是此类。

2017年底,因质押回购和借款纠纷,湖南高新被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起诉。最新数据显示,湖南高新持有的1.04亿股新五丰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其中8136万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

除却新五丰股权质押纠纷,湖南高新还以被告身份,卷入多起经济纠纷。

企查查信息显示,湖南高新涉及与北京银行长沙分行的纠纷判决共3起,涉及民间借贷纠纷民事裁定两起,涉及合伙投资案判决1起,涉及股权冻结9起。

而且,新五丰自身业绩并不稳定,二股东湖南高新想甩手走人,自然引起舆论哗然。

2015年和2016年,由于猪肉价格上涨,新五丰净利润同比增长176%和432%。然而2017年猪肉价格波动,新五丰净利润同比下降82%。在最新的业绩预告中,新五丰2018年预计净利润亏损3000万元至5000万元,同比下降200%。

如此窘境之下,湖南高新的清仓减持计划在公告后第二天即做出调整。

新五丰在3月12日晚公告表示,湖南高新出于审慎态度考虑,将本次减持计划进一步明确为:自减持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数量不超过1305万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数量不超过2611万股,合计减持数量不超过3916万股。

如是以来,湖南高新拟减持股份由100%清仓变更为不超过现有持股总数的38%。

减持理由之“改善生活质量”

清仓式减持计划,近期并不鲜见。

腾讯《棱镜》2018年底时统计发现,2018年A股共有121起重要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清仓减持,涉及上市公司75家,仅11月份就有24起。

经历一段时间的沉寂,春节过后,A股减持潮再起,清仓减持者众。

根据wind数据,截至3月18日,A股在不到一个季度的时间里,共有254起重要股东拟进行减持的公告发出,其中有135起即超过半数发生在近一个月之内(2月19日至3月18日)。

3月12日收盘后,包括吉比特(603444.SH)、万润股份(002643.SZ)、华阳集团(002906.SZ)在内的15家公司发布重要股东拟减持公告,为单日之最。

包括辅仁药业(600781.SH)、绝味食品(603517.SH)、日盈电子(603286.SH)等公司在内的27起重要股东拟进行清仓减持计划,拟超过半仓减持的计划共72起。

2月至今有10起重要股东拟清仓减持计划(来源:wind)

根据证监会的行业划分,清仓减持最频繁的是汽车制造业,除日盈电子外,保隆科技(603197.SZ)和西菱动力(300733.SZ)三家一共发动5笔拟清仓减持计划。

在全部拟减持公告中,计算机通讯和电子设备制造行业共有28起拟减持公告,名列第一,软件IT、机械制造和化学原料制造均有超过20起减持公告。

在上述减持公告之中,57起为自然人股东发起,减持理由五花八门,包括个人资金需求、偿还债务、偿还股权质押、归还借款、鉴于对资本市场认识等等。

减持理由中还有两起是为“改善个人生活质量”,由利安隆(300596.SZ)第三和第五大股东天津聚鑫隆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和山南圣金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提出,对应拟减持股份的市值约1.2亿元和9000万元,而利安隆2017年初才登陆A股,上市刚满两年。

除去拟减持计划,根据wind系统数据显示,2019年初至3月18日不到一个季度时间内,A股共有717家公司完成股东减持计划,2017年和2018年全年才只有985家和1199家。

立讯精密(002475.SZ)和信维通信(300136.SZ)暂列2019年减持金额“冠亚军”,两家上市公司股东通过二级市场总共减持金额分别为17.3亿元和14.7亿元,年初以来减持金额过亿的上市公司多达95家。

2019年初至今公告完成减持市值前10公司(来源:wind)

减持总金额方面,以公告日为准,2019年初至3月18日,A股公告完成减持的参考总市值达到419亿,而2018年前三季度总减持额才有477亿元。

进入三月之后,减持总金额急剧增加。3月份的前18天内,共有331家公司公告完成重要股东减持,参考减持金额总共达到194亿元,占2019年至今(3月18日)公告完成减值市值的46%,而去年整个三月,涉及减持的公司才241家,总减持金额也只有148亿元。

可以说,2019年的减持潮,比2018年来得更加凶猛。

大股东们“终于脱离苦海

2019年2月以来,A股经历了一轮久违的暴力上涨,上证指数最高涨幅20%,创业板指数最高涨幅更是高达44%。

这轮减持潮与暴涨潮,相得益彰。

以公告日为准,2019年2月1日至3月18日,在发布重要股东拟减持公告的计划中,有168起发布于股价暴涨期间,占比66%;而在2019年27起清仓减持计划中,有10起来自暴涨期间,占比37%。

以扎堆减持的3月12日为例,当天收盘时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分别达到3060.31点和1773.43点,均为近期峰值区域,创业板更是创下近期最高点。

盘后,15家公司发布拟减持公告,这些公司从2月1日至3月12日收盘,涨幅几乎全部超过30%,其中奥马电器(002668.SZ)和光一科技(300356.SZ)区间涨幅甚至达到129%和106%,汇纳科技(300609.SZ)和达实智能(002421.SZ)区间涨幅分别达到64%和58%。

前文提到的新五丰,股价由2月1日的4.03元/股上涨到最高10.53元/股,涨幅高达161%。

近两年新五丰周K线图(来源:腾讯自选股)

值得注意的是,拟清仓减持的新五丰股东湖南高新,因爆仓而被冻结的股份,质押时的参考价在8至9元/股左右,此轮暴涨前,新五丰较质押时股价腰斩,本轮暴涨后,其3月18日最新收盘价瞬间回到了9.89元/股,也就是说,如果湖南高新能够趁着这轮行情及时减持,完全能够获得足够资金脱离苦海,从爆仓的绝境中起死回生。

“乘风而行”的还有网宿科技(300017.SZ)。

这只4年股价暴涨20倍的大牛股,从2013年的1元/股,至2016年一度涨至最高25元/股。2017年,网宿科技此前50%以上的业绩增速开始转为负增长,本轮暴涨前,股价跌至7.4元/股。

2019年2月1日之后的21个交易日,网宿科技股价回春,涨幅达到134%。控股股东陈宝珍也在3月11日收盘抛出一份1.46亿股(占其全部持股的37%)的减持计划,折算当天收盘市值接近23亿元,约占网宿科技总市值的6%。

与此同时,网宿科技董事和高管同时宣布减持,减持原因均系“个人资金需求”。

一个半月的“疯牛”过后,A股在3月13和3月14两个交易日大跌,3月18日又再度暴涨。就在散户们还是讨论,这究竟是行情的戛然而止,还是短暂的技术性回调时,大股东们翩然离场……

熊牛切换之间,这副A股浮世绘尚未完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