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贪污,而且连续6年巨亏,她还有未来吗?

2019-03-22 08:01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是我   
   
事实上,味千拉面营收同比增速已经出现“六连跌”。尽管2018年终于扭亏为盈,但味千中国股价已遭腰斩,市值从超过100亿港元缩水至24.56亿港元。

她做过财务、外贸,一路折腾,总想找到一个不赊账、赚快钱的行业。偶然一次异国吃面,一脚踏进餐饮业。短短12年间,她用一辆手推车把一碗拉面卖成100亿的规模。然而,高潮之后却遭遇接二连三的造假、内部贪腐,连续亏损。她就是潘慰,味千中国的创始人。

1969年,潘慰出生于山西太原。小姑娘从小非常懂事,5岁不到就帮妈妈洗碗、洗衣服。一条打补丁的蓝裤子一穿就是8年,直到最后蓝裤子补成了花裤子。

由于穿得朴素,在学校潘慰是丑小鸭,“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没有发小一起玩。不过,潘慰却并不在乎,她经常扎进爸爸的书房里,一个下午都不挪窝。

1987年,就读高二的潘慰跟随父母来到香港,一家人挤在不足30平米的“鸽子笼”里。

1988年,考大学前夕的一天深夜,潘慰迷迷糊糊听见妈妈叹气“孩子要考上了大学,几万块学费可怎么办?”爸爸很乐观,“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上学,再说卖一次血就能得好几百块。”

那天晚上潘慰躲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就跪在爸爸面前“打死也不上大学了,我自己学!”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后来,潘慰找到一家旧书市场,找到几本《会计基础》、《市场营销》等英文旧书。要说还是好人多,看着潘慰从小口袋里费劲巴拉掏出一把几分、几分的毛票,小老板手一挥“妹子,好好学,就当大哥做公益了。”

书是淘到了,可是,几乎零基础的潘慰要看懂那些晦涩的管理理论,谈何容易,第一关的语言就过不去。不过,潘慰没有灰心,每天雷打不动的就是看半个小时电视新闻。仅仅半年后,她就能大概看懂书中的意思了。

不过,光在家啃书本,潘慰心里过意不去,她就去了人才市场“找个工作减轻妈妈负担”。“会记账吗?”“会”,“会出报表吗?”“会!”人力资源问什么,潘慰都是满口答应“为了早日赚钱,豁出去了。”

一个星期后,潘慰就进了一家食品贸易行做财务。可她哪里会记账?没有办法,潘慰就自创符号“记下账目往来”,确保每次汇报能对答如流。一到家里,她就翻书恶补,搞到后半夜也要把账目一条条理清楚。

要说潘慰真是聪明,三个月后竟然就能独立做财务报表了。

但是老板很黑心,不断给潘慰加任务,最多的时候一个人要兼5个岗位,工资却一分钱不给涨。

1990年夏天,老板派她和一个销售去内地收购玉米“要确保玉米质量”。

随同的销售就是做做样子,但是潘慰死心眼,到了佛山一个村子,全村50多户人家,她真就一家一家吃生玉米“比较产品质量”,结果当晚就拉稀,最后是含着消食片确定购买数量和价格。

不算账不知道,一算账吓一跳。“老玉米每斤0.5元收购进来,简单加工包装后出售,价格就到了1.5元”半年后,潘慰果断辞职“必须自己做食品贸易。”

没有货源怎么办?潘慰就到山西沁县等地的农村挨家挨户收小米。一年以后的1991年,她就结识了一批来自山西、陕西等地的农产品供销商。

食品贸易,潘慰一做就是4年。

到了1994底,潘慰第一次积累了500万的积蓄。刚想喘口气,不料1995年春节当潘慰把120吨植物油送到宜昌一家粮油公司时,400万货款却没有按时收回。

结果账上资金一下子吃紧,导致当年二季度的土特产收购都没法下订单。

“有没有不用赊账、每天都有大量现金流的生意?”那次现金荒把潘慰吓个半死。

1995年秋天,潘慰参加香港的日本商业考察团。那天,她在九州岛熊本街转悠,看到一家拉面店门口排满了人,潘慰好奇,也挤过去排队。最后等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吃到一大碗“味千拉面”。

一个日本人能把拉面做得那么正宗,潘慰动了心思,“能不能做国内的味千品牌代理?”找店小二一问,“味千拉面”的老板叫重光克昭。

等潘慰费劲巴拉找到重光家,重光却不在。一扭头潘慰看到一个6岁的小女孩站在马路中间,对着汽车哇哇大哭。潘慰冲过去一把把孩子拉到怀里。直到保姆买菜回来,才知自己冒险救下的女孩正是重光克昭的孙女。

就这样,潘慰一举拿下了味千拉面的香港及大陆代理权。1996年,第一家“味千拉面”在香港铜锣湾开业。

开业前一个星期,潘慰印制了1万份广告传单,“出租车的哥8折优惠”。结果,一开张就涌过来2000多名的哥,中午排起1000多米的长队,当天就卖出1500多碗拉面。

“10元吃饱,20元吃好” 味千拉面一下子成全港的哥首选午餐,到了年底实现了60多万的盈利。此后,潘慰趁势又开了15家门店,“味千”很快在香港站稳脚跟。

1997年春节,潘慰组织员工去内地旅游。在深圳世界之窗,临近中午,潘慰一行转悠三、四圈也没找到能填饱肚子的食物“我饿,别人也饿,不如在这里卖卖拉面。”

第二天,潘慰真就租了3辆手推车,6人一组在公园里叫卖。结果当天小推车被挤得水泄不通,只好请来保卫维持秩序,负责配菜的潘慰手指关节都磨出了水泡,“偷空数了排队人数,起码不低于200人!”

那个春节7天小长假,潘慰的拉面流水达到了20万“平均一天卖出2000碗拉面”,等于到深圳白吃白喝白玩一趟。

回到香港,潘慰一把抱住老公大喊“开店!在内地开店!”

1998年6月,第一家“味千拉面”开在深圳华强北路,与肯德基、麦当劳相毗邻。

开业第一个月,每天前20位顾客享受半价优惠,华强店很快就火了,每日流水高达60万,当年实现净利润150万。

这边深圳华强打响第一炮,那边潘慰就被胜利冲昏了头,此后4个月就开出5家店。

“这里钱多、人傻、速来”,潘慰感叹,“赚钱如此简单”。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月以后,那5家店却一家比一家悲惨,最好的一家一个月都要赔12万,半年以后,“味千”拉面更是门口罗雀。

怎么回事?潘慰把自己关在南山寺思考了半个月,出关后她决定下狠手“自己革自己的命”。

首先是要保证味道正宗。重光在日本经营“味千”30多年,凭的就是汤“一碗汤要经过30多道生产流程,光原料生产厂房就占几十亩地。”

所以,潘慰决定投资1000万做原料加工,“再造中央厨房”。资金不够,就盘出去香港4家店,最后还差钱,潘慰就跑到深圳一家银行,把给父母买的养老房抵押贷出100万。

从此,原料随用随取,瓶颈一下子解决了。

接下来就是改变服务模式。起初味千门店规模都不大,只能容纳二三十人进餐,品种也少。2000年7月,潘慰陪同父母去深南中路西餐店,突然蹦出个新想法“为何不在味千店里融入西方快餐式服务?”

此后,“味千”就成了介乎中餐与西餐之间的休闲快餐,“既具备西式‘饭等人’的特点,又具备中式的口味与营养”,潘慰一口气把5家味千门店规模扩大3倍“可容纳100多人同时用餐”。

效果立竿见影,深圳的那5家门店当月就扭转局面,1999年盈利超过200万。

最后是菜品不断创新。当时一个怪现象就是“新开张的门店前3个月都是顾客盈门,就是兔子尾巴长不了,此后一月不如一月”。怎样才能留住顾客、吸引回头客呢?

潘慰开出的药方就是菜品不断推陈出新。“每半年更换1次菜单,每年菜品更新率达40%” 。

总部每隔一月举办一次“试吃大会”,高层主管聚在一起吃面尝菜,顺带点评。最后的结果是,后勤主管觉得啥都好吃,半年下来吃胖了20斤。

潘慰还会在用餐高峰去各个门店体验用餐情况,询问顾客菜品口感。有一次在福田店,她光顾盯着一个女孩儿看了,结果把那姑娘吓得饭都没吃完就逃走了!

2001年,味千拉面挥师东进,在上海淮海路开出第一家店,此后全国遍地开花。至2007年,味千已在全国40多个城市开设200家门店。

不过,潘慰却一直对风投敬而远之,“味千并不缺钱,不需要接受投资稀释股份”。直到2005年,潘慰偶然间看到一篇有关“福记快餐”的报道,她动了心思“福记能把快餐做成几十亿的规模,味千为什么不可以?”

于是2006年,潘慰决定上市。

很快,美国的布鲁克赛德私募基金找上门来。据说那项目经理早在1996年就在香港铜锣湾看到“味千拉面”门口排起长队。10年后的2006年五一,他又在上海的南京路看到相同的场景。“10年了,生意还这么好!不投这样的公司投还什么?”

2007年3月30日,味千中国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潘慰凭着一碗拉面制造出90亿估值的神话,个人身价也飙至50亿,她也一举打破内地连锁餐饮从未在香港上市的僵局。

2008年,味千中国被福布斯选为营业额10亿美元以下“200家最佳亚洲企业”之一。潘慰也于同年登上“胡润餐饮富豪榜”榜首,并在此后4次蝉联榜单首富,被称为“中国拉面女王”。

然而,高潮之后再无高潮。

首先是“浓缩骨汤粉勾兑”事件。2011年7月,有媒体报道,30多元一碗的味千拉面,汤底是用汤粉、汤料调制出来,每碗成本仅几毛钱。随后,味千在官网做出回应,承认汤底由浓缩液还原而成。

结果,味千股价短短数日市值缩水约42亿港元,2011年11月更被有关部门处罚20万元。

其次是多元化经营受阻。从2012年开始,潘慰推出10多个子品牌,包括高端品牌和歌山,中端品牌喜多藏、西屋武藏,甜品麻布十番,烧烤店炭火烧肉味牛,大众品牌东京食尚等等。但现实是,食客们并不买账,对于味千整体业绩的提升基本没有任何作用。

第三是投资百度外卖失利。2015年7月,味千拉面陆续向百度外卖投资7000万美元,账面盈利一度达到7.46亿港元。

潘慰一度非常看好中国的外卖市场,“外卖满足的是消费者方便快捷的需求,这种模式必然是中国未来餐饮市场的重要要素之一。”与此同时,她将400家门店全部接入外卖服务,进驻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并在上海、北京开设专门提供外卖餐品的门店。

可惜,潘慰远远低估了中国外卖行业的动荡程度。要知道,外卖行业完全就是一场烧钱大战。

结果,2017年,百度外卖被饿了么以5亿美元亏损收购,味千也一举亏损9.35亿元。

最后就是曝出内部贪腐事件。日前,味千中国公告显示,通过详细审查银行记录,自2012年1月至2018年11月期间,前CFO刘家豪以假支票的方式,挪用最多约2363.7万港元。

事实上,味千拉面营收同比增速已经出现“六连跌”。尽管2018年终于扭亏为盈,但味千中国股价已遭腰斩,市值从超过100亿港元缩水至24.56亿港元。

曾经的“国民拉面”还能不能重新崛起?这的确很考验潘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