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周鸿祎往事

2019-04-25 08:18 · 华商韬略  大样   
   
翻开周鸿祎的江湖履历,那一桩桩朋友圈往事,至今让他毁誉参半。

中国互联网激荡20余年,战士周鸿祎仍在江湖。

4月12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60)发布公告称,将清仓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以下简称奇安信)全部股份,并收回其360品牌、商标、商号、技术和数据等授权。

奇安信是360企业安全运营主体,实际控制人是360创始人、原总裁、周鸿祎16年的老搭档齐向东。

公告显示,奇安信估价164.78亿,360将以37.31亿元出售所持的全部22.5856%股份,从而获得29.8亿的投资收益。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360与奇安信之间将不存在股权关系。

此外,未来360也将进军企业安全,这就意味着,360与奇安信成为了竞争对手。

锤子落地,“兄弟分家相互厮杀”的说法秒上热搜。

4月14日,周鸿祎公开否认:“公司发布公告后就有股东问我,为什么在子公司上市之前清仓股份?实际上,如果360不退出,奇安信根本上不了市。”

所以,老周是为兄弟两肋插刀?

可37亿分家费不仅暴露了360市值焦虑,还引来媒体“围剿”。

据第一财经报道,360正式宣布与奇安信分割之前,已尝试过与齐向东进行商谈,提出彻底收购和彻底分割两种方案,最终由于双方未能谈拢,达成了今日结果。

去年2月,历经私有化退市、拆VIE架构后,360借壳江南嘉捷在A股成功上市,周齐二人于360在2015年5月正式成立企业安全集团之后的业务分拆细节被媒体曝光:

周鸿祎、奇信通达与齐向东、奇安信签订框架协议,约定——

周鸿祎及其控制企业将主要从事针对消费类个人用户提供安全软硬件与服务业务;

齐向东及其控制企业将主要从事针对企业类客户提供安全软硬件与安全服务的业务;

针对政府、军队、事业单位相关的非销售性安全业务,双方将以“360”品牌名义共同合作。

简单讲,即周负责C端业务,齐负责B端业务。

3年多来,B端盘大利缓;聚焦C端业务的360市值也缺乏核心业务支撑。随着360市值飞速蒸发,二人也分头接洽相关公司去了。

硝烟深处,昔日的老搭档终究成了竞争对手。

一份奇安信发给合作伙伴的资料显示,周齐不和早已是过往。拿老周的话说,这次分家,也就只是为成全老齐的“敲钟梦”。

但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月,在360上市的敲钟现场,齐向东缺席了。

翻开周鸿祎的江湖履历,那一桩桩朋友圈往事,至今让他毁誉参半。

1970年10月,周鸿祎出生于湖北蕲春,幼年随父母迁居河南,后求学于西安。革命老区彪悍的习气、河南圆滑的民风以及西安厚重的历史底蕴,塑造了他敏感狡猾而复杂嬗变的性格。

他的这种性格体现在行事作风上,可以总结成三个字:快、狠、准。

据说1995年周鸿祎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北大方正工作,期间,周仰慕的女同事胡欢还有十几天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他一鼓作气展开疯狂追求,最终“抱得美人归”。

在中国互联网尚无完善秩序的建设浪潮中,这种无所顾忌、不大讲江湖规矩的做事风格,成就了他后来的霸业,也让他骂名如潮。

1998年,用3年时间干到研发中心副主任的周鸿祎从北大方正裸辞,创办了3721网站,主攻中文网址导航。

网站甫一面世,周便将站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含义诠释得淋漓尽致,不出3年便与搜索引擎、门户以及中国电信信息港搞上了合作,签署了大批排他性合作协议。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林军曾这样描述当年意气风发的周:

周鸿祎亲自杀到一线去招募代理商,把重点放在中国最发达的区域: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福建、广东潮汕等地区,这是中小企业聚集最密集的地区。经常一天跑三四个地方,比如,一早从北京出发,中午飞到福州,忙完后下午赶到石狮,晚上和代理商谈完事情后,第二天一早坐车到厦门,基本上是连轴转。

周凭借不错的酒量和极具煽动性的口才,经常和代理商们喝得东倒西歪,靠草根创业豪情打动了地方代理商,签单无数。

树大招风,排他性很快迎来了反击。

首先发难的是半官方性质的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其次便是百度。

2001年,CNNIC的一纸“招安书”飘然送至周面前,条件是技术、注册系统、源代码交出,营运费由自己出,3721拥有5年的特许经营权。

这样一来,3721相当于成了CNNIC总代理。

周断然不能接受。

生性敏感多疑的周鸿祎把不爽“越级”烧到了信息产业部(工信部前身),不仅揭穿了CNNIC的用意,还了解到,CNNIC只是中国科学院旗下的一个小部门,并不归信息产业部主管。

于是,周开始公开叫板CNNIC,利用媒体造势,“硬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炮火连天地把这场战争描成了一个官商不分的机构抢占草根互联网公司利益的故事”。

最后,事情闹到信息产业部,不了了之。

此时,另一强劲对手百度已虎视眈眈。

用户大战激发了周。双方各自鼓动共享软件商,让用户在安装时被迫安装插件,既拒绝不了,也删除不得,最后演变到互卸产品的地步。

这款中国网民深受其害的软件最后被媒体定性为“流氓软件”,始作俑者便是周鸿祎。周也因此被冠以“中国流氓软件之父”的名号,背负至今。

据报道,当年战斗最惨烈时,百度与3721对簿公堂,甚至官司打完出了法院,两位CEO还相互比划着要切磋切磋,差点发生武斗。

彼时与周鸿祎并肩作战的,正是以新华社最年轻司局级干部身份下海的齐向东。

是年,3721独步一时,年销售额高达2亿,狂赚6000万,老周却丢掉了口碑。

尽管如此,3721最后还是争取到了45万个中小企业客户,为两家公司在竞争雅虎的收购中埋下关键伏笔。

但伏笔没埋好,便成败笔。

2003年,雅虎与Google全面开战。针对中国市场,雅虎想通过并购占据先导,百度和3721顺势成为标的。

然而在收购谈判中,经历车轮战之后的周鸿祎,不仅放弃了谋求单独上市的权利,还要价低于百度3000万美金。最终雅虎选择了客户占优的3721,以1.2亿美金成交。

令周没想到的是,1.2亿美元收购款,雅虎只给了一半,另一半要他靠业绩争取。

无奈之下,2004年3月22日,周只好带着原班人马,背负巨大的业绩压力出任雅虎中国总裁,由创业者沦为打工者。

但这并没有抑制周的野心。对此,周在自传《颠覆者》中回忆道:

“我太想做网页搜索,太着急,正好碰上雅虎……2003年的雅虎还是互联网第一,当时想如果能跟雅虎拼到一起,用雅虎的资金、品牌和技术,再加上我的渠道、客户端和运作能力,我们不仅能灭了百度,把Google都能给灭了,所以就加入了豪门。”

带着这份心态,周鸿祎不走雅虎的“门户路线”,在邮箱和搜索上大干快上,率先在中国把电子邮箱推广到G时代,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网易跟前。

彼时,网易凭借邮箱技术一家独大,尽管拥有最多的用户,依然在雅虎中国的咄咄逼人之下被迫扩容。

但周鸿祎并未就此收手。

《颠覆者》记载,他还推出“一搜”,主打MP3搜索,号称“中国最大的娱乐音乐搜索”。一搜加上雅虎的搜索量,跟百度相差不大,胜过当时的Google。

周年下来,尽管在东家看来有些离经叛道,但雅虎中国白花花的1000万美金纯利润,让老周在绩效上算是顺利通了关。

可好景不长,随着“一搜”因挪用3721款项被爆出,老周眼看着即将点题的伏笔变成了败笔。

世上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

2005年8月,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兴师动众,剑指老周,甚至亲自写信劝投资人不要给周投资。老周不甘屈服,在马云收购雅虎中国的20天后,把办公室砸了个稀巴烂,愤然离场。

老周带离雅虎中国的不仅有技术和团队,还有“复仇计划”。

这个“复仇计划”发轫于2005年9月齐向东创办的奇虎公司。彼时老齐是一把手,老周是投了几百万的天使投资人。

直到2006年初,在齐向东的邀请下,周齐才再次联手打天下。

齐主动让贤于周,周任董事长兼CEO,齐任总裁;前者主外,后者主内,主打搜索和社区业务,立志“骑着打雅虎”,赶超百度。

可是,错过绝佳时机的“搜索”发展频频受阻,麾下干将傅盛开发的清理电脑插件与内存的360项目,却是一路高歌,圈粉无数。

新的突破口让老周看到了希望。

他毫不犹豫地将业务向360项目倾斜,打出“替天行道”口号,广撒全免费福利,并于2008年初将“奇虎”改名为“奇虎360”(即今日360),发展方向逐步向安全卫士和杀毒转型。

这一变动可不得了。清理插件加杀毒,浩浩荡荡,日均卸载恶评软件上百万次,首当其冲的便是雅虎上网助手(前身是3721),接着手刃了瑞星、金山等一干收费的友商。

这可砸了很多人的饭碗。

时任雅虎中国执行总裁田健向老周开炮,把炮轰文章挂上门户首页。老周也不甘示弱,频频抛出声明指责对方,从职业道德上升到个人品质,例数对方的不是。

此时,已收购雅虎中国的马云也公开宣战,二位相互“封杀”,赌咒说永远不投资对方企业,永远不和对方发生业务往来。

一时间,互联网江湖风云诡谲,硝烟滚滚。

金山利益受损后,雷军联合已与周鸿祎闹掰的傅盛,效仿360连续使出绝招,同样施行免费政策,还开起发布会公开揭露360窃取用户隐私。网络一片惊悚,二人从此走向反目。

与雷周的速战速决不同,自2010年起,老周与马化腾的鏖战打破了业界纪录,一直延续到2014年秋,史称“3Q大战”。

2010年春节,正在海南度假的周接到齐向东的紧急电话:“模仿360安全卫士的QQ医生开始在PC端进行强制捆绑了。”

老周恐惧多年的事情终于来临了。

是年9月27日,360发布专门针对QQ的“隐私保护器”,旨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随后,腾讯反击360浏览器涉嫌涉黄推广。

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强迫用户“二选一”。

你来我往,水火不容,各种套路轮番上阵,双方从2010年一直吵到2014年,从技术战、公关战,到最终走上诉讼之路。

2014年,在有关部门的介入下,双方互诉三个回合,以360败诉收场。一场旷日持久的互联网浩劫也随之落下帷幕。

此间还有一个插曲值得一提。

尽管彼时已官司缠身,老周依然利用间隙向百度发起了“3B大战”,两家公司相互攻讦对方的行为“流氓”,最终360同样吃了官司。

从自创“流氓软件”到自创“杀流氓软件”,老周出征,树敌无数。

但不得不承认,老周输掉了形象,赢得了海量用户,也让人逐渐明白大佬们的“免费”只是颗“糖衣炮弹”。

有人认为,这是周鸿祎重要的“做事方法论”——碰瓷式营销。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追问周靠什么盈利,他总是哈哈一笑,回复说:“我不想挣小钱。”

不想挣小钱,势必会掫翻更多人的奶酪,得罪更多人。

那些与周有过利益纷争的人,几乎都被他写进了自传,有些人与过往没被写进,或许是怕下笔扎心。

曾几何时,他们可都是在中关村街边小餐馆面对面干噜过的兄弟。其中有一人总爱将兄弟们攒到一起,推杯问盏,壮怀天下。他便是号称“中国IT第一记者”的刘韧。

“那是1996年,离中关村几百米远的地方还残存着麦田……柳传志正在成为新的民族英雄,汪延、王志东还在筹划后来成为新浪网的四通利方,丁磊还在攒钱开公司,李彦宏尚未收到让他写书的邀请,马云则在出租车上痛苦呢喃:‘北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IT时代周刊报道,当时,还从未有人留意这些创业者的内心世界,刘韧是第一个。

整整一代IT和互联网企业家都向他坦露心声,他也和其中一些人成了朋友。

刘韧于2000年创办了DoNews网站——当时国内影响力最大的IT社区,并号称有“精神团队11人”,其中就有周鸿祎。

2001年,3721与CNNIC激战正酣,身为记者的刘韧挺身而出,在自己创办的《知识经济》杂志上发表声援文章《CNNIC的手》,公开指责时任CNNIC主任毛伟。

刘韧的行为令周鸿祎感动不已,随后二人成了要好的朋友。

刘韧一度视周为铁子,将DoNews的服务器迁到周公司的机房,而在刘的杂志陷入困境时,周也曾伸出援手投过大笔广告。

他们的矛盾发生在2006年,彼时周用“流氓软件”进攻别人,令刘不齿:

“你的第一桶金就这样挣来,怎么能一转身又去对付给你钱的人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是做生意不能碰的基本准则。”

2008年,360以杀毒之名在全网发动猛烈攻击。刘韧因与各方交好,受人之托居中调停,却被周掘了面子。

之后,刘韧在DoNews上发表了一系列针对360的负面报道,如《周鸿祎:一半是魔鬼,一半是鬼魔》、《谁还敢比周鸿祎更无耻?》等。

360方找到编辑徐新事提出“付费公关”,刘韧表示了默认。

当年10月12日,双方相约在一家茶馆见面,360方要求刘韧到场。结果当他们接过8万块现金的刹那,事先设好埋伏的警察破门而入。

据报道,事后有人打电话给柳传志、王功权(周的投资人)等人,柳没有说话,王则回复:“周鸿祎不让外人介入这件事”。

刘韧锒铛入狱两年后,周鸿祎也经历了一场“窜逃”。

2010年11月,正当周前往公司的路上,腾讯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向深圳警方报案,30多名警察火速进入360总部。

老搭档齐向东闻风电告老周:“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

“周急忙翻出护照,看了看所有签证的有效期,能去的有香港、日本和美国,在香港买了房子的周鸿祎认为返回香港是最便捷的选择,于是命令司机掉转车头直奔机场,飞了过去。”

多年后,周引用《创业维艰》里的一句话回忆起此事依然心有余悸:“真正的难题不是拥有伟大的梦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惊醒时发现,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有人说:“只要周和齐两口子没有闹翻,在北京你是抓不到周鸿祎的。”

2013年,360乔迁北京酒仙桥,周鸿祎遗弃了办公室里标志性的靶纸,反而请回一尊观音。

外界反复咂摸这一细节:“周要‘从善’?”

接着,在“3Q大战”的最后一个春天,老周闭关了3个月。据说,他开始思考360是什么?360要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

3个月后,出关的老周显得格外低调:“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在公关方面肆意妄为了,我希望给360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

彼时,凭借QQ和微信这些超级流量入口,马化腾的腾讯最终建立起了包含游戏、影业、电竞等业务在内的大生态体系。

2015年6月,周鸿祎以内部信方式宣布360退出美股,开启私有化进程。此后,老周便消失于大众视野。

即便偶尔现身,也是温和友善。

比如2016年2月,在360手机发布会上,他宣称:“2016年要做很多改变,第一不讲段子了,第二不骂人,特别不骂友商。

随后,他不仅撤下了办公室里的切·格瓦拉画像,还换上了乔布斯。

2018年2月,360回归A股。周此前在《颠覆者》中披露,此举的一项重要原因是“国家安全”。

可时至今日,与他并肩作战16年的齐向东被官宣出走,核心业务资源剥离,个中咸淡,似乎只有他老周最清楚。

周鸿祎曾总结自己的商业逻辑是从国共党史取经,批判蒋是不合格的产品经理,期待像毛一样搞人民战争。

他曾自比曹操、李舜臣、巴顿,号召员工要像切·格瓦拉一样去战斗,在办公楼里刷上“为人民服务”的标语。他喜欢凶残的射击,也喜欢婉转悠扬的老唱片,二者曾长期占据他的办公室空间。

在互联网界,周鸿祎被公认是位战士,他甚至还拍过手持“AK47”的照片,以象征自己的战斗精神。这些年一路下来,他与对手打,也跟朋友打,竞争不息,战斗不止,终于把自己打成了寡人。

《颠覆者:周鸿祎自传》

《“枭雄”周鸿祎》IT时代周刊

《周鸿祎的三大战役》南方人物周刊

《刘韧劫后归来》南方人物周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