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巨无霸”中国通号:手握117亿现金为何还要融资百亿?

2019-04-25 16:54 · 腾讯网  梓陌   
   
中国通号计划融资额高达105亿元,不仅在科创板,在所有A股IPO企业中,也是“创纪录”的融资规模。

一年之计在于春,科创板作为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正在快速推进中。

从3月18日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系统开放,截至4月25日已有92家企业的申请文件被受理,其中75家企业已进入问询状态。

92家企业所处行业、公司规模、经营状况、发展阶段不尽相同,本周起,腾讯新闻《财看见》将对已受理企业进行多维度扫描,并对重点公司进行详细解读。

今天,我们来看看“冲刺”科创板的企业中,募资规模最大的中国通号。

中国通号计划融资额高达105亿元,不仅在科创板,在所有A股IPO企业中,也是“创纪录”的融资规模。

2018年,中国通号营收达400亿,相较排名第二的传音科技(226.46亿),营收规模差异巨大,与其他申请科创板的企业更是不在一个数量级。

据招股书披露,中国通号共有81家控股子公司,截至2018年末,拥有19000多名员工,当之无愧的成为科创板的“巨无霸”。

中国通号全称为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通号集团,通号集团为国资委旗下企业。2015年,中国通号获批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在香港上市后,中国通号的业务格局为“一元为主,相关多元”,主营业务为轨道交通控制系统,营收贡献超过70%。

其他主营业务还包括设计集成、设备制造、系统交付服务、工程总承包等。其中,设计集成业务和设备制造业务占总收入的比重逐渐下降,系统交付服务占比逐渐上升,2018年已超过30%。

具体来看,设备制造的毛利率最高,近三年稳步提升且超过40%,设计集成业务的毛利率则呈下降趋势,主要由于销售结构变动,毛利率较高的铁路业务收入增速慢于地铁业务,2018年设计集成毛利率同比下降近6个百分点。

截至2018年末,中国通号账上有117亿货币资金,但仍计划从科创板融资105亿,钱都用在哪?

融资百亿用在哪?

根据招股书披露,在科创板融资105亿的用途主要是技术研发、补充流动资金和制造基地项目。

2018年,中国通号营收达400亿,净利润34亿,在亮眼业绩的同时,现金流质量却不高。

2016-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9.4亿元、-8.9亿元、-15.9亿元。近两年现金流均为负且数值逐渐扩大。

根据招股书披露,融资105亿元中,其中31亿元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

对于2018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进一步下降,中国通号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持续加大研发资金投入,推进有轨电车、智慧城市及电力电气化等项目建设,同时受宏观环境影响,业主项目融资规模有所控制,导致部分项目资金回款周期变长。

2017年现金流下降,则主要因为其投资的综合管廊、海绵城市等项目进入主体施工阶段,使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增加。

除了对流动资金的需求,技术研发对于轨道交通控制系统行业是至关重要的,因此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中国通号融资额中46亿元均计划用于技术研发项目

数据显示,2016-2018年,中国通号研发费用分别为10.5亿元、11.8亿元、13.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3%、3.41%、3.31%,即研发费用率呈下滑趋势。

要加大海外业务开拓,也是中国通号需要资金的一项因素。目前,中国通号已经在香港设立了中国通号国际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港币,但尚未开展实质性经营活动。

近三年数据来看,中国通号的海外业务收入的确不高。

2016-2018年,中国通号海外收入分别为7.2亿元、 7.88亿元和5.3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42%、2.28%和1.34%。由此来看,中国通号的海外业务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依赖铁路业务的“双刃剑”

截至2018年末,按照国内高速铁路控制系统集成项目累计中标里程统计,中国通号的中标里程覆盖率超过60%。

由此可见,中国通号对铁路业务的依赖性较大,好处是国家规划对铁路的持续投入,可以带来盈利增长的空间,另一方面则是铁路投资规划的变动会对企业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同时由于目前中国通号销售客户集中度高使其存在一定的财务风险。

根据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 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要达到15万公里左右,2019年要完成铁路投资8000亿元,较2018年增加约680亿。

按照规划,政府在铁路及城市轨道交通方面会持续投入,同时有大量既有路线在未来有维护及升级需求,再加上地方投资主导的城际铁路建设也发展较快,短期内轨道交通发展具有一定的市场空间。

不过,铁路行业投融资体制改革后,铁路建设市场已经放开。目前,部分地方新建的铁路项目采取 PPP 模式,大型基建央企由于具备较强的资本实力,通常能够牵头项目实施。在获得项目后,其往往将轨道交通控制系统相关的“四电” 工程交由下属专业化子企业实施, 这在一定程度会挤压了中国通号的市场空间及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通号的销售客户集中度非常高。连续三年时间,前三大客户均为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铁道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这三家。其中,对中国铁路总公司的销售额占到中国通号营收的24%,三家销售额合计占到中国通号营业收入的36%。

由此可见,中国通号盈利能力对铁路业务依赖性很大,失去其中一个主要客户或主要客户订单出现波动,都会对中国通号的经营业绩造成影响。同时,铁路公司又严重依赖政府对铁路投资的计划。

铁路项目招标情况,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很大。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通号的设备制造收入较2016年下降19%,其主要原因就是由于2017年铁路项目招标计划延迟,导致中国通号当年设备制造业务收入因供货时间推迟而下降,同时,还间接导致了2018年上半年集成业务的收入下降。

对铁路业务的依赖,还使得中国通号存在一定的财务风险,即应收账款的收回风险。

由于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铁路业务,且中国铁路总公司辖下企业对中国通号的收入贡献很大,导致中国通号的应收账款较为集中。如果客户经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中国通号会存在不能及时收回大额应收款项的风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