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工资、关停服务器、4000多名员工被迫离职,小黄狗穷途“弃卒保命”

2019-04-29 11:19 · 猎云网  张庆   
   
小黄狗这个项目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会不会有人接手?还属未知。

位于东莞众创金融街2栋一层大厅左侧是“阳光雨”党群服务中心,工作日时间会有较多人来这里办理业务,人来人往的也算热闹。一层大厅和门口也时常站着一些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信贷业务员。

4月23日,正值周二,此大楼的二层却比一层要“热闹”得多。当天上午10点左右,在二楼的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活动室里挤满了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小黄狗”)的员工。员工们被通知来这里集中办理离职手续,办理时间为上午10点至下午5点半。

小黄狗通过铺设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采用对生活垃圾前端分类回收、中端统一运输、末端集中处理的“物联网+智能回收”新模式,完成有偿回收废品。

值得注意的是,小黄狗东莞总部办公地址就位于该金融街2栋;而上个月爆雷的P2P平台“团贷网”办公地址在东莞众创金融街1栋,与2栋相邻。

实际上,小黄狗与团贷网公司系同一个实际控制人——唐军。正是受“团贷网”事件的影响,成立不到2年的环境守卫者“小黄狗”目前正遭遇停运危机。

危在旦夕之际,小黄狗选择“弃卒保命”。拖欠员工工资、关停平台服务系统、解散地方团队……小黄狗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瘦身自保。

另外,前程无忧(为小黄狗提供劳务派遣)也给派遣至小黄狗的员工寄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据了解,前锦众程公司是前程无忧在各地的合资公司。

“我们没有签离职的都打算走劳动仲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至于劳动仲裁怎么办理,及最终结果能不能达到我们理想预期,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不能让他们大企业以强者的身份公然违反劳动法而不受到惩罚。”一位小黄狗长沙分公司员工(铁骑)阿音对猎云网说道。

资金被冻结,遭遇停运危机

被迫离职,从团贷网出事那刻起,小黄狗员工们就已注定不能安安稳稳地工作。

事情回顾:

3月28日,团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等人也已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同日,小黄狗发声明称,小黄狗与团贷网是相互独立的两个法律主体,双方并不存在任何业务关联,小黄狗运营一切正常。

然而,这并不是结局。

4月18日,小黄狗深圳互联网中心的员工向猎云网爆料称,4月15日为小黄狗发薪日,但公司通知称因资金被冻结,无法正常发薪;员工账号权限已被限制,投递用户也无法提现,公司是想他们自动离职。

猎云网注意到,小黄狗总裁桂博文在4月15日发朋友圈称:“谣言止于智者,话说谁来聊聊我的压力和损失”。疑似回应此次小黄狗资金冻结、欠薪事件。

桂博文曾是互联网+回收B2B平台笨哥哥创始人,笨哥哥于2018年12月被小黄狗全资收购,桂博文出任小黄狗总裁。

1、小黄“狗”挣脱不了团贷“网”

实际上,小黄狗资金被冻结、欠薪事件祸起“团贷网”。

据天眼查显示,唐军为团贷网和派生科技(300176.SZ)法定代表人并绝对控股这两家公司;另外,唐军同为小黄狗董事长,派生科技为小黄狗最大股东,即唐军间接为小黄狗最大股东。

一开始,小黄狗称与团贷网无关联关系,但随着“团贷网”事件的推进,小黄狗终被牵涉其中。

4月3日,东莞市公安局发布了关于“团贷网”案件相关资产被查封、冻结及扣押情况通报:截至2019年4月2日,团贷网被累计冻结账户数2825个、冻结银行资金31.1亿元;査封涉案房产35套、飞机1架;扣押涉案车辆40辆。

至此,4月15日,小黄狗称:“资金被冻结”。

2、拖欠工资 ,员工停工

4月22日上午,猎云网前往小黄狗东莞总部(东莞众创金融街2栋)了解实际情况。据楼层索引显示,小黄狗在本栋大楼的15、16和17层均设有办公室。

当天,小黄狗15、17层办公区的前台人员均在岗,也经常有员工从办公室里进进出出,在15~17楼之间走动,看起来“一切正常”。然而,交谈之后才知道,他们是在办理离职手续。

之后,猎云网从一名小黄狗总部员工处证实,该公司三月份工资确实还没发。该员工还称:“目前并不清楚员工们是否在正常工作,反正领导不在,大家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且当时,楼道间有另一名小黄狗员工在打电话与新公司谈工作内容和薪资问题。

虽是周一,但据一位小黄狗深圳公司员工向猎云网透露,深圳办公室内也已空荡荡的。据了解,小黄狗深圳互联网中心的办公地址位于深圳南山区大冲商务中心D座16楼。

就在员工停工,不知如何继续的时候,小黄狗“做出了决定”。

“小黄狗公司下午已发邮件,明天(4月23日)所有小黄狗员工统一办理离职手续,大家该离职的离职,该仲裁的就去找仲裁”。在小黄狗东莞总部17楼前台处,几位小黄狗员工告诉猎云网。其中一前台工作人员正在整理资料,其他两位员工则在闲坐,“百无聊赖”。

小黄狗在内部邮件中解释称,“受‘团货网’事件的影响,导致公司账户被政府冻结,公司缺少流动资金,无法正常运营,也无法按时发放工资、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后续业务发展方向尚不明朗。”对于员工薪资发放安排,发放日期不确定。

邮件还称,结合政府指导意见,基于公司当前实际其情况,员工可选择离职,并统一在指定地点办理。且员工4月份工资截止4月19日,仍有工作在执行的岗位除外。

言外之意是,不离职可以,但没有工资。

3、4000多名员工被迫离职

4月23日上午,许多小黄狗员工如期来到指定地点。在小黄狗相关负责人介绍完办理离职流程后,员工们按指示分为两拨:一拨是直接与小黄狗签合同的员工,留在原地办理离职手续;另一拨是由前程无忧派遣过来的员工则移到另一间屋子,这部分员工需要先解除与前程无忧的旧合同,再重新与小黄狗公司签新合同,才能办理离职。另外,还有一些员工需要去到东莞众创金融街1栋15层办理离职手续。

据了解,由前程无忧派遣的这部分员工多为小黄狗铁骑(废品回收员)和分拣员。

嘈杂的离职手续办理现场唯独不见小黄狗公司高管。现场也没有小黄狗员工拉横幅维权喊口号,但在他们平静的表面是内心的无奈与无助。

“我入职才一个半月,没社保,办理流程也简单,签个合同、拿下工资条就结束了,那些有社保的员工就相对麻烦些。我从入职到现在,还没拿过工资呢,公司就倒,到现在就拿了1720块钱。铁骑又不包吃住,每天一日三顿加瓶水,至少要50元。现在钱也没拿到,快吃不起饭了。” 刚办理完离职手续的小黄狗东莞铁骑星仔对猎云网说道。高高瘦瘦、皮肤晒得棕黑的星仔决定离职,他觉得自己耗不起。

星仔提到的拿了1720元,据了解,被派遣的员工在与前程无忧解除劳动合同时,均会拿到这笔基本工资,但直接和小黄狗签劳动合同的正式员工则没有。

猎云网从一个小黄狗维权群的群公告处发现,这笔钱也是他们自己主动维权才争取到的。

星仔还告诉猎云网,铁骑的工作薪资待遇虽OK但并不好做。底薪6000+提成,一个月也能挣个7000左右。但是公司规定每个铁骑每天必须上门接三单,每单不低于15斤,到今年4月份,这个接单数量增加到了五单。另外,铁骑还要自己上门谈业务,让居民把东西卖给自己,但因为回收价格低,这种生意就比较难谈。若不达标,就会被辞退,但一般都是铁骑自己离职。

据星仔透露,每个铁骑一般要跟进4~5个垃圾智能分类回收柜,柜子里的废品满了就要清,若超过5分钟不清就会被扣款。星仔还称,他每天最少搬运一两百斤废品,最多时试过一天搬运了600多斤。

类似星仔这样的骑手,在小黄狗公司还有几千名。

一名小黄狗分拣员告诉猎云网,目前小黄狗全国已超过4000人。另外,桂博文曾在2019年1月召开的小黄狗2018年度总结大会上也透露过,当时小黄狗员工已达4000多人。

小黄狗曾经为4000多人创造了就业机会,在这拨人中,这些铁骑、分拣员基本都是收入最低阶层的普通劳动人民,一个半月的工资对他们来说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生计。但如今公司发薪无望,员工讨薪无门,待在原地进也无法退也无策。无论他们选择走还是留,结局都是一样。

4、变相裁员,先离职再发工资

为拿回工资,许多小黄狗员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申请法律援助或劳动仲裁,他们希望通过维权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份权益。

然而,值得开心但又讽刺的是,4月23日才组织员工集体办理离职;26日,小黄狗开始逐步发放3月份工资;前程无忧方面也给已办理离职手续的员工发送短信称,预计26日晚上12点左右发放3月份剩余未结工资;并称,如果有在各地劳监立案的请主动申请撤销。

“拿到工资!”广州、无锡、东莞、深圳……27日,多地小黄狗员工相继在维权群里发出喜讯称已拿到3月份工资。

一位在小黄狗深圳互联网中心的已离职员工也称,不管是离职的还是还未离职的正式员工都拿到了3月份的工资,但4月份的那半个月工资还没拿到。

值得注意的是,未与前程无忧签迁出和离职手续的小黄狗员工并没有收到相关短信和工资。

“前程无忧方面要求我们带着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去办理离职手续,办好了全额发放工资,不办理一分钱也没有。”上述长沙铁骑阿音表示。

阿音还称,刚开始他们只是要求前程无忧发放45天工资(3月1日至4月15日),但他们以强者身份多次以工资要挟他们去办理离职手续。

目前,阿音不打算为了拿3月份工资而办离职,她决定走劳动仲裁。

混乱中转型,承包制是否良策?

1、被质疑的运作模式

一个环保公益项目,既守卫环境,也解决部分农民工就业问题,深受各地方政府厚爱,却在大规模扩张时期戛然而止。真的都是团贷网事件造成的吗?

虽是环保公司,但小黄狗主要业务模式不是废物回收,而是主要通过设备招商来进行资本运作。在小黄狗运作过程中,加盟模式、估值飙升、80亿级订单,这些都该打上问号。

小黄狗曾经面向全国招商,预定即享受3年分利润权利,与平台五五分成。加盟方式是10台起预定智能柜,每台租金500元/年(每季度从利润中扣除125元),押金5万元每台(三年后退还)。但小黄狗有18个月的设备铺设期,在此期间投资人没有收益。

据媒体报道,小黄狗的智能柜成本在2万元到2.5万元左右。如此,小黄狗则直接将成本与风险转嫁给了加盟商;另外,小黄狗还能免息运作加盟费18个月。

小黄狗于2018年4月开始铺设智能柜,随后,在毫无营收下,估值实现了翻倍飙升。2018年6月,小黄狗获得中植集团10.5亿元A轮融资,投后公司估值60亿元;2018年10月,又获得易事特投资1.5亿元并占股0.99%,投后公司估值151.52亿元。不到四个月,小黄狗估值翻了1.5倍。

在引入中植集团后,2018年7月,小黄狗又与上市公司鸿特科技(如今为派生科技)以及易事特达成战略合作。未来三年,小黄狗拟向他们采购合计80亿元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硬件设备。其中向鸿特科技采购预计金额为50亿元、易事特为30亿元。

根据鸿特科技与易事特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小黄狗是完全无营收状态。除了融资所得,那小黄狗这80亿元采购费还可从何获取?

有财经媒体称,小黄狗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团贷网和政府补贴。

唐军曾给小黄狗设定了目标:2019年铺设30万台,2020年铺设50万台,五年内铺设100万台。按照唐军的说法,若是30万台的铺设量,一天的收入会有4500万元,一年的收入将是100多亿,净利润至少是几十亿以上。

小黄狗的扩张大计,不过是唐军画的一个饼,一个用以吸引外人的发财梦。随着唐军“财团”的倒下,泡沫也终将破灭。

虽如此,但不可否认小黄狗确实创新了,小黄狗通过技术手段,整合了回收业线上线下的资源。并且小黄狗有个坚实后盾,就是笨哥哥回收公司。

根据2018年12月小黄狗全资收购笨哥哥时的资料显示,当时笨哥哥平台已覆盖10个省市及自治区,共15家标准化的智能分拣中心,日处理能力达3000吨,服务20000+回收人员,其中2000+为平台众包回收人员平均收入提升50%以上,服务3万个客户,线下可调度近1万辆回收车,覆盖500万人口,月GMV 5000万元。这为小黄狗带来了成熟的垃圾分拣能力。

但再好的后盾也救不了前方的自毁灭亡。曾也有人担心小黄狗会像小黄车一样昙花一现。小黄狗的运维成本、机器折旧、机器损坏等这些与小黄车如出一撤。

2、开启承包制

就在小黄狗关停服务系统、解散团队的将亡之际,4月26日,在东莞地区却有清运车去智能柜回收废品。

猎云网了解到,小黄狗正在试行清运工作承包制。据一位已于4月19日就离职的小黄狗员工告诉猎云网,他以前的一位同事就承包了这个活,并从老家找了两个人来帮忙。

另外,猎云网从小黄狗员工维权群里得知广东桦忠再生资源环保公司(简称“桦忠公司”)的货车于4月26日为小黄狗清运废品。

猎云网随即联系桦忠公司负责人,据该负责人介绍,他们公司目前只是和小黄狗公司洽谈承包制的合作,但还未谈成,至于出现公司的车在回收小黄狗废品,可能是公司前员工和小黄狗公司单方面合作。

桦忠公司负责人告诉猎云网,小黄狗公司目前确实是在向全国开放承包制,但现在主要是小黄狗以前的清运工(铁骑)在承包。目前承包模式有两种:一种是承包商把承包的那些智能柜的废品运到小黄狗公司指定地点,公司则给予承包商500元(每吨)的劳务费;第二种就是,承包商只给回小黄狗公司回收价,然后把废品运到回收公司卖掉,再赚差价。并且,小黄狗以出租方式为承包商提供清运车。

“小黄狗这个公司很好,就是当前遇到些困难,之前的模式也有点问题。他们公司光是东莞就一千多人,本来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偏要请100个,所以现在需要调整;还有我们这种公司给员工的工资才3、4千,他们就能给到8、9千,直接导致我们招不到人,但我还是很认可这家公司。”桦忠公司负责人表示。

除此之外,小黄狗长沙分公司铁骑阿音告诉猎云网,如果骑手承包的话需要先往公司账户充值才能取货,充值金额大概1000元,消耗完了就继续充值。

另外,阿音称,以纸类为例,承包商要给到小黄狗的回收价是9毛(小黄狗智能柜回收价是7毛)。

然而这种承包制是否可行,能否救小黄狗于水深火热之中?

小黄狗纸类的回收价为7毛,据上述桦忠公司负责人表述,拿到回收公司去卖的价格大概是1.2~1.4元每斤。

也就是纸类一斤能赚7毛左右,一吨就赚1400元,但这还没有刨去清运车租金、油费以及废品损耗的成本。照此计算,一吨的纯利也就1000元多点。据了解一个智能柜能装的纸类最多也就几十斤重,如此得回收近百次才能赚到这些钱。

阿音告诉猎云网称,在小黄狗公司干过的员工一般不会承包,因为100斤才赚60元的差价。另外,这里面有损耗,经常有用户投木头、砖头生活垃圾在智能柜里,分辨不出来;还有纺织物一般个体没办法处理,只有旧衣服值钱,其他的都卖不了,因为里面会夹杂很多臭的烂的纺织品,他们那边找的是当地收衣服的回收商换,反正是卖一批死一批。

另外,也有一些小黄狗员工表示,承包这些设备根本赚不到钱,靠纸皮衣服没用,只有上门回收那些家电才有钱。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门道。

如今小黄狗基本已解散全部骑手和分拣员,照目前形势看,承包制最多也只能解决仓库废品堆积问题,以及部分智能柜清运工作。但是,一旦承包制这个苦差事让承包商赚不到钱,小黄狗在内无自用资源外无合作的情况下,同样要回归到停运。小黄狗正急需一个既要解决燃眉之急也能长期持续发展的运营模式。

别让上万台智能柜成废品

1、小黄狗的意义

尽管被迫离开小黄狗,但对于小黄狗分拣员李大叔来说,在小黄狗工作还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

据李大叔介绍,小黄狗在东莞万江区的分公司(分拣中心)占地面积有四五亩地大(约3000平方米),内有一栋四层的独楼,该楼内部装饰得比总部豪华。每天都会有业务员带有意加盟的人来分公司参观。

根据李大叔的描述,东莞分拣中心包吃包住,一日三餐,领导员工在同一食堂吃饭,伙食不错(该员工向猎云网展示其工作餐);住宿是四人间,有的员工是上下铺、有的员工是独床,宿舍里空间宽敞,每人一个衣柜,还有浴室等,总部来人也是和他们一起睡同一间屋子。而且每天还提供水果。

“分拣员每个月的工资是5000元左右,三年前我的工资比这还高点,但吃住没如今好,对于我们这样的年龄(找工作难)来说,真的是很不错。”李大叔回忆起来心里依然有些得意。

“但是从3月份团贷网出事后就变了,每天的水果没了,每天来参观的人也越来越少。从4月15日后大家基本就不开工了,现在分拣中心(指分拣室)也锁住门,很多废品还堆积着。听说公司(小黄狗)老板用它来圈钱,可惜了。”李大叔继续说道。

另一个分拣员大叔也表示,东莞分拣中心的各种待遇确实不错。这个大叔还告诉猎云网,每天大概有30吨废品被运到东莞分拣中心。

在东莞金融街2栋大楼外的树荫下,一群刚从小黄狗处办完离职手续的大叔大婶还有说有笑。看起来他们并不受小黄狗欠薪事情影响。

4月23日傍晚,猎云网记者来到李大叔所说的小黄狗东莞分拣中心,该分公司由围墙围着,墙外是一排大树。此处仅大门可进,进出需要打卡。当时门口有几个员工在聊离职的事。从门口往里看,偌大的院子停满了中转车。

经坐在门卫室的几个小黄狗员工介绍,这个分公司里面有一栋办公楼、一栋宿舍楼,三个分拣室,还有食堂等,这里大概有80多个分拣员,都住这。

这里仍然时常有员工进进出出,一些员工决定继续住在这里,尽管食堂再也不提供一日三餐,但他们还是希望坚持下来,并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工资。一位来自河南的大叔告诉猎云网,他解除了和前程无忧的合同,又和小黄狗补签合同后,就没有再办离职。在他看来,若签了,钱就真的拿不到了。

2、环境守卫者还能守卫吗?

小黄狗号称自己是“环境守卫者”,但是,在没有运维人员的情况下,智能柜只能进入“瘫痪”状态。

4月23日上午,猎云网走访了位于东莞市南城街道莞太路58号方中元美广场处的智能柜。小黄狗App上显示设备正常,但此智能柜屏幕显示“系统维护中,回收机暂时停止服务”。猎云网询问了该小区大约10个住户,有年轻人、中年人和60多岁的老年人,得到的回复均是没使用过。最后,位于智能柜旁边的一个早餐店的老板称有用过,但没提现过,如今机器停了也没法提现。

这个智能柜距离小黄狗总部办公地也就1公里左右。该小区一位大妈告诉猎云网,这个智能柜是从去年开始就放在这里了,之前都能正常使用,从前几天开始就显示系统维护中。

这些停用的智能柜就如废品那样立在小区里最显眼的地方。

小黄狗于2019年1月底宣布铺设智能柜突破10000组。据猎云网统计,根据小黄狗App上实时定位到的智能柜数据显示,小黄狗已入驻17个省市共34个城市,总铺设11245台。其中广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北京市、上海市和重庆市均已铺设上千台,并以广东省2587台为铺设最多的省份,光东莞就铺设了871台智能柜。

就在被质疑是否全国停运的情况下,4月25日晚,小黄狗在官方公众号发布公告称:“近期,小黄狗的运营受到一些负面事件的影响。现阶段小黄狗对整体运营模式及服务系统进行全面升级,过程中部分设备服务暂停,现已陆续恢复正常使用,后期将尽快完成其他城市运营模式及服务系统的升级。”

根据小黄狗公告显示,目前,广州、东莞、珠海、宁波、南京、西安、济南、成都、义乌、南昌、中山、南宁等12个城市的智能柜已部分恢复使用;长沙、永州、扬州、青岛、韶关、上海、北京等城市即将升级完毕。

26日上午,猎云网走访测试了北京市潘家园街道华威北里45号楼和北京市龙潭街道夕照寺里11号楼的智能柜(共5个),这些柜子仍处于无法使用状态。经小区住户表示,这些机器也是最近几天才不能用的,也没通知。

下午,猎云网来到小黄狗北京分公司办公地址:北京朝阳区永安东里16号CBD国际大厦1602室,想了解最新情况。但在这栋大厦16层,猎云网并未找到1602室,也没看到小黄狗公司。经本栋大楼的保安电话向同事确认后称,之前小黄狗确实是在这里办公,但是最近已搬走,具体搬到哪里就不知道。

当小黄狗事情发生后,猎云网也第一时间联系小黄狗总裁桂博文,试图了解小黄狗实际情况以及承包制问题。直到发稿前,桂博文仍未回复。

小黄狗这个项目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会不会有人接手?还属未知。但不管怎样,莫要让这些智能柜成为小区僵尸。

当收废品的成为废品,做环保的变成垃圾制造者,那这个社会、我们居住的地方还有谁来守护?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