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狗直播风波:音乐「圆梦」与碎梦(附酷狗最新回应)

2019-06-01 11:19 · 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李楠   
   
自3月以来,围绕酷狗圆梦计划而起的维权风波悄然扩散。

“我的粉丝帮助我圆梦,出歌,那这个歌就是我的”。在酷狗圆梦计划持续发酵之后,主播小胡还没意识到,自己众筹下单的歌曲,实际版权并不归属于自己。

自3月以来,围绕酷狗圆梦计划而起的维权风波悄然扩散,并于近期在微博发酵。事件涉及利益群体主要在三方面:包括5sing原创音乐平台、齐鼓文化在内的酷狗一方,购买歌曲的主播一方,以及售卖歌曲的音乐商家一方。

所谓圆梦计划,是指酷狗圆梦主播计划,后来又改名为星愿计划。当时的推广稿件提到,这一计划主要是为有潜力、有梦想的音乐主播提供打造专属作品的机会。其大致流程,是由参与计划的音乐商家制作原创歌曲DEMO(样本),上传到酷狗旗下5sing平台,而后由酷狗主播从中挑选采购。

在主播方面,希望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歌曲。在商家方面,希望从圆梦计划做一笔好生意。有酷狗背书,“大树底下好乘凉”。

然而意外在今年3月忽然到来,酷狗方面忽然关闭歌曲下单通道,并中止歌曲验收流程,以致于买歌的主播拿不到自己的歌曲,做生意的音乐商家没办法拿到制作费用,乃至收回成本。

圆梦计划,现在看来有梦难圆。甚至回溯起来,它所打造的“专属作品”,本就像一场虚空梦境。

圆梦刹车

酷狗的圆梦计划在2018年推出。根据官方的使用指南,其流程大致是,主播通过筹集名为“梦想音符”的专属礼物,换取一定额度的酷狗星币圆梦奖金,而圆梦奖金将用于数字音乐专辑的制作。

具体执行上,由商家与齐鼓文化签署合约,将歌曲DEMO(样本)挂在5sing平台音乐商城出售。主播到商城相中喜欢的DEMO下单,之后商家开始正式制作。最后,歌曲成品由平台验收上线,并由平台清算商家制作费用。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照圆梦计划的设计,主播筹集费用需要是歌曲制作费用的两倍。多余资金的用途,计划并未列明。据主播介绍,这部分筹集资金如普通打赏一样,由平台、公会、主播来分。

▲主播众筹金额需要是歌曲费用的两倍 

不过不管怎样,圆梦计划如果顺利完成,对各方都有好处。主播拿到“自己的歌”,商家获利,平台方也能获得更强的用户粘性和更好的美誉度。然而今年3月,圆梦计划被忽然刹车,令商家与主播措手不及。

据维权商家描述,3月1日, 5sing音乐商城发出通知,在3月25日完成的众筹依然可以正常制作歌曲,未完成计划视为失败。3月22日,5sing商城在无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提前关闭下单通道与商家后台线下消费码验证通道,主播无法正常下单,商家无法进行验证。齐鼓文化方面的歌曲验收流程也停滞。

由此,给商家与主播都造成了严重影响。

商家欠款

在商家方面,主要损失在制作费用。多位商家向新浪科技提到,在制作歌曲时曾垫付大量资金,有些商家为了完成订单还借了“高利贷”,但卡死在验收环节无法拿到制作费用。

根据商家与齐鼓文化签订的费用结算确认书,商家完成歌曲制作及交付,并配合齐鼓文化完成ISRC(标准录音制品编码)登记,之后齐鼓文化在收到商家发票后的15个工作日内支付费用总额的70%。商家配合齐鼓文化完成词、曲作品版权登记,之后齐鼓文化在收到商家发票后15个工作日内支付费用总额另外的30%。

因为歌曲验收的中止,未完成验收的商家无法进行下一步操作,也就无法回收制作费用。而对已经通过验收的商家来说,也遭遇了款项拖欠问题。

据商家介绍,大部分维权商家都未收到最后30%的尾款,其中一部分甚至从未收到任何费用。

商家周周在2018年年底入驻5sing音乐商城,到今年3月有五首歌曲完成验收成功上架。涉及歌曲费用15万元。到4月,周周收到齐鼓文化方面的费用结算确认通知,结算首批70%款项。然而至今,这些费用没能结算。

音乐商城方面有专门客服对接,周周曾多次联系,试图沟通结算事宜,而对方回复“还有些细节需要上级确认才可以执行”。再之后,客服失去了联系。

▲周周与客服联系截图

商家方面的统计显示,此次圆梦计划事件涉及商家近百,歌曲达3000多首,涉及费用金额达1亿多元。

沉默主播

如果按照主播人均购买两首歌计算,则此次事件涉及主播人数达到1500人。相对商家来说,主播在“钱”上的损失较小,但却影响到了与粉丝间的关系。

主播依赖于粉丝打赏礼物,在圆梦计划中,粉丝筹资本就是为了帮助主播出歌。但歌曲验收环节停滞,商城忽然关闭选歌下单通道,主播没办法圆梦,粉丝的付出也竹篮打水。

主播小胡向新浪科技提到,粉丝很乐意帮她出歌。之前的打赏,平均到个人一般在每天200到300元,多的时候500到600元,而因为参与圆梦计划,粉丝打赏的金额明显提高,最多的一位打赏了5000元。可即便小胡最终完成了6万元筹资目标,却依然无法下单买歌。进一步,影响到她与粉丝间的关系。

“歌没出来,很多粉丝都不在了,直播间也停了。”小胡称,在这次事件中对酷狗方面失望,也因为酷狗伤了粉丝们的心。

商家周周认为,此次事件中,主播是受伤害最严重的一方。因为大多商家是没有收到尾款,而主播的歌和钱都打了水漂。在她看来,粉丝众筹了那么多钱没有看到想要的结果,会以为主播是骗子。

不过据了解,参与维权的主要是商家,而主播基本保持沉默。商家几米指出,主播分为两种,一部分直接与酷狗平台签约,一部分与公会签约,无论哪种,都依赖于平台。尤其后者,公会明确要求主播不得传播圆梦计划事件,违者封号处理。

▲公会通知截图 

出于种种顾虑,主播成为此次事件中沉默的大多数。

酷狗释疑

酷狗直播CEO谢欢曾就圆梦计划的中止做出说明。

谢欢提到,在活动进行中,发现一些音乐商家有标高作品价格練疑,并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导致不公平竞争,让歌曲价值缩水,作品质量下降;更有商家冒充词曲作者签名,导致平台无法证实词曲版权的合法性。“为最大程度降低用户损失,平台不得不选择提前结束活动来盘点数据,查明真相。”

酷狗直播5月29日下午发布公告,也提到类似情况,同时公告提到,为维护主播权益,以及为原创事业做出贡献的公司的合法权益,保证歌曲结算公平、公正、公开,推出“音乐质量自我承诺函”和“音乐制作明细”流程,“对不敢承诺音乐质量、不敢公布音乐制作明细,妄图用恶意行为混淆视听、浑水摸鱼的商家,将一律诉之法律。

不过上述说辞无法令商家信服。根据商家与齐鼓文化签订合约,主播挑选的歌曲最终要由平台方验收,然而在维权商家看来,在歌曲制作过程中,自己与主播已经反复沟通修正。既然买歌的人同意购买,平台方面没有理由不予验收。“如果有什么质量问题,请提出来,我们可以配合修改基于歌曲质量方面的问题。”

此外,按照最新给出的歌曲制作参考标准,商家的歌曲费用基本只能对应最低档,这也让他们难以接受。商家认为,酷狗方面的说辞只是一种拖延歌曲验收的借口。

▲平台方给出的歌曲制作参考标准部分截图

实际在此次线下维权事件爆发前,商家、主播与酷狗方面有过谈判,只是反反复复,发酵两个月,彼此未能达成和解。

此前在商家方面,平台方曾给出解决方案:以3000元/首向平台转让词曲版权;以10000元/首向平台转让词曲版权及录音版权。对照起初设定的3万至5万元每首的价格标准,新的费用价格折扣至十分之一。且方案还提到,如果在4月17日前未做选择,将视为放弃上述方案,平台不另行提供其他方案。

商家称此为“霸王条款”。

虚空梦境

值得注意的是,驱使主播参与计划的,主要是希望得到一首专属自己歌曲的心愿。不过根据齐鼓文化与商家的合同约定,歌曲版权将完全转让给齐鼓文化,而主播最后并不真正拥有歌曲版权。

也就是说,下单买歌的主播,最后并没买到实质性的权利。

这一点令许多主播意外。直到最近圆梦计划事件发酵,主播们才意识到早先没意识到的问题。“之前以为版权是自己的呢,毕竟是自己辛苦众筹来的钱,买来的歌”,主播沐鱼的这句话,也代表了很多主播的情况。

实际在圆梦计划,也就是星愿计划的官方介绍中,有详细阐述版权归属问题,包括主播要确认数字专辑表演者权转让给齐鼓,并同意齐鼓使用其姓名权、肖像权;数字音乐专辑的词曲著作权、表演者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均归齐鼓所有。

在主播权益方面,实际主播仅可在其主播间售卖数字音乐专辑并获得报酬,且分成与其他礼物一致。也就是说,主播众筹圆梦,实际是一场虚空梦境,无法真正拥有一首歌。

主播付费买歌,歌曲版权却是在商家与平台方两者间转移,在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戎朝律师看来,主播在这种模式中只是起到代为付费的作用。

对商家来说,圆梦计划这场生意也如一场梦幻。据了解,商家维权诉求主要是希望平台按照此前协议走完流程,拿到预期的歌曲制作费用。这部分费用已经由主播支付,他们无法理解平台的因“部分商家不正当竞争”为由停止验收歌曲,拖延付费。

戎朝认为,歌曲验收由平台方组织验收,除非明确歌曲验收不合格不符合验收标准不予付款外,若在验收过程中出现平台方自身管理不严,验收程序、标准混乱引起的纠纷,理应由平台方予以解决。

事件余波

长期以来,酷狗音乐处于在线音乐头部地位。据QuestMobile报告,今年3月,酷狗音乐月活跃用户规模为2.64亿,居移动音乐行业第一。不过,如此次事件确实涉及近百商家与上千主播,一旦不能得到妥善处理,必然也会对这一音乐市场的老牌玩家造成影响。

沐鱼筹集了12万元,准备买两首歌。其中一首已经完成上传,但平台迟迟不予验收,以致无法上线。“还有一首歌的钱在商城里,商城关闭了钱也没说怎么处理”。

谈及此次事件的影响,沐鱼表示,自己本来挺喜欢酷狗这个平台,“它比较正规绿色,直播了快三年了,一直把它当成一个家”,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还是会很寒心,会考虑换别的平台”。这也是很多酷狗主播的想法。对涉事的维权商家而言,也有类似的意愿。

此外,韬安律师事务所高立文律师对新浪科技分析了圆梦计划中众筹模式的风险问题。她表示, “星愿基金“的募集及使用方式,虽然经过了“粉丝购买礼物打赏主播-主播兑换星愿基金-主播使用星愿基金购买歌曲”这一系列程序,但仍然可能具有众筹的性质,因此相应主体资质、筹集款项的具体用途等方面将会存在合规及监管风险。

好梦难圆。圆梦计划走到边缘,各方都需要清醒对待。毕竟音乐平台的生态,需要每一位参与者共同建设与维护。

(文中主播、商家均为化名)

附:

新浪科技收到酷狗方面对圆梦计划事件的一份说明,涉及内容包括对事件的整体回顾,有关“商家不正当获利”的调查情况,以及之后的相应处理措施,现完整附录于下——

圆梦计划事件说明

圆梦计划的初心是搭建平台,帮助主播完成出歌梦想。但是项目执行过程中,发现存在部分商家以批量谋利为目的,与部分公会、主播沟通返点,不法牟利,严重忽视音乐作品质量等问题,违背了酷狗做这件事的初心,践踏了主播的梦想。

为了拔除行业毒瘤,酷狗不得不调整审核和验收门槛,用更加严格的标准,把关音乐制作商提交的作品。这些不法商家不愿意提供相关资质证明,又担心经济损失,于是通过媒体手段诱导舆论,妄图给酷狗施压。对梦想“碰瓷”者,我们绝不纵容,来一次打一次!下周开始酷狗会将部分不法商家诉诸法律,开启司法流程。

酷狗有强烈的意愿,推动行业进步,我们未来还是会不忘初心,为有音乐梦想的人提供服务。圆梦计划的处理过程中耽误了一些合规音乐制作商的结款时间,我们表示抱歉。对合规音乐制作商,我们将倾力保证审核和结款进度。下周开始,已经按照流程通过审核补齐资料的商家会陆续收到款项。

还原事件发展过程

2018年底,酷狗开始收到主播跟公会举报,发现有返点现象存在,并且开始发现大批歌曲质量不达标。

酷狗紧急组织全部歌曲3000+首,一首一首重新审核,审核内容包括歌曲质量及提交资料。审核数量多,本身需要时间,一些供应商迟迟不提交审核资料也耽误了时间。

考虑到音乐质量不达标可能是制作能力有限,于是经内部讨论酷狗发出第一版补充验收标准:鉴于音乐制作商已经付出成本的部分,针对其只出了词曲的歌,按词曲价格结算,后续的录音制作部分由酷狗完成,继续为主播出歌圆梦;针对已经完成音乐制作的歌,仍按歌曲价格结算。

之后陆续收到一些反馈,很多音乐制作商并不愿意根据第一版补充验收标准推进项目,还是希望可以由自己完成整首歌的制作。

酷狗尊重大家的意见,4月17日商家后台重新开放成品上传功能,但收到的歌曲质量不达标情况愈发严重,且更多返点、非法牟利举报蜂拥而至。

于是5月24日,酷狗第二次补充验收标准,要求商家提供“音乐质量自我承诺书”和“音乐制作明细”。只要补充提供证明文件,酷狗平台审核歌曲质量达标,没有以次充好,酷狗将按期结算。

补充验收标准是希望可以收到更多素材证明歌曲的制作过程,证明这首歌曲的价值(就像超市购物索取小票)。防止浑水摸鱼、以次充好,保障正规商家和主播的利益。不法商家不愿意提供证明,又担心经济损失,于是开始用媒体手段诱导舆论,给酷狗施压。

针对不法商家酷狗将诉诸法律

这些不法商家通过媒体手段,操纵舆论,混淆视听。现有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内容相对片面:例如“有92家商家没有收到结算款项”。调取酷狗后台数据发现,这些商家中有作品交易的商家数量不足70家(按正规流程审核资质证明和作品中),其他20余家虽然在平台有注册,但是0作品交易。

经过内部核查发现,操纵网络话题的几个音乐制作商,大都存在歌曲质量不达标、返点牟利等行为。酷狗会提供判断为不达标歌曲的demo,邀请音乐行业专业人士一起审核。

酷狗下周起将开启司法程序,对部分涉及冒签、恶意刷单、返点牟利等行为的商家诉诸法律解决。为了不影响司法流程,相关证据会在司法流程开启后陆续公布。

未来仍坚持圆梦计划的初心

圆梦计划的初衷是酷狗拿出平台的利润,为主播实现歌手梦出歌。如果歌曲质量以次充好不达标,这件事的意义就失去了。

在这个过程中,酷狗表示有很多音乐制作商是合规的,这类商家也一直比较配合提供证明。酷狗并没有停止审核及付款,陆续付出去的款项已超30%,本周补齐资料的公司,也已经在付款流程中,预计下周可以收到款项。

经过排查,目前审核进程中有质量问题的商家中,作品的以次充好率在10%-50%不等。对于歌曲质量达标的部分,还未补齐证明材料的商家可尽快提供,会优先安排结款;剩下不达标歌曲,酷狗会打回商家,给予其修正的机会。

酷狗直播CEO谢欢曾在公开信里提到,酷狗愿意为优质原创音乐买单,也坚决抵制一切滥用音乐梦想的造假行为,对于冒充版权签名、恶意刷单、以次充好等问题,我们坚决彻查到底。他还提到,音乐商城的2.0版本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开发中,新版本商城会更好的防范刷单、造假行为发生。

酷狗会一如既往的支持音乐产业健康发展,我们愿意携手音乐生态伙伴一路前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