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2019-06-20 18:13 · 时代周报  贾敏   
   
事实上,监听视器材本就属于国家专控产品,制造和贩卖窃听视器材属于违法行为。

你或许从没想到过,当自己在外出差、旅游时入住的酒店,其实是一个现场直播的演播厅。而主角,就是你自己。

你在房间内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小小的摄像头尽收眼底。

6月15日,从外地到河南郑州游玩的黄先生和女友,住进郑州的玉泰酒店后,就在电视机下方的插座内发现正在偷拍的针孔摄像头。实际上,这还只是整个偷拍产业链条之一角。纵观整个产业链,偷拍视频俨然成为某些人赚钱的工具,一年可获数百万元的进账。

同一天,深圳的钟女士在优衣库试衣间发现针孔摄像头,“拆下后还闪着灯”。

八成酒店装有针孔摄像头?

对从外地到河南郑州游玩的黄先生和女友来说,从未想到过自己会成为偷拍对象,甚至成为网络视频男女主角。

6月15日,黄先生及其女友入住河南郑州玉泰酒店后两小时,在所住房间的电视机下方,意外发现五孔插座里有一个针孔摄像头。黄先生立即报了警,并找来了酒店管理方。

事后酒店给出“可以免费调换房间”和“赠予代金券”的方案。但黄先生希望酒店能够承诺针孔摄像头拍摄的视频不会流传到网上。否则他将保留追诉酒店方责任的权利。

酒店方对此不以为意,称在郑州80%的店都有这种情况。而且酒店负责人称,“我不对我说的话负责任!”

当被询问此摄像头是谁安装时,负责人“反问”道:“你感觉会是酒店装的吗?肯定是有人拿偷拍的资料出去卖钱。”

警方后来随机抽查,在多个房间发现针孔摄像头。作为专业酒店管理方,玉泰酒店在日常管理检查时,为何没有发现?面对记者和受害人的逼问,酒店负责人称,自己并不专业。

从什么时候开始,住一次酒店,还对消费者的侦查本领有了要求?没有一定名侦探柯南的本事,都不敢轻易住酒店了。有网友表示,这是要逼着大家去宾馆要搭帐篷。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并不是第一次偷拍事件。

近年来,随着网络传输技术以及微型摄像机技术的发展,偷拍有愈演愈烈之势。不时会有酒店、试衣间等公共或半公共场所出现针孔摄像头的新闻。这些针孔摄像头出现的位置,往往隐蔽至极,难以令人发觉。

在镜头之下,人们的隐私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镜头前,被无数双眼睛窥视。

酒店,试衣间,厕所…

针孔摄像头无处不在

从制造出售偷拍设备,到收集视频,再销售传播,这中间其实藏着的是不仅仅是一个隐蔽摄像头,而是一条完整的偷拍黑色利益链。

在这个产业链的源头,自然是那些唾手可得的针孔摄像头。有人就认为,应该将这些针孔摄像头列为管制物品。事实上,监听视器材本就属于国家专控产品,制造和贩卖窃听视器材属于违法行为。

但在淘宝上,搜索“微型摄像头”却出现大量的商品,打着“更小更实用”、“无光夜视、不发光不发声”、“想装哪里就装哪里”、“自带AP热点,没网也可实时监控”等宣传语,价格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

这些摄像头大多十分小巧,在酒店房间等地方,几乎只有想不到的安装地,没有放不下的地方。

不仅有河南的黄先生遇到的插座中的针孔摄像头。试衣间也是偷拍重灾区。

就在河南的黄先生入住酒店发现针孔摄像头的同一天,深圳的龙女士在一家品牌服装店试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试衣镜上面有一个类似纽扣的“黑点”。拆开后发现,这是一个针孔摄像头,摄像头的周围被口香糖粘住,还连着一条线。

而在宾馆、酒店中的吊灯、空调、电视机顶盒、烟雾报警器、沐浴露瓶身等隐蔽处,更容易成为针孔摄像头的藏身地。

这些摄像头拍下的内容最终会流向哪里?除了少部分是个人观看外,更多的视频内容则通过网络,流到偷拍者手里,再从他们手中,流向更大的人群。

有警方发现,偷拍者在通过手机下载的智能摄像头APP软件收看隐蔽摄像头回传画面,同时将回传画面中的裸体、不雅镜头等截屏发给下线代理,下线代理通过微信、QQ群发布截屏,吸引网民购买摄像头观看账号。

这个产业链已然十分庞大。

偷拍产业链:年入百万的大生意

偷拍者拿到偷拍视频后,只用在网上转手一卖,就可以从中获利。

被抓获的偷拍者透露,每个摄像头可共享给100人观看,并且有现场直播、回放和下载观看等功能。

偷拍者将每个观看账号以每月100-3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下级代理或网民。个别代理还将隐蔽摄像头回传的视频下载后,存储在网盘中,通过微信、QQ以20-6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网盘账号。

在2018年的赵某偷拍案中,警方查获微型网络摄像头300余个,偷拍的酒店客房视频达到10万余部之多。以一个摄像头300元计算,300余个摄像头每月能为偷拍者带来约10万元收入。这还只是第一层代理,经过层层代理后,这个产业链已然极其庞大。10万余部视频,按照一部5元的价格,全部单次售卖就可获利50余万元。这还不包括二次售卖。

这也正是令受害者十分难以接受的地方。个人私密信息被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在网络上大量传播。而价格之所以这样低廉,则是由于旺盛的需求。

“买片的人很多,可以一份资源卖给多个下家,卖100次就是200至500元一部了。”有偷拍视频贩卖者这样对买家说。

视频不仅可以单部售卖,同样还能打包售卖。10部也仅为数十元,如果客户长期需要,还可以花钱成为永久会员进群,每天都有更新视频资源。

2018年,成都就曾发生一起酒店偷拍事件。一对新婚夫妇入住某酒店后,妻子指着天花板上的洞,开玩笑说到“你看那里有个摄像头”。没想到的是,丈夫认真查看之后,真的找出一个微型摄像头。

事后,警方抓到了嫌疑人钱某,从他那里缴获了两个移动硬盘,共计3个T,硬盘里装了不少他从各地酒店偷拍的视频。

钱某也如实交代,罗阳两口子所住房间里的摄像头,正是他安装的。而他干这种偷拍的事,也不是一两次了。他买好摄像头,用买来的身份证入住酒店,然后安装好。偷拍的视频,拿到网上兜售。还专门建了销售QQ群。甚至还有人,愿意花1000到2000元的价格包月。

就这样靠贩卖偷拍视频,轻轻松松就赚了上万块。

个人的私密视频,显然不应以几块钱的价格被出售。难道,以后住酒店,真的要带帐篷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