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家王思聪的泛娱乐商业帝国

2019-06-24 09:10 · 铅笔道  王伟杰   
   
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王校长”,高调之中实则暗含一种商业的精明。

演员黄渤说过:“我是有一点电影理想的,这个话听起来有点矫情,但它是我的心里话。”

这话放在王思聪身上也特别合适。

王思聪的电影理想显然比黄渤要大很多,这不仅仅因为他身上的标签更多:网红、富二代、创业者、投资人、老板、电影发烧友、电竞职业选手……正因为盘子足够大,可以调动足够的资源与足够的人去干一件事情;还因为他一向个性张扬,敢想敢干,是个骨子里都透着骄傲的大男孩。

继苦心经营的熊猫TV倒闭后,王思聪又把目光瞄向了电影圈,并放话,“我是希望出一点钱能够帮助缺乏基础建设的中国电影市场。”

王思聪突然谈起了情怀,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追逐价值不断增值的资本世界里,情怀是一种比较稀缺的东西。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王校长”,高调之中实则暗含一种商业的精明

或许,对他来说,进军电影市场,一半是情怀,一半是生意,但归根结底,还是一门能够赚钱的生意

电影圈的“大毒舌”

在去年由香蕉影业主办的“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颁奖典礼上,王思聪这样解释自己重金培养导演的初衷,“现在上映的电影有非常多的垃圾,我不想再看到这些垃圾,所以我培养自己的新导演上来,改变现状。”

这些年,很多热门的华语电影都被王思聪批评得体无完肤,而且火力一次比一次凶猛。

“《小时代》爱好者请取消关注。”

“《画皮》如果打6分的话,《画皮2》最多也就是4分。如果没有这些明星大腕的话,这电影就啥也不是。”

“《白发魔女传》刷新了国产烂片的标准,这部0分作品或许也是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最经典的负面教材了。”

这些犀利的语言,是王思聪一贯的风格。

王思聪在微博中对很多电影评头论足。

单单对影片开怼似乎还不够,王思聪还直接点名影片导演,从张艺谋、陈凯歌,到王家卫、冯小刚,这些大导演都成了王思聪批评的对象。

“我觉得中国导演是有很大问题的,某些导演,他也不给你通告,说每天几点过来你就得几点过来,就很大牌。他一个人包揽了制片人、导演、监制各种职位,他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很不职业的一个事情。比较发达的工作化的好莱坞宝莱坞是不会有的。”

除了导演外,演员也在王思聪的精准打击范围之内,只不过偶尔火力会有点跑偏。前阵子,陈昱霖涉嫌敲诈吴秀波事件爆发后,王思聪连发5条微博替女方打抱不平,痛批吴秀波。当时,由万达影视出品、吴秀波主演的电影《情圣2》即将上映。王思聪此举被网友认为是大义灭亲,圈粉无数。

当然,怼过了头,王思聪也有被回怼的时候。曾经,王思聪对电影《一步之遥》开怼,片方被骂得急了,回呛,“电影讽刺的就是王思聪这样的暴发户,他不爽了。”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至今,9年时间里,王思聪批评过的电影近百部

“毒舌影评人”的标签让王思聪在网络上收割了大量流量。

与其父亲王健林闷声发大财的风格不同,王思聪走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路线。除了家庭、性格方面的原因外,在当前网红经济、粉丝经济、眼球经济大行其道的背景下,用关注度来换业绩成为能够迅速脱颖而出的有力手段。

对于王思聪来说,保持曝光度,吸引流量,成为媒体的宠儿和镁光灯下的焦点,对于自己的事业大有裨益

而拥有首富之子的标签,拿着父亲当初给的5亿创业资金,再加上头顶网红光环,似乎也确实是一条能够快速通往成功之路的捷径

据胡润发布的数据,2017年,王思聪的身价已达到63亿元;2018年,王思聪的个人资产因万达集团资产下降等原因有所缩水,但也达到50亿元,在2018年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排名第16位。

崛起中的泛娱乐商业帝国

从表面上看,受过西方教育,个性张扬高调的王思聪与中规中矩、性格沉稳冷静的父亲王健林有很大的不同,但在某些方面,父子其实一脉相承。

有一次,接受媒体访问,王健林评价王思聪,“他还年轻,对中国社会还需要领悟。”

王思聪也承认,“在做人的道理上,父亲教了自己挺多。”

2016年,王健林宣布万达已经完成了地产向文娱商业综合集团的转型,以商业地产为核心业务转型为轻资产模式,向金融、旅游、体育、文化、影视等领域数道并进。

王思聪通过投资在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而王思聪的投资版图,主要集中在互联网、高科技、泛娱乐领域。在泛娱乐领域,王思聪发起“香蕉计划”,包括香蕉娱乐、香蕉音乐、香蕉游戏、香蕉体育、香蕉影业,涉及五块最具娱乐标签的领域。

他现在的商业布局,和万达在上下游产业链都有交集,并能够嵌入到万达已有的布局当中。”有业内人士曾经这样评价。

不难看出,从电竞、游戏、音乐、直播到电影,王思聪的业务布局与战略转型后万达集团的产业版图遥相呼应,息息相关。

“我今年30岁,等我60岁了,我就不信我做不出一个像迪士尼那样的品牌来。”王思聪从不隐藏自己在商业上的野心。

从其商业布局来看,他的梦想是打造一个多元化、国际化的“泛娱乐帝国”,与父亲王健林一手构建的万达集团一样,这是一个年轻化、潮流化的新型商业帝国。

在这个新型娱乐帝国中,香蕉影业作为香蕉计划“全产业链、泛娱乐生态”重要一环,显然被王思聪所特别看重。

铅笔道发现,目前,香蕉影业有三条著作权数据,分别是2016年9月的《幻世界》,2016年3月14日的《老爸,FIGHTING!》,以及2015年12月的《危险边际》。前两者已经拍摄完毕,但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香蕉影业出品且上映的电影仅有《后来的我们》一部电影,票房为13.61亿元,豆瓣评分为5.9分。

香蕉影业执行总裁在谈及香蕉影业的影视计划时曾表示,接下来依然会按照“年轻相、反套路、反传统、有个性、有意思”的标准产出作品,未来不排除一个IP将四大板块打通的可能。

“我是一个商人”,这是王思聪对自己的身份定位。

很多人对王思聪的固有印象依然停留在爱炫富、爱打游戏、爱打抱不平,有点仗义、说话口无遮拦、频繁出入夜场,换女朋友像走马灯一样,往往忽略了隐藏在这些标签背后的另一面,实际上在他玩世不恭的面具下,隐藏的是异常缜密的商业头脑。

王思聪正巧妙地利用大众对自己的这种关注不断实现自己的商业理想

“不管是不是科班出身的人,只要他想讲故事,当导演做编剧,我就会拿出现金鼓励大家,让大家不要放弃自己的想法和梦想。”这些情怀梗正是这个新型娱乐帝国的一部分。

王思聪曾经在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上开通了自己的主页,面对网友3000元一次的提问,王思聪前后回答了24个问题,一共赚了72000元。

当被问及人生目前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时,王思聪回答,“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是一定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能超过父亲,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