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只千亿愿景基金来了!孙正义:年底向LP返现100亿美元

2019-07-25 17:00 · 投资界  刘全 杨莉   
   
孙正义作出承诺——今年年底前给愿景基金LP返现100亿美元。

1000亿美元,第二只愿景基金来了。

据华尔街日报称,软银集团董事会将于美国当地时间周四批准向第二只愿景基金(VisionFund)投资400亿美元。一旦投资完成,软银集团将成为愿景基金二期的主要LP,这意味着又一个千亿美元“巨无霸”新基金诞生。

还有哪些LP对此感兴趣?据称,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的政府基金可能再次投资第二只愿景基金。此外,苹果、高盛以及渣打银行也将出资。最新消息显示,软银还与微软公司以及几家中国台湾养老金和保险公司进行谈判。

不过,由于愿景基金回报情况不明,也有众多机构LP冷静围观。为了打消金主的顾虑,孙正义作出承诺——在今年年底前给LP返现100亿美元。截至今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已经向LP返现了约60亿美元。

愿景基金二期:1000亿美元,软银到处谈LP

成立愿景基金二期,孙正义酝酿已久。

早在2018年5月,孙正义在东京一场活动中曾表示,愿景基金二期一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到了今年5月,孙正义对外透露,软银正在筹备愿景基金二期,规模将与一期相当。

这意味着,愿景基金二期的规模将达1000亿美元。此前,愿景基金狂野的投资版图上,物联网、AI、机器人、交通出行等领域都榜上有名。参照孙正义的科技愿景,愿景基金二期布局领域依然会延续此前的方向,继续加码。

外界一直关注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资进展。2019年5月初,软银董事会执行副总裁Rajeev Misra表示,资金的募集正在推进中。然而,软银所期待的几家LP,投资意向普遍不大,其中包括软银最大的LP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其曾出资450亿美元支持愿景基金。

为此,愿景基金已转向旧的策略,引入其他投资者,这些投资者渴望从该基金有利可图的业务中分一杯羹。比如高盛集团和渣打银行投资了愿景基金二期,原因是高盛希望能受雇于该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公司承担IPO,而渣打银行则热衷于向这些公司放贷。

有趣的是,软银还正在与微软进行谈判,希望这家软件巨头能作为LP出资愿景基金二期,还开出一个诱惑条件:软银鼓励其投资组合公司从亚马逊网络服务(AWS)转向微软旗下的Azure云平台。

据外媒称,软银愿景基金提前两年投完了近1000亿美金,为了募集资金,此前孙正义还想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推动愿景基金IPO,并且将在该基金全部投资完成后进行,时间很可能是今年秋季。

愿景基金成绩如何?出手凌厉: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愿景基金诞生源于一次东京相遇。2016年9月,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继承人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阿勒沙特与孙正义相遇,两方经过多次会谈达成合作,创立一家科技投资基金,规模可能扩大到1000亿美元,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基金之一。

2017年,愿景基金正式诞生,金额高达1000亿。据彭博社报道,这个体量创造了全球风投圈新历史。

自此,孙正义开始疯狂扫货。根据软银2019财年第二季度决算说明会数据,截止2018年11月5日,软银愿景基金累计投资已经达到67笔。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愿景基金进行23笔投资,融资总额超出200亿美元。涉及领域包括:互联网、二手车、出行、人工智能、共享办公、IT、电子商务、生物医疗、无人驾驶、VR等。其中也不乏字节跳动、Uber、阿里巴巴、OYO等国内外明星企业。

“财大气粗”的软银愿景基金出手凌厉,碾压式的投资风格甚至改变了VC/PE圈的规则——在对一家公司的投资中,愿景基金大手一挥轻松“截胡”,而其他中小型基金可能惨遭挤出。一位硅谷风投机构合伙人曾经感叹:“你觉得他们吃不下了,但是他们不管,吃不下可以硬塞,放进口袋,放进大包袋子里,随便用什么方法,总之带走就行。”

彭博社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他时常以咄咄逼人的姿态与创业者交流,整个谈判过程过不给创业者丝毫的拒绝余地。

典型事例就是Uber,他曾公开警告,如果不接受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就会转投其竞争对手Lyft。正因为此,Uber迫于形势接受了软银的90亿美元投资。

这不是个例。在线金融独角兽SoFi的联合创始人也面临过同样的境遇。孙正义向他表明:10亿美元——要么投给SoFi,要么投给SoFi的竞争对手。投资风格如出一辙,最后SoFi只能选择接受。

正如孙正义所信奉的,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当然,这种激进的投资风格得罪了不少人。

就连背后LP,也有些不满孙正义的投资风格。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软银愿景基金投资时常给出高估值的行为,孙正义的决策方式也是“一人说了算”,这让基金的LP忧虑重重。知情人士透露,愿景基金与其投资者,以及在软银内部存在的一个紧张点在于——过往以及未决投资的估值过高,包括对共享办公空间创业公司WeWork和中国面部识别公司商汤科技的投资。

这当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插曲:今年1月,在两位金主的极力反对下,软银对WeWork的投资才从原来计划的160亿美元削减至20亿美元。

此外,愿景基金曾考虑联合穆巴达拉向商汤科技投资10亿美元,而投资后,该公司估值可能高达100亿美元。最后,这笔交易未能达成,原因是穆巴达拉的退出。该基金始终对孙正义坚持的高估值持保留态度。

孙正义承诺:年底前向LP返现100亿美元

对于LP而言,任何的语言都比不上实打实的回报。华尔街日报引援知情人士称,孙正义作出承诺——今年年底前给愿景基金LP返现100亿美元。

这并非空头支票。截至今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向LP返现了约60亿美元,主要来自于两笔投资:把印度电商公司Flipkart的股权出售给沃尔玛,以及对上市公司Nvidia的投资收益。

对于剩下的部分,孙正义还在积极筹集。据外媒报道,软银准备申请45亿美元的银行贷款,以愿景基金最大三笔投资作为抵押,分别是网约车巨头Uber、办公聊天应用Slack以及癌症检测公司Guardant Health,这三家公司都是愿景基金的明星项目。

其中,Uber在5月10日已经成功IPO,缔造了今年创投圈IPO历史纪录。截止7月25日,Uber市值为742亿美元。

而Uber的最大股东正是软银愿景基金旗下的SB Cayman 2 Ltd.,持有Uber股份16.3%或逾2.22亿股。短短16个月,这一笔投资有望给愿景基金带来约30亿美元的回报。

投中阿里巴巴之后,孙正义一直在寻找各个领域的领头羊。2017年12月,软银冒险决定向Uber注入超过70亿美元的资金,并安排两名员工进入Uber的董事会。当时孙正义相信,尽管陷入困境,Uber始终很有前途。

Slack也于6月20日成功挂牌纽交所。资料显示,Slack是一款类似于中国的钉钉和商务版QQ的企业社交应用,也是全球SaaS 领域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上市前累计获得6轮融资总额超12亿美元。

2017年7月,Slack获得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2.5亿美元融资。有了软银的支持,Slack进一步扩大海外市场。目前,Slack最新市值为172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这笔两年前的投资也将收获丰厚回报。

相较于Uber和Slack,大家可能对Guardant Health较为陌生,这是硅谷一家利用血液测试检测早期癌症的明星企业。2017年5月,该公司获得3.6亿美元投资,由软银领投。

孙正义用真金白银的回报,让愿景基金的LP们继续支持二期基金。据悉,软银还与投行方面进行谈判,商讨帮助该基金募集资金的计划。这一次,孙正义还希望寻找到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等机构LP,继续自己的“疯狂之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