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腾飞:科创当引擎如何马力全开?

2019-07-31 15:34 · 投资界     
   
湾区科创当引擎如何马力全开?

2019年7月31日,由广东金融高新区、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佛山暨第十届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洽谈会”于佛山举办。本次峰会将邀请政府相关领导、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国内顶级投资机构代表以及智能制造、医疗健康、现代服务等领域的众多优秀创业者齐聚,分享金融资本时代佛山的经济建设成果及发展规划,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地带“金科产”的融合与发展。

在上午的高端对话中,在智见创始人兼CEO、中国天使联合会华东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炜的主持下,上海金浦投资创始合伙人、总裁高立新;远致富海首席投资总监、东方富海创始合伙人梅健;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光控华豋管理合伙人王毅喆;创东方首席投资官、管理合伙人肖珂;清源投资合伙人张杨,共同围绕“湾区科创当引擎如何马力全开”这一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

大湾区腾飞:科创当引擎如何马力全开?

以下为讨论内容精华,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高立新: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的论坛。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参加了大概三届,论坛越来越有质量,干货越来越多。借助本次论坛,我们也透视到了佛山在转型升级、智能制造等方面的潜在机会和机遇。

上海金浦投资是2009年成立的股权投资公司,具备国资背景,实行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目前,资产管理规模大概在300多亿。2015年后,我们重点投资新兴的战略性产业。非常荣幸的是,在近期推出的首批的25家科创板公司中,我们投资的公司有两家在列。希望通过本次论坛,加深、加强跟佛山之间的合作,通过基金资本创新的力量来推动佛山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发展。

机构之间有着共同的认知,即创新资本的力量,或者说风投和创投的力量。本次科创板上市的25家公司当中,应该是24家都有了创业资本和风险资本的影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创业资本或者叫创新风险投资,对佛山未来的创新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和价值。

郭炜:对比科创板和创业板,截止到2018年,创业板的资本渗透率是60%,科创板超过90%,这25家当中的24家背后大概100多亿的风险投资,已经插上资本的翅膀。

梅健:远致富海是东方富海和深圳市国资委在2013年成立的混合所有制、市场化运作的基金。目前,东方富海有医疗基金、新材料基金、环保基金等。远致富海自我定位为一个并购基金,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推进深圳市国资委下面部分资产的市场化改革,目前已经参与了两家市场化改革的项目;另外,我们也做一些市场化的投资,比如去年年底收购了麦捷科技一个上市公司;与此同时,远致富海也做直接的PE投资,湾区也是如此。就我个人经历而言,自1999年到现在,前15年全国各地到处跑,近5年基本上就围绕大湾区。

大湾区拥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尤其是像佛山这样的制造业基地。就我而言,主要关注大健康、先进制造业和新材料。实际上大健康的医药和医疗器械、新材料都是需要制造的,所以佛山的制造业基础会为它未来的腾飞打下良好的基础。大湾区的引擎,说到底还是要科技创新。比如深圳南山区,上市公司的数量已经超过很多省。因此,科技是大湾区发展的核心因子。

王毅喆:大家好,我是来自光大控股的王毅喆。光大控股是光大集团的二级公司,是一个全球化投资机构。目前对外投资有1400亿港币左右,其中大概40%是美元,60%是人民币。同时,我也是光控华豋的管理人。在高科技领域,华豋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投资基金。

就我个人而言,在国内的时间大量集中在北京、上海和整个湾区,这里的湾区包括广州、深圳、佛山和珠海。基于底层高科技领域,湾区的科技力量非常强,未来也会继续保持。同时,国家十分支持湾区发展,很多基金也都设立了大湾区基金。湾区土壤肥沃,那么种子是什么?那就是近十几年,湾区里面成长起来的公司。

其实对于企业家而言,上市只是一次融资,与普通融资没有大的区别,那么它的二次增长、三次增长在哪儿?从我的角度来看,现在是做全球并购的好机会。不只包括IP、技术、人才,也包括很多订单的生成。这个二次成长对于大湾区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肖珂:创东方是一家深圳民营的人民币基金,业务包括创业投资和产业基金,规模大概200个亿,专注于中早期的科技型企业投资。

大湾区是中国制造或者中国高科技非常有代表性的区域,在全球化竞争当中可以非常好地发挥产业链的力量和优势。如果要在在新的一波科创当中选一个关键词的话,我会选产业链。

张杨:大家好,非常荣幸参加今天的论坛。清源投资是深圳的一家机构,是由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国有投资机构改制而来,投资领域聚焦于高端装备制造、清洁技术、广义IT,医疗器械等,投资阶段只要集中于早期科技类的项目。目前,管理资金规模大概70亿,在投项目大概有200多个,已经孵化出来的上市公司大概有17家。今年算是清源投资比较有收获的一年,截止到今天,到主板的企业大概有5家,申报科创板的企业大概有2家。

粤港澳大湾区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沃土,从产业链、技术等方面来看,都有一定的领先性。但是其实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这个背后是什么?我认为这个命题就是人才。怎么把人才引进到大湾区里面来,来支持我们的中小企业创新、发展。

郭炜:您觉得湾区缺什么人才?

张杨:其实过往这么多年,你可以看一看,比如说大湾区里面,其实很多制造业,说白了都是中低端的,要想更新换代的话,包括做一些原创性的,包括一些创新性的人才,其实还是需要一些科技赋能在里面的。

郭炜:听了几位整体的阐述,我有一个整体的认知,因为我最近看我们清科发了一个报告,说现在中国的股权投资在今年上半年降到了冰点,从各个基金的募资规模和对外投资的规模来讲,应该是近年来最低的,虽然我们现在从气温上来讲,进入到了炎炎酷夏,但是在资本的投资端还是一个资本寒冬。但是场上的这些嘉宾,我听起来有两个体会:第一个,他们不差钱;第二个,他们还想投,并且就想投湾区。既然要投,那么都会投什么样的企业?

高立新:佛山一个著名的标签就是制造业,在中国上一轮的改革开放中,为中国的制造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高立新:传统的制造业现在遇到了很大的瓶颈。总的来说,第一,产能过剩;第二,相对来说传统制造业的附加值遇到了比较大的挑战。

郭炜:这是站在产业角度的,企业家长呢?

高立新:我们佛山的企业家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比较勤劳;第二个是非常的聪明。从创新发展的角度来讲,有些企业家可能在传统的企业中做得不错,但是要想向新的产业转型升级,可能遇到了一些困惑,也有一些担忧,也有一些迷茫。

郭炜:是否接触传统企业?

高立新:我们大概接触了三家左右,主要是沿着原来传统的制造业做一些转型升级方面的工作。

郭炜:接触过程中,您有没有困扰?

高立新:困扰就是我们的钱怎么跟他们对接、跟他们联姻,产生1+1大于2的效果,或者说几何级数的创新增长。

郭炜:我得翻译一下,第一个,他们有钱;第二个,他们愿意帮助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但是现在还没有投下去原因是没有发现这个几何级的增长在哪里?

高立新:可以这么理解。

郭炜:您说得特别隐晦。我们请旁边的梅总点评一下,您支持刚才高总贴的这个标签吗?

梅健:我从大范围支持,但是要在制造业前面加几个字,就是传统制造业。

郭炜:这个“传统”是中性词,还是贬义词?

梅健:中义偏贬义吧,不好意思,这个是我对整个佛山地区企业的印象。因为珠三角的四小龙有两条在佛山,一个是南海,一个是顺德。在八九十年代,佛山在全国应该属于经济发达地区,制造业很发达,佛山人民很勤劳,老板也很聪明。但是,新时代,很多企业由于它的技术比较老旧,规模上不去,速度也慢下来了。所以,我们整个东方富海体系里面好像还没有在佛山市投资。我曾经举例,一个企业如果每年都赚一个亿,而且现金流也很好,这种企业是银行的好客户,但不是我们创投的好客户。我们希望企业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年化增长率,就是你今年赚1000万,明年赚3000万,后年赚5000万,赚1个亿更好。如果你没有几何级增长这种可能性的话,对于股权投资机构来说缺少吸引力。你要跟同行相比有一个杀手级的创新,包括你在某一项性能指标或者说在模式上有一个很微小的创新,对比同行有比较好的竞争力,能够比同行有更高的发展速度,这样的企业才是我们所关注的。

肖珂:其实中国有很多企业家,他们很务实,也很创新,过去抓住了全球化市场的红利,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他们现在遇到了问题和困难,因为他们过去做的创新体现在两点:第一个,低成本创新;第二个,用创新的方式做到了低成本。但是,在整个全球市场遇到“天花板”、遇到挑战的时候,遇到产能过剩、毛利下降的时候,想进一步扩张的时候,原来创新的路径出现了问题。

大湾区缺什么?大湾区不缺工程师,但是缺科学家。因为我们未来的创新更多的是一些高风险创新,就是所谓的科创的创新。高风险创新需要的创新路径是不一样的,风险是不一样的,所需要的资本结构也是不一样的。

郭炜:因此风险资本的投入就显得至关重要。

肖珂:没错,而且还要知道怎么样理解风险、认知风险、控制风险,怎么样借助外部的资源来做好这些事情,所以需要用到产业链的资源。我们上个月签约的一个项目就是非典型的佛山项目,因为这个项目是从外面落地在佛山,团队实际上是从海外回来的。

郭炜:做什么内容呢?

肖珂:做的是半导体核心的封装设备。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在佛山落地?

肖珂:因为佛山政府扶持、沟通非常好,所以他们选择在佛山落地。我们是跟着企业走,它在佛山,我们就投佛山。

郭炜:如果未来让你们投,你们会选择什么样的机会?

肖珂:我们比较看好未来中国从一个游戏规则的跟随者,变成一个制定者,从价值链中低端往价值链中高端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过去所谓的科研,其实更多的是工程师做开发解决一些特定的技术问题,但是未来其实需要更多研究的驱动,需要科学家与工程师结合解决更加复杂的问题。这样的话,创始人就不是一个简单资源整合者的角色,创始人本身也需要非常强的技术背景和属性。

郭炜:第一个,我们要从价值链的低端向高端走,这势必碰触到美国的利益。第二个,我们要从游戏规则的跟随者变成游戏的制定者。因为现在全世界制造业基础全链条最全的就是中国和美国,往上走确实是目前我们这场战役的核心。

从整个大湾区来看,广州、深圳现在已经有不少高校。但是,微观到佛山来讲,高校力量、科研力量还是比较薄弱。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企业家快速获取人才,或者说企业家要如何转变思路,引进人才?

张杨:我从业投资8年多了,每年基本上都要来佛山十几次。我对佛山的企业家的印象用两个字来形容,一个是稳,一个是变。

我为什么说稳这个词,其实佛山不缺好企业,我们看到有些好企业可能经过了改革开放的40年,做的传统制造业现金流也非常好,包括佛山的很多企业应该有些都是家族企业,资金链短缺的时候,家族企业凑一凑,马上就能解决。我认为佛山不缺钱的企业还是很多的。以前是不变的,认为引进风险投资机构可能会导致在企业的话语权上面的变化。但是这几年有了一些变化,因为仅靠自有资金或者靠自己的理念经营,可能会不适应现在的发展。

我们清源投资和清华大学合作,学校的技术转化能够支撑企业未来长期的发展。尤其相对于佛山这个片区,佛山现在还是集中于传统行业,面临着技术转型和创新转型,也需要借助高校的发展。人才是一方面,人才成果的转换也至关重要。

郭炜:这个怎么说?

张杨:比如说高校的学生,包括本科生、研究生,能够落地到东莞、惠州这些制造重地去,能够帮助传统的制造业进行转型升级。

郭炜:这里面也有一个大的命题,企业或者产业的增长并不是需要发明家,可能更需要技术本身在产业端的应用,怎么来判断这个价值对企业家来说是一个挑战。

张杨:企业家会基于产业链进行判断。说实话,如果他是真正把这个企业做深、做透的话,自然会去研究产业链上的发展,并且会结合产业链上的诉求去跟校企进行合作,把学校的知识产权或者知识技术成果转化到企业来。

郭炜:所以我们企业家是很明白的、很会算账的,这些成果如果可以替代人工,降本增效,能够极大程度地增强竞争力,我是愿意做这个投入的。

王毅喆:湾区的企业这几年面临很多问题,无论是佛山的传统制造业,还是深圳、珠海、广州的科技企业。珠三角的很多企业利润的降低,实际上是因为汇率的影响导致境外的订单丧失,不再产生新的订单,尤其在东南亚。这些实际上是因为整个市场发生了变化,我们的传统经营方式面临了很多的挑战。那么经营方式面临挑战,我们怎么去解决?基本上就是两种方式:第一是进一步优化自己的成本、人员和架构来增强自己的生存空间;另一个就是要有新的增长点。传统制造业里面,比如说三一重工也是类似的企业。三一重工采取的方式有境外的并购形成一些新的增长;另一方面,在境外做有效的并购来增加它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加强人才和技术储备。

企业实际上已经被逼迫地走到这些路上,因为整个全球行业的影响、整个全球经济的影响。不仅是全球化企业,但凡你的订单有在境外产生的,实际上就会有影响。这几年这种影响的波动会比较大,一定要有积极的手段来应对,包括境外并购和技术的获取。

郭炜:成功并购的关键点是哪些?

王毅喆:企业主本身、创始人本身对被并购的企业是否足够了解,这个并购不是说资本,资本是可以帮助去做资金,但是整体的判断是企业自己来做判断的。

并购了一个上市公司,然后股价增长,有大量现金流,这种并购一定会产生问题。因为融合的问题,不是钱的游戏,一定是你的技术有什么补充,或者你的产业线有什么样的补充,或者你在面对风险对抗的时候有什么补充,这是核心。

梅健:机会点就是我们国家的股市到了历史的低位区间,如果说未上市的企业有买壳的需求,现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年,我们远致富海就并购了一个上市公司麦捷科技,买下了一个上市公司光洋股份。在这个阶段,上市公司的价格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比较低。

第二,谈到并购,购很容易,有钱就能购。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并购案例出现“消化不良”。有些是由于资金链,比如说最近的暴风股份是由于资金链的问题。还有一种就是并购白花钱,你把它买了以后实现不了当初并购的目标。并购前要想好,我有没有并购需求?我想买一个什么样的资产?买来对我的产业链有什么好处?买来之后怎么管理?

第三,买来后管理不好,就无法达到并购目标,就实现不了并购目的,有可能变成你上市公司的包袱。我举一个现实的例子,某上市公司收购了一个做充电桩的公司。因为被收购的充电桩公司产品质量不行,造成了很多的索赔,给上市公司造成极大的负担。最后,这个上市公司到处找人接手。所以,一定并购你自己熟悉的,或者你通过一些顾问、专家,能够比较熟悉的技术或者产业。

郭炜:我们在座的某些企业可能也希望借助这个机会被并购,有什么样的机会点?

梅健:被并购,我认为有两个价值至关重要:第一个是你在产业链中有一个特殊的位置,比如说我虽然公司小,但是我是华为的一级供应商,有供应商代码,你就有并购价值,通过收购你进入到华为的供应体系;第二个就是有稳定的盈利。

郭炜: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就聊到这儿。特别感谢佛山和广东金融高新区,以及南海区政府给大家搭建了这个平台,大家更多地融入这个平台,在这里找到你们新的朋友。当然,我们也鼓励佛山的企业家更多地“走出去”,来看一看,也不用走远,到深圳看一看,就会有很大的感触。我希望大家将来下一个路口有在座的各位,这是我们对佛山企业家的祝福。

谢谢以上所有嘉宾的参与,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