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款5G商用手机开售,中国5G正式出征

2019-08-06 07:32 · 华商韬略  张静波 熊剑辉   
   
在四大运营商的火力全开下,中国已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5G网络市场。然而,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2019年8月5日即今日零点,中国国内首款5G商用手机——中兴天机Axon 10 Pro 在京东和苏宁正式开售。

距离5G牌照正式发放,刚好过去两个月。

按照公认的5G推进时间表:

2017年完成现网测试,2018年开始商用实验,2019年小规模商用、发5G牌照,2020年正式规模化商用……

但一直以来,世界各国都在忙着急速超车,加码备战。包括中国。

因为,这是一场输了后果很严重的“战争”。

2017年8月25日,在韩国宣布2018年平昌冬奥会将成为史上首届5G奥运后的第二天,中国国务院就宣布,将在2020年全面启动5G商用。

日本也同样借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开始部署5G网络,与韩国一样,希望成为引领世界的5G通信强国。

最近两国互掐,日本想要借势突围的,就包括与5G密切相关的半导体。7月31日,日本正式发放5G牌照。

欧洲拥有诺基亚、爱立信、沃达丰、Orange等一批老牌移动通信劲旅,各国政府也是百花齐放、摩拳擦掌。

英国出钱出人出政策,声称要做全球5G的领导者;德国则默默无声,拉着华为,抢先把5G部署在现有4G网络里。

硝烟四起,确保5G的领导地位,自然也就成为美国上下的共识。

2016年7月,美国正式规划出5G高频频谱,Verizon、AT&T两大运营商进行5G试验。随后,参与的城市越来越多,竞争白热化。

2017年12月,在美国里诺召开的3GPP SA2第124次会议结束后,5G系统架构和流程标准制订完成。这是5G标准里程碑式的进展,标志着全面实现5G目标的新架构确定。

到了2018年1月,美国新闻网站Axios捅出一份敏感文件。

这份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起草的文件,将5G比作一场决定美国命运的战斗,意义堪比50年代的艾森豪威尔国家公路系统。NSC甚至建议华盛顿:将5G国有化!

该建议一旦被采纳,美国商业史或被改写。

质疑声随后排山倒海而来,就连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也出来呛声:国有化代价高昂且适得其反。

尽管白宫后来澄清,这只是一份过时的文件,但依旧难掩个中焦虑。

两个月后,特朗普一纸命令,斩断了博通对高通的念想,将半导体史上最大的收购案扼杀在摇篮中。

理由是,该交易可能削弱高通对5G的投资,从而“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2018年,5G商用进入倒计时后,竞争开始赤膊化。

4月中旬,中兴遭遇美国禁售令致命一击。8月,特朗普签署法案,禁止美国政府及其承包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部分技术。

过去半年里,美国又在全力围剿以华为为代表的一众中国高科技企业。

相比4G时代,美国正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虎狼环伺之中,中国的5G推进却扎实稳妥,严丝合缝。

诸多迹象表明,中国在5G研发和部署上领先全球。

各大国际通信组织、会议和论坛上,闪耀着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身影。

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不但在全球攻城掠地,还贡献着越来越多的5G标准和专利。

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最新报告显示:

截至今年6月15日,全球5G标准必要专利(SEP)排名中,华为和中兴分列第一和第三,诺基亚位列第二,而美国政府力保的高通则被远远甩开。

今天,5G手机的正式发售更让许多人振奋:那个曾经被美国打压的中兴,还活得很好!

全球通信技术,每十年一换代,国家的命运也随之更迭。

2G时代,欧洲GSM领衔世界,爱立信、诺基亚迅速崛起。

3G时代,日本i-Mode风靡全球,NTT DoCoMo跻身全球增长最快的公司。

4G时代,美国抢先布局,苹果、谷歌等一大批企业成长为巨无霸。

由此带来的,是美国史上第二长的繁荣期,以及每年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和几千亿美元产出。

而近在眼前的5G,在业界看来,是更具革命性的一代。

从1G到4G,本质上还是人联系人;但5G除了人连人,更要实现人连物、物连物。当万事万物彼此相连,整个经济产业的效率和逻辑,注定将被彻底颠覆。

这种万物互联,将带来巨大的经济红利。

据高通预计,到2035年,5G全球经济产出将达12.3万亿美元,逾80万亿人民币。

世界经济论坛更曾迫不及待地声称,5G将开启第四次工业革命。

而这,也是中国的机会。

为了这个机会,中国人已经等了几十年。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移动通信事业都落于人后。在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的不断努力后,5G对中国而言,来之不易。

奋力赶超的号角,早在10年前就已吹响。

2008年,土耳其教授阿里坎发明Polar码,在理论上第一次逼近香农极限。

一年后,华为开始研究5G。

彼时,4G刚起步,5G在很多大公司看来,根本不存在或不可能。唯有华为坚决下注,哪怕是Polar码这种不成熟的技术。

最早将Polar码引荐给华为的是通信专家童文,他曾任职于美国贝尔实验室,2011年受聘为华为5G首席科学家。

与它的前辈相比,Polar码虽性能不俗,终究还停留在纸面,重金押注面临极大风险。

世界通信史上,因为押错宝轰然倒塌的公司比比皆是。

但Polar码于华为而言,不单是一种技术,更承载着中国人的标准梦。

上世纪90年代,高通凭借在CDMA上的积累,逐渐成长为专利巨人,并在3G和4G时代坐享高昂的授权费。

中国市场是高通成长的见证者,同时也是最大的买单者。掏了巨额学费的中国人,梦想有一天,也能自己掌控命符。

2G时代,中国几无存在感,以致参加国际会议的中国专家被嘲笑:见面微笑,开会沉默,回屋睡觉。

到了3G,中国主导的TD-SCDMA在最后一刻,挤进三大标准阵营,但因技术不成熟,仅被中国移动一家采用。

为此,中国移动付出了代价,却也为4G时代TD-LTE走向全球奠定了基础。

中国产业界不断蜕变,但底层的信道编码等领域,依旧是空白。华为Polar码,为突围点燃了希望。

在此之前,华为还需要撼动Turbo和LDPC两座大山。前者统领3G、4G两代王朝,后者被WiFi标准采纳。

决战在2016年打响。

Turbo因技不如人,率先出局,剩下LDPC和Polar终极对战。

10月14日,在3GPP里斯本会议上,高通领衔的LDPC阵营先下一城,夺得数据信道的长短码方案。

11月17日凌晨,移师美国小镇里诺的会议又决胜负:在中兴、联发科等企业的鼎力支持下,华为Polar阵营艰难拿下控制信道的短码方案。

这是世界通信史上的一小步,却是中国的一大步。

因为布局早、行动坚决,华为还是5G标准中速率、时延、连接数等量纲的提出者。

华为的成功,是中国5G崛起的一个缩影。

这些年,中国企业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众多专家在3GPP等标准组织中担任要职,投票权超过23%,提交文稿数30%,牵头项目占比40%。

过去一直由西方主导的国际会议,如今有了越来越多中国的声音。这种话语权上升的背后,是中国企业在通信标准和专利上的更大投入和更多产出。

2018年,华为研发投入近900亿,超爱立信和诺基亚总和。中兴投入也在百亿级,位列全部A股上市科技公司榜首。

同年,仅华为一家,在欧洲电信标准协会(ETSI)声明的SEP就达1790件,占比17%。加上中兴9%,大唐电信5%,三家中国企业占比超过30%。

力量的此消彼长,让对手着急起来。

2018年6月13日,3GPP宣布5G NR独立组网标准冻结,5G大战正式打响。

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在全球5G商用进度中排名第一,韩国第二,美国屈居第三。

欧洲则在这场大战中,被中、美、日、韩甩在身后。

比CTIA报告更让人吃惊的是,中国近年来在4G上的追赶。

截至2018年,全球500多万个4G基站,中国独占340万,比其他国家总和还多。

从整个产业链看,美国掌控上游芯片,下游有苹果、谷歌等终端和互联网巨头。

但在中游,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厂商,中国独占两席,欧洲有诺基亚和爱立信,美国无一入围。

中国还在上游芯片领域不断突破,下游则有BAT,有华为、小米和OV。

这让美国上下感到不安,过去百年,他们几乎引领了人类的每一次技术变革,而今正面临挑战。

也因此,眼下在华盛顿,5G已成为国家安全问题。

于是,全面围剿拉开大幕。

自2012年以来,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华为一直被禁止进入美国市场。2018年1月初,18名国会议员的一封联名信,使华为痛失AT&T大单,连手机也与美国绝缘。

事后,余承东恨恨道:“中国对美国那么开放,而我们在美国却被害成这样。”

但这既没能阻止华为前进的脚步——公开消息显示,华为如今已拿下50个5G合同,继续保持全球第一;也没能阻止华为开放、自信的心态。

这种开放与自信,还是源于实力。

华为,俨然成为领跑5G时代的重要角色。

这个领跑,对华为,对中国,都有巨大的意义。

更有行业专家认为,所有那些争先恐后,终将被中国力量打垮。

首先,中国5G的研发投入和资本支出堪称天量。中国三大运营商早就放出豪言:狂砸1.2万亿人民币,誓建全球最大5G网。

第二,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移动用户量,在应用场景上不可避免要成为世界第一。凭借这一点,中国的5G将比美国的5G更具威力和潜力。

第三,中国在5G技术领域,已经拥有了“领跑者”的底气。

除了华为,中兴也是5G的扛旗人。

早在2016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中兴就凭借Pre5G Massive MIMO技术,一举斩获“最佳移动技术突破奖”和“CTO选择奖”两项业内奥斯卡级大奖。

这项技术的精妙之处在于,它能在不改变现有4G网络、终端的前提下,实现频谱效率倍增,令4G和准5G网络实现兼容。

彼时,这与华为极化码被确定为5G eMBB场景方案,一起成为中国公司引领5G技术的标志性大事件,极大增强了中国在全球通信领域的话语权。

除了抢先开售5G手机,近日中兴还对外宣布:目前已拿下全球25个5G商用合同,覆盖中国、欧洲、亚太、中东等主要5G市场,并与全球60多家运营商展开5G合作。

在5G芯片研发上,中国人更不肯甘居人后。

2019年1月24日,华为正式发布自研的5G多模终端芯片“巴龙5000”,成为全球首款单芯片多模5G基带芯片。在5G Sub-6GHz频段下,其峰值下载速率达4.6Gbps,毫米波频段峰值下载速率达6.5Gbps,是4G LTE的10倍。

7月18日,中国半导体巨头紫光展锐也宣布:其研发的5G基带芯片“春藤510”,与华为完成5G互通测试,并同时支持SA(独立组网)和NSA(非独立组网)组网模式。这意味着,“春藤510”也具备了全面规模化商用能力。

8月16日,搭载“巴龙5000”芯片的华为Mate 20X 5G版手机,将正式发售;今年底,基于“春藤510”的产品也将上市,国产手机制造商有了更多选择。届时,中国将掀起5G手机全面开花的新浪潮。

全球著名咨询机构Gartner曾坦言:在5G的商用进程上,中国很可能会领先世界。

5G正式商用后,5G手机、高清电视、VR眼镜等新型终端设备,将迎来蓬勃发展。伴随5G物联网的部署,智慧家居、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制造,都会一一实现。

更不同寻常的是,由于物联网数据更少掺杂人类主观,很可能就此孕育出真正超强的人工智能。

从5G展望未来,它造就的,很可能是人工智能真正到来的前哨时代。

这应当成为每一个人都能分享到红利的新时代。

“没有我们参与,美国或无法赢得5G竞赛。”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并非赌气,而是对开放合作的一种期许。

自从无线通信技术诞生以来,全球就被不同的标准割裂开来:

3G时代,从欧洲、美国到中国,WCDMA、CDMA2000和TD-CDMA三大制式暗自较劲。

4G时代,欧洲阵营的FD-LTE和中国阵营的TD-LTE各行其道。

而5G时代,全球有望迎来第一个统一的标准。

这意味着,在5G这个大生态圈里,谁也离不开谁,合作开放才是唯一的出路。

然而,巴别塔总是难以逾越,眼下的明争暗斗,我们都已经看到了。

“如果不能阻击中国,我们会后悔100年。”美国福克斯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写道。

就在文章发表后不久,华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警方逮捕。

与此同时,国外一众运营商都在紧盯中国发布5G首频,期望能够第一时间分享到中国5G部署的规模化优势。

因为,在四大运营商的火力全开下,中国已然是全球规模最大的5G网络市场。

然而,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