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播量超51亿、原作者却传刑拘,网文冰火两重天?

2019-08-21 09:37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周锐   
   
网文市场氛围愈加紧张,晋江平台接连遭受内容审查,这意味着耽美作者们面临的创作环境在日益严苛。

这个夏天,脆皮鸭文学再一次向公众展示了自身蕴藏的凶猛流量,而政策监管成为卡在这条流量长河里的石头,将流量分成两股。一股流量流进影视市场,《陈情令》庆功宴现场透露剧集点播收入达到1.56亿;另一股流量冲向了网文市场,《魔道祖师》原作者“墨香铜臭”疑似因非法出版被刑拘。——事实证明,IP火了,作者也不一定好过。

8月19日,影视市场上《陈情令》“陈情令女孩”与网文市场上原耽圈层(原创耽美小说受众)皆出现了讨论话题。一边是《陈情令》迎来剧组庆功宴,“忘羡CP”线下聚首,粉丝从酒会座次、出席嘉宾到拍照站位都逐一分析,庆功宴在兔区直播,映衬着

《陈情令》腾讯视频51.5亿的网播量、大结局超过520万的点播人数和1.56亿的收入,《陈情令》当之无愧成为暑期档投资回报最高的网络剧集。墨香铜臭又再次传闻被刑拘两个市场截然不同的事件是否存在关联,又是什么原因让局面变成“冰火两重”?

另一边的话题则有些微妙。继5月网友爆料晋江知名写手墨香铜臭疑似被抓之后,。消息来源是一则公告,8月14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官网公告网络文学专项整治行动的阶段性进展,公告中提到,“浙江查办‘3.28’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刑拘3人。其中,袁某某为晋江文学城签约的知名写手,伙同淘宝网店销售人员累计制售淫秽书刊2类4000余册,牟利50余万元。”

这个“袁某某”迅速引起公众注意,网友通过“企查查App”发现,墨香铜臭原作的《魔道祖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天官赐福》等著作版权人都为“袁依楣”,作者真名曝光,墨香铜臭被抓似乎有了依据。同样与《魔道祖师》IP密切相关,改编网络剧成为暑期档现象爆款、完成资本收割,原著作者却被传闻因为非法贩制和传播色情淫秽内容沦为阶下囚,这种微妙的反差感让公众忍不住思考,

晋江出面否认被捕消息,作者“个人志”再爆地雷?

就墨香铜臭二度传闻被抓捕这件事,最忙的是晋江文学城作者的个人非法出版与大尺度情色描写。在内容上,国家《出版管理条例》规定,出版物不能含有“宣扬淫秽”等方面的内容。国内大多数网文作者尤其是网络原耽作者,在作品达到一定数量并形成固定粉丝群体后,会推出“个人志”。被捕消息传出后,公众猜测的话题从“墨香铜臭是否被抓”变为“墨香铜臭如何被抓”,知乎上有网友实名表示,墨香铜臭确实被抓了,“而且还是晋江主动配合调查提供证据把她送进去的。”(现已删除)该消息在网络上迅速传播。

消息传出当天,晋江官方微博发表声明,“我网站从未收到管理部门协助调查相关事情的要求,网站及网站工作人员也从未主动或被动提供任何所谓的相关证据或线索。”显然,这份声明重点辟谣晋江协助调查的消息,但对墨香铜臭是否被抓没有明确回复。

以目前线索信息来看,如果墨香铜臭被抓这件事确凿,事件的最大起因不仅仅耽美圈层本身的敏感性与禁忌性,而是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一方面,只有出版单位才有出版图书的资格。而出版单位需要各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并通过国务院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审批才能设立。另一方面,正规出版物需要书号。出版单位按照规定向新闻出版总署申请书号,由总署核定下一年度发给公司的书号数量,再逐级发给出版社。而所有个人非法出版物,当经营数额在5万元至10万以上;违法所得数额在2万至3万以上的;经营报纸5000份或者期刊5000本或者图书20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500张(盒)以上的,均将入罪。

这对于网文市场而言,非法出版是一个隐藏的地雷。。所谓的个人志是作者不经过正规出版社自己组织印刷出版的出版物,通常是作者与各类工作室合作,将自己创作的小说自助印刷出版,会根据成本选择插画与装帧,向粉丝贩售。换句话说,个人志没有正规出版社信息与书号,从排版内容、定价到售卖都是作者掌握着主要决定权,而由于财力有限,个人志的贩售范围与数量不会太大。在2017年个人志这颗雷就曾惊动网文市场,彼时晋江耽美作者“深海先生”(作品《德萨罗人鱼》《诱惑法则》等)失联,后证实该作者因非法出版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其合作工作室店主及两名仓库工作人员也被抓获。

这是国内首例耽美作者因涉嫌非法出版而被捕的案件,历时两年,罪名从“淫秽出版物”到“非法经营罪”,审判决有了结果:法院认定唐心(深海先生原名)犯非法经营罪,经营数额118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涉案的淘宝店主获刑三年六个月,印刷厂经营者获刑两年六个月。这桩案件让原耽圈内各大作者感到震惊,个人志流通范围与经营金额与商业志(正规出版物)都相去甚远,大部分出版内容也在网络上经由平台审核对外公布过,从线上到线下,却进入了法律的灰色地带。舆论争论未断,但是政策显然为作者们画好了红线。墨香铜臭曾经推出《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个人志,个志包括上下两册书籍、番外本、书签等;《魔道祖师》则推出过《魔道祖师》台版个人志,与周边“岁岁无终”。知乎上有网友表示,这次爆雷是由于《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个志贩售。

《天官赐福》等影视改编启动,社会主义兄弟经济不退潮?

墨香铜臭的刑拘传闻对于网文市场原耽作者而言是一记警钟,晋江平台各头部作者都曾推出过个人志,风弄、水千丞、非天夜翔、公子欢喜、Priest等均在列,根据个人售卖金额不同或许情况不同,但是非法经营的大帽子扣下来,耽美市场显然不会好过。公众更加关注的是,个人志引出的非法经营问题是否会波及到影视市场上各类已经提上日程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作品。从《上瘾》《镇魂》到《陈情令》,由于耽美IP在影视市场持续发酵流量,各大平台与影视公司都储备了不少耽美头部IP。据了解,芒果TV慈文传媒手里分别握着priest的仙侠小说《六爻》和古风历史小说《杀破狼》。B站手里有墨香铜臭《天官赐福》、淮上《破云》、priest《残次品》、语笑阑珊《你在星光深处》、巫哲《解药》、非天夜翔《天宝伏妖录》、西子绪《死亡万花筒》等作品的动画、游戏改编版权。

淮上的《大神养成计划》《青龙图腾》《破云》等,水千丞的《寒武再临》《附加遗产》等,非天夜翔的《金牌助理》《相见欢》《锦衣卫》《二零一三》等,虽然未公布具体平台,但是大部分头部耽美作品影视版权已经卖出。而随着耽美内容展现出更多的流量价值,耽美IP虽然在内容监管红线上反复弹跳,但是版权价格却在上涨,晋江曾对外公布《天宝伏妖录》版权价格达到千万,《天官赐福》单本版权达到4000万。

影视市场上“兄弟情”作品的流程也在缩短。2017年爱奇艺推出的《决对争锋》,改编自水千丞的小说《针峰对决》,水花尚且不大,2018年《镇魂》出现,成为现象级作品,市场意识到了“兄弟情”粉丝圈层的覆盖力与传播力,但是题材限制,还在预估风险。今年,《陈情令》裸播上线,政策之下不可谓不刚硬,剧集还在热播之时,网络上就传出消息范丞丞、鹿晗将出演《天官赐福》,虽然消息没被证实,但是显然能看出市场对耽美内容的热情。《成化十四年》《鬓边不是海棠红》《热血同行》《恨君不似江楼月》等作品已经拍摄完毕,等待播出。

(图片来自网络)

资本市场与影视市场似乎已经默认一个规则,耽美作品有着相当的风险,但只要改编恰当,选角成功,粉丝能够理解内容变动,作品能在兼顾原始小说粉丝的同时取悦大众市场,并且对腰部男演员与流量小生有着显然易见的提升作用。流量是挂在耽美改编剧前面的“胡萝卜”,看着眼前的胡萝卜,就不怕将要对面的改编困难与审查问题。现在行业面临的问题或许是,头部耽美作品的红利链条已经逐步完成,从上游的内容付费乃至个人志贩售到下游的版权授权、IP改编等,利益输送渠道基本建立,但是上游内容源头却开始出现危机。网文市场氛围愈加紧张,晋江平台接连遭受内容审查,这意味着耽美作者们面临的创作环境在日益严苛,而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哪些作品能够走到产业链下游,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