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夫妻店”,然而马云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从“摔杯侠李国庆”到“大师马云”,从“无产阶级潘石屹”到“送老婆千亿公司的孙飘扬”。哪一种夫妻店的治理更好?
2019-10-25 13:24 · 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  丁真军   
   

李国庆俞渝这两天火到爆油。俩人“互诉衷肠”频上头条。你指责我gay,我控诉你在美国当小三,家丑好不热闹。好事者还给李取了个“摔杯侠”诨号。

当群众接瓜当然可乐,但作为正经投资者,惊叹奇葩之余,怎样看这事?一以贯之,我们追求本质和远见,从公司治理角度来理解能更通透。

01 李国庆和俞渝:没有方向的组织

夫妻创业第一步是分工。其实也没啥好分,就领导和管理两件事。绝大部分投资人没实业经验,拎不清领导和管理。

领导的责任:应对变化。提出愿景确定前进方向,再把愿景灌输给员工,并鼓舞员工克服障碍,齐心协力实现愿景。

管理的责任:应对复杂性。优秀的管理者制定正式计划,设计严谨的组织结构,督促计划实施,实现秩序和一致性。

仅从俞渝在李国庆朋友圈的回复看,她显然一肩挑了管理。A轮融资、做业务、B轮融资、做业务、C轮融资、上市、抵御电商价格战。工作之外兼顾家庭,送老人,照看孩子生活学业。以结果论,俞渝的管理做得不错。

李国庆呢,“管理”显然没承担,所以只能看看“领导”。李国庆的领导力,即应对变化的存在感很弱。

2010年,刘强东顶着“亚马逊+UPS结合体”的声势,拿下高瓴3亿美金融资,这在当时是天价——要知道在那一年,全国82只基金中七成规模不足2亿美金。

后来刘强东在微博发烧钱宣言:京东大型家电三年内零毛利,所有大家电保证比国美苏宁便宜10%!甚至没有提到当当,李国庆也根本不被放在眼里。

论烧钱这事,还是刘强东猛,那几年我在网上买的400多本书,90%以上是京东对折时买的,剩下孔夫子、淘宝、当当都有一点。

李国庆的领导力,不被看好也有理由。上市对骂投行女,这等没格局的事少吗?格局不在线,抠抠缩缩的,根本玩不转电商这个事。当然,就事论事,从后势看,俞渝也没能干好领导的事。

古人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上市了的富贵夫妻其实也不好做。领导战略上缺位了的当当就是条沉没中的船,而船上一个人履了职,一个人上市起航后啥也没干了(liao)。

这还能没矛盾?所以最终为了日渐萎缩的存量利益打起来也正常。

李国庆曾说“夫妻内斗我注定成不了马云刘强东”,这句话本末倒置,大错。成不了马云刘强东是因,夫妻内斗是果,不信您瞧瞧马云张瑛夫妻档。

02 马云和张瑛:早出局早发财

家庭矛盾毁掉夫妻档公司很常见,很大的问题是员工要被迫站队。一方胜利,一次洗牌,元气大伤。这有法子避免吗?有的,一方退出!

当年马云搞翻译社没成,北京政府项目没成,集结同事、学生和朋友凑50万做电子商务倒是成了,其中妻子张瑛也是合伙人。马老师忽悠张老师说,“如果我们是一支军队,那你就是政委,有你在大家才觉得稳妥”。

于是,张瑛为马云辞职放弃老师职业,当起政委,实际上就是做饭阿姨。后来阿里巴巴火了,日进斗金了,每天利润100万了,马老师把张老师给“踢了”。

原因是那时候,家里没人照看的儿子成了网瘾少年,马老师说“你辞职吧,我们家现在比阿里巴巴更需要你。你离开阿里巴巴,少的只是一份薪水;可你不回家,儿子将来变坏了,多少钱都拉不回来。儿子跟钱,挑一样,你要哪个?”

就这样,已经是阿里巴巴中国事业部总经理的张瑛,回家当起了家庭主妇。

我敢说,战略大师马云从一开始创业时,就洞悉了妻子会做什么选择,就看到这个结尾。

而且他还有极强的说服力,那句“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颇有尤达大师的感觉。《帝国反击战》中,卢克:“我不相信它。”尤达大师:“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

有人应该还一头雾水,不明白内里的门道,听我仔细说。

公司即组织,一个组织由不同群体构成,群体的基础是个人,驱动个人的是动机!

研究动机的理论有很多,最著名的当属亚拉伯罕·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从下到上是生理、安全、社会、尊重和自我实现。

但关于动机理论得到最有力研究支持的,还得说麦克莱兰的需求理论:

成就需求:追求卓越、达到标准、争取成功的内驱力;

权利需求:使他人以某种方式行事而不以其他方式行事的需求;

归属需求:建立友好、亲密的人际关系的愿望。

马云属于典型的成就需求,创业连续失败坚持不懈,最终打造了45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即使退休后,还想搞农业,把每亩产值从1000人民币搞到1000美元;还想在企业家群体里做大慈善事业;还坚持教育梦。

张瑛呢?典型的归属需求,她归属于家庭。刚结婚的时候她准备做贤妻良母,马云要创业她辞职来协助老公,儿子沉迷游戏了她马上就回归家庭。

典型的成就需求,配合典型的归属需求,酝酿的是典型的“麦克莱兰式”浪漫。

夫妻创业之初,其实就可以看看动机是否匹配。如果不匹配,少不了李国庆俞渝这样的对撕。当然,这也不是一定,潘石屹张欣那些年就不怎么撕。

03 潘石屹和张欣:专制梦想的幻灭

高盛出来的张欣,简直是女版“孙宏斌”,她在2007年一次部门中层会议上郑重声称,SOHO要在五年内销售额过千亿、超万科。

我们知道2011年9月soho中国股价暴跌,金九银十销量不见多大起色,当年1月-11月,只实现108亿销售额,是去年同期的一半。

五年千亿销售额超万科的目标,从上面财务数据上看达不到,从军心不稳的团队上看也达不到。那两年苏鑫、李虹、王少剑、许洋和贺亚楠5位高管连续出走!

问题出在哪?很明显,一人独大,没有制衡的股权结构是问题的核心。

2005年,上市之前,老潘把自己在soho中国的全部股权给了张欣。

11天后,张欣把股权转给自己新成立的信托,她自个是授予人、保护人及全权受益人。同时还是信托控制的两家公司Boyce及Capevale(BVI)的唯一董事。信托具有不可撤销性,张欣独断的地位不可动摇。

有趣的是,2018年潘石屹在发布会上就“中产阶级贩卖焦虑”问题回应:我不是中产阶级,所以我没有这种焦虑,我是无产阶级。

简而言之,从公司法角度来说,soho中国张欣一个人说了算。

一家独大的股权结构,让张欣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行事。但这种股权架构的公司,可以说治理上没有合格的,极容易快速垮掉。

你知道,大多数恶果都不是来自恶人,而是好人不切实际的幻想。曾有一位跟随过张欣的人向记者表示,“她总是希望创新与变革,有时候主观地想去改变客观逻辑与规律,非常不实际。”

于是,后来房地产开发的业务不出意料黄了。2019年中报显示,soho中国绝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物业投资,即租金。也因此,soho中国2011年至今股价一直萎靡——中间卖边缘物业大幅分红,倒是涨了一波,然后又跌回去了。

如今的soho中国,收收租子,也就这样了。

04 孙飘扬和钟慧娟:最高级的组织结构

传统的组织结构,必须考虑六个关键要素:工作专门化,部门化,指挥链,控制跨度,集权与分权,以及正规化。

你能看到,很多很多夫妻店都是栽倒在:

工作不够专门化,归你的我想插手,归我的你也想插一手;

指挥链的干扰,你不知道向老板还是老板娘汇报,即使职权归属明确;

部门墙阻碍运转,夫妻控制的部门,有时难免各行其是,导致运转效率低下。

这些问题,放在孙飘扬和钟慧娟这里都不是问题。知道吗,恒瑞医药的老板孙飘扬的老婆钟慧娟,就是翰森制药老板。中国市值TOP4医药公司如下:

恒瑞医药3658亿元;

药明康德1354亿元;

翰森制药1272亿元;

中国生物制药1241亿元。

除了一开始有扶持,现在是完全分离(虽然一部分投资人猜测还有研发上的瓜葛),这可以说是夫妻店里最高级的组织结构,你是你我是我哈哈。翰森制药港股上市后,以前两家企业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变得更少。

总结一下。从“摔杯侠李国庆”到“大师马云”,从“无产阶级潘石屹”到“送老婆千亿公司的孙飘扬”。哪一种夫妻店的治理更好?显而易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