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纪源资本19年:62亿美金,36个IPO,下一波丰收在企业服务

“在中国未来的SaaS花费如果达到美国的水平,市场的空间还有30倍。”符绩勋判断。
2019-11-09 15:32 · 投资界  闫启   
   

“目前,GGV旗下管理着13支基金,资金管理规模达62亿美金。投出了56家10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并收获了36个IPO以及68个并购。”在GGV Evolving Enterprise上,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披露了这家老牌美元基金的最新成绩单。

成立19年,GGV背景堪称显赫——入华14年,靠着一支铁打的投资团队中美双线作战,投中了阿里巴巴、去哪儿、YY、Airbnb、途家、滴滴出行、小红书、Keep、Wish等诸多响亮品牌。鲜为人知的是,GGV早早就重仓布局企业服务领域。

Slack是今年最火的企业服务公司之一,也是GGV投资的公司,在今年6月20日,绕开了华尔街的投行们,在纽交所直接挂牌上市,首日暴涨48.5%。今年夏天,GGV纪源资本企业服务投资团队在符绩勋带领下拜访了旧金山的十几家企业服务创业公司。而今年GGV Evolving Enterprise的主题是变革中的企业服务。

中国SaaS市场,今天大概是不到200亿,其实还是非常小。如果计算平均每一家企业每年SaaS的支出,美国是中国的30倍,这也意味着在中国未来的SaaS花费如果达到美国的水平,市场的空间还有30倍。”符绩勋判断。

GGV迈过19年:

56家独角兽企业,36个IPO

成立19年,入华14年,GGV成绩几何?符绩勋透露,目前GGV旗下管理着13支基金,资金管理规模达62亿美金,投出了56家10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企业,并收获了36个IPO以及68个并购。

GGV形成了四大鲜明的投资方向,并在各个方向上都投出了优秀的公司。第一,前沿技科技及智能硬件,投出如小鹏汽车、Momenta、小牛电动、小米等;第二,企业服务以及云,如世纪互联、黑湖科技、金山WPS、Boss直聘等;第三,消费升级及新零售,如阿里巴巴、美丽联合、Wish、小红书、爱库存;第四,互联网+及媒体,如去哪儿、YY、英语流利说、滴滴出行、哈啰出行、满帮集团等。

2018年以来,“募资难”笼罩着不少VC/PE机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GGV在2018年成功完成了总额18.8亿美元的基金募集。其中包括:GGV Capital VII及VII Plus,共计13.6亿美元;GGV启航基金二期(GGVDiscovery II),共计4.6亿美元;以及GGVCapital VII的创业者基金(Entrepreneurs Fund),共计6000万美元。

短短4个月的时间内,完成近20亿美元的募资,这对于绝大多数的VC/PE机构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GGV能做到则完全是因为LP对于其的信任。以GGV来说,其评价基金业绩的主要指标不仅仅是IRR(内部收益率)和TVPI(投入资本总值倍数),DPI(投入资本分红)也是同等重要。仅2018年,GGV返还给LP现金就有10亿美金。

背后VC/PE赚了几十亿美金

“中国企业服务市场还有30倍增长空间”

2019年,企业服务领域迎来大丰收——随着Zoom、Slack和CrowdStrike三家企业服务公司相继上市,背后的VC/PE获得了几十亿美金的回报。

企业服务也是GGV关注已久的赛道,Slack便是GGV在这个赛道投资的项目之一。今年6月20日,Slack绕开了华尔街的投行们,在纽交所直接挂牌上市,首日暴涨48.5%。此外,GGV投资的另一家企业服务公司——金山办公也马上会在科创板挂牌敲钟。

“在投资方向上,我们未来会在To B上更加侧重。”符绩勋坦言,整个大环境发生很多变化,其中中国环境的变化在于,原本的移动红利逐渐减少,机构逐渐将重心移动到围绕产业互联网、To B业务挖掘更多空间。

与美国企业服务市场爆发式的增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到现在仍然只有极少数的企业服务公司上市或被巨头收购,而且就算上市或被收购,估值定价也都偏低。究其原因,是爆发期还没有到来,因此这才是VC/PE们的机会。

符绩勋分析,中国顶级To C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如果看头部的这几家,中国是美国的二分之一。而中国SaaS市场,今天大概是不到200亿元,其实还是非常小。如果计算平均每一家企业每年SaaS的支出,美国是中国的30倍,这也意味着在中国未来的SaaS花费如果达到美国的水平,市场的空间还有30倍,或者是更大的一个市场。

200亿美金巨头诞生史

中国企业服务市场如何才能爆发?

从2012年起,中国的VC投资人们在一级市场就开始投入大量资金给中国的SaaS公司。可七年过去了,爆发期还没有来到。

而美国的SaaS行业却呈现完全不一样的局面,无论是二级市场退出还是并购退出,都没有让投资人失望。

中国的企业服务如何才能爆发?或许,Zoom、Slack等行业头部公司在在美国大获成功经验,可以给中国的企业服务创业公司带来一些启发。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与Zoom CEO及创始人Eric Yuan(袁征)进行了一场炉边谈话,分享了Zoom的进击之路。

袁征回忆,“在做Zoom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是没有希望的,因为这个市场很拥挤。”但是袁征花了很多时间跟客户打交道,发现其他的视频使用体验很差心,也就坚定自己了做一款能让用户感到好用又便宜的产品。

其实,在Zoom早期的时候,一个竞争对手已经获得了5000万美金的融资。而当时Zoom的团队也就仅仅几个人而已。出于对自身产品的自信,袁征并没有放弃,后来真的就获得了1亿美金的融资。

尽管赛道拥挤,但是Zoom仍然能够跑出来,其背后的原因就是基于袁征对于“简单、好用”近乎执着的的追求。就是因为“更好用些“,一家2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诞生了。童士豪盛赞Zoom,它让美国的VC看到了来自中国聪明而富有激情的创业者。

和Zoom相似的,还有GGV投资的Slack——它开创了Saas领域的独特销售模式:To C 再To B。和过去的SaaS公司向公司决策者演示产品进行试用和采购不同,Slack把重心放在了终端的用户体验上,用To C的方式来进行推广,最后用极低的销售成本,和极快地销售速度,让企业买单。

在美国市场,客户对SaaS的价值已经极为认同,即便在极其细分的领域里,只要做出了好的、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就有忠诚客户使用,就有源源不断远超预期的收入。

现在的趋势是,对于To B企业而言,好的销售只是一方面,出色的产品才能真正抓住用户的心。但就当前来说,中国企业对于SaaS的消费习惯的尚未完全成熟,因此更依赖于Zoom这样的优秀的产品去教育市场。

此前,GGV纪源资本企业服务投资团队曾预判,中国SaaS企业发展可能的趋势:

1. 在中国,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对云,对订阅式付费和增值服务付费意愿都在不断加强。但这将是一个线性变化的过程,需要时间和耐心。

2. 中国中型企业将是SaaS付费的主力军,它们对SaaS的易用性有很高要求(中国的大型企业更希望采取定制化的服务,而不是订阅式的服务;小型企业付费意愿仍然会很低)。

3. 中国的大型To C企业会对To B市场产生深远影响(例如钉钉,企业微信),会在这些体系下诞生一些美国没有的产品。

毫无疑问,在中国这个万亿规模的市场里,诞生出一个或者一批市值百亿美金、甚至千亿美金的公司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