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超30亿,赤子城IPO:吴世春聊了十几分钟就决定投资

回想开始出海的第二年,办公室还在三元桥一个小区的民宅里,赤子城科技就获得梅花创投、明势资本天使轮融资,随后获安芙兰资本、海通开元、凤凰祥瑞等多轮数亿元投资。
2019-12-31 16:10 · 投资界  任倩   
   

港股迎来2019年收官之作。

投资界(ID:pedaily2012)12月31日消息,赤子城科技有限公司(代码:09911)今日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敲钟上市,开盘价为3.02港元,较1.68港元的发行价上涨79.76%。开盘仅两分钟后,涨幅即突破100%,市值超30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全球发售阶段,赤子城科技共录得1441.83倍公开认购,超过亚盛医药的752倍,成为2019年港股新的“超购王”。

赤子城科技,国内互联网圈有些陌生的一个名字,却依靠自有AI赋能移动产品,横扫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近8亿用户。山东小镇青年刘春河用10年时间,走出一条全球流量生态布局之路,在诸多AI公司仍融资烧钱的当下,赤子城科技去年营收近3亿元。

回想开始出海的第二年,办公室还在三元桥一个小区的民宅里,赤子城科技就获得梅花创投、明势资本天使轮融资,随后获安芙兰资本海通开元、凤凰祥瑞等多轮数亿元投资。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对投资界回忆:“决定投赤子城科技其实很快。有一次我和春河碰面,然后开车带他回公司。车上短短十几分钟,我们聊喜欢看的书,聊历史和哲学,他下车时我说我要投你。”

“全球流量生态第一股”10年成长史:

超级APP工厂,拿下近8亿用户

2019年是赤子城科技创业的第十个年头。

十年前,还在北京邮电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专业读研二的刘春河,在学校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里,写下“赤子城”三个字。刘春河出身农村,2007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本想成为一名程序员的他,研究生没毕业就走上了创业路。

2009年,正值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刘春河嗅到了商机。但在创业早期,他没有方向,没有团队,没有资金。此后三年辗转,赤子城科技通过IT培训培养了核心团队,同时找到“做中国互联网的全球化”的创业方向。

2012年,智能手机市场快速崛起。刘春河预见到,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超过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为了避开国内巨头垄断的竞争红海,他决定带领公司出海。

2013年5月,赤子城科技面向全球市场推出第一款AI极简桌面Solo Launcher,在几乎无任何推广渠道和成本的情况下,Solo Launcher 在上线第6个月,种子用户就突破百万,之后迅速占据过亿用户的手机“入口”。

对赤子城科技来说,Solo Launcher不仅是分发的入口,更是流量和数据的入口。在Solo Launcher大获成功后,赤子城科技先后开发了数十款产品,逐步打造了Solo X产品矩阵,包括用户系统矩阵、媒体娱乐矩阵、健身矩阵、游戏矩阵……几乎涵盖移动应用的所有种类。截至2019年6月底,Solo X已积累近8亿用户,日活达3500万。

与此同时,基于对海外市场及开发者需求的理解,赤子城科技还推出了面向全球互联网企业的广告平台Solo Math,是国内最早的出海程序化广告平台。2019年上半年,赤子城科技广告平台服务了约32万广告主及129万媒体端应用。

2018年营收近3亿元,

“海外版字节跳动”做对了什么

据悉,赤子城科技的业务采用“CBA”模式,C指C端产品矩阵,B指B端广告平台,A指AI引擎。

赤子城科技的商业模式与字节跳动极为相似——字节跳动同样拥有多款面向C端的产品,形成自有流量池,并通过打造巨量引擎广告平台,聚合更多B端流量。基于AI的个性化推荐、信息分发,也是字节跳动最鲜明的技术基因。

但市场不尽相同。赤子城科技从一开始就把目光投向海外,是国内最早出海的互联网企业之一。目前,国内互联网市场已趋于饱和,但海外仍有巨大的增长红利。虽然近两年来字节跳动等巨头都在发力海外,但2013年出海的赤子城科技已占据先发优势。

从2013年至今,赤子城科技所做的,就是依托底层的智能引擎,进行海量的用户获取和商业化变现,最终形成以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为核心,Solo X产品矩阵与Solo Math广告服务平台协同发展的商业模式。

Solo X自研产品矩阵针对C端用户。其实赤子城科技早期产品的“工具”属性较强,但随着内容类产品逐渐成为市场主流,赤子城科技自2017年开始布局内容类产品(音乐、游戏、健身等),目前已经建立了四大子矩阵——用户系统矩阵、健身矩阵、媒体娱乐矩阵、游戏矩阵。

这些产品一方面作为独立的产品去服务用户,另一方面也是赤子城科技覆盖全球流量的重要渠道。招股书提到,Solo X产品矩阵主要通过移动广告变现,变现能力则主要来自庞大的用户群体。从2016年至2018年,Solo X产品矩阵中的日均展示次数三年复合增长率为65.5%;2019年上半年Solo X变现能力再次大幅增强,日均展示次数同比增长高达314.8%。产品业务带来的收入由2017年的2768万元增至2018年的9292万元,同比增长235.7%;2019上半年,产品业务收入继续保持高增长,达1.14亿元,同比涨幅达210.8%。

在通过C端积累足够的流量之后,赤子城科技自2014年起开始搭建程序化广告平台,也就是今天Solo Math的雏形。如果说Solo X是赤子城科技的内院,那么Solo Math就是赤子城科技的外延。

广告平台的主要分为两大功能,一是为广告主提供获客解决方案,二是为广告发布商提供变现解决方案。其中广告主包括应用开发者、品牌广告主及广告代理商,而广告发布商主要为应用开发商及广告代理商。

根据招股书,2018年12月,Solo Math日均触达设备量高达近3.5亿,日均处理广告请求量超过57亿次,最大日广告请求量超过67亿次。2018年赤子城科技广告业务收入为1.84亿元;程序化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5852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1.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71.9%;与此同时,其占广告业务总收入的比重从2016年的51.8%增加到2018年的94.1%。2019上半年,程序化广告收入达到6979万元,占广告业务总收入的比重达到99.8%,已基本实现全面程序化。

这样的优势,带来财务上的美观数据。根据招股书,赤子城科技总收入由2016年的1.37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2.77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42.2%。其毛利从2016年的7090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1.4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1.2%。2019上半年,赤子城科技录得营收1.84亿元,同比增长58.0%,录得毛利1.23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18.0%。

用人工智能技术去改造传统的互联网变现模式,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赤子城科技的收入结构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下各大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打法,即“2C产品+2B平台”的生态模式。

5年6轮融资数亿元,

吴世春用了十几分钟决定投资

赤子城科技领航全球流量大航海,离不开资本助力,而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可以说是赤子城科技的“第一伯乐”。

早在2014年,赤子城科技开始发力海外时,就获得梅花创投、明势资本天使轮融资。之后完成安芙兰资本、海通开元、凤凰祥瑞等多轮数亿元投资。

吴世春向投资界(ID:pedaily2012)透露,赤子城科技创始人刘春河是由大掌门的创始人叶凯介绍推荐,当时公司还在非常初期的阶段,办公室在三元桥一个小区的民宅里,最初去小办公室考察时是被团队的创业热情打动。

“后来,有一次我和春河见面,然后我开车带他回公司。在车上我们没有聊项目,就聊喜欢看的书,聊历史和哲学。整个过程十几分钟吧,下车的时候我跟他说我要投你。” 吴世春坦言,决定投资赤子城科技其实很快。

彼时梅花创投作为首个投资方投资赤子城科技,能迅速作出决定,还是基于吴世春对行业趋势和团队的判断。

“按照孙正义的时光机器理论,中国的一些商业模式,因为在国内已经被验证是成功的,完全可以复制到海外。从现在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动作来看,布局海外是一个必然选项。”此外,吴世春表示,“我们最看重的是创始人,是团队。刘春河非常符合‘小镇青年’的定义,贫穷、聪明、有欲望。我自己就是一个小镇青年,也喜欢投资小镇青年,我在他们身上发现了强烈的改变命运的冲劲。”

赤子城科技是梅花在出海赛道投的第一家公司,此外还有印度的KrazyBee、中东视频平台MENA Mobile以及社交平台MICO、国漫出海manga、玩具出海Suntisfy等,出海已然成为梅花投资的重要方向之一。

当然,看好赤子城科技的并不只有梅花一家。IPO前,创始人兼CEO刘春河直接持股25.33%为第一大股东,联合创始人兼COO李平直接持股8.44%。机构投资人中,凤凰祥瑞持股13.05%为最大机构投资人,海通开元持股10.74%,吴世春通过梅花创投持股6.25%,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持股4.07%,安芙兰资本持股1.93%。

值得注意的是,赤子城科技此次上市,还吸引了众多金融机构的投资。富强资本是其中一位重要的Pre-IPO投资者。富强资本背后的掌舵人是知名金融巨擎解植春,解植春此前曾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总经理。据了解,此次投资是自上而下推动的,由解植春一手主导,这也是他离开体制后的首次出手。

另外,全球区块链集团火币旗下火币资本成为其基石投资者,华夏基金、中再集团等国家队公募基金参与其锚定投资。

众多行业大佬纷纷入局,似乎印证了全球流量生态的巨大价值,以及赤子城科技的未来可期。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