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药业子公司爆雷股价暴跌 实控人家族提前减持套现8.6亿

在公司爆雷之前,重要股东精准减持公司股份高位套现,受到投资者的强烈质疑。
2020-01-08 09:36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范建   
   

亚太药业子公司违规担保以及失控事件,时隔数月仍在持续发酵。

公司最新公告,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任军董事职务的议案。任军为亚太药业子公司上海新高峰前实际控制人、经营负责人,也是违规担保的直接责任人。

不过,任军始终不承认子公司存在违规担保,认为上海新高峰业绩下滑是上市公司阻碍所致,为恶意做空。

公司爆雷股价持续暴跌,在此之前,实控人家族已提前减持股份套现8.6亿元。

子公司失控

持续增长中的亚太药业(002370.SZ),在2019年突然遭遇急剧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7.25亿元、归母净利润691万元、扣非净利润-702万元,分别同比下滑24.37%、95.85%和104.36%。

公司表示,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是,财务费用的增加,在建工程转固定资产,折旧费等费用增加,以及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主营业务收入大幅下降。

在公司三季报发布之前两天,公司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的情形。

2019年1月和3月,上海新生源未经该公司董事会以及上市公司董事会,擅自对外违规提供担保,金额合计近1.2亿元。

作为上海新高峰原实控人、上市公司董事的任军,对董事会的这一认定表示不满。

在董事会对公司三季报审议时,他明确投票反对。他表示,上海新生源不存在违规对外担保,且上海新生源管理层未得到充分授权,公司平台建设停滞,项目推进所需款项得不到上市公司支持,日常工作开展受阻,造成业绩下滑。

2015年,亚太药业出资9亿元,收购了任军实际控制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为保证该子公司的正常运营,收购后,任军仍负责公司的实际经营,任上海新高峰和上海新生源董事长、总经理。

在2015年-2018年业绩承诺期内,上海新高峰累计完成业绩4.98亿元,累计踩线完成业绩承诺。不过,2018年公司完成扣非净利润1.46亿元,当年的完成率为87.95%。

2019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营业收入2.49亿元,净利润4154.5万元,分别同比下滑28.85%和51.47%。

鉴于子公司违规担保以及经营业绩大幅下滑,上市公司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但管控工作受阻,亚太药业宣布对该子公司失去控制。

董事会在对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不再纳入合并报表的议案审议时,董事任军明确反对,认为上市公司是在恶意做空、清算、关停上海新生源。

亚太药业表示,对于子公司失控产生的具体影响,将在年终对该项长期投资计提减值准备。

实控人家族提前减持

最重要的子公司爆雷,亚太药业股价持续下跌,以公司最新6.73元股价计(1月7日收盘),公司市值较2019年的顶峰时期已跌去60%左右。

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家族已通过2018年和2019年的多次减持,数以亿计的真金白银落袋为安。

亚太药业是个典型家族式企业,陈尧根夫妇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36.72%股权,另外,其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均为公司前十大股东,家族成员(企业)在前十大股东中占有8席,合计持股47.57%。公司6名非独立董事中,家族成员占4席。

2018年7月,控股股东亚太集团和一致行动人向珠海节信转让2700万股,同时亚太集团向国研医药转让2200万股,转让价12.50元/股,一次性套现超过6亿元。

父母减持套现,两个女儿也毫不含糊。2018年9月-2019年3月,陈奕琪、陈佳琪姐妹俩,合计减持公司2000万股,减持价格区间12.10元-16.51元,共计套现近2.6亿元。

2019年9月,亚太药业公告,陈家姐妹欲再次大规模减持公司股份,这一减持计划在12月初提前终止。

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通过股权受让成为公司持股5%以上重要股东后(并列第四大股东),在2019年一二季度陆续少量减持,将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并在第三季度大规模减持,退出公司前十大股东之列。

在公司爆雷之前,重要股东精准减持公司股份高位套现,受到投资者的强烈质疑。但亚太药业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表示,不存在向特定投资者泄露未公开重大信息、违反公平信息披露的情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