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万武汉孩子线上开学的第一天:老师连麦提问,妈妈扮同学

正式开课的一周前,詹鹏收到了老师发来的“上测试课”的邀请,及“空中课堂”学生使用指南。
2020-02-11 10:35 ·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安然   
   

2月10日,是武汉市中小学统一“线上开课”的第一天。

早上7点半,七年级学生詹鹏定的闹钟准时响起。10分钟内完成穿衣、刷牙、洗脸等一连串动作,10分钟内扒拉完妈妈准备好的早饭,7:50准时坐到写字台前。开电脑后,詹鹏打开武汉教育云网站,选择自己学校所在的区域“东西湖区”,及自己所在的年级“七年级”,准备开始上8:00—8:40的语文课——《邓稼先》第一课时。

由于此前班级老师已经告知上课的流程,也参加过测试课,詹鹏对武汉教育云的各个界面及使用等早已驾轻就熟。

1月23日,教育部发布通知,强调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在疫情流行期间,原则上不举办大型聚集性活动和考试等。

为了“停课不停学”,武汉市教育局联手腾讯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在此后的7天内,筛选解决方案、进行技术调试、设计课程内容,并于1月30日完成搭建中小学空中课堂平台。腾讯云、华为云等知名云服务提供商为其提供云服务;腾讯课堂、优酷学堂等为其提供直播服务。

正式开课的一周前,詹鹏收到了老师发来的“上测试课”的邀请,及“空中课堂”学生使用指南。

“我记得第一次测试课是在上午11:00,当时是一位其他学校的老师给我们上的英语测试课,学生可以在右侧的答题板里“讨论”板块中,根据老师的提示回答老师的问题,老师也可以选择跟线上的一位学生连麦,连麦的学生会和老师的视频同时出现在右上角。一节课下来,自己上课页面卡顿了两次,但整体还比较流畅”,詹鹏对《深网》回忆。

上午统一上课,下午个性化学习

一上午,和詹鹏等数万武汉孩子一样,上五年级的李云在武汉教育云网站上也完了语文、英语、体育锻炼、数学、道法(道德与法律)的网上课程,每节课40分钟,课与课之前可以休息10分钟。

略有遗憾的是,由于上午给李云上课的老师都是其他学校的老师,所以整个上午的课程,李云一直处于听课和记笔记的状态。“上课的老师,可以选择学生连麦,但因为我们没能与上课的老师连麦,老师只能点自己班级上的学生连麦回答问题。”

“9:30-9:45,还给我们安排了15分钟的广播体操的时间,我当时去卫生间了,没有跟着做眼广播体操”,李云对《深网》表示。

11:05,詹鹏、李云们上午的网课结束。他们上午上课的情景只是武汉市中小学生上课的一个缩影。

有数据统计,这一天(2月10日)上午,全武汉市有90万中小学生登陆了“空中课堂”,完成了特殊的开学第一课。

截止目前,武汉教育云网站已经放出了一年级到九年级一周5天的全部课程表及上课老师的信息。从课程表及教师信息可以看出,同一区域、同年级的学生上午统一上课,课表和上课老师都是相同的。如果一些学生因为个人原因没法同时上课,可以在点击观看回放,重新学习和复习。

吃饭和午休后,詹鹏又马不停蹄的进入下午个性化的学习和辅导。

下午个性化的学习,主要是以每个班级为单位,班里的老师通过QQ群视频或腾讯课堂“极速版”等形式给学生上课。在下午的直播中,老师可以根据QQ群里或者腾讯课堂看到学生到课的情况,也可以通过连麦的形式,点名让学生回答问题。

“我们老师今天下午是用QQ群视频给我们上课的,每节课的上课时间从40分钟到1个小时不等,根据老师的上课进程而定,上课后老师会在群里布置作业,并把自己备课的PPT发群里,避免一些学生有网络卡顿、或者漏知识点的情况”,李云对《深网》表示。

“不互动的学生先关麦”

虽然之前已经召集学生上过测试课,但今天(2月10日)下午上课还是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东西湖区某中学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对《深网》表示。

下午2:00上课之前,张老师在群里点名,35个学生有10个学生还没上线。为了不耽误其他学生上课的时间,张老师群里回复了一句“没上线的,快点上线”后就开始讲课。

在讲课的过程中,又有几位同学陆续加入视频直播,并在群里解释,自己网络不好,想进入视频直播群,但网路一直在“转圈圈”。看到又有几位同学加入,张老师又把刚才讲过的知识点又讲了一遍。

“哪位同学的家长在说话?谁在喝水,声音小点。或者不回答问题的学生先把麦给关了”,正在上课的张老师听到一串串杂音后,在群里说了一声。

课程进行了20分钟后,最后几位没加入的学生也上线了。“为了不耽误其他学生的上课进度,后来才上线的学生,课后单独找我,我再把你们漏下的课给再补一遍”,在群里说了一句后,张老师继续上课。

“你先走开一下,妈妈课还没结束呢”,课程尾声,张老师班上的学生都听到张老师忽然蹦出了这么一句“闲话”。

“我上课前把女儿和老公关到卧室里,给他们准备了ipad、乐高、绘本等各种工具,让老公想尽一切办法在我上课期间把女儿的活动范围限定到卧室内,没想到还是没堵住,最后5分钟孩子还是跑了出来”,张老师有些无奈的对《深网》解释说。

非常时刻,这样的小插曲温暖而无伤大雅。课程最后5分钟,张老师开始布置课后作业。“学生们完成作业后,会拍照上传到QQ群里的作业这一栏,我会在第二天上课之前给每位同学做答复和讲解”,张老师说。

除了利用QQ群直接视频直播外,为了保证直播课程能最大限度地贴合传统教学习惯,保证学生互动答疑、点播回看、作业、考试等需求,不少武汉的老师都下载了腾讯课堂“极速版” 。在极速版中,老师们只需通过手机号注册,10秒就能搭建起专属的空中课堂。学生们在手机上收到链接后,1秒点击即可进入上课模式。

此外,老师更关注如何保证学校效果。“线上课程画面、声音流畅与否,有没有卡顿等情况,直接影响最终的教学质量。‘极速版’包含分享屏幕模式、PPT播放模式、视频播放模式、摄像头模式等,老师可以根据实际教学情况,选择不同的线上授课模式,又能保证和学生的互动” ,湖北省水果湖第一中学副校长罗林表示。

旁听的家长们

与在学校面对面上课不同,部分通过空中课堂上学的学生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家长的围观。《深网》咨询了6位学生的家长,4位学生的家长在上课的过程中,都会过来看一眼,有两位家长上午全程“旁听”。

王丽的父母就属于在孩子上网络课时,过来看几眼的家长之一。“之前我就给孩子报过数学的在线辅导课程,也是直播课,相信孩子对网上上课已经很熟悉了,时不时过来看看,主要是看孩子有没有需要,例如有没有出现网络卡顿的情况”,王丽的父母跟《深网》聊天时说到。

对于父母的偶尔旁观,王丽调侃道,“我妈就是想看看我上课的状态,毕竟是学校第一次组织空中课堂,她肯定也想知道老师和学生们怎么互动,老师是否留有作业,是否需要监督我完成课后作业”。

赵明的妈妈就属于全程 “旁观”的一位家长。

“我自己开了个小公司,现在公司没法复工,我也没啥事干。我旁听一是因为自己时间充裕,想看看孩子平时上课的情况,顺便给他一种即使网上上课,也有‘同学’一起上课的感觉”,赵明的妈妈对《深网》表示。

听到妈妈的解释,赵明淡淡回复了一句,“全程有个人在后面监督着,压力有点大”。

一天课下来,最大的感觉是什么?王丽妈妈告诉《深网》, “肯定与在校上课有些不一样,但空中课堂应该是停课不停学最好的方法。”

疫情之后,空中课堂会不会回归沉寂?

不仅是武汉,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的进度,全国20多个省市的教育局都在布局空中课堂,将传统线下课堂搬到网上。

据《深网》不完全统计,北京将开通 “北京数字学校”,涵盖了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年级、所有学科的同步课程;苏州市教科院院长室决定在苏州线上教育中心原有寒假名师在线课程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课程内容和服务内容,满足学生足不出户的高质量学习;辽宁教育学院面向全省中小学师生免费开放“辽宁优质教育资源在线服务联盟”平台。

“2月5日上午10点我们已经正式启动了初三老师的线上培训,让老师学会使用腾讯课堂。对于本身信息化程度比较高的学校来说,各种直播平台对于学校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支撑上万名师生通过在线课堂复课且不卡顿。我们学校在之前就给老师配备了带屏幕的手写板,此前老师上课就会使用PPT、视频、音频等工具,所以直播平台的接入对老师上课方式改变不是很大”,北京景山学校信息化负责人于老师对《深网》表示。

如果在线教育直播平台更多是被学校看成直播工具,那么疫情过后,空中课堂会不会回归沉寂?对于《深网》的疑问,于老师表示,“从目前来看,空中课堂可以看成是现有教学方式的一个补充,不会替代传统的教学模式。但不可忽视的的是,教育信息化是大方向,这次空中课堂的推广会潜移默化的推动学校逐步提高自身教育信息化素养”。

(应采访者要求,詹鹏、李云、赵明、王丽等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