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7亿,0元转让,天津天海国足俱乐部生死局

“零元转让”无疑于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如果此举不成功,天津天海很有可能面临直接解散。
2020-03-09 09:25 ·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知宴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赛季的中超联赛延期举行,截至目前,没有哪一方能明确告知何时开赛。

中超推迟并不意味着没有中超的新闻,2019年年底惊险保级的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能否获得今年的中超联赛参赛资格,亦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

3月5日,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球队已难以维持整个赛季的运营,决定以0元转让俱乐部100%股权,俱乐部估价约为6.5亿~7.7亿元之间,转让截止期限为2020年03月14日。

不过,尽管天津天海愿意忍痛“零元转让”,但要想在10天的时间内找到资本,愿意付出高达几亿的运营资金接手天海,并不容易。而对于天津天海来说,“零元转让”无疑于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如果此举不成功,天津天海很有可能面临直接解散。

大手笔投资斩获奇迹

资本倒台后四易主帅

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可谓兴也权健,衰也权健。

回到故事的开端,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源自2006年6月6日成立的呼和浩特市滨海职业足球俱乐部。

2015年,权健集团因与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分道扬镳后,转而全资收购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2016年,正式以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的名字征战中甲联赛。

在权健老板束昱辉持续大手笔的支持下,天津权健曾以1000万欧元的团队年薪请来巴西世界名帅卢森博格团队,2.14亿人民币引进格乌瓦尼奥,3600万人民币签约贾德森,7000万元签下门将张鹭,3000万元签约赵旭日......

除了在转会市场上舍得花钱之外,2018年,天津权健的亚冠主场赢球奖金高达600万。据第一财经报道,粗略统计,从2015年到2018年的三年多时间里,权健在足球领域的投入不低于30亿元,是中超当时的土豪新贵。

砸了那么多钱进去,总有些声响。天津权健继2016年夺得中甲冠军完成冲超后,2017年夺得中超季军进军亚冠联赛,2018年,更是在保罗·索萨的率领下杀进了亚冠联赛的八强,一时风光无两。

不过,2018赛季结束后,随着权健集团被查封,束昱辉被刑拘,原本在中超踢得风生水起的天津权健俱乐部被天津市体育局托管,托管期自2019年1月起一年时间,同时俱乐部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

更改球队名称是小事儿,企查查显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控股股东仍然为权健公司,俱乐部监事为束昱辉之子束长京。不过虽然其背后的股东一直是权健,但现在的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显然不可能像之前的权健一掷千金的投入。

没有了权健时期的巨额资金投入后,运动员、教练员的保障、俱乐部的日常运营以及球员转会等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

2019年1月份,由于天津天海当时的经济情况无力支付崔康熙团队的高额年薪,决定解约前主教练崔康熙。随后,因为各种原因,频频爆发将帅内讧、地方媒体与教练组不和,最终教练朴忠均在10月份被逐。至此,天津天海在9个月内四易主帅,创造了中超纪录。

另一个最为直观的体现便是阵容的大换血。从赛季开始前刘奕鸣和赵旭日转会,到赛季开始不久帕托与球队解约,再到去年夏天王永珀转投上海绿地申花,权敬源租借至全北现代等等,队内内外援相继离开。

频售主力、捉襟见肘

天海“生死局”10天见分晓

虽然,2019年11月,天津天海俱乐部在前国足队长李玮锋的带领下惊险保级,不过,今年1月,俱乐部与天津体育局之间的托管协议已到期,俱乐部将完全自行负责生存和盈亏问题。此前天津政府方面撮合万通地产跟天海俱乐部进行接洽,但双方的合作无疾而终。

在没有新企业接手前,资金不足始终是俱乐部要面临的问题,天津天海俱乐部最坏的结局就是像当年的辽足一样,只能靠卖血求生。

球队对深圳佳兆业出售了郑达伦、裴帅等关键球员,两名预备队小将黄锐烽、赵奕豪也转投中甲球队。来自于体育记者于静发布的消息称,天津天海自去年联赛结束后,已经相继卖掉了13名球员。

目前,上赛季的租借球员中,阿兰、雷纳尔迪尼奥、方镜淇、温家宝、张晓彬、姚均晟、廖力生均回到了原来的俱乐部。

天海队内按照上赛季的名单,剩下的球员仅剩18个人。其中,主力边前卫孙可还因为腓骨骨折受伤严重,至少伤缺半年,队长张鹭则因醉驾要被禁赛到9月份才能复出。此外,前段时间,关于天海欠薪、资金周转不畅以及遭人举报等负面传闻不绝于耳。

内外交困之下,天海选择了0元转让股权,或许是保住天海的唯一办法。不过,零元转让的背后,除却没有发放的1月份全队工资,还有俱乐部的债务承担。

天海的前身天津权健与前外援莫德斯特尚有未结清的官司,争议资金高达1亿多元人民币。除了这笔赔偿金巨额的官司外,球队与前两名主帅崔康熙以及保罗·索萨均存在纠纷,不排除同样面临赔偿的威胁。

对接盘的股东来说,收购0元谁都可以做到,后续的几亿的运营投资和众多债务的清偿才是影响谈判的难题。且俱乐部给出的10天转让时间,对于必须处理错综复杂债权债务问题的新投资方而言并不宽裕。

资本堆积在金字塔顶端

足球俱乐部造血功能差

短短1年时间,天津天海在离开了权健资本的大力支持后,经营愈发困难。其实,这也是目前中国足球环境的一种写照。

2月4日,中国足协官网发布通知,上海申鑫等3家上个赛季的中甲俱乐部和南京沙叶等6家上赛季的中乙俱乐部,未在规定时间内提交“不欠薪确认表”。

事实上,近年来的每一个冬季,不时传出足球俱乐部欠薪的消息。今年年初,广东华南虎和保定容大两家俱乐部先后宣布了解散球队,还是没有熬过寒冬。此外,宏运集团拒绝再注资化解危机,成立了67年的老牌俱乐部辽足解散已然进入倒计时。

足球俱乐部这么不赚钱吗?其实,在足球产业价值链上,足球俱乐部才是最为核心的组成部分,可以通过销售赛事门票、出售转播权、衍生品开发授权、赞助商赞助和转会费支付俱乐部等方式实现足球产业的价值变现。

不过,我国足球俱乐部数量虽然已有一定规模,但盈利渠道开发不尽合理。根据2017年中国足协公布的中超2016赛季财务数据,2016赛季中超总收入为70.82亿元,而总成本为110.14亿元,总亏损39.32亿元。从中超俱乐部收入构成来看,商业赞助收入占了总收入的64%,球员交易占11%,球票收入仅占3%。

虽然足球被巨额注资,但资金却没能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中去,而是大量堆积在金字塔的顶端,中国足球却始终没能实现产业化。一份业内调查材料显示,2018赛季中乙俱乐部平均收入仅为900万元人民币,平均球员薪资支出达到了800万元,加上其他开支,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2000万元。同一赛季,中甲俱乐部平均亏损也是2000万元。

对比国外,德国职业足球联盟(DFL)近日发布了2020年度经营报告,18/19赛季德甲和德乙36家俱乐部共创收48亿欧元,其中,广告、转会费及比赛收入紧随其后,分别占21%、17%和13%,授权商品和其他收入合占12%。

短时间内,投资足球将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知名度。但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下,完全依靠母公司输血而无造血功能,这些足球俱乐部一旦母企业有任何营运危机,都有可能导致该足球俱乐部的资金困局。

随着足球俱乐部的纯投入式的建设,“金元足球”让投资足球的热情越来越低,也让球队背后的金主爸爸们负债累累,中国职业足球已经成了玩不起的游戏。

看似是中国足球打破了市场化的神话,实则是中国足球告诉我们,资本不是万能的,降低俱乐部的运营成本,完善足球产业链,进而自负盈亏才是足球俱乐部发展的重中之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