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下,卖“笑”怎么赚钱

线上脱口秀的蓝海时代,从在疫情期间让观众养成线上看演出的习惯开始。
2020-03-13 09:46 ·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Ashley   
   

“卡姆在家干哈呢,也不出来幽默。”

“呼兰博洋,甚是想念。”

“建国别做菜了,出来讲讲谐音梗。”

没有线下脱口秀的第N天,网友纷纷催促脱口秀演员们上线“营业”。

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80%的线下演出受疫情影响被叫停,超2万场演出取消或延期直接造成约24亿票房损失,估算其他损失近百亿。

“以前是每周都有开放麦,周一到周五都可以去开放麦试段子。”笑果文化传媒旗下脱口秀演员汪德发告诉镜像娱乐,脱口秀演员创作出新段子后就会去线下开放麦表演,通过观众反馈调整段子内容,以期达到最好的效果。“线下开放麦停了之后,就失去了一个打磨段子的机会。”

而随着疫情的蔓延,海外演出市场也蒙上阴影。意大利7400余场演出活动已被取消,损失超1000万欧元。“李诞和他的朋友们”全球巡演的日本、加拿大、美国、澳洲、新西兰站相继延期。

疫情之下,线下亮起“红灯”的脱口秀,紧急“上线”。2018年录制的脱口秀专场演出节目《笑场》在腾讯卫视播出,刘旸的单口喜剧个人专场《庄谐不二》上线优酷;李诞辗转快手、抖音直播间,“打算好好当一名主播”,笑果文化旗下脱口秀演员3月已开展了29场直播。头部公司和演员都在积极“转型”。

单立人“由下及上”

笑果文化“自上而下”

国内脱口秀领域,“南有笑果,北有单立人”。

2018年,成立一年的单立人喜剧由优酷领投A轮融资;2019年,成立5年的笑果文化顺利完成了B轮融资,新估值达30亿元。虽然战略不同,但单立人喜剧和笑果文化都在中国脱口秀领域的拓荒阶段扮演着重要角色。千万级融资下,脱口秀行业市场价值也随之显现。

单立人喜剧以演员为核心打造了一套从开放麦、商演到个人专场的进阶演出体系,通过演出历练和培养喜剧人才,保持高频次的线下表演。据了解,单立人喜剧2019年共有794场演出,其中开放麦有388场。

疫情之前,单立人的线上部分以音频、电台节目为主。除了与日谈公园联合出品的《日谈喜剧人》等,还有三档独立节目:无聊斋FM已更新至第137期,以脱口秀演员日常聊天为内容的一言不合FM也更新了143期,第三档音频栏目则是《谐星聊天会》,从纯音频升级为现场录制的电台节目。

笑果文化和单立人喜剧同样注重通过线下演出培养喜剧人才,但后者将线上视为线下积累沉淀后的上升通道,而前者率先实现了自上而下的联动。

5年6档脱口秀节目,笑果文化助推《吐槽大会》系列、《脱口秀大会》系列成为语言类综艺赛道的头部IP。《吐槽大会》前三季点击量从17.6亿、20.9亿,到24.5亿递增,凭借犀利、幽默的风格维持高热度和话题度,让脱口秀、吐槽文化破圈流行。

节目热播之后,笑果文化旗下的俱乐部也愈发火爆:知名脱口秀演员的演出票价上涨,热门场次需要第一时间抢票。《脱口秀大会2》中,脱口秀演员皮球在李诞的引导下的一条硬广,为笑果自建的票务平台“笑果”小程序带来了5万+的打开量。在节目口播的引流下,小程序上1000张票在1秒内售罄,各大场次供不应求。

线下演出视频化呈现

脱口秀演员主播化营业

疫情来临前,线上脱口秀已经存在,笑果文化和单立人喜剧都有不同方向的布局。而疫情突袭之后,线下被迫转移,线上业态被寄予厚望。打头阵的《笑场》《庄谐不二》,都是线下演出的线上视频化呈现。

脱口秀演员也在这个时刻紧急上线。

据镜像娱乐统计,3月以来,笑果文化旗下脱口秀演员已有35场直播,覆盖B站、快手、抖音、今日头条等长、短视频平台,以QQ音乐为代表的音乐平台、以克拉克拉为代表的直播平台。每位脱口秀演员一周直播1~2次,李诞、呼兰这样的知名脱口秀演员频次更高。

在快手,李诞的《诞愿人长久》连线giao哥、朱一旦等多位快手网红,还与笑果文化旗下艺人们线上“团建”;在抖音,李诞一个半小时的“欢乐DOU包袱”直播收到106.6万音浪,折合人民币约10.6万元。

李诞的几次直播,展现了从入门到精通的“主播养成”。弄懂了直播界专业术语“连麦”后,李诞自嘲与网红的两场PK"被打得鼻青脸肿,输得有点难受",还邀请网红加入自己的“诞家军”粉丝团。

“转型”主播之后,脱口秀演员的表演不限于单口喜剧,根据个人喜好加入新的元素,直播也更靠近专业主播。从美妆、穿搭分享到直播游戏、与其他主播连线对话,内容更加多元。汪德发的直播内容以说唱脱口秀为主:“说唱、嘻哈,年轻人比较喜欢的亚文化这一块我讲得比较多,这也是我个人的一种风格。”

疫情期间,单立人喜剧的电台节目继续更新,并且首次尝试将单口喜剧专场制作成一档节目。上线优酷平台后,《庄谐不二》登上文化类热度第一。

与笑果的规模化直播不同,单立人喜剧的直播或线上内容更偏向知识付费。2月8日,刘旸在抖音直播间推荐了喜剧作品;2月24日,周奇墨在CCtalk的空中课堂上了一节阅读表达综合课;3月14日起,单立人学院第八期单口喜剧系统培训课线上开课,由导师悟饭在线直播授课,还安排了答疑讨论环节。

脱口秀+直播=带货 宣发 导流

线上脱口秀的蓝海时代何时到来

《笑场》《庄谐不二》救场,脱口秀演员主播化,疫情加速了脱口秀行业线上线下的融合进程。

“我很喜欢《笑场》的形式。”在汪德发看来,脱离了综艺的框架,卸下明星光环之后,《笑场》呈现的是真正自由有趣的脱口秀表演。线下表演实录搬到线上,是国外脱口秀专场的常见模式,但国内目前还在探索这种新形式。

脱口秀演员既是创作者又是表演者,综合表达能力较强,但线上直播对他们而言仍然是一种挑战。主播的优势在于长期陪伴,而脱口秀演员是一次短时间内优质内容的集中释放,脱离线下固有粉丝群体之后,线上粉丝数还达不到热门主播的量级,与观众的互动也不像剧场那样及时。不过,直播平台都在尽力解决这些问题,在曝光度和互动性上给予观众更好的线上脱口秀观看体验。

尽管起步阶段,线上直播为脱口秀演员带来的收益有限,部分演员的粉丝数量也尚未达到较高的量级,但从笑果文化的规模化直播、单立人付费喜剧的热度来看,线上赋能已初见成效,经过疫情期间的规模化直播,线上脱口秀演出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待挖掘,脱口秀在线演出或许会纳入商业版图。

近年来,综艺节目中越来越多花式口播、场景化融入取代了标准化的广告语,降低了广告植入的违和感,尤以《吐槽大会》等语言类节目应用最广。而李佳琦“会跳舞的精灵口红”等形容之所以深得人心,也是因为对于带货界而言,花式口播和趣味表达也十分重要。

此外,脱口秀在垂直圈层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根据CBNData联合笑果文化所作的《2018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吐槽、脱口秀代表的年轻态喜剧受众主要集中在18-29岁之间,且近半数个人月收入达1万元以上,消费力不容小觑。

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已成为流量聚集的宣传阵地,从《地球最后的夜晚》到《大碗宽面》,横跨电影营销、歌曲宣传,还建立了短视频美食产业链:商家线上营销推广,线下消费在平台发短视频可享受优惠。

面对不同脱口秀演员吸引观众数量不同,上座率不确定的情况,脱口秀行业也可以借助短视频平台的流量扩大脱口秀的影响力,为线下演出导流。

“2019年以前,因为版权风险,怕被抄袭,很少有段子上传到网上。2019年经历了一个暴涨。大家发现段子放上网确实会吸引到更多流量。”在汪德发看来,脱口秀演出线上播出后的转化率相当可观。“段子在线上火了,有流量了,有合作了,有商业价值了,是好事儿。”见证了线上传播效果,从业者心态更加开放,也更重视线上的发展。

除此之外,深度垂直领域的知识付费,脱口秀联合品牌的专场演出,都是线上脱口秀可参考的方向。线下演出收入渠道单一,而放眼线上,直播刷礼物、视频平台超前点播都已渐成常态化。

线上脱口秀的蓝海时代,从在疫情期间让观众养成线上看演出的习惯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