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整改前夜,百度宣布提拔3位副总裁和51位总监

这次任命人数创历史之最,名单中晋升的总监级以上人士一共有54人。
2020-04-24 11:17 · 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  张珺   
   

2020年4月7日,在百度(股票代码:BIDU)App整改消息公布前一天的下午,公司全员收到了今年中高层的任命邮件。这次任命人数创历史之最,名单中晋升的总监级以上人士一共有54人。

“从没见过这么多。”一位百度员工说。

随后在4月8日,百度APP的推荐、图片、视频等频道自当天9时起暂停更新。百度回应“认真整改,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两位知情人士告诉《潜望》,百度App部分频道整改的时间初定为1个月。

一家公司,从卓越走向平庸的路上,人才是个大问题。两年前百度集团COO陆奇离职,一年前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离职,这些最高层级人士离开只是公司不安的前兆,接下来是更持久的震动。

这次大面积晋升在整改前的傍晚通知,背景是,这两年百度因不少中高层离开导致相关职能空缺。除了副总裁吴海锋、郑子斌、顾国栋、赵承、尹世明、王路等人离开,以及百度公司总裁张亚勤和人力高级副总裁刘辉进入退休计划。水面下,一批总监级人士暗流涌动。

《潜望》独家获悉,从去年到现在,百度总监级流失严重。其中处于重要岗位的人士包括,百度网盘总经理汤利华、全国渠道部总经理隋旭东、图片搜索部总经理彭博、百度直销总经理王骊之、智慧城市业务发展部总经理孙伟,此外还有人力和财务总监等。

有百度内部人士认为,晋升邮件和整改仅一晚之隔是凑巧,因为整改来得非常突然,相关负责人直到4月7日约谈当天才得知要整改的消息。也有员工认为,公司是在得知整改后紧急宣布了晋升消息,其一是担心整改造成进一步人员不稳,以晋升换人心,其二不少晋升者在百度App这个业务上,整改消息公布后再晋升显得不合情理。“估计也没办法,这样可以留人,之前最多一次晋升20到30人。”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总监级人数为100多人,超过50人的晋升占比规模相当之大。在百度,总监级仅次于副总裁,在公司管理上发挥中坚力量。

《潜望》独家获悉了百度晋升名录。晋升者包括曹晓冬(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平晓黎(百度App业务部)等三名M4级别人士。以往,M4是百度的执行总监,他们是仅次于副总裁的最高总监级,在整个百度凤毛麟角。

不过,百度过年前小范围宣布了另一个决定,即执行总监title的人士都调整为公司副总裁。因此以上三人实际是晋升成了“百度公司副总裁”(百度公司副总裁的级别低于集团副总裁)三人都任职于去年新成立的移动生态事业群(MEG),由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负责。可以看出百度高层对该事业群组的重视,它是应对字节跳动一战的最重要兵团。

此外,在百度,总监级从高到低包括高级总监、总监和副总监。此次晋升包括高级总监5人、总监15人、副总监21人。任命的高级总监包括史玉洁(百度App平台用户体验部)、尚国斌(IDG战略运营部)、马艳军(深度学习技术平台部)等,总监包括闫艳(商业质量效能部)、李小婉(知道业务部)、沈健(小度智能音箱业务部)等,副总监包括郭丽霞(渠道部)、李颖超(增强现实技术部)、刘倩(AI技术生态部)等。

而另一群人没有走管理序列的晋升方式,选择了专业条线,但他们的专业序号能对应总监级。这次晋升包括9位T10(技术序列)和1位E10(E为新增序列,代表企业服务方向)。以上晋升者分布在百度各个事业群和支撑部门。

在这封晋升邮件之外,《潜望》独家了解到,百度今年内部提拔了一位集团副总裁吴甜(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而百度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李莹升任百度公司副总裁和百度首席信息官。两人都是女性,分别于2006年和2004年加入百度,在公司任职超过十年。不过此次任命很低调,没有对外宣传。此外,《潜望》曾独家报道,百度从外部引入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褚昱,负责市场公关和政府关系。

对于百度来说,近处字节跳动正在进入它的搜索腹地,远方AI之路漂泊难定,这家昔日的巨头如何稳定人心共赴大敌尤为紧迫。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