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小米被针对,接下来谁能填补空缺

从技术而言,射频器件的突破点在新设计、新工艺和新材料,只有三者齐头并进才能完成追赶甚至是超越。
2020-04-28 09:22 · 腾讯潜望  郭晓峰   
   

5G到来是机会,加上手机厂商的推动亦为射频芯片国产化加快提供契机。从技术而言,射频器件的突破点在新设计、新工艺和新材料,只有三者齐头并进才能完成追赶甚至是超越。华为小米被针对,接下来谁能填补空缺

在全球手机芯片领域,有两家明星公司,它们是来自美国的高通和Skyworks(思佳讯)。相比高通的高调,Skyworks内敛了许多,甚至鲜为人知。但其在手机中所扮演的角色绝不亚于高通。

射频(RF)作为手机必不可少的核心元器件,主要负责实现信号的发射和接收。之所以称Skyworks为明星公司,是因为目前全球前十大手机厂商都在使用Skyworks的射频芯片,苹果是其最大的客户。眼下的疫情,让手机供应链面临严峻考验,射频厂商也被迫采取了一系列应急措施。来自外媒的报道称,Skyworks位于墨西哥的工厂已从4月10日开始关闭,一直到4月30日。另一家来自美国的射频巨头Qorvo也启动了短期应急方案,调整了生产排期。

Qorvo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腾讯《潜望》独家采访时表示,就目前情况来看,并没有产生大的供货问题。华为是Qorvo的大客户之一。“但无论是我们的上游厂商还是下游厂商还是受到一定的影响,我们也因为下游厂商需求的改变以及上游厂商原材料的紧缺而做出一些生产排期的改变。”该负责人说。业内对此担忧,在疫情结束时间不确定的因素下,这将影响全球手机产业链。在此情形之下,国产射频迎来转机的呼声也不绝于耳。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国产射频机会在哪里?

在腾讯《潜望》与国内外多家射频厂商的了解后或可窥见一斑。

追赶中缩短差距

大众陌生的射频市场实际上一直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随着每一代网络革新、智能手机的升级,射频的需求水涨船高。去年,全球射频芯片市场规模150亿美元。随着5G的到来,射频器件的需求更是大幅增加。分析机构预测,到2023年射频前端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5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由于布局较早、研发工艺复杂,加上产业集中度较高。

射频市场基本上被Skyworks、Qorvo、博通和muRata(日本村田)四家海外公司垄断(前三家都是美国公司),合计占据了85%以上的市场份额。尤其是射频中的PA(功率放大器)资源更是长期掌握在Skyworks和Qorvo等手中,其市场占比更是高达93%。在华为近期发布的P40拆解中可以发现,其元器件大部分均为国产厂商,但是在射频前端方面,可以发现还是有Skyworks、Qorvo的身影,在“去美化”的号召后,Skyworks、Qorvo还能屹立在华为供应商的大名单中,其实力可见一斑。

快速增长的市场让行业看到了机会,新的射频公司在不断地涌现出来,尤其是在国内,打造自主射频供应链就成为很多厂商的追求。

去年年底完成规模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的深圳飞骧,近些年发展可圈可点。2017年时其射频产品累计出货量超数亿颗,目前累计出货射频芯片达到6亿颗。飞骧主要做PA,作为一个射频芯片,PA不但对工艺有需求,同时其设计团队的技术能力、经验积累和专利支撑都非常重要,尤其是工程师的经验。

国内PA供应商主要有唯捷创芯、智慧微、昂瑞微、卓胜微等。但纵观现状,与国外差距还是很明显。国内某PA厂商相关人员在接受腾讯《潜网》采访时表示,国产射频厂商与Skyworks、Qorvo这类巨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尤其是在技术和成本上。“射频技术本身就来自欧美。其次,国内做PA的厂家最核心能力就是CTO这样级别的人才,而这些人大部分是从Skyworks、Qorvo出来的,在全国这样的人才不超过20个。”

据腾讯《潜望》了解到,国产PA厂商大多采用传统的Fabless(无制造工厂)商业模式,主攻芯片设计,但这些公司的产品主要集中在市场中低端,产品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

而像Skyworks、Qorvo属于IDM模式,设计和制造是一体的,抛开技术优势以外,成本优势非常大。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对Skyworks、Qorvo供应产生了一定影响,射频元件等关键元器件的量产或将延后。为了将损失降至最低,一些射频芯片制造商增加了2020年第二季度硅晶圆订单,建立安全库存以满足未来需求,此举可望减轻疫情对该季销售的影响。但安全库存只是短期应急,如若疫情持续肆虐,影响不可估量。国产厂商是否能抓住机会抢食市场份额,目前尚未有定论。但从长期来看,射频国产化的趋势已是不争的事实。

昂瑞微副总裁黄鑫对腾讯《潜望》表示,这将有助于国产化替代。紫光展锐射频业务负责人张顶平也同样认为,疫情对于供应链产生了一定影响,不过从需求端来看也是受影响的,所以整体而言,对现有射频业务影响不是很大。“从产品来看,2G\3G射频产品已基本国产化,4G的和国外还有一些差距,但也说明有提升空间,所以国产化替代是有机会的。但在5G上,由于技术门槛的壁垒,国外还属于引领角色。”据了解,目前国内4G PA 出货量国内最大的是唯捷创芯,覆盖前几大手机设计公司以及小米,其次是络达,被MTK收购,出货量有所上升。

3G PA出货量主要是在昂瑞微、紫光展锐和飞骧,多以印度市场为主。2G市场上,昂瑞微的占比达到了70%。而像Skyworks、Qorvo现在的重点都在5G射频上,且产品朝集成化演进。更高的集成度代表更高的技术含量以及更高的利润。据集微网给出的数据显示,在国内射频厂商的合力下,2G的替代率高达95%,3G的替代率85%,4G的替代率却只有15%,而估算5G替代率尚为零。可以看出,射频国产化替代一直在追赶中进行,与国外的差距在逐步缩小,但在主流技术上仍不容乐观。从某种层面而言,困难虽有但提升空间也似乎更大。

据预测,到2020年年底,5G应用支持的频段数量将新增50个以上,全球2G/3G/4G/5G网络合计支持的频段将超过91个,为射频模块价值量带来翻倍增长。不过,由于疫情Skyworks和Qorvo均宣布降低业绩预期,对未来市场需求呈现保守态度。此前的3月,该企业还曾向全球产业链示警称,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冲击,全球5G建设进度恐不及预期,5G手机普及进度将延后,芯片、关键元器件的量产也将延后。

手机厂商的推动和加码

另一个让业界看到射频国产化的机会是手机厂商的推动和加码。去年,华为遭遇美国制裁,打造“去美化”的供应链成为首要任务。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的92家美国供应商,到现在已缩减至不足5家,华为的去美化可以说是成功的。此举动也引起了一场“国产风暴”,企业纷纷效仿加强自主可控。虽然在射频上目前仍无法取代美国的供应商,但华为对国内射频厂商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以上述国产射频厂商为例,在美国制裁之前,华为对国产射频厂商大多是观望状态。被制裁之后,华为开始主动接触他们,询问产品进度,对个别企业还建立了研发测试机制,目的是希望尽快找到替代海外供应商的方案,很大程度上也推动了国产射频产品的进程。

从去年开始,国产手机都已经开始大批量使用国产的射频元器件了,比如唯捷创芯就进入了华米OV的供应单。除了华为之外,小米、OPPO等则是加码射频企业。尤其是小米,从今年1月开始至今,小米累计投资(包括股权融资和战略融资)了八家半导体公司,涉及材料、IC设计、IC制造等领域。其中包括射频芯片开发商芯百特微、昂瑞微等。

另一家国产5G射频芯片公司芯朴科技日前也宣布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芯朴科技是一个2018年的初创企业,其团队曾在Skyworks等射频巨头任职。据知情人士透露,OPPO有投这家公司,具体数额不详。从手机厂商的动作来看,掌握核心元器件或者拥有控制权,才能抵御外界的冲击,并构筑自己的竞争壁垒。

对于国产射频厂商而言,有了资金、手机厂商的联合研发则有助于加速产品进程,早日实现国产化。2017年国产射频芯片市占率仅有2%,现在也不过10%。5G到来是机会,加上手机厂商的推动亦为射频芯片国产化加快提供契机。从技术而言,射频器件的突破点在新设计、新工艺和新材料,只有三者齐头并进才能完成追赶甚至是超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