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那点家底,李国庆早晚赌输

即使李国庆得偿所愿,夺回当当,他激进的扩张路径,也很难说就比俞渝的保守发展更适合公司。
2020-04-30 06:42 ·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  蒋晓婷   
   

李国庆把公章抢来绑在腰间,同时也把炸弹绑在了当当这个他和俞渝的“孩子”身上。

自4月26日突袭式的拿走47枚公章后,李国庆趁热打铁,连发三条微博自导自演执政新规:一纸公告宣布人事调整、招聘年轻人才启动业务新方向,定时定点提供盖章服务。

相对于李国庆的步步紧逼,俞渝方面的应对显得颇为无力:挂失公章,斥责李国庆在演闹剧,在当当网全新上线新书专区,名为:从摔杯到抢章。

专区内所提供的书籍涉及婚姻关系、法律常识、两性互动和股权结构。诸如《好的婚姻要守护财产和爱》、《爱的博弈》以及《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不可逾越的经验法则》等等。

这种过于含蓄的嘲讽,伤不了李国庆一根汗毛。俞渝作为当当执行董事,在实质问题上至今毫无作为,而李国庆则刀刀见血。

第一,当当私有化成功后一直未设立董事会,公司由俞渝这个执行董事一言而决。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合不合法,现在众说纷纭,难有定论,然而一个每年盈利五亿以上的大企业,居然没有董事会,着实令人匪夷所思。李国庆建立董事会,虽然是另立中央,起码符合常理和程序俞渝至今都没有召集股东成立董事会,在争取小股东上显然落了下风。

第二,李国庆发公告说要分红30%,而俞渝自从当当私有化之后一直没有分红,我要是当当小股东,当然会投李国庆一票。

第三,李国庆要把被俞渝裁掉的当当员工都找回来,官复原职,这又是收揽人心的一着妙棋,而俞渝方面除了辩解没有裁员之外,并无任何应对措施。

总而言之,俞渝发朋友圈骂架是一把能手,但论以命相搏,远不如北京老炮儿李国庆混不吝。俞渝的优势是主政当当多年,公司业务在她掌控之下,然而李国庆成立董事会占据名分,现在开始公开招聘各个业务条线的管理人员,如果集齐人马,强行接管当当业务,双方势必爆发更为激烈的冲突。

那时候,当当就会像民间故事里描述的那个孩子,陷于父母两边的拉扯之中,法官老爷说,撕成两半,每人拿一半。

谁会先放手?不知道,但拿到一半尸体,李国庆显然不算输,因为他现在已经输掉底裤了。

A

李国庆的底裤,是他的新项目早晚读书。

俞渝的发言人阚敏在4月26日晚6点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提到李国庆在今年2月起多次向俞渝和当当借钱,借了好几千万。“我理解他的公司经营有问题,所以要借钱维持经营。”

阚敏所提到的公司——早晚读书,是李国庆离开当当后的事业新起点。2019年6月高调上线,寄托了李国庆满腔豪情壮志——实现当当的未竟梦想——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3到5年内,达到年用户4000万”。

为了这家公司,李国庆自掏腰包拿出2500万来圆梦。既当创始人,又当内容总编辑,全世界奔走,上各大电视节目做宣传,用多年人脉找明星站台,可以说是将“李国庆”的IP价值发挥到了最大。

打开早晚读书的页面,李国庆的影子无所不在。视频节目有《言之有李》、专栏有“李国庆独家书单”,营销方式也是李国庆的各大新闻。他以早晚读书创始人的身份,7月向当当发出讨伐檄文——《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10月摔杯,11月打官司,今年1月上吐槽大会,4月上门拿章,一步一步打出了早晚读书的名声。

然而,据七麦数据显示,早晚读书自去年6月上线迄今,总下载量才53万,在同行——樊登读书、喜马拉雅的亿级下载量面前,少得可怜。

B

对李国庆来说,早晚读书不只是一个创业项目,更是拿回人生尊严的一杆枪。

李国庆一向以北京大老爷们自居,在保证利益的前提下,他尚能留住体面。在决定再次创业前,李国庆的行为尚且敞亮,2019年2月20日在微博上发布离开当当的公开信,咏叹“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他潇洒宣布,自己“愉快出走”,开启全新行程——在文化创新和创业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2019年6月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他坦承更喜欢做内容,“不留恋当当。”

早晚读书寄托了李国庆实现事业第二春的梦想,他雄心勃勃画就了蓝图,哪怕前头有罗辑思维、果壳网、知乎、喜马拉雅、蜻蜓、樊登读书会、十点读书等群雄先发,依旧高举高打,试图“变革知识付费行业”。

李国庆自掏腰包2500万元,穷尽人脉,放言邀请1100位KOL,诸如俞敏洪、贾平凹、张绍刚、纪连海、于丹、喻恩泰、黄磊等人领读,以及押注区块链技术,为早晚读书造势。

雄心勃勃的李国庆为早晚读书定下了高价——年费388元/年。这项产品的盈利渠道只有线上音频,线下也举办活动和聚会,但主要抓情怀,一位城市合伙人告诉字母榜(ID:wujicaijing)记者,“疫情之前每周六会组织线下活动,书友聊天,总部负责成本。参加的人时多时少,偶尔只有三四个人。”

城市合伙人的销售任务是兜售会员卡。但就早晚读书的线上内容来说,版块围绕亲子、职场、两性和人文,更新频率不高、更新内容并不多,没有多大吸引力,比起友商来缺乏核心竞争力。

一位十点读书的工作人员告诉字母榜,读书类公司靠课程、电商、书店、广告盈利,早晚读书只有在线音频一条路,线上流量又少,根本是在负气烧钱。

李国庆领投的区块链项目“水晶CRYSTO”也一蹶不振,短暂上涨后跌跌不休,跌幅超过97%,最终公司注销,再也没有消息。

新事业的不如人意,让李国庆很快抛弃了曾经的大度与体面。

2019年7月22日,早晚读书上线一个月,李国庆接受海克财经专访,抱怨自己被逼宫,后悔自己太念旧情,为情所困,“当不了马云刘强东,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采访中,李国庆直言,“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俞渝。”

再后来,接受腾讯采访时,李国庆激动摔杯,打响了夫妻股权争夺战。李国庆说,他要离婚,要平分股权。是俞渝不愿意离婚,认为“感情未破裂,不同意离婚。”

然后就是夫妻反目,互爆家丑,一只瓜让群众们吃到现在。

C

李国庆需要当当,但当当不需要李国庆。相反,李国庆的存在是在给当当拖后腿。

当当的高光时刻是在2010年上市时,之后就一路下坡。直到2015年,当当宣布私有化,李国庆淡出管理层,俞渝掌权当家作主,方才扭亏为盈。

此后5年时间里,当当连年盈利,2018年营收超过百亿,利润4.25亿,在当年的中国电商公司盈利榜上,仅次于阿里、苏宁、唯品会,名列第四。

2019年年初,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直言当当的“现金流非常好!当当每年的销售跟利润都是两位数的增长”。年底,俞渝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表态,2019年当当做到了销售、销量、利润三增长。

当年的胡润百富榜单上,李国庆俞渝夫妇以70亿财富排名第573位。当当私有化后,夫妻的股权高达91.71%,利润空间远比多家巨头电商公司更有看头。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少了李国庆,当当不仅没倒,还渐入佳境。尽管目前电商竞争激烈,当当早已掉出头部,扩张无力,但守土有余。靠着图书这一条护城河,拿下40%市场份额,占当当总营收的70%。尽管市场受资本寒冬和疫情黑天鹅影响,但当当不欠钱,不拖账,利润稳步增长,活得相当滋润。

不过,繁华与滋润是俞渝的,和李国庆无关。4月26日的夺章现场,俞渝被李国庆“贴大字报”埋怨,连续5年盈利却不给股东分红,侵犯股东的分红权——李国庆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27.51%,不仅拿不到分红,用钱还需要走借款,公司还不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早晚读书上赌输之后,夺回当当的控制权,成了李国庆维持财富和社会地位的唯一途径。

如今李国庆与俞渝的股权争端,双方各执一词,各有律师锦囊团,在离婚案没有结束之前,胜败未有定论。

但当当铁定输了。

如今电商竞争激烈,当当使尽全力也只能保持小康,即便连年盈利,目前在B2C市场的份额也只有0.5%左右。在这种情况下,两位创始人还斗得你死我活,哪怕放在市场上待价而沽,也会被买家压价。

即使李国庆得偿所愿,夺回当当,他激进的扩张路径,也很难说就比俞渝的保守发展更适合公司。抢章夺权后,李国庆第一时间宣布对当当进行改造:布局知识付费、社交电商和互联网运营和百货业务。

问题是,阿里这么玩可以,就当当那点家底儿,经得起李国庆造吗?

【部分参考资料】

1、《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海克财经。

2、《李国庆俞渝互撕背后:当当网真的很赚钱》,亿欧网

3、《当当罗生门:详解庆渝股权对垒,当当谜题谁是最优解?》,新京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