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幼儿园生死90天:8万学费一天没上家长退费难,大半机构或倒闭

春季学期过半,本该本学期毕业的小彬还没能回到幼儿园。但小彬妈妈想不通的是,预交的8万多元学费,一天课也没上,退费时却最多只能拿回40%的费用。
2020-04-30 06:46 · 腾讯财经  凤凰WEEKLY财经 司雯雯   
   

幼儿园家长群里突然卖起了麻花和凉皮。园长带着老师热情吆喝,宣传文案配合着实物照片,打包好的凉皮整齐地摆在纸箱里,“各位小伙伴可以继续预订,随时欢迎下单”,结尾还有一句,“谢谢你们对幼儿教师的支持”。

没有家长抱怨意外而至的小广告,“情况特殊,幼儿园日子难过,大家也能理解”。

受疫情影响,1月中下旬送走孩子们的幼儿园,至今大多还没能等到何时开园的消息。相对学业压力较大的中小学,学前教育排在复学队伍的最后端,在北京、广东、云南多地的复学部署中,幼儿园的开园时间被描述为“另行通知”或“暂不考虑”。

幼儿园的院子闲置了90多天,漫长的空当将家长、老师和园长们推离了原来的轨道。

春季学期眼看过半,孩子困在家里,一天幼儿园也没上,提前缴纳学费的家长为退费正与园方“拉锯”;园方学费收入没了着落,房租、人工支出却躲不过,冒着教师流失的风险,削减幼教薪水成了行内通用的“保命”手段,但学费收不上,现金流无法接续,不少民办园面临危机。

“春天走了,但幼儿园还在‘冬眠’,可能有一大半幼儿园会倒在寒冬。”王方在北京经营一所幼儿园,最近有三四家小型幼儿园园长找到她,想要转卖园所,“实在撑不下去了”。可开园日期还没准信儿,谁也不敢接手,转不出去的幼儿园,便只剩关门一条路。

“五一”假期后能否等来开园消息,成了评估民办幼儿园“生存几率”的关口。王方和同行观望着,“5月如果还没有明确开园日期,春季学期估计就无望了,这意味着幼儿园将七个月没有收入,很少有幼儿园可以撑过半年”。

为纾困民办幼儿园,各地陆续发布对其财政补助、租金及税费减免等扶持政策。4月16日,教育部表示,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支持、化解民办幼儿园面临的实际困难。

但民办园仍需力度更大的扶持政策。“民办幼儿园为国内学前教育提供了超过一半的学位,目前整个行业都承受着巨大冲击,期待政策在教师补助、社保减免等方面为民办园提供更切实的帮助。”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张守礼告诉《凤凰周刊》,“不能等到大部分幼儿园真的熬不过去。”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民办幼儿园16.58万所,占全国幼儿园总量的62%,在园儿童2639.78万人。

1

预交8万元学费,一天幼儿园也没上,退费只能拿回不到四成,幼儿园退费成“拉锯战”

春季学期过半,本该本学期毕业的小彬还没能回到幼儿园。但小彬妈妈想不通的是,预交的8万多元学费,一天课也没上,退费时却最多只能拿回40%的费用。

这已是家长们与园方几番谈判的结果。

小彬就读于北京市朝阳区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隶属于威德国际教育集团(以下简称“威德教育”)。上学期结束一个半月前,小彬妈妈和其他家长为202个孩子交纳了2020年春季学期的费用。“提前缴费相当于‘占位子’,从2017年入园后,我们一直都是提前交的。”她原本没太在意这件事,直到疫情暴发后,开园消息迟迟没来,园方也未给出退费方案。

日子一天天过去,家长们坐不住了,“孩子上不了课,学费应该退吧?”实际上,201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及财政部印发《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幼儿园对入园幼儿按月或按学期收取保教费,不得跨学期预收。“我们也不想为难老师,希望集团出面作出答复。”家委会作为代表,开始与威德教育协商。

4月5日,家长们收到了署名为“威德国际教育集团智囊团主席Sharon Keenan”的回信。Sharon Keenan在信中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返回幼儿园后将每天增加1小时的在园学习时间,且在每周六及暑假增加课程,未返园期间以网课形式进行,并未提及退费事宜。

家长们无法接受。“3到6岁的孩子不可能安生上网课,再说幼儿园的一大作用是‘托管’,网课依旧不能解放家长,周末和暑假补课的方式也站不住脚。”小彬妈妈觉得无语,“园方根本没理会我们的退费诉求”。

再次协商后,威德教育在4月17日向家委会成员公布了运营收支情况,并给出退费方案。一名家长提供的录音显示,园方称共收到1600万元,至8月份的运营成本为1550万元,利润51.4万元,此外,为建设园区投入500多万元,目前部分款项还拖欠着供应商。

“意思也就是说,园方没有钱能退给家长。”家长们得到的答复是,“毕业班学生退费30%至40%;下学期不在该园就读的学生退费50%;继续就读的学生不退费,下学期学费可享5%的折扣优惠”。

“家长们都傻眼了。”作为家委会成员,小彬妈妈收到了不少家长的疑问,“孩子也没上幼儿园,怎么运营费用也要算到我们头上?”各个班的家长聚到了维权群里,等待威德教育进一步的退费安排。

一周后,威德集团给出了第二版退费方案。方案显示,要求退费的家长需签署解除《入学协议》合同书,自签订之日至本学期结束期间的学费及全部餐费、校车费等在30个工作日内退换,选择继续留校的家长本学期学费的40%自然顺延。

“这学期到7月10日结束,按照园方的方案,家长最多也只能退回不足40%的费用。”这让家长无法理解,有家长提出,“2月至4月的学费哪去了呢?”威德国际回复称,“我们根据《入园协议》安排了全部资源,包括但不限于教师、教具等,您的孩子虽然尚未入园,但我们为所有的孩子配备了所有资源”。

协商方式也让部分家长愤怒。小彬妈妈告诉《凤凰周刊》,会议通过某视频平台进行,但家长代表始终被禁言,无法表达意见。有家长就此向区教委投诉,威德教育回应称有两名家长代表发言,“这简直就是胡扯”。

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拉锯战”仍没有结束。小彬妈妈觉得失望,她记得当初选择这家幼儿园时,跑了许多家幼儿园斟酌比对,“我们是认可它的教学模式和环境的,但在停课期间,园方的‘拖字诀’和退费方案都让人难以接受”。在维权群里,不少家长还在寻求新的解决路径。

《凤凰周刊》多次拨打了家长提供的代理园长电话,并通过短信告知采访事由,但电话始终未能接通,短信也没有得到回复。

2

三个月没有工资,幼儿园老师们卖玩具、发传单,撑不住了

家长们还没拿到退还的保教费,不少幼儿园老师们的工资已经停发了。

“每天都有家长问我什么时候开园,其实我们才是最想开园的人。”幼儿园老师张钦等到4月份才拿到了1月份的工资,“二、三月份的工资说是等到开园再发,可谁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园呢?”

她忍不住在网上搜索幼儿园开园的消息,有人提到去询问地区教委,希望听到些好消息,也常问起朋友所在的幼儿园“有没有动静”,但聊起工作,除了抱怨,也多是诉苦,“失业”、“没工资”成了行业常态。

在微信公众号“幼师口袋”对768名民办园教师的调研中,仅有25位教师在疫情期间拿到正常工资,占比为3%,而57%的幼师收入为零。

为养活自己,张钦身边不少同行做起了副业。有人在朋友圈里卖儿童绘本、玩具,“幼师认识的家长多,说不定能有些收入。”但购置绘本也需投入本金,王方工作不久,平时每月工资2000元出头,积蓄不多,担心“再把成本赔进去”。

兼职也没有想象中容易。从2月份开始,张钦每日要在群里组织家长健康打卡,也转发些疫情防护、幼儿学习的知识,“什么工作可以让我时不时提醒家长呢?”她觉得苦恼,“在外兼职时,要是园方突然有事,怎么顾得上呢?”辞去工作的念头也在脑子里转过,但她还是舍不得班里的孩子们,“这段时间见不到面,他们还会说想念我,开园换了新老师肯定不习惯吧。”

也有老师干脆转行,进厂打工、发传单。“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只能另找出路。”一位幼儿园教师爬了大半天楼梯发传单后,拿到了70元钱,“有总比没有强,不然家里开销如何应付。”

等不到幼儿园开园的老师们,正逐渐流失。张守礼告诉《凤凰周刊》,教师群体是疫情下学前教育行业受冲击最大的一批人,民办幼儿园教师与公办园的非编制教师、后勤人员处境都很艰难。

“幼儿园收不上保教费,为缩减开支,大多数首先就会选择降低教师工资,幼师群体的薪酬水平本身也不太高,生活压力下老师们便转向其他行业。”他解释说,“而且幼儿园恢复教学后,教师补给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

“幼儿园本身是拼‘人’的行业,教师质量根本决定了服务质量。”张守礼担心流失的教师能否及时回流,“幼师人力资源的弹性不大,培养新老师需要时间”,一旦出现“幼师荒”,对行业将是长期难以恢复的损伤。

3

经营压力大,每月成本近百万,高端幼儿园也得自救

王方幼儿园里的老师还拿着正常薪水,但这样的支出,她也扛不了太久。

她去年11月刚开园,在园学生尚不饱和,本就是亏损的时候。算上行政、后勤人员,共有20多名员工,每个月单是人工成本就超过30万元,加上房租,两项硬支出接近100万元,“每天睁开眼睛就是账单,压力能不大吗?”

离原定的开园日期已过去了80多天,她仍旧没等到开园的消息,退费成了摆在眼前的问题。4月初,她和家委会开了两次会议,讨论后续教学安排,有家长提出想退费,她也理解,“孩子没来上幼儿园,托管功能就无法实现,退费也是正常要求。”

收入断流,王方看到同行们的情绪越来越焦躁。“幼儿园属于重资产行业,房租、人力成本摆在那里,负担本身就很重。”对幼儿园从业者们的“哀嚎”,她并不觉得吃惊,“幼儿园处在复学的最后一环,很可能要失去半年的收入,很少有哪种商业形态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

据教育研究机构中教投研4月对385位民办幼儿园经营者的调查,65.7%的受访者表示,目前账面现金已无法维持正常运转,超过20%的园长表示,账面现金难以维持一个月。

想了又想,王方决定像很多同行们一样,削减教师薪水。“我清楚老师走了容易,再招回来就难了,但眼下这情况,没办法。”她向老师们提出,“五一”假期过后,根据岗位和工作量调整人员安排,尽量以公平的方式进行,让部分老师放假待岗,“园所进入冬眠状态”。她也没信心,有多少老师还能留下,“但已经到了必须这么做的时刻了”。

部分小型幼儿园已经倒在“寒冬”。王方最近常见到小型幼儿园关门的消息,“一方面是因为小型园的资金实力薄弱些,‘抗寒性’差,但另一方面及早关门也是止损手段。”她解释说,“如果账面上只有10万块,关园退费,最多损失20万元,但坚持到9月份后,如果招生、出勤情况不好,退费压力更大,核算收入和成本下来,反倒要亏更多,也许一两年就白干了。”

卖掉房子开幼儿园的王方不愿潦草离场,“为了活下去,除了节流,也要开源”。她带着老师们开始尝试自救,将眼光投向幼儿园外的市场,希望能为园里带来些收入。

园内暂时闲置的玩教具和图书,计划摆进朋友圈向外租赁,外教老师们组织录制线上课程,也打算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推出“一对一”的线下课程。但相较于市面上品类繁多的线上课程、租赁产品,幼儿园的竞争力或许有限。“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没有,起码希望老师们能感受到,大家都尽力了。”王方说。

4

开园日期最受关注,专家呼吁出台民办园扶持政策“保住教师”

民办幼儿园的呼声正在被听到,不少地区发布了纾困民办园的扶持政策。

4月16日,教育部就各地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民办幼儿园扶持工作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把为民办幼儿园纾困解难作为当前一项紧迫任务”,“区别不同类型民办幼儿园,采取有效措施支持化解民办幼儿园面临的实际困难”。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上海、广州、浙江等地已公布针对民办园的补贴政策,涉及资金补贴、房租减免、税收优惠等方面。

但不少民办园难以享受到政策“福利”。王方仔细研究了所在地的扶持政策,发现自己的幼儿园被排除在外。政策要求,可获得资金补助的幼儿园每月生均学费需不高于4000元,她经营的园所实行双语教学,定位偏高端,不符合资金补助的要求。

房租减免也无法享受。政策规定,承租市内市属或区属国有企业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按照政府要求坚持营业或依照防疫规定关闭停业,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020年3月和4月房租。但据王方介绍,民办幼儿园中租赁国有企事业房产的比例很低。

在筹备开园时,王方就曾试图租赁国有企事业的房产,但出租方告诉他,租期签约不超过3年,“幼儿园非常看重稳定性。”王方最后还是放弃了。“现有政策实际没有给我们民办非普惠园留出什么空间。”她觉得无奈,“如今有种‘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的感觉了。”

保住教师,帮助幼儿园稳岗,是张守礼心里幼儿园扶持中最紧要的事。他期待政策“瞄得更准”,“按照在园教师人数,以各地最低工资标准测算金额,补助到园”,“教师工资解决了,幼儿园的压力就卸了大半。”他建议,“如果财政压力较大,也可以按照一定比例补贴教师工资,关键是补助方向要明确。”

此外,对于社保减免、金融扶助等政策,张守礼认为,民办幼儿园现阶段的社保减免政策按照民办非企业单位标准,实行减半征收,力度尚不及中小企业减免力度大,金融信贷支持也需要国有担保机构担保、政府贴息才可能实行。“5月份后还不开园的幼儿园,应允许幼儿园有更灵活的安排,开展一些‘自救’项目。”他说。

不过,王方最期待的还是开园的消息。“开园需要符合什么标准或者初步定于几月,我们想有个看得见的希望。”她理解幼儿年纪小、防疫意识差,家长难免担心,但还是觉得,“有个标准或日期,大家可以做自己的打算,心里也有盼头,至少不是摸黑硬扛”。

没开园的孩子们很难懂得大人们的烦恼。谈起好久不见的幼儿园,有小朋友猜测,“感觉幼儿园每天都在消毒,没有我们捣乱,应该会很干净,我很想吃幼儿园的饭,还想和大家一起做游戏”。

(应受访者要求,王方、小彬妈妈及张钦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