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唐德影视

无论谁最终接盘唐德影视,紧急输血确保2020年公司盈利,都会是第一要务。
2020-05-11 09:59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陈碧婷   
   

吴宏亮终于给唐德影视找来了接盘侠。

最近,唐德影视公告,控股股东拟通过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等方式,让渡公司实际控制权,交易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成东阳国资。

这,对吴宏亮来说,实属无奈。无论是公司还是其自身,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接盘方来拯救。

曾经众星云集、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的影视股,为何沦落至此,值得深思。

押宝范冰冰一脚踏空

对一家影视文化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编剧、导演、演员。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制片专业、在中影集团等企业任职多年,吴宏亮深谙此道。

因此,唐德影视(300426.SZ)上市之前,就通过股权关系,与众多编剧、导演、演员深度绑定,形成相对稳固的利益共同体。

知名编剧盛和煜、齐星、余飞、柳桦;知名导演霍建起、滕文骥;知名演员范冰冰、赵薇、张丰毅、巍子等,都是公司直接或间接股东,并与各方签署最少四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或演艺经纪代理协议。

在众多演员中,唐德影视尤其看中范冰冰,在明星中她的持股数也最多。唐德影视上市之后,她仍为前十大股东。双方约定,范冰冰参演电视剧需经唐德影视同意,且须由唐德影视或其关联方对该剧进行投资。

在此之前,唐德影视与范冰冰已合作了《金大班》、《胭脂雪》等多部有影响力的电视剧,双方合作的《武媚娘传奇》,更是卖出了250万/集的高价。

斑马消费统计发现,仅《武媚娘传奇》一部剧,就在2014年为唐德影视贡献了2.68亿元收入,占公司当年电视剧收入的71.51%,占全年营收的65.69%。2015年,该剧再为公司贡献收入1.98亿元,占全年营收的36.31%。

有了连续成功的合作基础,唐德影视乘胜追击,投入巨资联合范冰冰打造《巴清传》(原名“赢天下”)。

范冰冰也显示出了其超强的市场号召力。2016年,该剧尚在拍摄中,天猫技术就抢先拿下了该剧的中国内地网络独播权,单集费用高达800万。

2017年11月,唐德影视与天猫技术签署补充协议,改为“网台同步播出”,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拿下首轮黄金档拼播权。

天猫技术的价格调整为750万元/集,两家电视台的合同总价为4.65亿元。《巴清传》仅首轮播出,唐德影视就可进账超过9亿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在该剧即将播出的关键时间,先后发生男一号高云翔在澳洲被指控犯罪、女一号范冰冰深陷偷税风波。

《巴清传》播出无期,唐德影视与播出方的协议几近更改,该剧的商业价值已大打折扣。

今年4月,公司与天猫技术再度达成补充协议,该剧授权费用已变更【750 万元*结算集数】 - 1.28 亿元(结算集数最多64集)。在此之前,两家电视台已要求与公司解除播出协议。

受《巴清传》营业收入冲回及销售折让等因素影响,2019年,唐德影视营业收入-1.15亿元,归母净利润-1.07亿元。

投资《中国好声音》颗粒无收

《巴清传》的失败,唐德影视也不能算完全冤枉。

在范冰冰偷税事件爆发之后,唐德影视就曾被媒体曝出,双方合作《武媚娘传奇》,唐德影视就有为范冰冰分拆演艺合同之嫌。

唐德影视招股书显示,《武媚娘传奇》总投资2.93亿元,其中支付给范冰冰的酬劳为5274.72万元,占总成本的18.03%。

不过,范冰冰所获酬劳被分拆成了两部分,分别为主演费用1866万元、监制费用3110.09万元。主演费用支付给范冰冰的公司美涛佳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而监制费用支付给了江苏福缘四海传媒有限公司。启信宝显示,福缘四海与范冰冰无直接关联。

照此计算,范冰冰参演《武媚娘传奇》82集,作为女一号的单集片酬仅22万,而作为男一号的张丰毅单集片酬为50.10万,与市场行情严重不符。

电视剧制作是唐德影视的强项,之前投拍的电视剧均获得了较好的收益,但电影、综艺等板块发展严重不足。

公司一度希望通过一档知名节目,强势切入综艺领域。

灿星制作的《中国好声音》连续四季,在中国综艺市场一炮而红。

后来,因为该节目版权方荷兰Talpa要大幅上调版权费用,与灿星之间谈崩。

唐德影视趁虚而入,2016年1月,以高达6000万美元拿下《中国好声音》第五-第八季版权。

公司却因此陷入了无休止的版权诉讼中。

灿星的节目依旧播出,只是将《中国好声音》更名为《中国新歌声》,而唐德影视版的《中国好声音》迟迟未能与观众见面。

2017年11月,Talpa表示,因未收到第二期尾款,宣布与唐德影视解约,并要求唐德影视支付剩余版权费4125万美元。随后,Talpa声明双方合作终止,并放弃对中文“中国好声音”的使用及商标主张和索赔。

当年末,唐德影视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仲裁申请,向 Talpa 追讨及索赔已支付的款项。目前,仲裁已暂停,双方仍在商谈中。

在2017年年报中,唐德影视对已支付给Talpa的1875万美元和相关税费,合计1.41亿元人民币,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并终止确认无形资产及长期应付款。

股东减持凶猛

股权关系也不见得是牢靠的。

范冰冰等一众明星所持唐德影视股份在2018年3月20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

这些明星们,都不是持股5%以上股东,因此,股份减持情况不明。

但作为前十大股东的范冰冰,在2019年一季度,即已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陷入偷税风波之后,范冰冰工作室对外称,已将所持唐德影视股份转让给第三方。

赵薇的哥哥赵健曾是唐德影视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上市后8.01%股份。2017年10月,公司公告,股东赵健因婚姻关系解除,将4.81%股份分割给妻子陈蓉

股份解禁之后,二人开始大规模减持。2018年,赵健减持120.05万股,陈蓉减持479.95万股;2019年5月上中旬,陈蓉再度减持359.97万股,套现2170.59万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赵健和陈蓉持股分别为2.89%和2.58%。

公司高管的减持同样凶猛。

唐德影视上市后,3名副总李钊、王大庆张哲分别持有公司6.12%、1.88%和1.88%股份,为第四和第七大股东。

2017年,3人任期届满后,不再担任高管职务。

股票解禁上市流通之后,王大庆和张哲很快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截至目前,李钊的持股已降至3.12%。

实际控制吴宏亮虽未直接减持,但其所持公司股份已近全部质押。

2018年和2019年唐德影视连续两年巨亏,今年一季度,再亏2693万元。目前,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94.90%。

无论谁最终接盘唐德影视,紧急输血确保2020年公司盈利,都会是第一要务。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