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的四次裁员经历

裁员是很痛苦的,但是它一旦过去,你会发现会你能从这些经历中受益匪浅。
2020-05-11 10:23 · 墨腾创投  墨腾创投   
   

全球新冠疫情带来的使得那些没有充足现金储备或仍处于增长期的科技和互联网公司被迫削减各项开支,当然其中旅游、餐饮等业等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形势则更加严峻。

Airbnb,Uber,Tripadvisor,Bird –裁员公司的名单还在不断增加中,以至于有一群志愿者做了一个裁员信息平台和数据库layoffs.fyi 。回到亚洲,从中东、印度到东南亚,包括Careem、OYO、Zilingo、Klook、Traveloka、Oriente等一众明星公司都纷纷裁员。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公司的裁员消息没有被报道。

裁员的处理方式有所不同,当东南亚准独角兽Zilingo 5%的员工还在抱怨公司裁员没有事先通知时,对比在美国被滑板车公司Bird用两分钟录音通知被裁的400人,他们已经相当幸运了。疫情把Tripadvisor和Airbnb等旅游相关公司的业务几乎清零。但这些公司仍然坐拥充分的现金储备,可以让他们以更加人性化的方式来对待被裁的员工。而诸如GetYourGuide这样零裁员的公司的员工一定很庆幸他们的公司在欧洲,得到了政府的援助。 

DIY裁员

我并不想根据一些新闻标题来判断孰对孰错,在这里,我只想分享一些参与裁员执行的个人经历……

第一次发生在大约五年前,当时我在新加坡管理一个互联网公司的一支线下运营团队。当时因为种种原因公司都处在非常艰难的时期,别无选择,只能裁员以缓解现金流。

说实话,当时我们的管理团队谁也没有执行裁员的经验–而且我们也没有能力聘请如电影「在云端」(Up in the Air)中乔治·克鲁尼饰演角色这样的专业裁员顾问来执行。所以就像A轮创业公司中的所有事情一样,您只能DIY。

大家坐下来,一起看最后的人力成本目标(一个冷冰冰的数字)和员工清单。我必须承认,无论您在老板,直接下属和投资者面前装作多么淡定、坚强,这项工作都容易。

因为你认识每一个人,知道他们都满怀激情,曾与你一起经历了公司的风风雨雨,你们一起出去吃午餐互相倾诉,一起在公司聚会上不醉不欢。

我想这就是大公司选择外部顾问来处理裁员的原因-他们对这些员工素不相识,所以可以在理论上更好地执行裁员。但是人总会有共鸣的- 你如果把「在云端」看完了之后就会理解乔治·克鲁尼了。

我还认为,这种感觉最近关于欧洲有些国家的医生因为呼吸机不够要决定病人谁生谁死面对的压力是类似的(当然在情绪负担和责任的程度上有很大不同)。

之后我们花了三个小时来整理裁员名单,那三个小时感觉就像是内心挣扎了几个世纪一般。在此之后我们都感到身心疲惫。但是,更艰巨的任务摆在面前 - 与直接被裁的同事和会留下的同事进行沟通。要知道,留下来的人也会受到很大的心理冲击。

于是事情按正常的计划进行着,开全体会,然后个人面谈。即使只有25人受到影响,我们也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有些人黯然流泪了,有些人对我们愤愤不平–我不得不假装我对所有这些都保持镇定。我相信其他执行个人面谈的同事也有同样的想法。

第二次会变得更容易么?

不幸的是,在初创企业中,风险的性质决定了那次不是我最后一次执行裁员。自那以来,我已经做了三次,最近一次是在2019年9月。

我想对于大公司来说也是一样的-只是他们做得没有那么频繁。 

有几次裁员是在新加坡以外的其他国家进行的。我们得飞过去,花几天时间与当地管理层和团队合作以完成整个过程。

我可以在情感上告诉您–做得越多,事情不会变得越容易。您只会变得更擅长、执行起来更高效、处理潜在问题更有信心,并且事后不会因此而酒醉而归。

在2019年9月举行的那次裁员会议的中,同事们开始哀声叹气,两位女孩甚至哭了起来。

在那个瞬间–我转身看着站在我旁边的主管,我知道他也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坦白地说,他无法让自己向所有人知道这一点对他来说也很难。

我之后与受影响还有没有受影响的同事们进行一对一的面谈,讨论减薪、遣散费以及倾听他们的诉求。好几次我都濒临崩溃–看着他们哭泣,有些甚至对我大发脾气。而在这之前大家都是和睦相处的好同事 - 虽然有时会在工作上争执,但下了班总能一起出去轻松喝一杯。

我非常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我知道我现在的角色不一样,必须保持镇定和专业,才能赢得他们的尊重和信任。我们将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会尽量帮助他们 - 当然,不可能做到假装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最难的部分是,您无法保证本轮裁员后情况会变得更好,因为之后情况的发展很有可能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不然留下来的大家多努力。

同事、校友、朋友

五年前被我解雇的一些前同事至今仍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甚至每半年左右会有一次聚会,谈论过去,互相说说彼此的近况,并互相给予一些建议。

我想,这对每个人和我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知道我们在一起的那段经验很珍贵。并且,那段经历之后,每个人都比之前的他们过得更好。 

在我的最后一次裁员中,我们大家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大家在吃饭时不停地合影。整个下午我们都在办公室里度过。有位年轻男同事拿起吉他,大家开始哼唱歌曲–给那些留下来的人和离去的人。

在这里,我只想告诉大家-面对裁员感到焦虑是很正常的事,但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自我封闭。你将意识到这仅仅只是工作生涯中的一个阶段,也是一个挑战,并且很快就会结束。裁员是很痛苦的,但是它一旦过去,你会发现会你能从这些经历中受益匪浅。

最后,祝大家一切顺利,我们终将一起共度难关!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