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在印度翻船了

此次TikTok在印度深陷危机,既是中国公司在海外本地化遇阻的样本,同时也对字节跳动的国际化提出了考验。
2020-05-25 09:41 · 财经涂鸦  步摇   
   

这几年TikTok如旋风般席卷各国,迅速成为全球流量之王。最近,TikTok在印度遇到了麻烦事。

在上周,大量印度用户在Google Play商店中对TikTok给了1星级评价,从而导致TikTok当前评分从4.5降至1.2。此后,有关TikTok宣传不良内容的评论相继引起传播,在Twitter上,#BanTikTok和#IndiansAgainstTikTok的话题一片火热。

而这一切源于印度TikTok红人Faizal Siddiqui在5月初上传的一段关于硫酸攻击的视频,他在这一段视频中嘲笑“Acid Attacks(硫酸攻击)”的受害者,并美化了Acid Attacks。

随后,印度人民党政治家Tajinder Bagga在Twitter上分享了这段视频并@印度全国妇女委员会(NCW)主席Rekha Sharma希望她能处理此事。Rekha Sharma写信给TikTok-IN,要求尽快把这段视频下架,她还谴责这段视频宣扬了“Acid Attacks(硫酸攻击)”,并联系马哈拉施特拉邦警察局局长Subodh Kumar Jaiswal,要求对Siddiqui采取行动。

Rekha Sharma在给印度Tik Tok的信中写到,该视频不仅在促进对妇女的暴力行为,而且还显示了父权制的心态,将这个视频带向社会会传达非常错误的信息。

火上浇油的是,Faizal Siddiqui的兄弟Amir Siddiqui又跑到YouTube上发布了一条视频,对TikTok和YouTube两个平台的内容进行对比,引起了印度YouTube红人CarryMinati(真名Ajey Nagar)的不满。

之后,CarryMinati发布了一段名为“YouTube vs TikTok: The End”的视频,并在视频中对TikTok红人Amir Siddiqui进行了抨击,但这段视频最后来被YouTube下架,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违反了平台政策。

CarryMinati在YouTube上拥有1700万粉丝,也是印度最受欢迎的YouTuber之一,“YouTube vs TikTok: The End”视频被下架后,大量粉丝转而攻击TikTok,直接导致在Twitter上爆发了一场以“#bantiktok”为主题的运动,YouTube用户希望为CarryMinati伸张正义,并以平台上有大量违规内容为理由要求在印度禁止TikTok。

5月19日,TikTok印度发布公告称,TikTok是一个鼓励创造力和表达力的平台,旨在创建一个积极的应用内环境,将人们和社区联系在一起,并要求所有用户尊重这一意图,且在官网还发布了更多社区内容管制条例。 

从充满争议的视频到引发两个社交媒体的论战,TikTok这次引起的争议不小,而由印度全国妇女委员会(NCW)主席亲自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评论表示要全面禁止TikTok,这显然已经不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口水战,而是已经燃起了TikTok在印度的危机。

印度媒体相继报道,Twitter纷纷跟风评论

从印度的官方媒体到科技类媒体,针对TikTok的报道一直在持续进行,鉴于事件还在发酵中,各大媒体还未过度解读,还在等印度相关机构和部门的态度。

风波仍在升级

印度妇女委员会主席Rekha Sharma不仅在接受媒体采访呼吁禁止TikTok,同时在自己的Twitter上一直在力推禁止TikTok以及发布有害内容的社交媒体。

在她的Twitter上,印度的用户也相继发布评论表示要禁止TikTok,主要理由也是禁止类似于像硫酸攻击视频一样给大家带来错误的示范和不好的影响,包括反对暴力反对虐待女性等,也有一部分网友号召要删掉手机里TikTok的软件。

更为中立的印度网友表示,比禁止平台更重要的是要禁止不良的内容,有部分网友认为,反对TikTok,对YouTube是件好事。而更为激进的网友认为,TikTok毒害了青少年,影响了国家安危。

2亿用户,去年利润3400万卢比

TikTok之前表示,它在印度拥有2亿用户,其中每月有1.2亿活跃用户。

2019年11月,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字节跳动在印度的营收已达到4.37亿卢比(合人民币4342万元),利润为3400万卢比(合人民币338万元),其中约5%(约合21.6千万卢比)是来自广告销售。

TikTok印度业务负责人尼基尔·甘地(Nikhil Gandhi)表示,到2020年,TikTok的用户将增加50%,该公司正着手迈向货币化。

尼基尔·甘地于2019年10月加入TikTok,此前他在媒体公司Times Network和迪斯尼公司在印度的子公司中担任过高级职务,他决心创建一批有影响力的人才来与西方竞争对手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竞争对手抗衡。

甘地表示,TikTok将增长至少50%。因为TikTok的用户留存率正在上升,且随着该应用可以为广告商使用,这种势头没有放缓的迹象。

TikTok现在在印度拥有3.5万名创作者,预计到2020年底将这一数字提高到10万。

在印度遭遇一系列的宗教和种姓争议之后,甘地对媒体表示,短视频应用将专注于培养价值观内容。同时,在甘地上任之初,TikTok曾表示,作为印度TikTok负责人,他将优先考虑使社区受益的关键计划,例如#EduTok。

甘地在去年曾表示,这家拥有2亿用户的中国公司已经“民主化”了印度的艺术和文化领域。“在金字塔的最底层,任何人都可以创建内容,但是我们希望涉足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希望创作者以艺术形式发展,因此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很多指导。”甘地表示。

而在介绍2020年的展望时,他表示,将有很大的动力推动自我调节并承担责任,因为我们必须以负责任的态度,更重要的是,树立对积极变化的认识。”

在加入TikTok前,甘地在Times NetworkTimes Network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2017-2019),更早之前则是在沃特迪士尼公司工作了9年(2007-2017),他还曾在UTV全球广播和Viacom Media Networks任职。

TikTok for Good负责人Subi Chaturvedi最近在应对bantiktok的行动。她此前在 YES BANK工作。

此外,根据报道,LinkedIn前在线销售主管Sachin Sharma于今年2月加入了ByteDance,担任销售和品牌合作关系总监。

受疫情影响紧闭,TikTok意外受到印度精英青睐

虽然TikTok在社交平台上饱受争议,但因为新冠疫情印度需要进行封锁,却意外的吸引了印度的精英用户群体。

TikTok的成功源于印度低线城市和小城镇农村用户的喜欢,一直以来都是印度平民文化的代表。这次疫情,印度国民被禁闭在家期间,印度的精英都用起了TikTok来对抗无聊和焦虑。

在印度,上层中产阶级存在一种炫富式消费文化,Instagram也因此在这个阶层中很受欢迎,但对于贫困阶层和下层中产阶级而言,他们只不过想观看一些能引起共鸣和舒适感的娱乐内容,而TikTok则植根于印度的腹地,主打那些素颜出镜或不用滤镜的人才。

TikTok上最受欢迎的创作者并不是最漂亮、最体面甚至最有才华的人,更不像Ins上的网红那么优雅漂亮,而是这些创作者的真诚,以及对自我的彻底释放,让他们创作的内容变得具有粘性。

根据TikTok发布的名单,在所有最受欢迎的创作者中,只有少数是空翻达人、口技高手和体操健将这类天赋型选手,而大部分创作者都谈不上有什么天赋。TikTok上的火爆视频(诸如挤牛奶的年轻小伙、在背景音乐中对着木梁假装拉小提琴的建筑工、在牛棚跳舞的奇女子、看着女友嫁给他人的流泪少年、手泵式水井下洗澡的老人等等)展示了印度农村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还没有进行如此深入的探索。 

一个用户表示,TikTok上的内容更能让兴趣各异的人产生共鸣。此外,创作者也不需要担心下一段视频该讲什么内容好。

除此之外,TikTok也会向用户推送相关挑战,比如和排灯节有关的印度本地内容在TikTok平台上获得了23亿的浏览量,TikTok在孟买拥有本地内容团队,专门负责发现相关的流行趋势,并在此基础上运营挑战和“有梗”的内容。

TikTok十分重视对滤镜和特效的应用,目的是为了给创作者提供相关而又有趣的互动性视觉元素。TikTok主要针对青少年和年轻用户,其印度用户中有78%在25岁以下。除了英语和印地语内容之外,泰米尔语、泰卢固语、卡纳达语、马拉地语和旁遮普语等方言制作的内容在TikTok上也很有吸引力。

在新冠疫情导致印度全国进行封锁以后,TikTok的用户下载量激增。一方面是,印度精英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有看到TikTok的分享视频。另一方面是,其他社交媒体都有很多病毒相关的负面或者虚假新闻,而TikTok可以帮助人们摆脱焦虑。

来自德里的30岁汽车工程师Pankaj Sinha表示,在这些艰难的时期,“这有助于我的心理健康。”他在Twitter和WhatsApp上发现了多个TikTok视频后,最近下载了该应用程序

现年25岁的孟买卡尔(Mashbaikar)在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工作的Aashana Agarwal至今仍认为TikTok并不适合她的人民。但最近,她在平台上花费了3-4个小时,不仅滚动浏览视频,而且上传了一些漫画剪辑。她表示:“这很有趣,而这正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

用户Jogi从厌恶情绪正走向成瘾,因为她经常以流行的TikTok音频片段与她的两个朋友进行交流,她说,由于音频片段反映了当今时代的现实,它们会自动渗入我们的词汇表中。

Jogi还说,人们很容易在应用程序中潜伏,而无需感到创造或贡献的压力,他喜欢观看来自不同国家的TikTokers在他们的隔离生活中发布有趣的内容。

现年39岁的Priyanka Lahiri是班加罗尔的营销专家和健身爱好者,她发现来自低线城市的TikTokers健身主题视频非常有趣。她表示,以前认为TikTok上的内容很低级。

TikTok的烦恼:被不良内容纠缠,被对手狙击

TikTok已经不止一次陷入了内容争议的漩涡。除了上述的硫酸攻击之外,TikTok的其他几部视频,都陷入了同性恋、性内容、种族主义者和种姓的争议之中,引发了用户对TikTok内容的进一步质疑。

更近期的是,为了应对疫情相关问题,TikTok 还在印度删除视频同时封掉了数千个违反规则的账号。

2019年,由于涉嫌传播儿童色情制品,TikTok在印度面临禁令。在此之前,“蓝鲸挑战”引起了负面的反响,这是一个针对青少年的在线自杀游戏,在50天内为他们分配了50个任务。挑战与全球数例死亡相关。Rajya Sabha于2019年12月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以研究可能的立法规定来解决在线剥削儿童的问题。

去年马德拉斯高等法院指示该中心禁止TikTok应用,并表示从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出,此类移动应用提供了色情和不当内容,后来取消了该指控,也使得该应用得以重新回到应用商店。

去年,印度政府向TikTok(及其集团公司Helo)发出了通知,并提出了24个问题,涉及涉嫌滥用其平台在印度进行“反民族活动”。

针对硫酸攻击视频,TikTok for Good负责人Subi Chaturvedi回应表示,我们会研究最佳做法,与学术界和公民社会合作。她还进一步表示,该公司已删除了社区报告的600万个视频,她说,这不仅仅来自我们,还有负责任的公民,而且我们(与他们)共同合作。

根据此前披露的报告显示,TikTok表示,印度政府在2019年上半年发送了107项用户信息请求,其中99项是法律请求,八项是紧急请求,这些请求中总共提到了143个用户帐户,TikTok满足了印度47%的要求。 

而除了被敌视之外,竞争对手也对TikTok虎视眈眈。TikTok正在印度与Facebook,YouTube和其他新兴的中国竞争者展开激烈竞争。

在印度,Facebook和TikTok之间的战斗正在加剧,因为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大型开放互联网市场。根据市场研究门户网站Statista的估计,Facebook有2.9亿用户,而TikTok在印度为2亿用户。

据数据情报公司SensorTower的数据,TikTok在2019年9月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社交媒体应用,安装量接近6000万,印度占该应用总安装量的44%。 相比较的是,Facebook在9月的安装量超过5050万,其中印度占23%。

而在几天前,Zee Entertainment的OTT平台还宣布了启动与Tiktok竞争的服务的计划。

此次TikTok在印度深陷危机,既是中国公司在海外本地化遇阻的样本,同时也对字节跳动的国际化提出了考验,毕竟近几年是字节跳动更是中国公司国际化的重要节点,而像TikTok在印度的故事或许也会在其他国家多次上演。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