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光84亿,我所亲历的拜腾造车大溃败

如今回想起来,现在有点后悔从传统车企跳出来,虽然拿的工资少,但好歹稳定点,不用像现在这样愁工作的事情。
2020-07-12 11:28 · Tech星球  周晓奇   
   

7月10日,拜腾的离职员工们终于等来了工资。

“我已经收到了拖欠了四个月的工资,离职员工的工资基本都结算清楚了”,多位拜腾员工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

6月1日,拜腾汽车CEO戴雷在员工大会上承认,拖欠了中国区约1400多人的工资,总额达到9000万元。

这家原本顶着无数光辉的造车新势力,走向停摆边缘,身处其中的员工也陷入纠结,在车市下行的大环境下,离开拜腾又能去哪里?但不离开,也即将面临失业的窘境。

6月29日晚间,戴雷在开完5个小时的董事会后,立刻召开了中国区全体员工电话沟通会,当场宣布拜腾中国内地业务将从7月1日起暂停运营,仅保留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

这次沟通会宣布的结果,成为了压垮上千位员工的最后一根稻草。

“说实话,听到消息的时候有点懵。我们知道公司困难,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郭啸说。

霎时间,拜腾汽车分崩离析,有人愤怒公司还拖欠了四个月的工资;有人后悔从稳定的传统车企跳到拜腾,最后落得这个结局;也有人惋惜拜腾,自己耗费的心血就此付诸东流。

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获悉,目前除了吉利、宝能传出接盘拜腾,还有两三家车企也想要接盘。不过,就算拜腾被接盘,等到恢复运营,还不知要过多久。

如今,有些员工离开另找出路,也有些员工选择停薪留职,期待有人接盘拜腾,自己还能重新回去工作。

烧钱装点门面

前年夸下量产海口至今没实现

秦鸣 司龄半年

我是2018年加入的拜腾,当时应该是拜腾最好的时候,领导也特别自信,还带我去了工厂。那个时候,工厂还是一片空地,领导指着空地告诉我,要在这里自建工厂,年底或者2019年初实现量产。

当时拜腾虽说不是纯粹的PPT造车公司,已经造出了原型样车,但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远远没达到量产阶段,所以我觉得2018年底实现量产这事不太靠谱,后来果然一直延期。

刚加入公司的时候,我的第一印象是拜腾很有钱,公司办公区域一看就很高大上,而且给到很多福利。因为拜腾办公地太偏,还会给员工提供早饭和午饭,每天也会准备各种零食、咖啡等。

后来,我知道公司融资只有几个亿,觉得有点不靠谱,因为蔚来融了200多个亿都不够烧的,拜腾这点钱在门面上花不少。

不过,公司同事都挺厉害的,因为很多人都是从特斯拉、蔚来那边挖过来的,只是感觉公司制度比较松散,节奏也挺慢。

当时公司在南京的办公地没有公交地铁,我们只能靠班车上下班,所以基本上每天6点公司就没人了,因为再晚只能打车回家。

美国那边比国内还要松散,分管我们的直属副总裁是美国人,隔段时间会来国内待几天。我记得有次周五下午,我们都在工作,他问我为什么还在上班,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开啤酒party吗?晚上,他就带我们去喝酒了。

我在公司还会负责接洽一些供应商,发现有些供应商也不太靠谱。有一次,供应商送了40多个零件过来,但我们清点的时候,发现因为运输原因,30多个零件都坏掉了。

照理说,这种事情不应该在公司出现,而且我们和供应商也合作很久了,还是总会因为运输原因,导致很多零件损坏。

拜腾汽车主要零件,图源拜腾汽车官网

当时,制造车间的工人每天都会和我反馈零件部有问题,然后我就去仓库再换一批,看看有没有问题。

虽然说零件很小,但这会影响进度,零件有一点点误差可能就无法装配上去,那么由于零部件的误差,会延展到其他方面,从而耽误整车的研发进度。

然后因为公司是德国人创办的,我们会保持一种封闭性。比如,虽然一汽集团投资了我们,但每次他们的人来公司的时候,我们就会被告知不要和一汽的人讲太多东西,感觉一汽是来偷技术的一样。

后来,公司没有融到钱,办公室逐渐减少了零食、咖啡的供应,后来还取消了早餐。大家都能感觉到公司没有了昔日的光环,但都不会认为会直接倒闭。我后来因为个人原因,也就离开了拜腾。

曾花血本从特斯拉挖人

团队配置豪华

郭啸 司龄三年

2017年,通过朋友介绍,我从传统车企来到拜腾。来之前,我看了一些拜腾的资料,感觉不像是PPT造车企业,团队配置很豪华,获得的政府和资金支持也不少,当时会感觉拜腾和蔚来一样,能成为国内跑出来的造车新势力企业。

我也问了一些行业内的朋友,大多数人对拜腾的反馈都不错,而且很多在传统车企的朋友,也都想去造车新势力企业,一方面是工资待遇都更好,另一方面大家也都想做点东西出来。

进入公司后,发现里面既有传统车企出来的人,也有特斯拉出来的人,感觉公司是花了血本挖到了这些人。

从我个人角度看,拜腾的造车理念、产品车型、功能配置等,其实做得都很好,如果推向市场,我认为这款车必火。

现在拜腾的第一款车一直没有量产,一方面可能有资金原因,另一方面和美国那边关系也很大。

虽然国内也有研发团队,但是核心其实都在北美,那边掌握的话语权很大。我记得有次出现比较紧急的事情,需要快速决策,但国内就没有这个权限,一定要美国人来拍板,这样就非常拖进度。

其实,国内团队做事效率都很高,但即使我们把事情做好了,也还要让北美再判定一遍,看是否合适。按照公司说法,因为我们的产品是面向全球市场的,所以需要国际化考虑。

按照国内做事效率,2019年底应该可以到量产阶段了,但美国那边实在是太磨蹭了。我们认为可行的事情,还需要美国那边再确认一遍,但他们反馈速度很慢,一般会确认一周的时间,这样就很拖节奏。

如果美国那边觉得还需要变更内容,会直接导致后续每个节点都需要延长时间,这样一拖再拖,整个节点就都在往后延了。

拜腾汽车工厂,图源拜腾官网

另外,美国那边的假期也很多,动不动就要休假。虽然休假期间可以把事情交给别人代管,但代理也要考虑是不是需要承担责任,就不敢做太多决策。

之后,原先公司的各种福利逐步取消,也感觉公司氛围开始出现一些变化,原先大家都挺意气奋发的,但后来就没那么拼了。

2019年夏天之后,大家开始焦虑起来,大部分人还是稍微乐观一点,也不会真的看衰公司,但背后大家也都在找出路,做两手准备。

现在公司突然倒闭了,其实我觉得挺遗憾的,毕竟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精力和心血在上面,熬了这么多夜,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

如果公司有人接盘,重启项目,说实话我还是愿意回去的。即使现在还没离职的人,依然有人相信拜腾可以走下去。

国内无决策权

北美团队懒散效率低下

王天明 司龄2年

我是从传统车企跳到拜腾的,当时拜腾给了相当不错的薪资待遇,公司整体的工资水平在南京当地,也可以说是比较高的。

早期阶段,拜腾真的是很风光,两个德国人在中国创业的故事很打动人,高管团队近乎无可挑剔,底下的员工也都很强,身边同事基本都是原先单位很厉害的人,感觉都是想在拜腾施展一番的。

原本我也想在拜腾做出点成绩,毕竟整体配置都很好,觉得不可能做不出来产品。不过没想到,我刚加入半年后,公司就开始急转直下了。

先是毕福康出走,他离开其实对我们没多少影响,但是他留下了一大堆遗留问题,在他的管理下,美国拥有绝对的主导权,这让国内团队很难推进一些事情。

而且说实话,毕福康实际上也不算创始人,真正的创始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往里掏钱,从这点上他还不如贾跃亭,至少贾跃亭还在为FF(法拉第未来)汽车筹钱,或者说养起来FF汽车,但毕福康就是职业经理人角色,感觉这个公司和他没什么关系。

拜腾两位核心高管,左为戴雷,右为毕福康

从2019年中开始,工作就很难开展下去了,首先就是研发工作基本陷入停滞,国内研发团队几乎没有任何权限,什么事情都要和北美那边确认,但我们有时差,这样就很浪费时间。

北美那边的工作人员,基本一两个月也会来国内配合工作,但是这样效率就很低,而且开销也很大。先不说来回差旅费,北美员工住的都是五星级酒店,还有各种补贴,基本出差都不需要花钱。

我也去北美工作过一段时间,完全的硅谷风格,管理特别松散,基本到点就下班,该喝酒喝酒,该度假度假。相比国内团队,有时候还需要加班熬夜配合北美的时间,沟通协调工作。

拜腾在供应商选择上,基本挑选的也都是行业内名声最大的企业,这样或许相对能够更好地把控质量,但同时也会带来极高的成本。供应商也需要付出开发、开模、运输等费用,再加上拜腾本身就小,价格上自然高出很多。

关键是钱花了,但很多东西都没做起来,集成装车的时候发现大量问题,有些小问题国内团队自己就解决了,但是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北美那边的工作人员参与调试。

但是北美团队不可能每次都在现场参与调试,为此我们只能拍照发视频给到北美那边,但通常一两天才能得到反馈。

我们之前作为重要卖点的大屏幕,后来理想汽车也有了,而且人家在2019年底正式开始交付,这让我们很尴尬,一下子丧失了很多优势。

现在,拜腾沦落到倒闭,我觉得和公司整体管理上有很大关系,整体进度的拖慢也导致投资人不再信任拜腾。

起初自建工厂比肩蔚来

后期招人鱼龙混杂

谢涛 司龄两年

6月29日夜里,我听到公司宣布暂停运营的时候,还是挺懵的。虽然公司已经拖欠了四个月工资,但还是认为能够做下去,没想到间接宣布倒闭了。

我当时进去的时候,拜腾是和蔚来相提并论的新能源车企,公司也有很多来自大牛,我进入后也在不断扩招人员,有那种想要大干一番的场景。

拜腾也不像PPT造车企业,我们是在真正造车的,不然也不会在南京自建工厂。最忙的时候,我们经常加班,要是与德国、北美团队开会,经常加班到一两点,甚至是通宵。

但是和海外团队不好沟通,谁都看得出来北美团队是大领导的一点小心思,给了重金,几百人的团队,抵得上国内上千号人的工资了,但却做不出来成绩。真的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后期,国内的团队也开始出现一些问题,前期招的人的确不错,后来就开始鱼龙混杂了,领导层也在一直变化。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之前我们的领导虽然技术不错,但是比较佛系,可能公司想找比较强势的人过来带,所以直接空降了一个领导过来,但这个空降领导明显感觉更八面玲珑,后面也形成了一些小团体,整体氛围就很不好。

后来,我们和股东闹得好像也不是很开心。因为拜腾选择的东西都是高配,烧钱很快,而且供应商给到的东西质量也没有那么好,但是要价就很高,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2019年下半年开始,公司零食等福利没有了,各项补贴也逐渐取消,我们隐隐感觉公司缺钱了,但这些事情我们根本管不着,也无力回天。

也就是从下半年开始,公司陆续开始有人离开,但像我这样年龄比较大的人,真的不好跳槽了,所以也就留在了这边。

公司宣布暂停运营后,我一直在家待岗,还没有提出离职。我其实非常希望拜腾可以继续运转,有人接盘也行,因为拜腾现在就差量产环节了,南京工厂也可以直接投入使用,我们还是挺想看到量产车出来的。

如今回想起来,现在有点后悔从传统车企跳出来,虽然拿的工资少,但好歹稳定点,不用像现在这样愁工作的事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秦鸣、郭啸、王天明、谢涛为化名。)

【本文作者周晓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