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支付火爆全球 借呗卡、微众钱包、钱夹谷谷谁能再现Afterpay奇迹

澳大利亚公司Afterpay成为2020年最火爆的金融科技公司。受疫情影响,澳大利亚电商业务大幅提升,而提供免息分期付款的Afterpay交易量持续上涨。
2020-07-31 09:14 · 网络     

澳大利亚公司Afterpay成为2020年最火爆的金融科技公司。受疫情影响,澳大利亚电商业务大幅提升,而提供免息分期付款的Afterpay交易量持续上涨。与此同时,Afterpay在资本市场上也是风光无限,今年5月腾讯收购其5%的股份,今年7月其股价一度涨至76.62澳元/股,而其刚上市时股价仅为1澳元/股。

而与Afterpay所在的澳大利亚一样,国内信用支付行业也日益火爆。进入2020年后,腾讯、阿里美团等巨头均加大了在信用支付领域的布局,而在今年3月份,拥有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WeLab集团,也于内地上线了信用支付产品“钱夹谷谷”。谁将再度复制Afterpay的奇迹,也成为行业人士讨论的焦点。

6年铸就70倍牛股

Afterpay的前身Afterpay Holdings Limited成立于2014年,其商业模式类似“花呗”,即免息分期付款模式。Afterpay为客户提供了一种较为弹性的支付方式,消费者可以在最长56天的周期内,每两周分期付款,期间不收取任何利息和手续费。最初使用时,客户只得到Afterpay提供的较低分期付款额度;若客户还款记录良好,Afterpay将逐步提额。

消费者使用Afterpay消费后,由Afterpay第一时间向商家全额支付相应款项,后续顾客再向Afterpay分期还款。Afterpay免息分期服务约75%的收入来自于合作商家,对通过Afterpay支付成功的每笔交易,Afterpay收取0.3澳元的固定费用,并且抽取占成交金额4%-6%的佣金;而Afterpay其余部分的收入,则主要来自向消费客户收取未按时还款的滞纳金。

Afterpay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24.4%的收益来源于逾期滞纳金,75.6%的收益来源于收入商家的手续费,其中95%的交易按时还款。

对于商家而言,Afterpay提供的服务带动了商品的销售;而消费者也能在现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下展开消费,Afterpay的推出获得了商家和消费者的广泛欢迎。在澳大利亚,Afterpay已经打通线上线下的支付通道,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都支持Afterpay支付;与同行相比,Afterpay目前拥有最多的活跃客户和签约商家。

另外,Afterpay率先打入英国和美国支付市场。2018年5月,Afterpay在美国市场开展市场推广,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已有超过120个商家、约5万名用户在使用公司的产品。目前Afterpay业务已经覆盖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英国等地区。网络资料显示,今年6月Afterpay英国用户已过百万,5月时美国用户已破500万。

如今,Afterpay已经成为澳大利亚金融科技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军企业。Afterpay发布的2020财年(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经营简报显示,公司的年销售额超过了110亿澳元,同比增长了112%;世界范围内的活跃客户人数增加到了990万,同比增长了116%;可用Afterpay支付的合作商家(包括线上和线下)超过了5万5千家,同比增长了72%。

而Afterpay在资本市场长的征程也颇为顺利。2016年,Afterpay Holdings在澳交所上市;2017年,Afterpay Holdings和为其提供技术支持的系统开发商Touchcorp limited合并,双双退市,重组成为现在的Afterpay Limited,并重新在澳交所上市。

Afterpay上市后股价涨势迅猛,让其获得了“澳洲第一妖股”的称号。上市时Afterpay股价仅为1澳元/股,而疫情之前已经涨至37澳元/股。疫情期间Afterpay股价一度下跌,但很快再度上涨。截至今年7月27日,Afterpay股票报收于70.27澳元/股,市值是上市时的70倍。

谁能再创Afterpay奇迹

Afterpay的成功引起了行业巨头的关注。今年5月1日,腾讯以3亿澳元(约合13.8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价格收购了Afterpay 5%的股份。在此之前,Paypal、VISA&Master Card、蚂蚁金服等国内外巨头也被曝出有望入股Afterpay的传闻。

分析人士认为,腾讯此次入股afterpay的深远意义,在于全力布局移动支付出海战略,同时进一步完善自身在信用支付领域的布局。在今年疫情期间,腾讯在信用支付领域可谓动作频频,今年3月份,传闻已久的微信“分付”终于露面,该产品将对标阿里的花呗;而在今年6月份,微信支付分的查询入口正式对用户全面开放,直接对标阿里的芝麻信用分。

腾讯频繁“落子”,是信用支付成为市场争夺下一个风口的缩影。近期,多家互联网巨头陆续上线了基于自身应用场景的信用支付产品,蚂蚁金服在上半年推出了一款新产品——“借呗卡”;美团则在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试运营后,于近期正式上线了“美团月付”,对标蚂蚁花呗和京东白条;而百度闪付也联合百信银行推出了“百度闪付借钱”。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信用支付产品用户习惯的养成,信用支付已经进入蓝海,据蚂蚁金服公布的2019年前三个季度营收数据显示,蚂蚁花呗9个月实现营收超过41亿,净利润超过10亿元;同时,信用支付产品还能有效反哺主体业务,因此,互联网巨头纷纷在“后疫情”时代加大了在信用支付领域的布局。

而在众多信用支付产品中,一种回归消费场景、依托于银行二类户的信用支付产品格外引人注目,如前文提到的钱夹谷谷,还有支付宝的借呗卡、微众银行的微众钱包等。其对金融科技公司的风控能力、用户积累都有严格的要求,目前试水的也基本上是金融科技头部玩家。

以钱夹谷谷为例,它背后的运营主体Welab(匯立)是亚洲领先的金融科技集团,透过创新科技为超过4400万用户提供纯线上金融服务体验,其业务版图覆盖中国香港、中国内地、印尼三地市场,更是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经营者之一。

钱夹谷谷定位为全场景支付与智慧理财的电子钱包,由合作银行提供电子账户服务,目前具备线上快捷支付消费、线下扫码消费等功能。从产品体验上来说,它的使用感与银行卡的线上使用体验类似。通过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和银联闪付等支付工具的深度捆绑,钱夹谷谷实现了对消费场景的控制。运营方有了更多控制风险的主动权,对每一笔消费进行核查,一旦发现资金不是流向消费或者发现其他可能存在的欺诈风险,可以随时叫停。

另外,钱夹谷谷对消费者也很有吸引力。一是它还款灵活,随借随还,对于有提前还款能力的客户来说十分友好。二是它绑定在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手机Pay上就能使用,方便快捷,基本上可以满足所有的日常消费场景。三是它能做到用多少借多少,无需提现,相较从消费金融机构借贷一整笔款来说,更节省资金成本。

在金融机构逐步撤出纯流量、无场景平台的背景下,钱夹谷谷等产品的出现为行业注入了新的血液。同时,它也符合监管“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的要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新冠疫情的逐渐过去,刺激消费将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信用支付行业有望成为新的风口,或许下一个行业巨头将在此产生,再创一个Afterpay般的奇迹。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