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网暴”的张一鸣

网络舆论风起云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更是站在了暴风中心,几乎一举一动都会被网友拿着显微镜放大分析。
2020-08-06 07:53 · 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  普通小夏 马克李   
   

昨日张一鸣再发全员信,围绕近期公司将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传闻作出了一些回应,信中第一段就提到了最近舆论场的风波。

“因为传公司将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新闻,很多人在微博里骂公司和我。” “对于公众的意见,我们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

的确,近期对于此事的舆论不断发酵,打开微博评论区,众多不友好言论扑面而来。一些相对不一样的评论,立即引来大批网友攻击。

网络舆论风起云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更是站在了暴风中心,几乎一举一动都会被网友拿着显微镜放大分析。

看着社交媒体上的部分言论,让人不禁怀疑,张一鸣是被网暴了吗?回到最初大众对张一鸣的认知似乎不是如此,接下来我们通过关键时间节点复盘TikTok被要求强制收购始末,观察其中舆论是如何逐步演变的。

字节跳动“跪得太快”?

TikTok当前在全球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下载量已突破20亿,其中,美国用户下载量为1.65亿,约占美国人口的50%,TikTok也因此被冠以“中国最成功出海应用”称号。

今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县举办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首次集会。集会当天只来了6200人,场内上座率只有三分之一。这与之前特朗普的竞选经理所说有超过100万人通过手机号码预约参与集会相差甚远。

有报道分析称,这是反对特朗普的美国民众在TikTok上发视频,鼓励人们去特朗普的网站上预约活动,然后在集会当天“放鸽子”。

此时传回国内,网友都在祥和地调侃特朗普“被鸽”,TikTok厉害了。然而这为TikTok的陷落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时间来到7月,一切都变了。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次采访中暗示美国可能封禁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社交手机应用。7月16日,白宫表示,对TikTok采取的行动将在几周内开始执行。7月17日,特朗普在Facebook和Instagram投放了针对TikTok的警告,号召用户签署封禁TikTok的请愿书。7月29日,扎克伯格出席白宫反垄断听证会表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证据确凿”。7月30日,彭博社报道微软正在商讨收购TikTok。

直到8月1日前,舆论场对于TikTok事件的讨论还集中于美国急了,扎克伯格等问题上,然而当天爆出的一则消息,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让网友风口一转。“妥协太快”“都不抵抗一下吗?”“对外太软弱”等评论,迅速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评论区的前排。

接下来8月3日和4日两封张一鸣发送给公司全员信曝光,信中回应了外部关于TikTok美国业务的传言和猜测。微博舆论进一步激化,对张一鸣的人身攻击变得越来越多。

除此之外,网友还扒出了张一鸣早年间发布在微博上一些不适言论,不过目前张一鸣的微博已设置为半年可见,以前的微博已被隐藏。也正因如此,那些不合时宜的话进一步激发了网友的情绪。

为何前后两份内部信的曝光会将张一鸣推上风口浪尖?

这里或许可以从传播学的视角来分析一下,关于TikTok美国这一系列的举动,早已引起了舆论场的关注,大家普遍存在不安,猜测,紧张的情绪。

当张一鸣全员信发布的那一瞬间,这些积压的情绪瞬间找到了爆发的出口和对象。有句调侃“人的本质是复读机”当大众看到一个相对占主导地位的言论时,可能下意识记住了,并模仿相同的话语发声。

那些相对不一致的言论,也会被网友一起攻击这导致很多有不同想法的人不敢在微博舆论场发声,于是呈现的话语更趋向一致。

网友真的只是单纯在骂张一鸣吗?我们选取8月4日新浪科技所发微博#张一鸣发全员信回应TikTok争议#下方1241条评论,进行了词云分析。

发现中国和美国是核心争议,张一鸣和TikTok本身提及率反而没有那么高。这似乎说明,网友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完全不是在谈TikTok。

无奈之举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截至目前,在社交媒体中越来越多声量开始倒戈,网友们认为TikTok认怂,跪的太快。在网络民族主义情绪的煽动下,骂声不绝于耳。但事实上,舆论倒戈的背后是冷思考缺失。

相较于网暴张一鸣,我们更需要思考在该事件中字节跳动的处境如何?是否有直面国家机器的资格?

昨日,张一鸣在内部信中表示,“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这虽然不合理,但仍然是在法律的程序里,作为企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别无选择),但这不是对方的目的,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那么这样来看,目前CFIUS针对TikTok提出的审查只不过是一面说辞,其背后是美当局与Facebook的各怀鬼胎。

对于Facebook来说,迅速崛起的TikTok已然挑战其在社交领域的霸主地位,并形成的强有力的威胁,仅仅用时一年半便从默默无闻发展为年轻人最喜欢的移动应用,这让扎克伯格感到十分恼火。

因此,他急需借助政府的力量铲除这一眼中钉。

而对于特朗普领导的美当局,他们的目标就更为直接,借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借“反华”情绪提高民众支持率,最终实现连任。

前天,《圆首金老汉》也在相关报道中指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特朗普选择了大打“中国”牌,不放过任何一个抹黑中国、制造对抗、阻碍中国企业在世界的发展的机会。而从最近一次就“中国是否盗窃美国科技”的荒谬听证会上,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特朗普和扎克伯格显然成为了盟友。扎克伯格作为坐拥全球27亿活跃用户的社交帝国的“皇帝”,曾经被整个硅谷厌恶的特朗普,终于得到了他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盟友。

那么,这个替美当局、替Facebook出面摆事的CFIUS又是什么组织?权利为何如此之大?

公开资料显示,CFIUS即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The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简称“CFIUS”)是一个美国联邦政府委员会,由财政部牵头的9个联邦政府部与办公室为固定成员:财政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商务部、国防部、外交部、能源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科技政策办公室,此外,该组织还包括观察成员,在合适的时候,参与CFIUS活动,管理与预算办公室、经济顾问委员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经济委员会、国土安全委员会。

必须要强调的是,在美国的法律体系中,CFIUS成员可在不经过任何部门甚至是不经过总统批示的情况下,对任意企业随时随地发起调查。

在审查的过程中,一旦出现交易确实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交易本身由外国政府控制;交易会导致美国关键基础设施转由外国人控制并且此控制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这三种情况便会进入最长可达45天的调查期。

在调查期间,CFIUS会与交易方协商采取有效的缓解措施,通常做法是签署缓和协议(Mitigation Agreement),即交易方在CFIUS的监督下采取措施,缓和交易中已显现或潜在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情况,以作为获得CFIUS批准审查的条件,极端情况下,穷尽上述45天调查期后,CFIUS可提请总统阻止交易。

如果具象来说,这个组织就是拥有最终解释权的国家机器。

全球化依旧,营收或承重压

事实上,早在去年TikTok就已成为美当局的眼中钉。

2019年10月6日,反华参议员鲁比奥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字节跳动在2017年对musical.ly的收购是否合法;11月,CFIUS开展字节跳动对musical.ly的收购案的调查,理由是: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时没有获得CFIU组织的许可。

12月,字节跳动公司因TikTok涉嫌违反美国儿童隐私保护法案而遭到起诉;12月16日,美国防部发表发布“网络安全须知”声明,警告使用TikTok存在网络安全隐患;12月18日,美海军发布公告:要求已接入军方内网的苹果士兵及用户立刻删除TikTok。期间张一鸣也做出了各种努力,希望能够避免如今的局面。

除此之外,在社交媒体的舆论之中,网友也热衷于将字节跳动与华为进行对比,华为是民族之光、华为是民族脊梁,而字节跳动就是“跪的快”。

但事实上,字节跳动与华为的处境完全不同,华为是典型的新式国企,背后有国家撑腰,而字节跳动虽为互联网巨头但本质上仍为民企。

一家民企又该如何对抗国家机器?

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及TikTok的遭遇并非CFIUS对我国企业的首次发难。

今年3 月,CFIUS以国家安全为由签发行政命令,要求石基信息拟于120天内剥离StayNTouch;

2019年,CFIUS以数据安全为由向昆仑万维施压,要求强行勒令出售于2017年收购的Grindr;

2017年,蚂蚁金服计划收购美国汇款公司MoneyGram International,在将该项交易提交至CFIUS进行审核时承诺速汇金的数据基础设施仍将留在美国本土,个人信息都将加密,并保存在美国本土的安全设施内。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众议员对于该交易表示担忧,其认为此项交易可能导致泄露包括美国军方人员在内的美国公民信息,从而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最终,CFIUS于2018年1月3日否决了该项交易,蚂蚁金服需依据并购协议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解约金。

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假设TikTok最终卖身微软或其他美企,这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会附带哪些影响?全球化进程是否会因此生变?

就企业战略而言,TikTok卖身美企几乎是万般无奈之中的最佳选择,虽然目前TikTok在ios和安卓市场的下载量超过了20亿,但美国仅是TikTok全球第三大市场,截至4月底下载量累计达1.65亿次,占TikTok全球总下载量的8.2%。

印度此前是TikTok全球第一大市场。截至今年4月底,印度市场累计贡献了6.11亿次下载,占TikTok全球总下载量(含抖音数据)的30.3%。

但遗憾的是,TikTok已在上月遭到印度政府封杀。接连损失印度及美国两大市场,这势必会对企业未来一段时间的整体营收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而从全球化战略分析,与其同强大国家机器进行博弈,倒不如卖身退出,稳固剩余国家及地区地区的市场份额,对于TikTok与字节跳动来说,“稳定”乃是当务之急,印度、美国市场接连碰壁也存在引发全球连锁反应的可能。

面对未来,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战略绝不会因此生变,其在公告中明确表示不会放弃TikTok,会继续努力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事实上,相较于其他企业,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是更为彻底的全球化,他们愿意遵守当地的法律约束;自上而下聘请海外高管进行管理;也愿意接受一切部门的监管……

2020年字节跳动明显展露出对国际业务的战略性重视。

3月,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宣布了公司的架构调整:他将出任全球CEO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接下来会花更多时间在欧美和其他市场。

紧随其后,便将迪士尼的“前总统候选人”凯文·梅耶尔纳入麾下,在最近两年内,字节跳动相继从全球多家顶尖公司中寻来不少人才。

在凯文·梅耶尔之前,字节跳动海外已经挖来Erich Andersen、Theo Bertram、Blake Chandlee等六人,这些人分别在全球数字版权、政府关系、商业化等领域有极高的建树。

那么这样来看,这如此境况下,张一鸣的“妥协”似乎已经为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愿景做出最好的选择。

【本文作者普通小夏 马克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