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少年天才”,Facebook的“三十而已”

可以说,在全球化的当下,华为和美国企业早已血肉相连,强制禁止下,伤敌一千的同时,也会自伤八百。
2020-08-06 08:38 · 谷岛  谷岛财经   
   

《冰与火之歌》中有这样一句话:

“拔下一个人的舌头,非但不能证明他是骗子,反而让全世界知道你有多害怕他想说的话。”

这句话用在美国对华为和TIK TOK的封杀上,再合适不过。

最近,据环球网报道,在四处拉拢盟友禁用华为之余,美国国务院搞了一份“5G干净网络”名单,宣称目前全球已经有27家运营商在5G网络建设中放弃了华为及中兴设备,构建了“5G干净网络”,确保了“最高的安全标准”。

无独有偶,最近备受关注的美国封杀TIKTOK事件中,美国打出的旗号也是“安全”:

特朗普警告美国用户“TikTok正在监视你的隐私”,并呼吁用户签署封禁TikTok的请愿书。

不止是华为和TIK TOK:美国国务卿彭培奥8月2日在节目上表示,美国政府将在未来数天对“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更多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

“危害国家安全”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是美国封杀中国软件的万金油。但至今,美国政府和相关安全部门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表明TikTok等软件正在向中国政府传输美国用户的数据。

隐私公司Disconnect的首席技术关帕特里克·杰克逊表示,他们并没有发现TikTok收集的数据和Facebook收集的数据有任何不同,也并未流向中国的任何地址。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克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的一句话,倒是一语道破了真谛:他表示,Facebook的发展受到了TikTok的威胁。

字节跳动在西方市场已经有了一亿以上的用户数,且涨势良好:2020年第一季度,抖音全球下载量超20亿,用户支出超过9070万美元,是2019年6月营收的8.3倍。

华为身上的威胁意味更强:到2025年,以5G为动力的工业互联网可能创造23万亿美元的新经济机会。然而,中国如今在5G领域的领先,会让美国失去制裁的底气,变得无比被动。

对于美国本土软件来说而言,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然而,一言不合就试图封杀竞品的行为,怎么看,都像是那种特油腻的中年人才能干出来的事。

事实上,TIK TOK和华为的美国竞品,确实占尽了中年油腻的种种特征:

首先,有年轻时打拼下来的资源,在市场上占据一定的地位,却坐山吃空,而不是进一步超越自己;其次,Facebook一贯的套路就是,对更年轻的后起之秀,首先想到的是招安之。招安不成,就抄袭模仿,仍然不行,就冷嘲热讽或撺掇老大封杀之。

比如当年,Facebook眼睁睁地看着“更酷”“更潮”的Snapchat崛起,分走了自己的蛋糕,先是试图收购,收购不成就模仿Snapchat的功能,Snapchat干啥,Facebook干啥,立志于孵化出一个盗版Snapchat。

比如,Facebook主应用更新了三个模仿Snapchat的功能:特效相机、视频阅后即焚,以及在相机页面分享给好友的功能。

如今,Facebook显然无法再打造一个Tik Tok。可以想象到,这些竞品明里暗里跟美国政府示意:Facebook先后推出了抄袭TIK TOK的Lasso和Reels,但皆告失败。可以想象到,它明里暗里跟美国政府示意:

“这哪是打我的屁股,分明是打您的脸啊!”

也可以想象到,美国政府心里暗骂不争气的小老弟:

“给你机会了,你也不中用啊?”

而兵油油一个,将油油一窝。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也将这种油腻精神发扬到了极致。

曾经为了打入中国市场,号称热爱中国文化、甚至在几年前发起了一个雾霾下北京跑步的友好运动的“精中”分子扎克伯格,在打入中国市场一次次未果后,失去了伪装的耐心。如今的扎克伯格撕掉了面具,跟着美国政府一起攻击他的精神祖国:

在议员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时,扎克伯格毫不犹豫地回答:“这是毫无疑问的”。

与美国本土软件的油腻中年化相对的,是华为的“天才少年”。

面对既得利益者的封锁,华为等软件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在技术、合作伙伴、人才储备等方面积极突围。昨天,“华科博士入选华为天才少年”的新闻再次把华为推至风口浪尖。

华为“天才少年”是任正非发起的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的项目。早在2019年7 月 23 日,华为总裁办首次向大众公开 2019 届 8 名实行年薪制的顶尖学生的薪酬方案,工资按年度工资制度发放,共三档,最高年薪为 201 万元,最低年薪为 89.6 万元。

招兵买马的华为,突围不动声色。事实上,这是一场中年和少年之间,没有硝烟的军备竞赛。

01 美国的重重封锁

封锁的起点,是今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华为实体清单的最新一波禁令,对华为进行出口管制。

禁令声明,全面限制华为采用美国软件与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元器件,包括在获得美国政府许可之前,禁止企业使用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管制清单的生产设备为华为海思生产其设计的芯片。

限制十分严苛:无论哪个国家的公司,只要是使用了美国芯片、软件、技术制造的器件,就只有在获得美国政府许可后,才能向华为提供芯片。

具体说来,美国为什么要封锁华为?

去年1月《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政府认为,世界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

虽然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技术竞赛,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同样大的威胁。在一个由计算机网络控制着最强武器的时代,除了核武器以外,任何主导5G技术的国家,都将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经济、情报和军事上的优势。

的确如此。相关数据显示,到2025年,以5G为动力的工业互联网可能创造23万亿美元的新经济机会。随着5G领域的发展,一系列新型技术即将崛起:智能家居、智能恒温器,还有智能农场、智能工厂、智能重型建筑项目、智能交通系统等等。

而华为的5G实力,我们可以从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今年2月在“中国行动计划会议”上的发言中管窥一斑。据环球网报道,在会议上,威廉·巴尔解释了美国必须封杀华为的原因。

首先,19世纪以来,美国技术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种技术上的领先也让美国取得了霸权地位。所以,一旦中国在技术上领先,美国会失去地位优势和制裁权力。

中国在哪方面最有可能超越美国?正是5G。如今,中国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目前,华为现在是除北美以外所有大陆的领先供应商。美国没有设备供应商。

除此之外,在3GPP的5G标准活动中,华为排名前列,而高通仅排名第四。

而中国已经把5G依赖的一系列技术,包括半导体、光纤、稀土和材料等元素国产化:不再依赖外国供应商。

美国所担心的是,未来5年,5G全球版图和应用主导地位格局将成,到时候,主导权极有可能落在中国手里。所以,美国先下手为强,对华为展开封杀。

而这种强盗、流氓式封杀手段,在美国历史上屡见不鲜。最为出名的,就是阿尔斯通事件:

当年,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与美国的通用电气公司争霸全球市场,美国正面强攻不下,则采取了为人不齿的手段:

2013年4月2日,美国FBI逮捕了从新加坡飞往美国的阿尔斯通高管——皮耶鲁齐。紧接着,美国对其定罪,并威胁皮耶鲁齐,只有与美国合作才能减免罪行,如果不合作,将对其处以无期徒刑。

皮尔鲁耶在逼供下承认了受贿罪。与此同时,美国终于用官司拖垮了阿尔斯通:最终阿尔斯通变卖给了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正如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的评论:所谓网络安全仅仅是个借口。中国和华为威胁到美国科技霸权地位,才是关键。

不难看出,从阿尔斯通到华为和TIK TOK,历史一直在重演。

但今时不同往日:面对重重封锁,中国企业没有屈服,而是全力突围。

02 华为的突围战

华为怎么突围?

可以明显地看到,华为在逐渐“去美化”。据《科创板日报》报道,华为已启动“备胎计划”:“南泥湾”项目,意在规避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

据悉,华为正在加速推进笔电(笔记本电脑)和智慧屏业务,这两大类产品不包含美国技术。8 月中旬,华为将发布新款笔电产品。

虽然华为新款笔电的CPU芯片制程是多少,目前仍不清楚,但业内消息称华为新型笔电不包含任何应用美国技术的零部件,此事已获确认。

华为继续加码国产芯片:根据IHS Markit年初的报告,2019年三季度,华为自研芯片在手机上的使用率已大大提高,高通芯片在华为手机中的占比已从24%降至8.6%。

虽然华为在海外市场面临重重封锁,但国内市场给华为撑起的场子让其业绩不降反升:华为2020年上半年业绩显示,在上半年,华为实现了销售收入4540亿元:同比增长23.2%。

不止如此,华为甚至在出货量上打败了三星。Canalys的调研报显示,华为在2020年第二季度以5580万台手机的总出货量成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夺魁,三星出货量暴跌30%,屈居第二。

与此同时,华为在做一些更长期主义的布局:“天才少年”计划就是其中之一。

华为“天才少年”是任正非发起的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的项目。早在2019年7 月 23 日,华为总裁办首次向大众公开 2019 届 8 名实行年薪制的顶尖学生的薪酬方案,工资按年度工资制度发放,共三档,最高年薪为 201 万元,最低年薪为 89.6 万元。

此次,拿到201万工资的张霁是华科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计算机系统结构2016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主要依托于人工智能与计算机体系结构,智能系统优化技术研究——不难看出,在5G时代,华为致力于在人工智能领域深入布局。

而高校出身的人才,正是布局中的重要筹码。

03 封锁不是长久之道

在未来,华为能突破苹果的封锁吗?

答案不是“能”或“否”这么简单。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事情在悄悄起了一些变化:

7月30日,外媒报道,高通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称,已与华为签署了一项新的、长期的专利授权协议,根据协议,华为需在第四财季向高通支付约18亿美元的专利费用。

这可以看作,华为和高通正在“里应外合”,冲破美国封锁。

与此同时,很多美企也离不开华为。华为去年的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华为已在全球获超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的知识产权净收入,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运营商。

可以说,在全球化的当下,华为和美国企业早已血肉相连,强制禁止下,伤敌一千的同时,也会自伤八百。

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在这次疫情中体现得尤为深刻。事实上,封锁和突围从来都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正如那句老话,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本文作者谷岛财经,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谷岛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