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逆风破浪

回顾小米过去的十年,不难发现,小米真正高速成长的时期,发生在早期阶段。
2020-08-19 07:49 ·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  张小旺   
   

“小米的这十年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十年,”在8月11日举办的小米十周年演讲中,雷军提到,“跟伟大的时代同行是小米的荣幸。”

雷军向来信奉顺势而为。

早在小米创办前一年,雷军四十岁生日那晚,面对同桌的黎万强李学凌等金山旧部,推杯换盏之间,雷军微醺,过往四十年的经验汇成了一句“要顺势而为,不要逆势而为”。

乘着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小米在2010年到2014年顺势而上,在2014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取得12.5%的份额,系当年出货量最高的品牌。

意气风发的雷军,在李彦宏、杨元庆、马云等大佬群贤毕至的IT领袖峰会上,说出了那句可能被误解最深的互联网名言,“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在此之后,雷军在不同场合均反复强调,创业要“顺势而为”。

但商业世界风云变幻,顺逆难料。一家基业长青的伟大公司,必须适应各种形势,既能乘风而起,也能逆流勇进。

从2016年开始,王兴提出的“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成为业内共识,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增长放缓,这两年来全球化进程遇阻……种种迹象都指向一个事实:移动互联网刮起的大风正在减弱,顺逆之势,已然颠倒。

8月16日,雷军发布全员公开信,宣布小米将实行合伙人计划和“新十年创业者计划”。

这意味着,小米告别了顺势时代,回到了创业原点,雷军正在着力重构小米的逆势方法论,加强对抗风险与竞争的能力。

全员信显示,在这次调整中,现任集团总裁王翔、集团高级副总裁、国际部总裁周受资、集团副总裁张峰、集团副总裁卢伟冰新加入小米合伙人团队,与雷军、林斌、洪峰、王川、刘德这五位创始合伙人,组成了小米新的合伙人团队。

事实上,进入2020年以来,雷军已经多次在内外不同场合多次提及小米要重新创业,十周年演讲上,雷军还将“重新创业”列为了未来的三大策略。

在用合伙人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的同时,小米还开启了“新十年创业者计划”。雷军表示,将选拔百位年轻干部,激励他们以创业者心态和投入度,和公司共绘未来十年的美好蓝图。

这封全员信中还指出,小米的战略将从“手机+AIoT”升级为“手机×AIoT”。雷军同时重申了小米将坚持“三大铁律”永不更改:技术为本、性价比为纲、做最酷的产品。

站在顺逆交叉的十字路口,雷军正在探索新方法。

不可否认的是,小米前十年,背靠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先行探索出“用互联网做手机”的模式,称得上是智能手机市场的早期教育者,并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争得了一席之地。

但回顾智能手机过去的这十年,从起势到风口再到爆发,一众手机品牌在渠道、营销、创新、迭代、生态等维度打得火热,竞争早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但激烈竞争的背后,是肉眼可见的过度同质,微迭代缺乏明显感知,市场早被存量填满。

从人才到管理到方向,雷军全面出招,似乎在说明,小米已经做好了走向下一个十年的准备。

然而,相比十年前,当下的环境更为严峻、竞争更加激烈、不确定性增多,雷军能带领小米成功突围吗?

尽管雷军一直在强调顺势而为,但事实上,从2015年底开始,小米的“顺势”就已经告一段落了。

在十周年演讲中,雷军说,2015年底,前期超高速的成长,掩盖了非常多的问题,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而在当时,从没有一家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还能成功逆转,那时的小米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

2015年,小米手机全年销量大幅放缓,到2016年,这一数字更是大跌36%。

重新聚焦2016年的智能手机市场,我们不难发现,从这一年开始,小米以往的打法开始出现问题了。而小米借移动互联网东风打开的局面,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小米手机的优势在于性价比,在初期,高配低价的产品特性,让小米迅速占领消费者心智,赢得一轮爆发性增长,小米也顺势推出诸多低端机型。但自2016年始,小镇青年的换机潮汹涌而来,OV华为抓住了机会,而专注线上的小米对线下浪潮反应迟钝,在这样的背景下,小米的优势逐步减弱。

在低端市场,这一年,不计成本的乐视和疯狂扩张的魅族,再加上搅局者360,也让小米疲于应对。

在另一个维度,2016年,智能手机在中国城镇的渗透率早已超过90%。在这之后,手机品牌的战事演化成两条不同的路径:要么围攻线下落子下沉市场,要么出海,寻求新的机会增长点。

OV和华为异军突起,手机战事到了真正拼刺刀的时候。出海、线下渠道、下沉、试水中高端,新的战局迅速展开。

彼时的小米,刚刚从供应链的危机中缓过神来,所幸小米找到了另一个“顺势”,那就是海外市场,2014年7月,小米进入印度市场;随后的三年里,小米在印度市场高歌猛进,到2017年第三季度,其占据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23.5%的市场份额,与三星并列第一。

出海印度的成功,让小米在全球市场打开了局面,也缓解了小米国内市场的困局。

现在回望2016年的那段困境,对小米并非全无益处,一直“顺势而为”的小米,第一次经受了逆势的洗礼,从而积攒了对抗风险与危机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困境在心理上也是一种提醒:顺势随时可能结束,逆势随时可能到来

现在,逆势不但到来,而且大有成为时代主流之势。

幸运的是,有了前车之鉴,这次的小米显然准备更足、也更从容不迫。这一点,从雷军“集邮”业内高水准人才和发布公开信宣布战略调整,可以窥见一斑。

全球手机市场“由顺到逆”的过程中,雷军的用人观,正在由早期的“只看人”悄然转换为“选择更有经验的人才”。

雷军用人思路的转变正是对顺逆大势变化的因应。移动互联网时代刚开始时,手机行业处于顺势,市场容错率较高,小米可以“不拘一格降人才”,但如今的手机市场竞争激烈,面对瞬息万变的战局,人才的专业性愈发重要,雷军必须考虑试错成本以及时间成本。

据字母榜(ID:wujicaijing)统计,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小米的手机行业老兵计有前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前努比亚副总裁苗雷、前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前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前暴风TV CEO刘耀平、前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柘、前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曾学忠等。

一方面选用更有经验、更专业的行业老兵,另一方面,围绕核心人才,雷军也开始对管理制度进行顶层设计。全球手机行业都笼罩在逆势阴影下,小米的战略决策不容有失,雷军需要听到更多的声音,才能更好地权衡利弊、考虑得失、避免犯错。而要打好这场逆风仗,雷军同样需要给予人才更多激励。

在刚刚发布的全员信中,小米实行“合伙人制度”的做法最为外界关注,这也是继阿里巴巴之后,国内首家采用合伙人作为公司治理结构的互联网巨头。

当天,四名新的合伙人王翔、周受资、张峰、卢伟冰便正式宣誓就任。而新晋为合伙人的这四位,在小米的发展过程中都曾独挡一面,经验十足。

王翔在小米国际化业务开疆拓土,推动小米国际知识产权上从布局到全面落地;周受资在担任CFO期间,带领小米在香港成功上市,并打造了小米战略投资和产业投资团队,担任国际部总裁期间,小米国际业务持续攀升。

张峰则是业界公认的中国顶级供应链专家与产品大师,于2016年小米低谷期加入;而卢伟冰虽然在2019年才加盟小米,但担任Redmi品牌总经理期间,助推小米在全球市场多点开花,打造了“小金刚”等一系列爆款产品,兼任中国区总裁后,进一步梳理了组织架构,理顺了业务逻辑。

合伙人制度之外,“新十年创业者计划”也正式开启。有小米内部人士告诉字母榜,根据测算,入选“新十年创业者计划”的百位年轻干部,每位可能在十年内获得1亿-2亿的丰厚回报。

启用更多专业人才、推行合伙人制度、开启“新十年创业者计划”,雷军这人才管理“三板斧”,自上而下,由精到专,他正在着力构建撑起小米下一个十年的软实力。

五年前的低谷,小米选择降速补课,于逆势中成功找到出海趋势,在全球手机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对信奉风口论的雷军来说,发展海外就是他为小米找到的“顺势”。

对比之下,如今的小米想要找到下一个“顺势”,无疑更加困难,但雷军认定:AIoT就是小米的突破口。

2019年1月11日,雷军在小米年会上宣布,小米正式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并将其作为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

再到今年,雷军发布内部信称,小米在AIoT上的投入,将从5年100亿元加注到5年500亿元,他称之为“5G+AI+IoT下一代超级互联网”战略。

“ALL in AIoT”这条路并不好走。

哈尔滨工业大学刘劼博士此前对CSDN表示,AIoT的核心,是如何将智嵌入到设备、边缘、乃至物和人的每个环节,这需要数据与机理的融合,需要模型与硬件的匹配,需要云-边-端的协同,需要用系统给的观点重新审视人工智能。

他表示,AI和IoT是数据的两个有机方面,IoT是数据的供给,AI是数据的消化,“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大约经历了:硬件、组网、数据、智能四个阶段。”

在今天,小米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IoT平台。根据小米2020年一季度财报,小米IoT平台连接设备数为2.52亿台,小爱同学月活数超7000万。而在2019年,其IoT与生活消费品业务营收达到621亿元,同比增长41.7%,小米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也稳居全球第一。

但问题在于,目前为止,小米AIoT生态的架构主要围绕硬件在转。解决“连”问题不大,到要想真正做到“智”,还欠点火候。

小米已经具备了AIoT生态的硬件基础,但仍处于以硬件实现链接、进行数据回收的初级阶段,剩下的最后一步,才是最难走的一步。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小米一直在标榜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资本市场却迟迟不予认可。

不过,从雷军此次发布的全员信来看,尽管AIoT从趋势到落地尚需时日,但雷军已经做好了“一往无前”的心理准备,且从战略上加速了布局。这封全员信中,小米将原有的“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升级为了“手机×AIoT”。

对此,有小米内部声音表示,雷军此举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是小米内部认为,在验证了AIoT业务的基本平台建设尝试、IoT平台连接智能设备数已持续领先后,业务的成长发展逻辑已从连接数字转向互联互通的体验和对更多使用场景的覆盖;另一方面,基于已有的生态丰富度、设备连接数、系统体验等优势,率先升维放大,是进一步拉大竞争领先优势的策略。

而作为AIoT核心入口的智能手机,也成了战略重心。年初的数字旗舰米10系列,雷军便高调宣布进军高端市场。

雷军对此次战略升级也表示,AIoT业务将围绕手机核心业务构建智能生活,做小米价值的放大器。“AIoT业务要成为手机业务的催化剂、助燃剂,AIoT构建的智能生活要渗透更多场景、赢得更多的用户,获得海量的流量和数据,成为小米商业模式的护城河,让小米真正成为大众未来生活方式的引领者。”

AIoT有希望成为小米下一个“顺势”,但面临技术、时间等不确定性,雷军和小米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定力,在逆势中徐图进取。

今年以来,小米的动作格外多了起来,“重新创业”被多次提及,举小米上下,都喊起了“一往无前”的口号。

雷军在十周年演讲上也提及,“面对极其激烈的竞争环境,小米要想固守如今的成绩,躺在过去的业绩上过日子,守不住;而要想继续不管不顾、猛冲猛打、粗放成长,这条路也走不通。”

这说明,雷军的企业经营理念在转变。

回顾小米过去的十年,不难发现,小米真正高速成长的时期,发生在早期阶段。一定程度上,背靠移动互联网的大环境,是小米能够在当时成功突围的主要原因之一,但随着竞争加剧、市场逐渐饱和,智能手机的风开始消散,小米也多次遇到增长瓶颈,一度变得被动与局促。

但站在十年的节点,雷军开始主动“拥抱变化”。

十周年公开演讲上,雷军首次提出了小米的“三大铁律”:技术为本、性价比为纲、做最酷的产品,在此次发布的全员信中,雷军再次重申这“三大铁律”将永不更改。他还对此作了详细阐释:技术创新是企业保持竞争力的前提;性价比是永不过时的商业模式,背后的高效率是穿越经济周期的法宝;而做最酷的产品是小米工程师文化的本分。

“顺势而为”不在这三大铁律之中,说明雷军充分意识到了大势的变化,小米的突围之路,只能是在逆势中精细运营、练好内功,同时探索顺势,等待机会。

【本文作者张小旺,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