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的阿里CEO位置能坐多久,取决于能否打败美团王兴

挡住美团、打败王兴,对于张勇来说,这已经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2020-08-24 13:29 ·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  苗三波   
   

近日,阿里巴巴和美团点评都发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新一季财报。两家公司放出来的官方亮点图,阿里的主题是“稳稳的”,美团的主题是“消费回暖”。

除去各自吹牛逼的成分,阿里最大的亮点是阿里云收入增长59%,美团的最大亮点是外卖业务经营利润大涨至12.53亿元和新业务增速较快(22.1%)。表面看,两家公司不属于同一战壕,京东和拼多多更像是阿里的直接竞争对手。

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相信,美团才是阿里最大的竞争对手。背后的逻辑很简单:在天网(线上平台)和地网(线下物流)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备的今天,实物商品和服务商品之间的交付界限早已模糊;和阿里一样,美团同时具备天网和地网的能力;且美团对阿里形成的是非对称竞争。

阿里的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拉上蚂蚁集团的CEO胡晓明,一起大力支持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显然,这团队配置,已经是把美团放在了一号敌人的位置。这样的定位,无疑也是承认了王兴的江湖地位:王磊不是对标王兴的人,张勇才是。

这一宿命从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紧接着阿里二号人物蔡崇信主导拍板入股饿了么后就已经结下。五年后的今天看,阿里对于本地生活的战略判断没有错,但阿里依然低估了美团,没有在过去几年挡住美团的成长壮大。这个锅,范驰(原口碑网CEO,现阿里副总裁)、张旭豪(饿了么创始人)、和王磊都背不动。

张勇于2015年5月出任阿里CEO,2019年9月接任董事局主席。在阿里大体系里面,张勇的根基在天猫,后发力手淘和力推盒马想建立自己的遗产,并没有精力去顾及别的业务。而本地生活业务,在阿里大体系里面,主要是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在推动。而对本地生活服务最有预判的蔡崇信,慢慢退出了阿里的日常管理,也精力不够。

这给了美团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到2019年时美团已经是一个GMV(交易额)近7000亿元的大平台。从体量来说,阿里数字经济体在2020年财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的GMV高达70520亿元,美团不足阿里的1/10。甚至2019年京东GMV为20854亿元,拼多多为10066亿元,都高于美团;但这些不妨碍美团成为了阿里最大的威胁。

京东和拼多多看似抢的是阿里的核心业务,但这样的正面竞争,以阿里的战斗力,完全可以阻挡。无论是京东还是拼多多,看不到它们在正面战场打败阿里的可能性。而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建立了比阿里大很多的优势,从侧面逐步蚕食阿里的主战场,这让阿里更难受。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打败一家巨头的方式不是用巨头擅长的方式打败它。阿里扶持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每年烧掉数十亿美元的情况下,竟然市场份额还越来越低,只勉强维持在30%左右。2020年第二季度,美团在外卖业务上的增速13.2%,比阿里本地生活收入的14.9%增速稍低,但实现了超过12亿元的经营利润。

如果让美团外卖成为美团的现金牛业务和利润的来源,这将支撑美团新业务的更快扩张;而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美团优选,这些都越来越逼近阿里的核心业务。张勇大力扶持的盒马,如果哪天被美团买菜给弯道超车,面子实在会挂不住。

面子上更挂不住的是股价。2020年年初至今,阿里的股价涨了25%,而美团的股价涨了140%。截至2020年8月21日收盘价,美团的市值为1860亿美元,阿里7189亿美元,美团已经是阿里市值的1/4多。电商股大涨的背景下,阿里跑输了电商股涨幅的大盘。

作为CEO,张勇一个重要岗位职责是对股东权益负责,而股价的涨跌是其中最重要的体现之一。无论是对比美团,还是对比已经是1.65万亿美元市值的亚马逊,阿里的市值在过去一年的表现谈不上好。对于阿里的老人来说,让出权力可以,但当前的管理层得能确保他们的利益。

买亚马逊还是买阿里,这是很多投资者要做的选择;买阿里还是买美团,这也是很多投资者要做的选择。虽然很多投资者会两边下注做对冲,但数额上会有区别。很多人看多美团的同时,会看空阿里。资本市场上的钱,如果更多地流向美团,则意味着更少地流向阿里。

如果有一天美团的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张勇会怎么办?如果美团的市值超过2500亿美元,马云会怎么想?如果美团的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张勇的CEO位置是否还能继续坐下去?

挡住美团、打败王兴,是张勇保障阿里市值上涨,和保住自己CEO位置的唯一方法;对张勇来说,这已经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本文作者苗三波,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欧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