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不是华为的舒适区

但这样做,会不会导致未来陷入另一个舒适区,最终还是没有在最核心最卡脖子最难的地方形成突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鸿蒙既是华为的愿景,也是一个新的陷阱。
2020-09-14 10:12 · 格隆汇  路易十三五   
   

随着时局的变动,民众的心态在发生蜕变,华为成了中国人脆弱的自尊的代名词,而围绕华为、手机、芯片、乃至科技领域的整个商业评论生态,也在迅速退化。

前几年,我们可以从容坦荡地分析苹果三星与华米OV的差距,华为不如苹果,这是铁的事实;后来华为超过了三星,这也是事实,不信比比看。

而今天写华为,已经很难从纯粹商业与企业演进的逻辑去看待它,以致于华为的每一个招式、每一个动作,一旦被文字展示出来,就会畸形、扭曲

在一个层面上,曾经取得的一些成就被无情碾压,继以悔恨慨叹,为什么你不早点牛逼起来,我们一两百年以来形成的种族性自卑又在作怪;另一个层面上,商业的本质被拔高,上升到家国和道德层面,从悲伤到悲壮,从狂怒到狂欢,从自卑到自大,只要有决心就肯定能牛逼起来。最后,两个层面合二为一,演绎成一场全民的歇斯底里,自暴自弃最终幻化成自大自嗨。

但抱歉,这一切,既不是事情的真实,也不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华为也好、Tiktok也好、中兴也是、中芯也罢:我们需要另一套语境,我们要回到商业,我们需要平和。

鸿蒙与IoT

鸿蒙,在古汉语中,指的是一种混沌未开的状态。庄子曰: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而适遭鸿蒙。《西游记》开篇的定场诗说: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按照我的理解,华为将自己的操作系统命名为“鸿蒙”,更多的是突出这家企业包罗万象,无远弗届的胸怀,也蕴含了无限生长的可能。

9月10日下午,华为开发者大会(Huawei Developer Conference,HDC)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写上年份,而是强调了一个词:Together。

整场大会,华为的高管们鲜少提及芯片的问题,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华为的软件能力上,着重介绍了鸿蒙2.0操作系统、EMUI 11、HMS、HUAWEI HiLink、HUAWEI Research等一系列相关产品和概念。一系列发布中,最为重磅的消息,还是此前一直蒙着神秘面纱的操作系统——鸿蒙2.0

鸿蒙系统是一款基于面向全球开发者的开源架构,关键模块由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

基于微内核、多语言统一编译、分布式架构的技术特点,鸿蒙系统理论上可以搭载于五花八门的智能终端上,加强这些终端与手机之间、终端与终端之间的联动。

该系统将帮助华为实现IoT即万物互联的目标。

余承东号召全球的开发者一起贡献智慧,以“星星之火”将鸿蒙系统和整个华为生态做起来。

华为还对鸿蒙的“上机”制定了详细的时间表。从9月10日开始,开发者就可以拿到鸿蒙2.0测试版开发工具进行开发。2021年10月份,鸿蒙将正式实现4GB以上内存设备版本的代码开源。

现阶段,华为最主要的目标,是实现硬件设备“1+8+N”的格局。

“1”是指手机;“8”是指眼镜、平板、PC、智慧屏、手表、音箱、车机、耳机8类基础硬件产品;“N”是指投影仪、打印机、电动自行车等智能联网设备。

启动IoT布局,通过与全球开发者和产业链上下游分享其技术,华为志在打造一个覆盖面广泛、影响深远的生态圈子。慢着,这不是小米一直在做的事吗?

是的。

不知听到这里,小米的人是要哈哈大笑还是瑟瑟发抖。哈哈大笑,华为你这么多年在硬件苦心孤诣,最终还是学我做起了IoT;瑟瑟发抖,华为开始做IoT,万物互联这个赛道上又多了个强劲的对手。

达摩克斯之剑

鸿蒙系统一出,从去年开始,国人就在“鸿蒙牛逼”和“鸿蒙不行”之间展开口水战。

怀疑论者担心华为生态的不完善,导致用户可以享受的APP数量少,没有人愿意从安卓搬迁到鸿蒙系统。

目前,鸿蒙系统最直接的应用就是HMS,即华为移动服务。华为手机上的应用市场、运动健康、华为支付、以及其它一系列装机App都是基于HMS和鸿蒙系统的。

从数据上看,HMS(华为移动服务)的成果还算不错。

在全球180万开发者的支持下,HMS生态迎来了高速增长:超过9.6万个应用集成HMS Core,AppGallery全球活跃用户达4.9亿。2020年1~8月,华为AppGallery应用分发量达2610亿。

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与手机生态自然生长应有的节奏。作为手机厂,华为的成绩是合格的。

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华为头上利刃高悬的另一把达摩克斯之剑:Linux。

我们都还记得美国是怎样通过手段干预荷兰公司ASML将光刻机销售给中芯国际的。

所幸的是,此前Linux已经作出过明确解释,美国进出口管制条例管不了开源代码,只能限制商用平台。

另外据《通用性公开许可证(General Public License,简称GPL)》第8条规定:

如果由于专利或者由于有版权的接口问题使程序在某些国家的发布和使用受到限止,将此程序置于许可证约束下的原始版权拥有者可以增加限止发布地区的条款,将这些国家明确排除在外,并在这些国家以外的地区发布程序。

但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这只是定心丸。

美国政府管不了Linux,但可以管鸿蒙。在撕破脸皮的紧要关头,川普仍然可以通过政策和外交手段,阻止本国和其他国家地区使用鸿蒙系统。

围剿与自救

最近几年,我们看到了华为商业版图的巨大跃迁。但我们同时不得不承认的是,迫使华为走出如此巨大的变化的推力,是来自外部的

鸿蒙1.0在去年8月发布时,还只是一个PPT的纸面计划,其间一年也未对外界披露太多。有人调侃说,以前手机有期货,现在连操作系统都有期货了。毕竟这么多年,华为一直是硬件生产商,后来推出手机,剩下就是全球各地建基站。

今年以来,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更是变本加厉,企图进一步卡住华为的“脖子”。

先有上游的台积电表示可能断供,后有三星和海力士的“落井下石”,华为零部件供应告急,随之而来的是华为高端手机产量难以为继的状况。

只有英特尔还在向华为提供,但就目前英特尔的研发进度来看,芯片的先进程度尚不能满足华为最尖端机型的需要。

在下游,一些国家和地区迫于特朗普的压力,表示将不使用华为的技术和设备,竞争对手开始在海内外市场对华为展开反攻。

几个回合下来,华为的末日时钟,不停地往逆时针方向拧。而华为的自救,也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华为今年8月推出“南泥湾”项目,借三五九旅屯垦的典故,喻指当下艰苦的环境。同时,华为也在多个领域积极布局,以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封锁”中求生存。

这些领域包括云服务、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移动终端、移动支付、线上娱乐等等。华为将自己的身影,融入到中国消费者生活的方方面面,发力新消费。毕竟华为只是在最尖端的技术上不行,一般民用和商用的输出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华为在这几年国内各种媒体不遗余力额宣传之下,已经形成了一种苦难叙事悲情叙事的语境。中国人千百年来,真的是很吃这一套。这当然无可厚非。举目四海,哪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不善待自己本国的企业呢?

但是,所有这些的背后,我们必须看到隐忧。

这几年,华为放下了硬邦邦的军人身段,开始长袖善舞,水袖罗裙。自研系统、自己开发芯片、现在开始积极进军IoT……这些都是颇有成效的,但不宜过度夸大。

因为这些会使得华为走入另一片“舒适区”,陷入另一个乐不思蜀的境地;毕竟国内这个市场太大了,国内消费者太容易满足(好骗)了,只要拿到一点点,就够填满一家企业的钵盆了

更何况,还有上市,还有资本运作;科创板正在饥渴地招徕科技企业,国内的资本市场,到处都是奶蜜之路,可以供我们的企业玩出花来。。。

鸿蒙不是舒适区

回到鸿蒙的本质含义。

鸿者,大也;蒙者,混沌也。鸿蒙的本意,是指一片混沌,一片黑暗;佛家的“无明”,《圣经》里面的tenebre,都是鸿蒙的意思。

总之,鸿蒙是一片必须要走出去的混沌。

而当下,915大限即将在下周二到来,如果没有变数的话,这对华为将是致命一击。华为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势必是如鸿蒙一般黑暗混沌的未来。

华为需要genosis,需要盘古开天地,需要走出混沌,走出这片“鸿蒙”。

太平洋中有一种鱼,一旦种族遭受攻击,族内的母鱼就会提前释放满腹的鱼籽,让这些鱼籽随着水流飘荡的遥远的地方。这些鱼籽中有95%无法活下来,但剩下的5%就成了这个种族的未来。

更重要的是,只要这样做了,这个种族里面总有5%会活下来。这是一种败中求存的策略。

如今华为搞鸿蒙、南泥湾、以及IoT,这些也是败中求存的策略。这样做,更多的是不得已。企业要活下去,要保证营收利润,这样做无可厚非。

但这样做,会不会导致未来陷入另一个舒适区,最终还是没有在最核心最卡脖子最难的地方形成突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鸿蒙既是华为的愿景,也是一个新的陷阱。

华为能否走出眼前这片“鸿蒙”,这个问题,只有留给未来去检验了。

【本文作者路易十三五,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格隆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