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语文赛道市场争夺现火花,豆神大语文碰瓷学而思?

无论出于抢占大语文龙头地位,还是挽回2020年发展颓势,完成今年的业绩对赌,对于豆神教育而言,进一步加速大语文的业务的增长成为当务之急。或许这场大语文龙头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2020-09-17 10:22 ·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赵家云   
   

近日,学而思官微发布一篇名为《鄙视:无节操的“豆窦dou神”》的文章,控诉“豆神大语文” 使用虚假和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学而思强调,双方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课程合作。

文章中称,一张名为“学而来思迎新班”的海报宣传在众多家长群、线下教学点传播,并以“XES专属福利”进行大语文课程的招生宣传。海报上有“扫码即可0.1元报名,倒送330”字样,扫码后出现企业认证为“中文未来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企业信息显示,该公司为“豆神大语文”公司认证。

对此,“豆神大语文”在官微“豆神网校”上回应称,已进行内部自查,系对渠道与合作方监管不力,造成宣传标语混淆双方品牌的尴尬,并对学而思表示歉意。同时豆神大语文还公开了一个合同,强调2015年,学而思曾与中文未来签订购买其大语文教学、教研内容,目前合同已履行完毕。2019年1月15日,好未来旗下的“未来魔法校”也与其开展了合作,以完成语文项目教学工作。

并指出“在合作期间,也出现了未来魔法校的部分用户过度消费我方品牌的事件,我方也向未来魔法校的同伴进行了及时反馈,以期停止侵权。”

好未来集团的董事长也曾担任过中文未来的董事,学而思也是中文未来的早期投资人。

那么学而思与中文未来是否曾如此亲密,双方又为何从合作转向现在的公然开撕?

中文未来与学而思的前缘

中文未来由窦昕创立于2015年5月,推出了大语文在线直播平台诸葛学堂。2018年被立思辰收购,成为其全资子公司。现立思辰已改名豆神教育,窦昕任总裁,豆神大语文为豆神教育旗下公司。

双方对峙中,豆神大语文抛出的学而思与中文未来签订的合同,正是于中文未来创建初期签订的。

而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2016年5月31日中文未来注册资本从10万元增至1000万元,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进入董事会,可见双方都是有密切合作的意愿的。

然而,短短半年双方就分手了,2016年12月23日,白云峰从董事会中退出;2017年7月21日,中文未来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减至800万元,即好未来从公司撤资,可以看到其最初的持股比例是20%;2017年11月14日,中文未来完成了此项工商变更。

来源:天眼查

双方为何分道扬镳?其中细节真相不得而知。但从窦昕“三进三出”到最后效忠立思辰的经历可见一斑。

窦昕人称“窦神”,中考语文满分,甘肃高考语文状元。2008年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毕业后,进入巨人学校,负责尖子班项目。

2009年,离开巨人的窦昕加入高思教育,担任董事、副总裁。2014,高思一封邮件流出,窦昕被董事会通报开除,解除合同关系,邮件称“窦昕私自租用产地开办教学场所,着手装修,同时鼓动部分教师离职,并称新创办的机构未来会被某竞争对手收购,严重干扰学校教学秩序。”

窦昕从高思出走后,创立思语泉韵语文体系,被巨人收购重返巨人任高级副总裁。2014年7月,巨人被清华启迪持股51%正式控股,创始人尹雄失去控制权,更名启迪巨人。

2016年10月,巨人发布公告免去窦昕高级副总裁职务,声称原因是“自2015年10月起,在未经股东及管理团队允许的情况下,窦昕等人私自利用个人公司办公地址,开设诸葛学堂直播课,利用巨人师资授课和校区进行招生,所得收益均收入其个人出任股东、担任法人的名下的公司”。

公告中的“个人公司”即指中文未来。直到被立思辰收购,窦昕承诺自交割日起8年内在中文未来持续任职。

对于多次出走以及与好未来分道扬镳的真正原因,窦昕从未对外界透露过。但业内猜测无非是这些平台都无法满足窦昕对大语文的期望,希望找到all in的金主“托付终生”。

大语文赛道龙头之争

2019好未来旗下未来魔法校宣布,与中文未来进行战略合作,联合推出豆神魔法语文。由此可见双方之前的分手还算“和平”,或者基于共同的战略目标,又“握手言和”。

那么为何近期再次爆发矛盾,不念旧情?

一切或许源于豆神大语文孤注一掷的压力。

豆神大语文归属于豆神教育,前身立思辰起初主要提供信息服务。于1999年1月成立,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从2012年开始,通过一系列兼收并购逐渐向教育业务的转型。

2014年,“新高考”改革正式推行,希望语文回归正统地位。2017,多地出现与语文相关的教育政策,“大语文热”就此兴起。2018年初,全国17省市启动新高考改革,高考试题中对语文的核心素养要求拔高。

立思辰嗅到了教育行业“大语文”赛道的发展机遇。2018年逐步完成了对中文未来的全资收购。同年7月,立思辰发布全新的大语文课程体系时,立思辰董事长池燕明曾表示,“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未来,而大语文,未来将成就立思辰”。可见,立思辰对大语文抱有巨大期望。

而2018年窦昕接管立思辰大语文业务后,其业绩也是突飞猛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跃居立思辰第二大支柱业务。财报显示,2018年立思辰主营的三大核心业务智慧教育营收11.32亿元、大语文2.41亿元、升学服务1.89亿元。尽管智慧教育仍为第一主营业务,但增长不到4%。

2019年6月,立思辰宣布聘任窦昕为公司总裁。同年9月,立思辰宣布旗下立思辰大语文更名为“豆神大语文”。2020年,立思辰更名为豆神教育,豆神即取自窦神,正式向窦昕个人IP化发展。

豆神教育方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集团层面已经从全面倾斜大语文战略转向了全面大语文战略。”

然而,这场大语文龙头争霸赛中,不仅有立思辰,还有新东方,有好未来等。

2018年3月,学而思推出了大语文产品。7月,和喜马拉雅FM达成战略合作,共同致力于打造K12领域行业IP体系化“大语文音频产品”。11月,学而思大语文与北大中文系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大语文应用研究中心。2020年5月,学而思网校大语文学科成立“少年文学院”,面向全国中小学生,提供由作家担任主讲的写作、阅读课程,同时将组织相关讲座、征文等活动。

2018年7月,新东方也发布大语文产品。在课程方面,新东方大语文从文学(包含名著&名人)、写作、国学三个维度入手, 搭建起从输入到输出的思维训练闭环。此外,作业帮、卓越、巨人等也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大语文产品。

为快速抢占大语文业务市场,豆神教育加大了对外股权投资的规模,使其对于资金的需求量逐渐增加。为缓解资金压力,其通过银行借款、融资租赁以及发行公司债券等多种方式满足资金需求。

因此银行借款余额较高,资产负债率也逐年提升。根据豆神教育2020年一季度财报,其短期借款为8.05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3.24亿元,长期借款规模为5.41亿元。

窦昕及核心团队压力加大

随着豆神教育的个人IP化发展,窦昕的利益也与其深度绑定。更名的同时,豆神教育也公布了期定增修订预案,即拟募集资金约13亿元,其中4.78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以缓解负债压力,5.9亿元继续投入大力发展“大语文”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在定增计划中,窦昕再次认购5亿元新股。定增完成后,窦昕的持股比例将达11.02%,池燕明持股比例为12.43%,几乎和池燕明平起平坐。

同时窦昕及其核心团队也承受着巨大的业绩对赌压力。当年豆神教育对中文未来的收购时,要求窦昕持续任职8年、其他核心管理人员持续任职6年。而中文未来原股东2019-2021年度的业绩承诺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9亿元和2.1亿元,三年平均净利润1.69亿元,对应PE为10.61倍。

2019年豆神教育也实现了净利同比扭亏为盈。报告期内,其实现营业收入19.79亿元,利润总额0.41亿元,营业利润0.4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扭亏为盈。其中大语文学习业务确认收入4.38亿元,信息安全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08亿元。

然而豆神教育2020第一季却报亏,其营收1.32亿元,亏损1.4亿元,同比下跌590.26%。豆神大语文学习业务现金收款0.48亿元,同比增长75.76%;确认收入0.9亿元,同比增长51.84%。豆神教育表示亏损主要由疫情影响所致。学校全面停课使得其除大语文之外的教育信息化业务暂时停滞,公司智慧教育及升学服务相关业务的收入受到较大影响。

无论出于抢占大语文龙头地位,还是挽回2020年发展颓势,完成今年的业绩对赌,对于豆神教育而言,进一步加速大语文的业务的增长成为当务之急。

或许这场大语文龙头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作者赵家云,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